长生:穿越成湖,从打造蛊仙开始小说(苏白陈漠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长生:穿越成湖,从打造蛊仙开始)苏白陈漠儿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长生:穿越成湖,从打造蛊仙开始)

高口碑小说《长生:穿越成湖,从打造蛊仙开始》是作者“陈漠儿”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苏白陈漠儿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短短五日之内。鞭炮齐鸣,在热闹之时,北凉城内的孩童不约而同的唱起了一阵不知从何处传诵而出的民谣。“村被屠…..遇仙人…..叩跪请….来寻仇……”“狗贪官…..勾山匪…..遭报应……全家死…….”通篇虽然不过百余字。可其中的内容却令人不寒而栗…

热门小说《长生:穿越成湖,从打造蛊仙开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苏白陈漠儿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陈漠儿”,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短短五日之内。鞭炮齐鸣,在热闹之时,北凉城内的孩童不约而同的唱起了一阵不知从何处传诵而出的民谣。“村被屠…..遇仙人…..叩跪请….来寻仇……”“狗贪官…..勾山匪…..遭报应……全家死…….”通篇虽然不过百余字。可其中的内容却令人不寒而栗…

第6章 呐!!北凉传统童谣 试读章节

大凤王朝、北凉城。

寒冬腊月本应是喜庆,家家团聚,除夕之日,本应是喜悦之时,可这一日,却有女子锦衣玉袍,赤脚踩过城门,有守门的衙役不解,出门询问对方为何进城。

对此。

女子一言不发,独自入了城。

短短五日之内。

鞭炮齐鸣,在热闹之时,北凉城内的孩童不约而同的唱起了一阵不知从何处传诵而出的民谣。

“村被屠…..遇仙人…..叩跪请….来寻仇……”

“狗贪官…..勾山匪…..遭报应……全家死…….”

通篇虽然不过百余字。

可其中的内容却令人不寒而栗。

尤其是在寒冬腊月、除夕过年之时。

本应是喜气洋洋,全家团聚。

孩童却是唱什么村子被屠之类的丧气话。

尤其是什么狗贪官与山贼。

北凉城的民众都知晓。

他们的知府大人与灵仙村那一片的山匪有勾结,双方一人截官府运送的货,一人在暗中贩卖,双方交易,走私朝廷的货物,赚取银两多不胜数。

尤其是因为有知府大人的支持。

灵仙村那一片的山匪可谓是无法无天。

烧杀掠夺也不过是小事,心情不顺屠村更是常事,通常是十里鸡犬不留,可谓是令人不寒而栗。

朝廷也曾派人前来调查。

可北凉城的知府大人称霸一方。

自称为土皇帝。

纵使是传闻中的皇帝到此也要交出财物才能走。

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

当场就将朝廷的官吏给糊弄过去了。

已然是成了气候。

也正因为对方如此蛮横,无人能管,北凉城的民众才被不断欺压,可谓是有怨不敢说。

有怒不敢放,憋屈不已,没办法,为了全家活命,被欺负就欺负吧,总不能逞一时之快而死。

如今。

正是除夕夜,北凉城的知府心情大好,特此在醉仙楼设宴,要召集各方人马前来一聚,若是将其惹怒,偌大的北凉城,成千上万的百姓都过不好这个年。

也正因为这样。

北凉城内。

孩童间传诵的民谣一唱出来便当场被喝止,大人们惶恐,担忧自己的闺女或是儿子口出祸端,引得家庭破败,或是自己深受重罚。

好说歹说。

他们还是将传诵程度极广的民谣给遏制了。

令自己的闺女或儿子不要再唱。

可好景不长。

仅仅是过了几个时辰。

醉仙楼。

北凉知府宴请宾客,三教九流皆在此,可谓是热闹非凡,在酒楼外,许多乞丐乞求,店小二能够送来泔水,他们一饱口福,可在凛冽的寒风下,他们又能撑多久?

没过多久便冻死在了高墙之下被大雪倾覆。

尸体彻底僵硬了也无人知晓。

古人有诗曰: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想来是做不得假的。

苏白在远处注视着这一幕,他察觉到,纷飞的大雪之下,不知从何时起,醉仙楼门前汇聚了一群又一群小乞丐,他们目光呆滞,仿佛是提线木偶,直愣愣的走向酒楼,口中不断念叨着那一句又一句童谣。

“村被屠…..遇仙人…..叩跪请….来寻仇……”

“狗贪官…..勾山匪…..遭报应……全家死…….”

声音之大如同朗诵圣人之言。

若不知晓的还以为是在学堂。

若真是朗诵圣人言也就罢了。

可偏偏酒楼前的小乞丐们喊的童谣内容却是令人不寒而栗,细思极恐。

尤其是北凉的知府大人,仅仅听上一言,当场眉头微皱,望向旁人,望向酒楼伙计,厉喝道:

“门前何人在朗诵?”

“还不去驱赶??”

说这话的时候,他语气中颇有恼怒成羞之意,不久前,他才接收到消息,自己手头上的一伙山贼屠村,烧杀抢掠,以至于有村民已经向自己报案了。

若不是自己将对方强行支走,在对方回村的路上将其劫杀,还真有可能会走漏风声,引起朝廷的调查。

如今又有人编造民谣。

他当即便认为是灵仙村的余孽干的。

当即在心中怒骂手底下的山贼毫无用处之余。

也缓缓的走向楼旁,准备观望一下是谁人编造童谣,他有机会,今夜便将对方杀了。

可这不看还好。

一看当场就懵了。

望着醉仙楼下,此刻已经汇聚了成千上百个浑身残疾的小乞丐,他们有的人是被自己手底下的衙役拐来打断手脚,然后,将其丢到街边乞讨的。

也有的是自己仇家的血脉。

自己杀了对方后。

夺了对方的妻。

戳瞎对方儿子的双眼。

丢到大街以乞讨为生。

如今竟然汇聚于此。

究竟是怎么回事?

