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盛萝魏衡(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盛萝魏衡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盛萝魏衡)

书名叫做《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5个铜板”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盛萝魏衡,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男人回过头来,就撞见盛萝看他看到发呆的神游样子。当真是一点都不矜持。他故意将白瓷的茶杯碰出声音。这一声响,盛萝忙回过神来…

《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是作者大大“5个铜板”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盛萝魏衡。小说精彩内容概述:男人回过头来,就撞见盛萝看他看到发呆的神游样子。当真是一点都不矜持。他故意将白瓷的茶杯碰出声音。这一声响,盛萝忙回过神来…

第8章 猜猜我是谁?莽纹玄衣 试读章节

在月色下,树影婆娑,船影摇晃,杳然而惬意。

花船内,盛萝将五十两好生收好后,便又抬眼去看对面的男人。

男人正与侍卫说着什么,厚薄适中的双唇一开一合,那颗突出的喉结一动一动。

盛萝就这样看着他的侧颜,暗想从前看的漫画里那些美男居然是能在现实里真实存在的。

男人回过头来,就撞见盛萝看他看到发呆的神游样子。

当真是一点都不矜持。

他故意将白瓷的茶杯碰出声音。

这一声响,盛萝忙回过神来。

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又笑眯眯看向他,“方才都忘了,还不知道公子名姓。”

先知道了姓甚名谁,好当她回头客啊。

男人抬起眼皮,又以一种探究的表情看她,似乎在观察她是不是真的不认识他。

只见后者一直保持着微笑,一脸天真,静静等待他的回答。

男人不语,拒绝回答。

盛萝只能尴尬地收回了自己的“职业微笑”。哼,不说就不说,我还不想知道。

船内恢复了静谧。

很快,感受到船只顿了一下,就听到外面船夫的声音,“公子,到了。”

到哪了?盛萝充满疑问地看向男人。

“你到了。”男人说,“下船。”

又回芳菲楼啦?但怎么是我到了?不应该我们到了吗?

盛萝虽然没太搞明白,但还是弯身出船上了岸。

环顾岸上环境,有点眼熟又有些陌生。这里不是芳菲楼,是片芦苇地。

不是吧?盛萝忙回头去看,结果那船已经驶离岸边……

“???”

“回来!!这里不是芳菲楼啊!!!你们怎么丢我一个人来这!!”她朝着那渐行渐远的船只喊道。

然而她的声音只隐隐约约传到了花船内。

“主上,她当真是不认识您了吗?”侍卫方才在旁边看着,满心疑惑。

“盛府那位千金脑子一向不好,你也是知道的。”男人对此不以为然。

侍卫默。说的也是。

“从没听闻盛府小姐会作画?”侍卫看向那一摞小册子,“也不知画了什么,莫不是乱画一通?”

“……”男人默默将那堆小册子收了起来。

“但属下觉得,盛小姐好像变了个人。”侍卫又说道。

男人的目光慢慢沉了下来。他也早察觉出了她的不一样,但他将计就计,互相就当不曾认识。

要说他与她之间有何渊源,其实也并非什么大事,不过就是被她以死相逼地拒婚了嘛——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侍卫见主上神情晦暗不定,轻声问道:“主上,回芳菲楼吗?”

“不必了,回平王府。”

……

两日后的盛府内。

院子里的几棵桃树开得正盛,嫩绿的芽,浅粉的花瓣,风一吹,纷纷扬扬就像一场花雨,四下飘散,零落后,便继续等待下一年的春。

此般美丽光景,盛萝却无心观赏。她窝在门前屋下,又打了一个喷嚏。

她裹着厚厚的披风,揉了揉不断发痒的鼻子。

要说她为什么感冒,全拜那个男人所赐。

上回花船,她被送到了那片芦苇地后,在比人都高的芦苇丛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天又黑,路看不清,所以她不敢轻举妄动,想着只能等天亮后再找路。

然后,她就只能呆在那等啊等。不断有凉风从湖面吹来,一开始还觉得凉爽,但这一吹,就是快两个时辰,越吹越冷。

好在后来夜深点的时候,老爹就派人来找了。

而令她觉得又可气又可笑的是,从芦苇地回盛府竟然也就一条小道的距离!

只是这小道毕竟隐蔽,又有芦苇挡着,她没发现,也不敢乱走……

安全回到府后,虽说老爹也煮了姜水让她喝,但第二日还是感冒了。

盛萝看着眼前郁郁葱葱又美妙绮丽的春景,只觉得晕乎乎的,气死了!都怪那两个人!

