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鬼界学抓鬼(凌丹柯凤)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在鬼界学抓鬼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在鬼界学抓鬼)

小说《我在鬼界学抓鬼》,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凌丹柯凤,文章原创作者为“西早7日”,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凌丹、齐林跟着柯凤从巫镇一路颠簸着过去的,山路崎岖不好走,加之凌丹的手受了伤,花了不少时间。这一路上除了和齐林、柯凤闲聊外,凌丹被这里的山所吸引,有一点像安徽的黄山。“有什么奇怪,这里虽然是鬼界,但也是作者笔下的世界而已。他让这里草木丛生这里就草木丛生,他让这里虚无黑暗这里就虚无黑暗…

穿越重生小说《我在鬼界学抓鬼》,主角分别是凌丹柯凤,作者“西早7日”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如下:凌丹、齐林跟着柯凤从巫镇一路颠簸着过去的,山路崎岖不好走,加之凌丹的手受了伤,花了不少时间。这一路上除了和齐林、柯凤闲聊外,凌丹被这里的山所吸引,有一点像安徽的黄山。“有什么奇怪,这里虽然是鬼界,但也是作者笔下的世界而已。他让这里草木丛生这里就草木丛生,他让这里虚无黑暗这里就虚无黑暗…

第5 章鬼庙 试读章节

柯凤生前结识了一个道士朋友,叫柯州,他和柯凤同姓,又职业相似。

但不一样的是,他做中草药的生意。

不算老实,毕竟无商不奸,但他是个非常虔诚的道士。

柯州就是柯凤要找的朋友。

凌丹、齐林跟着柯凤从巫镇一路颠簸着过去的,山路崎岖不好走,加之凌丹的手受了伤,花了不少时间。

这一路上除了和齐林、柯凤闲聊外,凌丹被这里的山所吸引,有一点像安徽的黄山。

“有什么奇怪,这里虽然是鬼界,但也是作者笔下的世界而已。他让这里草木丛生这里就草木丛生,他让这里虚无黑暗这里就虚无黑暗。”

“我可以理解为……这个作者是某个人吗?”

“不一定,他也可以是“不是人”,可以是鬼、是妖、是怪、是魔甚至是神……”

本以为有鬼就是很神奇的存在了,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的未知存在意识。

路上聊的话题让凌丹大有收获,不过齐林因为死亡时间长了,成为鬼的特质越来明显,例如:会七窍流血、会半夜吓人、会突然想掐她的脖子……

也还好有他的这些事,这一路让凌丹没觉得太无聊,反倒是对齐林这个“鬼”产生了友谊。

到了鬼庙,庙主柯州一把抱住了柯凤,说:“等你们好久了,可算来了。”

随后柯州跟她们讲了这次的事情。

柯州在人间有个亲戚,算是他的第四代曾孙。也是做中药生意,前几年去了云南,带回来了一个漂亮的苗族姑娘。

可刚结婚没多久,新娘就莫名其妙失踪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

前几日柯州在鬼庙附近看到了她的鬼魂,给她算了一卦,卦相乱七八糟,竟算不出她的死因。

现在,柯州的曾孙久虑成疾,成天茶不思饭不想。

又开始自己折磨自己,说是菩萨在惩罚他。

甚至出现了幻听幻觉,说家里有孩子整天都哭,虫子老鼠成灾。

柯州虽也有一些道术,但是自家人不好出手处理自家人的事。

于是就想请柯凤帮忙了。

柯州无奈地说:“虽然我当这个鬼庙庙主看起来挺风光,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鬼庙庙主除了多得一些牛羔羊羔等供奉品外,他什么也不能做。

此外还不能花大价钱请别人帮做。

鬼界也有规矩,鬼庙庙主比不了那些神仙庙,得不了多少奉品,还要上交给鬼王,于是柯州的主要奉品还是来源于家族的供奉,一年下来吃喝还是不愁的。

只不过柯州的奉品都被他换了物品,拿来修缮鬼庙,所以柯凤才说他穷。

“这次是我有私心,为了帮自家人,我就不得不请你们来帮忙,事成之后,我肯定会给各位备上厚厚的谢礼。”

柯州笑眯眯的,可柯凤听完后,把凌丹拉到庙外,沉重地跟她说:“我们这一趟怕是来错了,他那个麻烦不小。”

因为柯凤竟也算不出柯州那亲戚遇到的是什么,也就是说她也不知道到底这次是要对付什么。

“哎,我们究竟应该不应该管这件事呢?”

“我听师父的,你说干我就跟你干,你说不干,我就不干。”

柯凤看着凌丹略有宽慰地笑了。

回到庙里,柯凤对柯州说:“你能不能送我们去你那亲戚家一趟?”

