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小说(文岁雪蓝银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文岁雪蓝银银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

《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主角文岁雪蓝银银,是小说写手“蓝银银”所写。精彩内容:已经缓过来了,文岁雪站起来说:“没事,能走。”随后往外走,杨呈紧跟其后。刚走出门,文岁雪就感觉头好晕,她难受的靠在墙上;杨呈关好门扭头就看见她靠在墙上,要倒不倒的,他急忙过去扶着她,问:“你怎么了?”文岁雪强行睁开眼说:“经理,我头好晕啊,好想睡觉…”杨呈有些无奈道:“头晕就对了,谁让你喝白酒的…

小说叫做《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是“蓝银银”的小说。内容精选:已经缓过来了,文岁雪站起来说:“没事,能走。”随后往外走,杨呈紧跟其后。刚走出门,文岁雪就感觉头好晕,她难受的靠在墙上;杨呈关好门扭头就看见她靠在墙上,要倒不倒的,他急忙过去扶着她,问:“你怎么了?”文岁雪强行睁开眼说:“经理,我头好晕啊,好想睡觉…”杨呈有些无奈道:“头晕就对了,谁让你喝白酒的…

第6章 重圣灵6 试读章节

“呃…经…经理,你…怎么在这?”完了,做坏事被发现了。

杨呈不解:“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打他?还叫他人渣,为什么?”

文岁雪低下头隐藏眼底的情绪冷冷道:“没什么,这跟你没关系。”

跟你没关系…杨呈的心有些被扎到。

“你不愿说我也不问了,脚怎么样了?”他关心道。

已经缓过来了,文岁雪站起来说:“没事,能走。”随后往外走,杨呈紧跟其后。

刚走出门,文岁雪就感觉头好晕,她难受的靠在墙上;杨呈关好门扭头就看见她靠在墙上,要倒不倒的,他急忙过去扶着她,问:“你怎么了?”

文岁雪强行睁开眼说:“经理,我头好晕啊,好想睡觉…”

杨呈有些无奈道:“头晕就对了,谁让你喝白酒的,那东西后劲很大的。”

“啊?…这样子…的么,我还以为…是我酒量好呢。”好想睡啊。

看她这样,杨呈准备转身把文岁雪背起来,结果就看见了站在走廊另一边的周子文,杨呈心计上头,勾了勾嘴角,随即低头吻向文岁雪的双唇。

“唔…”文岁雪昏着脑袋在心里想着,什么东西黏我嘴巴上了?

杨呈本想轻啄一下就离开,谁知两唇相碰的一瞬间,他竟舍不得离开这柔软的触感,他开始想要更多,文岁雪痛呼出声,借着这个空隙,略显疯狂,全然忘了另一边还站着一个人。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文岁雪,看着她瘫软在自己怀里,湿润的嘴唇很是诱人,他忍不住又轻轻嘬了一下。

像是才想起什么一般,他转头看去,走廊另一头的周子文早已没了踪影,他暗了暗眸子。

杨呈摇晃着她:“文岁雪?文岁雪?”

被人摇晃文岁雪感觉很不舒服,她有些迷迷糊糊的生气道:“干嘛啊?困死了,有什么事明天说吧。”

杨呈无奈让她坐下先靠着墙休息,他说:“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来。”

也不知道文岁雪有没有听到,看她不说话,杨呈以最快的速度下楼开了间房,再上楼把文岁雪带了进去;他在心里想着,文岁雪现在这样根本没法回宿舍,但他又很清楚,他更多的还是想和文岁雪待在一起。

把文岁雪放到床上,帮她把鞋脱掉,看了看她脸上的妆,他想着好像听说带妆睡觉对皮肤不好吧?拿起文岁雪的包在里面找了找,只有一个钱包跟纸巾和补妆的,放下包包,他去浴室一看,有一次性肥皂,他就有了主意。

给文岁雪卸完妆,看着她那略显稚嫩的娃娃脸,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第二下,第三下……

感觉脸上有东西,文岁雪呢喃出声,微微睁开眼看见杨呈近在咫尺的脸庞,清晰的轮廓,浓郁的眉毛,略带炙热的黑眸,她脑子没反应过来说了句:“经理,你真好看。”

杨呈勾了勾嘴角,低沉着嗓音问:“那你喜欢吗?”

文岁雪意识稍微清醒了点,听到他这么问自己,心里想着喜欢什么?

杨呈见她不回答,他又问:“喜欢吗?”

