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大人的心尖宠全文(流音知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流音知卿)司命大人的心尖宠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司命大人的心尖宠)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司命大人的心尖宠》,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流音知卿,是作者“煎蛋”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再忍忍,再忍忍,你爹马上去回来了,等你爹回来了,我们就有水喝了,乖!”妇人表情痛苦,似要哭,却连半点眼泪也挤不出来了。秦雨兰皱着眉看向这对母女:“这里怎么会连水都喝不起。”沈如风看着脚下干裂的泥土,用脚尖踢了踢:“川州临近大沙漠,太阳充足,常年干旱已是常事。”“为何不移民?”“也许有人不让吧”沈如…

主角流音知卿的古代言情小说《司命大人的心尖宠》,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煎蛋”,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再忍忍,再忍忍,你爹马上去回来了,等你爹回来了,我们就有水喝了,乖!”妇人表情痛苦,似要哭,却连半点眼泪也挤不出来了。秦雨兰皱着眉看向这对母女:“这里怎么会连水都喝不起。”沈如风看着脚下干裂的泥土,用脚尖踢了踢:“川州临近大沙漠,太阳充足,常年干旱已是常事。”“为何不移民?”“也许有人不让吧”沈如…

第9章 失控 试读章节

川州,着实让秦雨兰,有些想起自己当小乞丐的日子。中间未曾停歇,累了好几匹马行了三月有余才到了这里,当真是偏僻。

满大街的老弱妇孺,嘴角干裂,无精打采的坐在地上。

“娘!娘!我要喝水!”小女孩虚弱的倚在她娘的怀里。

“再忍忍,再忍忍,你爹马上去回来了,等你爹回来了,我们就有水喝了,乖!”妇人表情痛苦,似要哭,却连半点眼泪也挤不出来了。

秦雨兰皱着眉看向这对母女:“这里怎么会连水都喝不起。”

沈如风看着脚下干裂的泥土,用脚尖踢了踢:“川州临近大沙漠,太阳充足,常年干旱已是常事。”

“为何不移民?”

“也许有人不让吧”沈如风淡淡的说完就要往前去,找到那星罗盘上的一家人。

见秦雨兰没有跟上来,正拿着车上的水,给那对母女润了润嘴唇。

小女孩似乎早就已经等不及了,抢过秦雨兰手中的水壶就咕隆咕隆的灌着水。

“她有水,她有水。”一人叫嚣道。

所有人好像被唤醒了一般,朝着秦雨兰和马车扑去。

秦雨兰惊呼,人群已经快压了上来。一个人影踩着轻功而来,抓住了秦雨兰的手将她带离了人群。

沈如风也是偶然惊奇的发现,没想到这具身体原先的功夫居然自己还能用。

秦雨兰挣脱开沈如风的手,想要去救那对母女。沈如风大手揽着她的腰声音居高临下的传来:“自然规律。”

秦雨兰双眼猩红转头看向沈如风,有些不可思议的难得大了嗓音:“自然规律,什么是自然规律,那可是一条命。”

“那壶水本就不该出现。”沈如风的情绪没有什么波澜,但语气明显严肃了一些。

秦雨兰摇着头自责道:“是我的错,我不该给她那壶水的。”摇着的头越发猛了,带着一丝哭腔:“可是不给他们还是会死的。”

秦雨兰有些恍惚。自己是否害了一条命呢

凄厉的惨叫过去。人群散去,原本精致华贵的马车已经破烂不堪,除了衣服其他均被洗劫一空,拿着财宝的人向着东边的方向出了村。

那对母女身上遍布脚印,除了头部,余下的景象看的真让人作呕,少女的肚子竟被生生的扒开,秦雨兰慌乱的从马车上拿了一件衣物,盖在小女孩的身上,抬手抚闭了母女两的眼睛,也算是安息了。