柯州那亲戚家在人类世界,要去一趟不容易。

柯州先是在一对鬼像面前拜了又拜,闭着眼睛,手里拿着两块象骨,嘴里又念起鬼语来。

没过多久,柯州摔下了手里的象骨,看了许久,柯州才说道:“你们三个中,只有一个人能去。”

一时之间,柯州都在跟她们说一些她们听不懂的鬼语,柯凤翻译差不多就是你去不了、她去不了之类的话。

“那现在怎么办,我不能去,凌丹也不能去,齐林也不能去。”

柯凤看着柯州,柯州却看着凌丹,说:“可以让凌丹借着齐林的身体去,齐林刚死几天,身体还没腐烂。”

“这刺激了吧!”

凌丹也没想到最后的解决方法居然是让她魂穿到齐林这个男人的身体里去探查,不过这样也好,她可以借此回到人类世界。

一番讨论之后,几人同意了该方法。

柯州在凌丹的身上不断地撒抹黑色的水,撒到第三次的时候,凌丹的身子居然变成了半透明的。

“凌丹,若是遇到问题,就念通灵咒。”

这是柯凤跟凌丹最后说话的。

凌丹借着齐林稍有臭味的身子来到了那亲戚家。

若不是柯州已经让人打过招呼,称将有一个得道高人到访,那人恐怕也不会给她进家门。

柯州那亲戚的房子真是气派的,有个很大的院子,三层的大别墅,窗户的轮廓是黑色的梯形,间隔些白色的格子状的东西,几个窗台上都放着块碟子样的石头,密密麻麻刻了文字,像是某个少数名族的文字。

不过气派的别墅的门头上居然挂着羊还是牛的头骨,后院枯萎的树叶居然落了一地。

“也许这边的民风就是这样的吧!”凌丹心想,但还是觉得和她生活的环境相差太远。

进屋后,一个佣人带着她去看了那曾孙,这个可怜的曾孙躺在一个小床上,说是床,又不太像。

更像是一张太师椅加长版,椅子上面也是五颜六色地画满了奇怪的画。

曾孙看上去很虚弱,见她到来,也无法起身。

那佣人充当了翻译,凌丹和他互相一问一答间,凌丹也渐渐明白了这次她要处理的是什么事。

随后凌丹出了屋子,让佣人告诉曾孙:“找他媳妇这件事吧,挺困难的。”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你们先把家里里里外外都大扫除一遍,弄得干净整洁一些,然后再找来一件新媳妇的衣服,衣服里要包着一点米和一个鸡蛋。”

凌丹心里明白,这个事今天给不了他们什么答复,还是先离开吧!

“我得去准备一些东西,明天再说。”

于是凌丹来到了当地的县城,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能感觉到温度的阳光,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笑够了之后,她又穿梭在县城各个商店,买东西。

凌丹买了蜡、兽骨、香油还有刀。

走了一下午的凌丹想找一家旅馆,才发现这县城里好点的宾馆不好找,都是脏乱差。

找到一家后,凌丹躺在床上,心想:那新媳妇肯定是不在了,但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若她就这么告诉曾孙他们,肯定没人相信。

可招魂是最麻烦的,而且还要找出她生前最后出现的地方,找不到地方,只能试试看,不一定能招回来。

现在她拖着齐林身体,不可能去寻找新媳妇生前最后出现的地方。

她得问问那个新媳妇。

一般来说,无论是天师、道士还是抓鬼师先前遇到没头绪的事情,都会画符请鬼神。

凌丹学着柯凤画符的模样,将一张符画好后贴在窗户上,嘴里念起了喊魂咒。

柯凤说过,只要是死去的人,不管它是哪个信仰哪个民族,使用喊魂咒都能唤出来。

不过柯凤也说了,一般不会轻易喊魂,毕竟请神容易送神难,同样的,请鬼容易送鬼难。

凌丹还真问出来了,她居然就死在自家的院子里。

想要死要见尸,那就得把他们家院子给挖开来看,可凭她一句话,别人是不会同意动土的。

所以凌丹决定,她要在他们面前,当面再招一次,而且动静还要更大,得让他们相信。

不过凌丹不确定以自己的能力能不能让新衣服的亡灵出现实体,以往道行高深的人也没有几个能成功。

而且没有几个人真想看到那恐怖的玩意。

她曾经看到过齐林的亡灵,那死去的样子难免不太容易让人接受。

再者说,她要召唤的是新媳妇本人,死后那恐怖模样和生前美丽的模样已是天壤之别。

当晚凌丹感觉夜里有谁来过,但是她睡迷糊了也没理会。

第二天一早,凌丹来到了那曾孙家中,把事情简单地跟他说了一遍。

那佣人听说新媳妇已经去世的消息后,迟疑了一番,不相信这是真的。

“我早就料想到会是这样。”凌丹对着佣人说,“抬他出去吧,我让她自己和你们当面说。”

凌丹来到了房间里,那曾孙还是憔悴在床,他听了佣人转述了她的话之后,嚎啕大哭,本就虚弱的身体透出的那股伤心难过让凌丹感到挺不舒服的。

他最终同意凌丹在他们面前召唤。

凌丹在地上画了一些符号,成了一张“符”。

取了杯子,倒了血进去,这血是鸡血,还有香灰混合。

随后用一张硬纸打湿盖在杯子上,然后把杯子倒挂在符的正上方。

凌丹开始喊魂,天色骤暗,冷风忽吹,落叶也纷纷飞散起来后,

那新媳妇缓缓从后院飘了出来。

那曾孙一见到自家媳妇,顿时无法克制,大哭不止。

可却又害怕不敢让她上前靠近。

新媳妇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挺不舒服的。

身上的花裙子已经破烂,有血,眼睛也大得有点吓人。

凌丹跟那些佣人说,:“我们先进屋回避一下,让他们两个好好说说吧,今后可就没办法说了。”

那些佣人显然也是悲伤加惊恐。

凌丹心想:这一刻,你们的世界观也是被颠覆的吧!