听见他又问,她下意识想问喜欢什么,便说出了口:“喜欢什…”

没等她说完,听到喜欢两个字的杨呈顺势吻了上去,文岁雪愣住,她想推开杨呈,但喝醉的她根本没啥力气,推在他身上的手就像是在按摩一样。

杨呈很是温柔,慢慢引导着她。

文岁雪眼神渐渐迷离,不由得哼唧出声。

听到少女的声音,杨呈紧绷着的最后一根弦瞬间断了,他紧紧抱着文岁雪,接近疯狂,直到文岁雪快喘不过气了才松开她。

有了空气,文岁雪胸膛剧烈起伏呼吸着,看着这样的她,杨呈想起她在ktv吹酒的样子,他喉结上下滚动,倾身亲吻着她的脖颈,文岁雪敏感地随之一颤,呻吟出声。

杨呈从温柔变成疯狂,伸手想扒掉她的包装,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抬头望着文岁雪眼神迷离的样子,沙哑着嗓子问:“可以吗?”

“…嗯?”

看着文岁雪这不清醒的样子,他最后还是起身,去浴室冲着冷水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能趁人之危,等他出来,文岁雪已经睡着了。

他坐在床的另一头,看着文岁雪熟睡的模样,给她盖好被子,便也慢慢睡了过去。

早晨,文岁雪醒来,看着陌生的的天花板,她一惊立马坐起来,隐隐约约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扒开被子看了看,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不对啊,杨呈呢?回头一看,杨呈也在盯着她,她尴尬道:“呃…经理,早…啊。”

杨呈勾了勾唇:“早,还有两个小时,不舒服的话还能再睡会。”

“不了不了。”随后起身去往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妆已经被卸了,嘴巴有些微肿,再看脖子,居然有几个草莓印…

她甩了甩还有些昏沉的脑袋,随手拿起一旁的洗漱用品刷牙洗脸,洗完后便走出去催促杨呈:“我洗完了,你快去吧。”

“好。”

见杨呈进了浴室,她着急忙慌的拿起桌子上的包包,找出遮瑕膏以最快的速度遮住脖子上的痕迹。

刚遮完,杨呈也洗好了,避免尴尬,她背起包包起身说:“谢谢你昨晚帮我卸妆。”

杨呈注意到了她的脖子,他走过去把她禁锢在墙上,低沉着嗓音:“那你还记得昨晚说喜欢我么?”

文岁雪低头慌乱得不敢看他,想起昨晚的一幕幕,她脸上泛起红晕,不知该如何回答。

杨呈抬起她的下巴:“看着我,嗯?”这声嗯带着尾音,很是磁性。

文岁雪看着他那黑沉沉的眼神,最终还是不敢看他眼神瞄向别处。

“我昨晚喝多了,想不起来。”

杨呈看出她在嘴硬,他也不恼,说道:“那我帮你想起来。”随后不给文岁雪反应的时间,低头吻向她的红唇。

松开嘴,看着呼吸不顺畅的文岁雪,他微微一笑问:“想起来了么?想不起来没关系,我可以继续帮你想起来…”

怕他继续,文岁雪慌忙解释:“你听错了。”随后推开他的手直接跑了。

吃完早餐接完班,安排好一切工作后,文岁雪无聊的在桌子上撑着下巴发呆。

高贞宇从地上醒来就觉得全身酸痛,脸上火辣辣的,他伸手摸了摸,结果一摸到就痛得他龇牙咧嘴:“嘶…妈的,谁把老子打成了这样?”

起身去浴室一看,整个脸都肿得跟个猪一样,他气炸了,看了看时间,已经迟到两个小时了,他索性给杨呈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他说:“杨经理,我请个假。”

杨呈:“现在才来请假,晚了,算你迟到,赶紧过来上班!”然后挂了电话。

高贞宇气得想摔手机,看了看又舍不得,摔坏了可没钱买新的,只能带着这个样子苦逼的去上班。

上了公司二楼,远远的看见文岁雪坐在吧台上,他有些不好意思顶着这个样子过去。

“在这干嘛呢?还不赶紧去接班?”

高贞宇被吓一跳,转身一看是杨呈,他有些憋屈:“杨经理,我都这样了,你就不能让我请个假吗?”

杨呈:“不能。”

我就是要你这个样子上班。

“唉,好吧。”

他伸手挡住脸走过去,希望文岁雪不要注意到他,然而,他听到了文岁雪的声音。

“高贞宇?你还好吗?”文岁雪假惺惺问道。

高贞宇听她这么问,赶紧走过去问她:“你知道是谁把我打成这样的吗?”

文岁雪奇怪的看着高贞宇,然后沉思了一下,她有些难以言喻的说:“是你自己打的。”

高贞宇看着她这一系列表情,又听她这么说,他不相信:“怎么可能?”