北凉城的知府难以置信。

“他们不知道招惹我会遭剥皮吗?!”

北凉知府愤怒的呐喊道。

醉仙楼的伙计颤颤巍巍,为了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对于门口的乞丐也心生怜悯,当场出门要驱赶小乞丐,可谁知,门口的一众小乞丐却是目光呆滞。

口中不断念叨着童谣。

声音也越来越大。

引起了街坊邻居的察觉。

“村被屠…..遇仙人…..叩跪请….来寻仇……”

“狗贪官…..勾山匪…..遭报应……全家死…….”

……………….

听到耳旁源源不绝的声音。

醉仙楼的伙计都吓傻了,望了望神色阴沉,恨不得当场出手杀人的知府老爷,他浑身颤抖不止,反倒是祈求起了小乞丐:“各位小兄弟…..啊不…..我的小祖宗们…..剩菜剩饭今晚有得是…..别堵在门口呀….”

“赶紧离开…..小心别被打死了……”

“有什么事咱们好好商量…….”

他百般轻柔的劝道。

可小乞丐们却执意不走。

见到这一幕。

为了保住自己与家中妻儿的性命。

伙计也怒了,在他的眼中,对方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当场拿起了个扫帚,要将眼前的一众小乞丐打跑。

可殊不知。

在他转身的一瞬间。

在场的小乞丐一哄而上。

纷纷闯入了酒楼。

憎恨而又冷漠的望向北凉城的知府。

口中念念有词:

“村被屠…..遇仙人…..叩跪请….来寻仇……”

“狗贪官…..勾山匪…..遭报应……全家死…….”

见到这一幕。

北凉城的知府大人也怒了。

当场挥起了腰间的剑,勒令在场的宾客,道:“拿起刀!与我一同杀!不忍下手者!妻儿老小将全被我杀尽!!我姐姐可是当今皇后!我说到做到!!”

对此。

在场的宾客相互对视,神色复杂不已,他们有的是被胁迫而来,有的是为了家族利益,被世人尊称为公子小姐,端得是高雅,可如今在被威胁到性命的情况下。

望着眼前的一众小乞丐,除了个别几位甘愿被碎尸万段也不愿拔刀对孩童下手之外,绝大多数人为了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纵使再高雅平淡,而今也不禁狰狞的拔出刀,挥向眼前的一众幼童。

北凉城的知府一边挥刀砍自己仇人的儿子,一边冷笑道:“你爹啥用都没有!护不住你娘!也护不住你!头颅被我割了,丢进山林!你娘也被我卖掉了!如今只剩下你这小畜生!敢来?老子杀了你!!”

谁也没想到。

北凉城的几大势力的重要人物。

在宴会之上竟然向一群孩童挥刀砍杀。

鲜血飞溅,头颅从楼上掉落。

不断的在地面上滚动。

许多知道了动静,围拢酒楼的民众心中暗叫不好,怜悯小乞丐们,他们知道,北凉城的知府一出手,杀孽并起,今夜至少要死几十上百人了。

“真是可惜了……..好端端的人…..头怎么就这样被砍下来

了……听人家说乞丐里面有城北的王家公子吧?”

“真是可惜呀,本来还是个富贵人家,他爹也不过是反对知府的走私协议,当场就家破人亡。”

“本应锦衣玉食的王公子最后只能当乞丐。”

“谁说不是呢?眼睛都被戳瞎了。”

“老仆前去救助被砍了双手。”

“真是个畜生呀。”

“嘘!小声些,别让人听到了!”

“这脑袋是谁的?”

民众们议论纷纷,望着不断在地上滚落的脑袋,露出了惊恐与好奇的神色,若是自己认识的,那需要通知对方的家人来收拾才行。

可不看不要紧。

这一看却彻底把他们惊呆了。

有几位百姓当场一屁股坐在地上。

目光呆愣愣的。

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还有极为剧烈的惊骇。

随即,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如同身后有厉鬼,魂也不要的赶紧逃回了家,仿佛稍慢一步就丢掉性命似的。

引得在场其余百姓纷纷将目光往翻滚的头颅望去。

“这…..这…..这不是知府大人的宝贝儿子吗?!”

“怎么……赵公子这就死了?!”

“逃呀!赵大人绝对会发怒!”

“赶紧跑回家!否则赵大人一个不顺心将你给砍了!”

“赶紧回家关门!!”

“躲起来呀!!!”

百姓们纷纷呐喊逃窜,惶恐的望向后方,为了护住自己的性命再也不敢看热闹了。

可他们不知晓。

在自己离开的时候。

醉仙楼内。

不知从何时起。

原本的厮杀与哀嚎声消失不见。

一位三千白丝垂于腰间的女子,脚踏在客栈门口,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她的手上提着十几颗头颅。

那是北凉城知府一家十余口。

此刻目露恐惧,早已经失去了性命。

其中也不乏孩童与幼儿。

缓缓地踏入醉仙楼,毫不在意的将手中的十几颗头颅丢到宴会的锅内,笑嘻嘻道:“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4:0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