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的心动甜妻(叶宁乐傅司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首富的心动甜妻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首富的心动甜妻)

看过很多霸道总裁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首富的心动甜妻》,这是“叶宁乐”写的,人物叶宁乐傅司南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可此刻,满腔的愤怒让她力气倍增。她卯足了劲儿要为叔叔伸冤,两只手拧紧在他身上,半点不肯松。孙正伟挣得满头大汗,气喘得跟牛似地,嘴里吼吼低叫,“宁乐,咱们好好说话,我知道你缺钱,支票上的钱我跟你平分!”“我不要钱,只要为我叔叔洗清冤屈!”叶宁乐倔强起来几头牛都拉不回。二人扭成这样,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

热门小说《首富的心动甜妻》是作者“叶宁乐”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宁乐傅司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可此刻,满腔的愤怒让她力气倍增。她卯足了劲儿要为叔叔伸冤,两只手拧紧在他身上,半点不肯松。孙正伟挣得满头大汗,气喘得跟牛似地,嘴里吼吼低叫,“宁乐,咱们好好说话,我知道你缺钱,支票上的钱我跟你平分!”“我不要钱,只要为我叔叔洗清冤屈!”叶宁乐倔强起来几头牛都拉不回。二人扭成这样,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

第6章 他背后的人,惹不起 试读章节

看到叶宁乐拿走了支票,孙正伟肥黑的脸心虚地颤了几颤,急急忙忙就要抢回来。
叶宁乐哪里会给他机会,手迅速后扭,将支票压在身后,“现在就跟我去警察局,说清楚我叔叔的事!”
她这话把孙正伟给吓到,支票都不要了,拔腿就跑。
叶宁乐早有防备,扑上前就扭紧了她。
她的个子纤瘦,若在平日,根本不是孙正伟的对手。可此刻,满腔的愤怒让她力气倍增。她卯足了劲儿要为叔叔伸冤,两只手拧紧在他身上,半点不肯松。
孙正伟挣得满头大汗,气喘得跟牛似地,嘴里吼吼低叫,“宁乐,咱们好好说话,我知道你缺钱,支票上的钱我跟你平分!”
“我不要钱,只要为我叔叔洗清冤屈!”叶宁乐倔强起来几头牛都拉不回。
二人扭成这样,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周边人纷纷围过来看热闹,猜测着二人的关系。
“快,帮我报警!”叶宁乐叫道。自己腾不开手,只能叫人帮忙。
她的话音才落,对面突然冲过来一团庞大的黑影。
叭!
一声闷响传来,伴随着闷响而来的是巨大的掌掴力和推力。
叶宁乐的头脸被拍得朝后拧了足足一百八十度,如果不是有脖子连着,估计都给拍飞了。
嘴里,立刻涌出腥甜的血味!
掌掴她的,是孙正伟的妻子于娇丽。
她抖着一脸横肉,两手叉腰,声音又尖又利,“大家看啊,这是个小仨,因为我老公做生意挣了钱,就想缠着他。我老公不同意,她竟然当街撒泼!”
叶宁乐手里握着支票,又抱着孙正伟不放,经于娇丽这么一说,倒真有了可信度。
众人看她的眼神一时间变得嫌弃和厌恶,原本有人想报警的,这会儿也挂断了电话。
“不是这样的。”叶宁乐被打得脑袋里一片嗡嗡乱响,思绪都涣散掉,根本组织不了语言,只能一个劲地摇头。
于娇丽蛮横地将她扯出去,朝孙正伟使眼色,孙正伟撩起包包迅速跳上一辆车跑掉。
叶宁乐被她推倒,支票也被抢走。
她爬起来还想追,于娇丽也失去了踪影。
叶宁乐一瘸一拐地走到路边的花坛坐下,拿出叔叔的手机拨了孙正伟的电话。
孙正伟哪里敢接,打多了便直接关机。
内心不甘,她啪啪地编辑短信给孙正伟:你以为人跑了就能一了百了吗?我会去报警,就算跑到天边也会被抓到!
发完信息,方才感觉刚刚被打过的一边脸热辣辣的痛,她伸手捂了捂,晃着身子走出去。
因为走得急,身形不稳,不意撞到前面的一个男人。
“对不起。”她低声道歉。
那人扭过头来,“叶小姐?”
叶宁乐抬头,才看清自己撞到的竟是沈俊。
“您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沈俊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语语里满满的关切,“要送您去医院吗?”
叶宁乐摇摇头,“您若不忙,麻烦送我去最近的警局。”
她的钱包刚刚在撕扯中不知去向,手机里也没钱,没办法坐车。
“不忙。”