文岁雪:“骗你干嘛?昨天你喝醉了,我们把你送到酒店后你突然就上蹿下跳的,撞到了不少地方,我和杨经理费了好大的劲才给你按住了。”

“看你安静下来了我们就松开了你准备离开,谁知道你突然就自己扇起了巴掌,还一直说什么对不起之类的话,我们拦都拦不住你。”

“不过还好当时就我和杨经理看见了,你放心,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你说是吧,杨经理?”最后她看向一旁的杨呈问道。

杨呈看着她不说话。

文汐暗暗使了个眼色:拜托!配合一下吧!

杨呈:“嗯。”

文岁雪心里松了口气,对着高贞宇关心说道:“你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吧。”

高贞宇听文岁雪说他一直说什么对不起的时候,他就已经相信了,他强忍内心的紧张说道:“好,我先去忙了,谢谢。”

中午。

看冰柜里没有水果了,她走进水果间开始切水果,然后拿起一块西瓜往嘴里塞,真好吃,忍不住又塞了一块。

切完后放到冰柜里,回到水果间,拿出手机看了看,看到了周子文发来一条消息:给你送了个小蛋糕过去,好吃吗?

蛋糕?往吧台上看了看,还真有一个小蛋糕,她拿到水果间打开吃了起来,奶油的味道好久没尝到了,确实不错,很甜。

拿起手机回了个消息:“谢谢!不过你为什么给我送吃的?”

很快消息秒回:“你猜。”

文岁雪:不猜。

周子文:今晚有时间吗?

文岁雪略略思索,不知道周子文怎么会突然联系她,想了半天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她下班后几乎也没事做,便老实回了个消息。

有,怎么了?

周子文:好歹也是小学同学,出来聚一聚吧?

文岁雪自己和他也不是很熟啊,挺尴尬的,不过拒绝是不是不太好。

文岁雪:就我们?

周子文:嗯,这个城市就我们俩,要是以后有什么事我们也能互相照顾不是?

文岁雪想想也有点道理,回道:好,在哪?

夜晚,火锅店里。

文岁雪一边吃一边说道:“这家火锅店不错啊,真好吃。”

周子文笑笑:“那就好,我还怕你不喜欢吃。”

“还记得小学时,你第一次参加表演,挺精彩的。”

文岁雪吃了一颗牛肉丸:“这你还记得啊,谢谢夸奖!”

周子文:“挺惊艳的,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文岁雪是个能把天聊死的人,不知道说什么就只顾着吃了,中途时不时回周子文一两句。

“服务员,结账。”

服务员走过来:“您好,您一共消费128块,请问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周子文:“现金吧。”

文岁雪急忙拿出钱说道:“我们AA吧。”

周子文拒绝:“不用,这顿算我请客。”

“那怎么行,我还吃了挺多的,还是AA吧,你不是说要互相照顾吗?总不能就让你一个人付了吧,那我还算啥同学?”

听她这么说,周子文无奈:“行吧。”

走出火锅店,周子文问她:“你会溜冰吗?”

“呃?不会。”文岁雪老实回答。

“挺好玩的,走吧,我教你。”

文岁雪想拒绝说她该回去了,周子文看出她的想法,说:“好歹是老乡,给个面子。”

这话都说出来了,文岁雪只能同意道:“好吧。”

穿上溜冰鞋,文岁雪双手放在栏杆上,不敢有什么动作,周子文站在一旁伸出手:“来,我拉着你一起,别怕,我慢点。”

文岁雪面露窘迫,不敢放手。

“我…我不敢…”

周子文:“放心,把手给我吧,我会扶着你的,不会让你摔着。”

文岁雪看了看那些正在溜冰的人,动作很是随意,看起来非常轻松愉快,她便有些想尝试一下,伸出一只手放在周子文手上。

周子文握着她的小手,示意她松开另一只抓住栏杆的手。

文岁雪紧张得用力抓着他的手,觉得应该不会摔了才放开抓着栏杆的那只手。

周子文抓住她两只手,和她面对面,他说:“我倒溜教你,你跟着我前进就行。”

“啊,还能倒着溜?”文岁雪诧异。

“嗯,等你学会了怎么溜冰,我再教你倒溜。”

周子文询问:“那我开始了?”

文岁雪深呼一口气:“好。”

随后周子文慢慢倒溜引导着她前进,文岁雪不敢动,任由他带着,没一会她便差点要摔了,周子文用力扶稳她:“别慌,脚要动起来,不然被我带着你会很容易摔的。”

文岁雪尝试动了一下,结果另一只脚没反应过来自己把自己绊倒了,周子文虽然扶着她,但这一下子的失重他也撑不住,他赶紧抱着文岁雪,充当肉垫,不让她摔伤,文岁雪穿的短裤,摔到膝盖的话是很疼的。

被抱着的文岁雪顺势压在了他身上,没有感觉到疼痛,她诧异的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阳光精致的轮廓,深邃的眼神,性感的薄唇,完美的下巴,就算是夜晚,也能透过灯光看清他脸上的每一个毛孔,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周子文。

听见周子文嘶了一声,文岁雪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蹲着防止站不稳,她关心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周子文坐起来便借力蹲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没事,你呢?没摔伤吧?”

