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不归免费(庄云梦秦霄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如梦不归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如梦不归)

小说叫做《如梦不归》,是作者“半山山雨”写的小说,主角是庄云梦秦霄白。本书精彩片段:听到庄云梦大叫,两人齐齐转头看过来,眼神中充满不可思议,僵直地转过身便定住,恭恭敬敬双手相叠拱在身前朝庄云梦作了一揖,唤了声“师姐好”。庄云梦愣了片刻,扶了扶额,尴尬笑笑,立即摆摆手示意两人赶紧离开,两位师弟会意,弯腰又鞠了一躬便匆忙走了,隔远了些才复又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起来。庄云梦的目光一路跟着他们…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半山山雨”创作的《如梦不归》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听到庄云梦大叫,两人齐齐转头看过来,眼神中充满不可思议,僵直地转过身便定住,恭恭敬敬双手相叠拱在身前朝庄云梦作了一揖,唤了声“师姐好”。庄云梦愣了片刻,扶了扶额,尴尬笑笑,立即摆摆手示意两人赶紧离开,两位师弟会意,弯腰又鞠了一躬便匆忙走了,隔远了些才复又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起来。庄云梦的目光一路跟着他们…

第4章 十八生辰 试读章节

天启十八年春,霜冷春雨连绵半月有余,却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一场接一场的雨将本就无聊透顶的庄云梦困在了自己的屋子里。

庄云梦坐在窗前,百无聊赖的开始数着檐下滴落的雨滴,一滴,两滴,……九十九滴,一百滴,……五百滴……

数到九百九十九滴的时候,她的眼睛都有些花了,有种小星星在眼前绕着转圈圈的感觉,可除了数雨滴她还能干点啥呢。

终于,她忍不住心中的烦闷,所有情绪爆发了,起身撑在窗沿上,朝着天空大喊了一声。

“啊~真的好无聊啊!”

就在这时,对面的走道上经过两位小师弟,他们有说有笑,似乎说到什么有趣的事,两人乐作一团,就差滚到地上了。

听到庄云梦大叫,两人齐齐转头看过来,眼神中充满不可思议,僵直地转过身便定住,恭恭敬敬双手相叠拱在身前朝庄云梦作了一揖,唤了声“师姐好”。

庄云梦愣了片刻,扶了扶额,尴尬笑笑,立即摆摆手示意两人赶紧离开,两位师弟会意,弯腰又鞠了一躬便匆忙走了,隔远了些才复又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起来。

庄云梦的目光一路跟着他们,心里眼里满是羡慕。

说起这事儿来,庄云梦心里还真是有些郁闷,这些年,师傅偶尔从外面带回几个资质好的无家可归的孩子,却从来都是男孩,连一个女孩都没有,以至于她连一个可以彻夜畅谈,或是像刚刚两位小师弟一般能说笑乐成一团的玩伴都没有。

“哎~”庄云梦长叹了一口气,对于自己的境况愈加感慨:“若说师傅不喜女子吧,可师傅当初为何又会带回我这个女弟子!”

想不通的事就是纠结也是没有结果的,庄云梦很是看得开,很快,便又开始新一轮的数雨滴。

……

霜冷的日子似乎过得极慢,除了日复一日练功,便是日复一日学药理,毫无乐子可言。

只是再过三天,庄云梦就满十八岁了,可这雨若是继续下下去不知停歇她的生辰计划可就要泡汤了,虽说不能出霜冷,但她也不愿就在自己的屋子里便草草过了,约着几位师弟上山打只鸟,哄着风启和几位师兄跳个陷阱,诸如这般的玩乐还是可行的。

庄云梦想到这,闭了双眼,双手合十朝着天空祈祷道:“老天保佑,我生辰那天可千万天朗气清,若是如愿,我就……”

“你就怎样?”

一声浑厚低沉的声音在庄云梦头顶响起,打断了自己的祷告,她缓缓睁开眼,朝眼前之人甩了一个白眼。

“朱一,你来得挺是时候啊!”

叫朱一的来人是庄云梦的师兄,可自从庄云梦知道朱一只比自己年长一天时便再也不愿叫他师兄了。何况朱一空有身高,却十分清瘦,完全看不出比她年长的意思,虽然也仅仅年长一天。

不过话说回来,朱一性格外放,不做作,不扭捏,又难得与自己年龄相仿,平时也就属他能与自己玩到一起了,就连风启师兄都比不上。

朱一半点也不为自己的冒失感到愧疚,反而一脸坏笑,懒懒地靠在窗沿上,顺嘴接过庄云梦的话,说道:“可不嘛,为了赶时间接你的话,我还快跑了两步呢!”