小女孩的嘴角还含着笑似乎很是满足,一滴水珠还挂在嘴角,逐渐渗入了地里,消失不见。

秦雨兰捂着嘴,心里绞痛。一只手止不住的锤着胸口。

沈如风则站在远处,眸中有些淡淡的疑惑,何故要哭。

处理情感的司命竟不知情感为何物。

跟来的一个侍卫和一个仆从,看着自家少爷就站在远处,一点表情也没有,有点干着急。

“少…少爷,夫人她..”仆从还是开了口。

沈如风不想耽误了行程,听闻便大步上前,伸手要触碰秦雨兰,却被秦雨兰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不劳烦”她漫无目的的就要走。

一个失重,秦雨兰被拉到了沈如风的身边。

秦雨兰眼底闪过一丝慍怒。

“我看有人拿了财宝就往那边跑。”沈如风说完放开了秦雨兰。

秦雨兰知道了沈如风的意思,大步追了上去,顺手在马车上打包了点衣服,跟上了。

好像那个女子嫁的便是这个地方的土财主。

如今这些人拿着财宝就跑了过去,难道是想换水吗?

这样作恶的人留着有什么用。

秦雨兰想着神情越发的生气,额头吃痛的撞上了沈如风的后背。

对上沈如风探究的神情,秦雨兰的情绪还没有消散,忙低下头先走了出去。

青砖绿瓦的府邸有些突兀的立于那些草屋之间,滑稽可笑。

门口聚集着大量的民众,皆跪着手里捧着从秦雨兰轿子里拿出的财宝,哭嚎着。

门口的侍卫嘴边嫌弃的骂道:“这点哪里够?”手里却不停歇的收着财宝。

“就这些也就够你们换一点水吧。”说着一丫鬟推着一块布蒙着的板车,侍卫掀开布料,露出里面的十几个小拇指大小的容器,阳光的反射下,露出了一丝水点。

民众爬起来就要抢,侍卫拿着长枪抵在胸前,昂着头道:“我劝你们安分点。”

接过丫鬟手里的板车,推了一把,本就半口的水又散了一点,干燥的木板车顿时布上了点点水珠。

“排好队!”

仆从和侍卫皆不忍看到这样的场景背过身去。

秦雨兰捏紧了拳头,就想向前。可是也自知自己打不过,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带了一个侍卫哪里打得过这么多人。

看了一眼沈如风的后背,少年的背让人心定,秦雨兰感觉心里被抚平了一角,可是想到刚刚沈如风的自然规律就有些气闷。

虽然看到这个场景,秦雨兰觉得也许他说的是对的。

“接下来怎么办?”秦雨兰着急的问道

“进府。”

“老爷,外面来了两个人,说是从京城来的。”

小厮火急火燎的赶来报备。

肥头大耳,假装附庸风雅的中年男人听闻放下了茶杯,笑着招呼着小厮过去。

待小厮走近,一巴掌拍在了小厮的脑门上:“让你胡说,京城?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信。”

小厮吃痛的捂着脑袋,跪下含着泪:“是真的,老爷,他们说他们姓秦。”

“姓秦?我还姓楚呢!”赵雍扯着胡子,一脚踩在凳子上,“秦?”

赵雍慌了神,忙理了衣衫,又打了一顿小厮的脑袋:“让你不早说。”

这天下谁敢说自己姓秦,除那维护了楚家五朝五代的地位的第一大家族秦。

赵雍的脚步凌乱的几乎要摔倒,心里默念:不可能,不可能。

来到正厅,见两人衣着华贵的样子,心下了然,差点脚下一软跪了下去。

“贵客怎的到访这里?”赵雍谄媚的招呼着,亲自倒了茶。

秦雨兰看着茶水,没好气的抬眼看着赵雍:“我怎么看见你屋外一群讨水喝的?”

赵雍愣了一下,眼睛转着,笑的脸上横肉都挤在了一块:“小娘子有所不知,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

秦雨兰拍着桌子叫道:“荒唐,这是什么规矩?”

赵雍吓的扑通跪在了地上。

沈如风看向秦雨兰的眼眸带上了一丝审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2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