见他都给自己当肉垫了还关心自己有没有摔伤,文岁雪心里觉得暖暖的,她说:“我都摔你身上了,没什么事,谢谢啊。”

周子文无所谓的站起来,伸手看着她:“继续?”

文岁雪:“你没摔伤吗?”

周子文开玩笑道:“没什么大碍,刚开始玩这个时我也经常摔,都摔出经验来了。”

“噗。”文岁雪笑点低,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

“好吧。”

伸手搭上,周子文顺势把她拉起来,随后一点一点的教她怎么迈动脚,他很有耐心,文岁雪也很争气,慢慢的越来越熟练,她说:“我觉得我好像会了,要不你放开我吧,我自己试试。”

周子文:“那我在一旁拉着你跟你一起前进吧,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也好扶着。”

“呃…好。”

就这样,两个人手拉手一起溜着,远远看起来就像一对小情侣,男靓女美。

文岁雪体验着其中的快乐,迎着微风,因为运动,流了些汗,打湿了她的碎发,让她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接近凌晨12点。

周子文把她送到出租车前:“要不我上车送你回去吧?”

文岁雪:“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回去就行,今天很开心,谢谢你。”

周子文帮她付了车钱,说道:“开心就好,注意安全。”

文岁雪拦不住,只得道:“你也是,拜拜~”

“拜拜。”目送她远去的车子,周子文转身离开。

第二天一早,文岁雪去接班,看见上一班的经理还没走,她好奇的问道:“阮经理,你咋还没下班?”

阮经理道:“唉,你们班的杨经理家里有事情,他请假了,我和另一班的经理要比你们多上几个小时班。”

“哦~这样子,辛苦了。”文岁雪想着要不要发个消息问一下怎么了,想想又觉得他们这情况挺尴尬的,还是算了吧。

阮经理苦哈哈的:“汗,希望他早点回来吧。”

下班,周子文又发消息来约她去溜冰,文岁雪也喜欢上了溜冰,便去了。

就这样,他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玩。

周子文:“喏,这糖葫芦很好吃!”

文岁雪接过来咬了一颗:“嗯!好甜!”

“坐过旋转木马吗?”

文岁雪:“没有。”

周子文:“走,带你去坐!”

坐上去,等人到齐,木马旋转了起来,文岁雪很是新奇的东看看西看看。

摩天轮上,周子文问:“听说过摩天轮的故事吗?”

“什么?”

周子文眼神幽深的看着她:“听说只要情侣坐在摩天轮上,到达顶端时,两个人亲吻就会永远在一起,白头到老。”

夜晚的柔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阳光清秀的脸庞看起来略显深情,文岁雪一时间有些错愕,不敢深想他说这句话的意思。

她故作镇定,不以为然的说:“如果照你这么说,那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情侣,每一个都这样做的话,他们就真的不会分离?我不相信。”

周子文靠近她,在她耳边说道:“那要不要试一下?看看是真是假。”

温热的气息撒在她的耳边,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闻到他身上飘来一股淡淡的奇怪的香味,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文岁雪总觉得貌似在哪闻过这种味道,但因为他的接近,让她乱了分寸,想起前世对他的暗恋,再想起他现在的一举一动,她的心脏一直扑通扑通的狂跳,文岁雪靠在小小的摩天轮里不敢有什么动作。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文岁雪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她说:“别开玩笑了,我们又不是情侣。”

听她这么说,周子文表情有些微妙,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了摩天轮,路过射击摊,周子文问她:“打气球不?”

对于射击类游戏,文岁雪还是挺感兴趣的,要知道她玩吃鸡可是很厉害的!

“打!”

拿起气枪,第一枪,偏了…第二枪第三枪…

文岁雪:什么鬼?怎么只中了一枪,明明我玩吃鸡很强的啊!怎么打个气球我就不行了?

周子文轻笑:“看我表演。”

随后拿起气枪,一枪,两枪…十枪,全中了!

文岁雪:……他怎么玩起来那么简单?

“怎么样?”

文岁雪竖了个大拇指:“厉害!”

周子文勾唇,拿起气枪继续打,老板看气球已经被打了一大半,坐不住了,他开始拿起准备好的气球扔出去干扰周子文,结果周子文直接打爆了他扔出来的那个球。

文岁雪:…我去!牛啊!

老板:我扔!

周子文:啪!

再扔!

啪!

继续扔!

啪!

老板麻木脸连扔。

啪!啪!啪…

文岁雪看着这场面,实在是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2:5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