“小姐,你快回屋里,你可不能再着凉了。”翠微从后厨端了药回来,却看见自家小姐窝在门口的椅子上,缩成一团不知在想些什么。

盛萝朝她笑笑,“等下就进去,我出来透透气……”

又打了个喷嚏后,盛萝还是赶紧起身进屋了。

小命要紧小命要紧……

房间里确实暖和许多,翠微将那碗正散发着苦味的药递给盛萝,看着她喝下后便又给了块蜜饯。

盛萝含着蜜饯,待口中苦味冲散后,面色才恢复如常。

略,好苦。

把翠微打发出去后,她坐回了自己的桌子前,非常敬业地又搞起了自己的事业。

只要画不死,就往死里画。

此情此景,甘墨见了都要留下资本家感动的鳄鱼眼泪。

忽然,盛萝瞄到了桌角一侧的一张请帖。

这是昨日老爹带回来的,说是太子妃生辰宴的请帖。

太子妃……

盛萝努力回想着与之相关的记忆,很少,显然前身与太子妃并不常走动。

她只听说,大魏国的太子自幼多病,从小就是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能活到现在都是个奇迹。兴许是因为身体病弱的原因,与太子妃成婚也有快五年,膝下仍未有一个子嗣。

届时她是和老爹一起去赴宴,总归也是要带点礼物去才好,不然两手空空,要是又被什么有心人抓住了把柄,她难堪也就算了,她不能让老爹跟着一起没面子。

送什么好呢……

苦思一番后,想起传闻说太子妃信佛。

盛萝灵光一闪,忙将屋子外的翠微叫了进来。

“小姐,有什么吩咐?”翠微问。

“你去找下管家,就说是我需要一座观音像,让他派人抬到我屋里来。”盛萝说道。

翠微虽然不知道小姐又想要做什么,但也不再多问,点点头就出去了。

盛萝觉得,送礼嘛,礼轻情意重,最重要的还得是用心。那她亲自画一幅送子观音像也够用心了吧。

五日后才是太子妃的生辰宴,时间还来得及。

翠微办完事回来,盛萝将自己的想法都说给了她听。

翠微听后有些担忧地提问道:“可是,小姐你怎么知道送子观音像太子妃会喜欢呢?万一……万一觉得小姐你是想成心挖苦……”

盛萝愣了一下,难怪她总觉得哪里疏漏了什么,“翠微你真是一语中的,还好有你。”

翠微笑着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都是小姐平日里教得好。”

盛萝陷入思考,“我与太子妃也相交甚浅,并不清楚她是何种性情,这确实是有些难办了……”

“那……”翠微指了指下人们刚送进来的一座观音像,“还需要吗?”

盛萝稍作思索,最后还是点点头,“留下吧。不画送子观音,那就只画个观音吧。”

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晚上厨房备膳时,盛萝让厨房煲了鸡汤。

最近老爹常往宫里跑,不知道是不是被其他老不死的给弹劾了,每次回到家都是一脸倦容。炖点鸡汤给老爹补补身子好了。

香浓的鸡汤端上桌后,盛爹也正好回来。

换下官服后,盛爹如释重负般地坐在一桌美食面前。

“爹你这是怎么了?”盛萝盛了碗鸡汤,还特意夹了只小鸡腿放进去,然后放到老爹面前。

盛爹用勺子舀了口汤喝,热汤暖胃,一瞬间身子的疲累都被驱散,“爹没事,就是要处理的事务多了……”

盛萝也猜到几分,“是因为宣王要回京?”

盛爹看了眼盛萝,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快别说这个了。萝儿你风寒可好了些?”

“嗯,好很多了。”盛萝回道,“爹你别担心。”

“上回那么晚了,你跑去芦苇地,爹真不知道你又在闹什么性子。”盛爹摇头,很无奈。

盛萝咬着筷子,心虚地笑笑,“不小心迷路了。”

“那芦苇地就在府邸附近,你还好意思说迷路。”盛爹都快被她气笑。

“这不没事了嘛。”盛萝嘻嘻一笑,想起了什么,问道:“爹,我问你,你可有认识的人是穿玄色蟒纹衣服的?”

能穿蟒纹,那身份自然是不容小觑的。

盛爹警惕地看着盛萝,“你这丫头片子,问这作甚?”

知道老爹肯定会起疑,盛萝早想好了招,故作害羞撒娇道:“爹,这不……先前在大街上见到了一名身穿玄色蟒纹的男子,我见那男子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很想认识,但我面皮薄,错过了,就……就一直心心念念。”

说罢,不忘娇羞地用帕子捂了捂嘴。

实则她将帕子挡住半张脸后,给自己尴尬到磨牙。

盛爹“哦——”了一声,显然对这等事早就见怪不怪,只是对她话语中所说的“面子薄”这一形容有些不敢苟同。

盛爹语重心长道:“这缘分呐,靠天注定,错过了,就算了吧。还是等爹给你物色个正经人家的……”

盛萝秀眉一蹙,飙演技了,“爹,你看我现在这病恹恹的,都是因为思念他啊……相思成疾,爹你应该听过吧?这是心病,心病就要心药医。”

这下把盛爹整蒙了,你个丫头不是跑出去吹风把自己吹病的吗?

“爹!”盛萝不给盛爹思考时间,接着道:“你到时候就帮我多留意下嘛,看看是谁家好公子生得那么俊俏。好不好?”

盛爹太疼这个女儿了,没办法,点点头,“但你可要答应爹,知道是谁后,不准再像先前那样逼着人家成婚。”

“我答应你。”盛萝几乎脱口而出。

她才不想那么快就躺进婚姻这一座坟墓。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4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