明明听得出庄云梦说的是反话,可朱一就是喜欢逗她。

庄云梦听了,气得龇牙咧嘴,二话不说伸手就往朱一脸上抓去,朱一倒像是猜到会如此,微微侧过身,躲过了攻击。

本就是玩闹,一击不中庄云梦也没再继续,只是看着朱一的眼神满是警告,仿佛只要朱一再说出一句不中听的话,她定会撕碎他。

朱一用力撑住窗沿,轻巧一跃,站在了庄云梦的身边,在怀里掏了好一会儿,掏出个白玉镯子往庄云梦眼前一送,说道:“喏~你的生辰礼物,我有任务马上要走,这一趟也不知去多久,你的十八岁生辰马上就到了,到时候我不一定能赶回来一同庆祝,便只好提前送了。”

见庄云梦不接,朱一有些着急,兀自将手镯直接塞到她的手里,说道:“上好的和田玉呢,好东西,之前去离国时得的,也就是你,别人想要我还不舍得给呢。”

“我还没有准备你的礼物呢!”庄云梦低着头,有些愧疚。

“我还当你嫌弃呢!”朱一知晓了她并非嫌弃礼物不精巧贵重,抬手轻轻揉了揉庄云梦的发顶,说道:“我是男子,要什么礼物呀,若是你非要送我礼物,等我回来给我做顿好吃的吧。”

庄云梦点点头,脸上沉闷散开,将手镯套在手上,在朱一眼前扬了扬,甜笑着约定:“好,等你回来,我为你做上一大桌子菜,定比阿婆做的好吃百倍!”

“一言为定!”朱一伸手朝着庄云梦扬起的手对了一掌,掌落当即翻窗而出,一溜烟走远了。

十八岁生辰这天,祷告果真应验,早起时还在下雨,可吃过早膳雨便停了,头顶的云雾都散开了些,阳光难得穿过云雾迷障透下一点来,照亮了半边山谷。

庄云梦按几天前想到的生辰计划一大早便邀上师弟们上后山去捉了一笼子的鸟,还将年长于她的几位师兄捉弄到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当然,除了冷冰冰的大师兄司空尘。

剩下的几位师兄中当属风启师兄最惨,衣衫都被荆棘丛划破了,甚是狼狈,谁叫风启师兄最为温柔,一看就是能欺负的。

可就算捉弄了大家,她作为除了阿婆外霜冷唯一的女子,还是在晚间的时候陆续收到了来自各位师兄弟们送的生辰礼物,有首饰、有漂亮衣裳,有乐器,还有……风启师兄送的一摞药学典籍。

收到礼物自然是让人开心的,只是这风启师兄送的药学典籍嘛,庄云梦确实有些开心不来,天天被师傅逼着研习药经,动不动就被罚抄药经,她真是不想看到与医药有关的字眼更遑论是典籍。

庄云梦在心底暗自嗟叹了一句:旁人也就罢了,怎么连风启师兄也不懂自己呢,唉,自己真是命苦哟~

庄云梦仔细地将大家礼物分门别类放好,最后将一摞药学典籍抱在怀里,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放置,直接丢在了枕边,心想道:用来催眠效果应该不错。

礼物归置完毕,她直接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忽地想起刚刚风启师兄过来送典籍时的样子以及说的那些与师傅训诫自己多读书一般无二的话,竟觉得很好笑。

“风启师兄真是与师傅越来越像了,喜欢说教,喜欢拿架子,喜欢让我读这些讨厌的医书药经!”

话音刚落,庄云梦就听见窗外传来一声短促有力的咳嗽声,不似生病,却是提醒她有人到来了,接着,咳嗽声的方向响起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跟我到祠堂来。”

庄云梦听出是师傅的声音,吓得魂魄都快短暂离体,差点从床上滚下来,暗恨嘀咕道:“真是不能背后议论人,这报应也来得太快了吧!”

说罢,连忙起身开门,对着来人鞠了一躬,喊了一句“师傅好”,便跟在庄舟的身后一路往祠堂方向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0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