叶宁乐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顾夫人,沈俊哪里敢迟疑,迅速载着她往警局去。
“叶小姐能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吗?”车子开入正道,沈俊再次发问。
叶宁乐正要说话,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竟是孙正伟打来的。
她迅速接下。
那头,传来孙正伟无奈的声音,“宁乐啊,实话告诉你吧,你叔叔的事儿跟我关系不大,你找警察抓我也没用。我和你叔叔好歹相交一场,我劝你还是别闹了,陆仲文你惹不起。”
“怎么?难不成他是神?”叶宁乐唇上浮起冷笑。就算被打得鼻青脸肿,依旧无法掩去那份天生的气质和傲骨。
“他不是神,但他的后台硬啊。这么跟你说吧,就算陆仲文不是跟你叔叔撞车,而是拿刀在闹市区直接捅死了你叔叔,他背后的人也能帮他无罪释放!”
“呵!”叶宁乐冷笑了出来,这世界有权就可以这么无法无天吗?
“我倒想听听,那人到底是谁!”
“傅司南!”那头,孙正伟吐出一个名字来。
“谁?”宁乐的心头狠狠一震,直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那个一心想娶自己的男人,能混账到这个地步吗?
“陆仲文的后台是傅司南。傅司南和陆家来往已经很多年,他不好出面办的事全由陆家人办。”
“你叔叔的事儿能处理得这么毫无痕迹,全是他出的手!这是陆仲文亲口对我说的。”
“宁乐啊,你再这么闹下去,只能自寻苦头,对你叔叔的案子一点帮助都没有。与其这样,还不如就此罢手,好好生活下去。你叔叔那么爱你,应该也不想你为了他落到那样凄惨的地步吧。”
孙正伟后头说的话叶宁乐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满脑子里只有傅司南,傅司南……
“停车!”她突然大吼出声。
沈俊给她吼得不明所以,就那么踩下刹车把车停在路中间。
“怎么了?”他回头问。
叶宁乐眸子猛然一紧,瞪在他身上。这气势是他所没见过的,越发莫名其妙,不由得缩了一下。
她已推门,头也不回地离去。
……
车道里,华贵的布加迪威龙黑色幽灵般滑过街道,安静又沉稳。
车里,傅司南一直低着头,双手在平板上迅速操作,旁边的沈俊则不时递一些相关材料和数据,两人配合无间。
半个小时后,傅司南修长漂亮的指头点在确定键上,又一个上百亿的收购项目收入囊中。
他满意地扬扬眉,仅此而已。
“老爷子打电话过来,说您的名字已经改了回来。”沈俊低头收拾完资料,连忙把傅百年的话转答给他。
傅司南勾了勾唇角,“很好。”
他低头看表,盘算着什么时候找小妮子拿她那本结婚证去更名。
在自己真实身份这件事上,他从来没打算隐瞒。
“另外……还有件事。”沈俊思忖再三,方才开口,“其实今天,我碰到了叶小姐。”
“宁乐?”
这个名字从他嘴里吐出来时,他那张冷峻的脸上才稍稍有了些波动和温暖。
沈俊连忙点头,“当时她的脸肿得很高,估计给人打了,我说送她去医院,她不肯,要去警察局。”
“在去警察局的路上,她又莫名其妙发火,突然就下车走掉了。”
叶宁乐走的时候连车道里的车都没看,横冲直撞,现在想着依旧觉得胆寒。这事儿要让这位爷知道,会不会现在就把他给劈了?
“什么时候?怎么不早说?”听说叶宁乐出了事,傅司南的脸立刻又绷了起来,用严厉的目光瞪向沈俊。
沈俊是陪在他身边最久、最精干的助理,但在接受到他这目光时还是忍不住发忤。
“我以为她会打电话跟您说。”
傅司南闭了闭眼。
那小妮子现在还把他当陌生人,受了委屈又怎么会说?
“查清楚她发生什么事了吗?”他问
沈俊点头,“查了一下,说是……做小仨,被元配打的。”
“这种鬼话你也信?”傅司南瞪他一眼,是赤果果的对他工作能力的嫌弃,“还不重新给我查?”
沈俊被如此鄙视,汗都流了下来,连忙点头,“是。”
“算了,还是我自己问她吧。”
和叶宁乐有关的事,他一分钟也等不下去,径直拨了她的号码。
傅司南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叶宁乐正坐在路边发呆。孙正伟说的那些话无数次回荡在她脑海里,每回味一次,就恨一次,委屈和不甘就深一度。
她的心肝脾胃都反反复复地受着凌迟,小脸灰白如土。
手机铃声响了好久,她才慢慢接起,“喂?”
傅司南听到她声音泛着抖,心脏都跟着拧紧,“我是傅司南,到底……”
傅司南这三个字像突然在被浇满气油的干柴上丢了一把火,她胸口的怒火噌地就窜了起来,熊熊燃烧!
“傅司南,你个王八蛋!”她大声吼着,声嘶力竭,“这辈子,我与你,不共戴天!”
说完,用力挂断电话。
拧紧手机,她的胸口极致起伏,因为愤怒,胸腔轰鸣着,发出呼呼的抽气音。
这一头,傅司南看着自己的手机,半晌未语。
小妮子,跟他有这么大的仇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