佣人在曾孙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之后,带着凌丹走进了屋里,关上了大门。

在屋里,佣人告诉凌丹:“让他们自己一家人最后说说话也好,他们两个其实一直不太顺。”

女孩的父亲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就她一个,亲戚都隔得远。

她嫁给曾孙之后,虽然勤劳,却也活得很辛苦,两人都与世无争,可生意难做,别看住着豪宅请着佣人,但日子也是过的紧巴巴。

可两人挺知足,谁知道新媳妇居然失踪死亡了。

凌丹听完佣人的话,心想她们彼此都在心里感慨吧。

人一辈子,说不定哪天就飞来横祸。就像她,现在不也无法和家人重聚。

这也是为什么柯凤一直告诉她,要学好法术,要多帮助那些鬼魂,积累阴德,这样她才能有机会重回人类世界。

虽然鬼界里的鬼魂千奇百怪,有好的坏的,但是她始终是要怀着善意。

过了一会儿,天色更加暗了,凌丹意识到了不对劲。

她推门而出,说:“你们应该要告别了。”

“不,我不想,我是被人陷害而死,我不想离开。”

“师父,请你……帮帮我们吧……”就连曾孙都开口了。

凌丹心想:完了,这回她真是“请鬼容易送鬼难”了,而且她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

凌丹先稳住场面,安慰好曾孙,并告诉曾孙:“若是不让她去,她将永远无法进入轮回。”

“师父,我即使成孤魂野鬼,我也要永远和他在一起,我不想……今后再也见不到了。”

新衣服的亡灵很激动,现在还是为了爱情而不愿意离开,凌丹害怕再激怒她,恐怕就变成寻仇的厉鬼了。

“那个杀害你的人是谁?你可与我说,我替你报仇。然后你进去轮回,等十八年后,你们还可以在一起。”

凌丹也不知道苗族人民是否和藏族人民一样相信轮回转世,可她也只能挑些好听的话说。

毕竟她也没真正接触过“转世”,万一真有也不一定。

尽管没经验,凌丹还是把这个善意的谎言说得很真诚。

“害死我的人就是那家的男人。”

凌丹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前面的房子。

“那日他瞧见我独身一人在家,便想来侮辱我,我不从,他就将我活活掐死还埋在了这院子下面。”

“那个男人叫什么?我替你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他已经死了,还进了鬼庙。”

凌丹恍然大悟,所以她才在鬼庙附近飘荡而不进去。

“可是人鬼殊途,你若不离去,他的身体也会因你的存在而越来越差。”

凌丹又真诚地跟她说:“有缘会再见。”

凌丹走到新媳妇的亡灵的跟前,拿了个凳子,站在凳子上。

手轻轻拖着杯子上那张硬纸,对着新媳妇的亡灵说:“说再见吧!”

“不……”

然后新媳妇突然暴怒,瞬间变成了七窍流血、头发怒张的厉鬼,一爪就划在齐林的肉体上。

“你居然恩将仇报……我好心带你回来和他告别……”

“是你想阻拦我们的!!”

说着又向凌丹剑拔弩张地扑来。

“师父,救我……”

凌丹下意识地大喊,谁知道真有一股力量将新媳妇的亡灵推了出去。

“赶紧抽开被子上的那张纸,让杯子里的水倾倒下来。”

是柯凤的声音。

凌丹立马就照做,新媳妇的亡灵也就从此烟消云散。

天色也变亮了,佣人也出来护住了曾孙。

那曾孙亲眼目睹了自己心爱之人变成厉害的模样,又看着齐林肉体流着鲜血,便也不再多做强求。

凌丹看得出他支持她将新媳妇的亡灵打散,让她去了。

可心中的不舍让他不想再看到凌丹。

所以他让佣人拿着丰厚的佣金给凌丹,凌丹只取了一小半。

凌丹写好一份信,信中向当地殡仪馆请求,让他们拿着这笔钱,替她埋葬齐林的肉身。

随后凌丹念了通灵咒,一个黑色的洞口出现在她的眼前,对面的柯凤看着她,没有说什么话,若有所思。

回到鬼界后的凌丹突然大病一场,只能暂时留住在鬼庙里。

柯凤一边给她端药,一边说:“所以我说,这种事最好少碰或者不碰,不然倒霉的是自己。好在柯州这里有好多药,让你可以恢复快点。”

凌丹知道,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柯凤还是会帮忙的,但是她会自己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2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