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

现代言情小说《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由网络作家“眉目疏朗”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裴意然童司韶,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可惜裴意然个子太高,童司韶踮着脚跟也只能亲到他的……脖颈,那里白暂干净,带着木质体香。裴意然被童司韶亲得周身一颤,喉结上下滑动,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失神来形容了,攥着童司童手腕的手松开了,顺势滑下,扶着她的腰肢。那是一双干燥温热的手掌,隔着薄薄的衣物向童司韶传递着热量。事隔十年,再次享受这具极品的身…

主角是裴意然童司韶的现代言情小说《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眉目疏朗”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可惜裴意然个子太高,童司韶踮着脚跟也只能亲到他的……脖颈,那里白暂干净,带着木质体香。裴意然被童司韶亲得周身一颤,喉结上下滑动,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失神来形容了,攥着童司童手腕的手松开了,顺势滑下,扶着她的腰肢。那是一双干燥温热的手掌,隔着薄薄的衣物向童司韶传递着热量。事隔十年,再次享受这具极品的身…

第7章 你技术太差,换我来 试读章节

裴意然没想到童司韶说动手就动手,没有半点防患意识的他呆住了,他徒然僵住的表情在童司韶眼里更显得诱惑,绷紧线条的腹肌在童司韶手上触感也更好了。

童司韶满意地说道,“看来我婚后的待遇不错,这里,那里,都不错。”

裴意然终于抽出气来,温热的手掌一把抓住童司韶的手腕,咬牙说道,“童司韶,不拿手的事你别试……”

估摸着裴意然又想问她生死与否之类的选择题,童司韶连忙一口打断,“你既然与我童家联姻,那你就是我童司韶的人了,我提前梭巡我的领地,享受我的待遇,有什么问题吗?”

他自己给的逻辑,跪着也得听完。

趁裴意然被她强词夺理轰得目瞪口呆之际,童司韶一把将他抵到墙角,开始壁咚他。

可惜裴意然个子太高,童司韶踮着脚跟也只能亲到他的……脖颈,那里白暂干净,带着木质体香。

裴意然被童司韶亲得周身一颤,喉结上下滑动,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失神来形容了,攥着童司童手腕的手松开了,顺势滑下,扶着她的腰肢。

那是一双干燥温热的手掌,隔着薄薄的衣物向童司韶传递着热量。

事隔十年,再次享受这具极品的身体,童司韶觉得那感觉真不要太好。

但童司韶又觉得不对劲,裴意然今天既没有发烧,也没被她拿捏住软肋,以裴意然的个性,怎么没有一掌将她打飞呢。

三秒钟之后,童司韶又有些不确定了。

童司韶边亲边抬头看着裴意然,裴意然眼尾微红,鼻息热乎,也正眼神迷离地瞅着童司韶。

童司韶本来只想吓唬吓唬裴意然,让裴意然以为她作风大胆,不宜为妻,好知难而退。但裴意然可太会了,这么撩而不自知,这种情况童司韶还能忍下去,那简直就不是女……人了。

按住裴意然肩膀的双手一用力,裴意然不由倾身向前,俯下脑袋,被迫对上童司韶的视线,童司韶狠狠心,努起嘴唇探了过去。

在童司韶这个强势动作的威逼下,呼吸微促的裴意然居然干脆阖起双眼,嘴巴也抿出柔和美好的弧线,一脸自暴自弃的表情,只有轻颤的羽睫泄露出他不安的心理活动。

似乎,这种感觉让童司韶觉得古怪,似乎裴意然流露出来的那种紧张更像是在等待验证着什么的表情。

对了,像极了为了验证咖啡是否有毒,那位被判终身饮用咖啡的死刑犯,第一次饮用咖啡时的表情。

这,就令人费解了。

童司韶心想,我特么地是在壁咚他,又不是在逼他吸毒,裴意然这种表情究竟有几个意思。

本来在这么致命诱惑面前,童司韶就已经打算以身试法,尽显海王本色,好好惜香怜玉一番,现在更是放马过去,肆意宠爱。

结果,童司韶却不得不为她纸上谈兵的经验买单。

一番力不从心的努力之后,童司韶不但把裴意然的形状姣好的嘴唇给磕破了,还把他衬衫纽扣生生扯下一粒。

裴意然有些吃疼地睁开双眼,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丝,尝到甜腥味后,轻轻舒了一口气,喃喃道,“原来是这种感觉,跟梦里的感觉不太一样。”

赶情把童司韶与他的梦中佳人做比较。童司韶立刻火冒三丈,这也太欺负人了,不管本意如何,在亲热时想起第三者的全都是渣人。

这凭空多出来的对手让童司韶瞬间斗志昂扬,顾不得自己唇上的痛感,再度使劲嘬着裴意然。

裴意然忍无可忍,一反平日拽的二万八的模样,把头一偏,忍耐地说道,“别太过分了。”

裴意然人高马大,做出这种动作,真是可爱的超标。童司韶一时没忍住,吧唧一声又啵上他嘴边的小梨涡。

“你长的可真好看,姐姐爱了爱了。来,叫一声姐姐听听。”

裴意然抿着唇,又拿幽怨的小眼神瞅着童司韶。

当然啦,童司韶也不指望他真会开口叫“姐姐”,不过就是想逗逗他。

“来嘛,叫姐姐,赶紧叫姐姐,姐姐给你发糖。”她一语双关。

裴意然就那么眼眉柔软地看着童司韶,模模糊糊叹息,“你这人怎么一会儿一个样,你究竟有几种模样,究竟对我……”小幅度的动作扯动敞开的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

童司韶被勾得实在心动,不由地看向他领口第二粒纽扣,反正已经扯下一粒了,也不在乎再扯下一粒吧。事儿没有干一半的道理,做人不能那么不负责任啊。

裴意然意识到童司韶的意图,磨牙道,“你敢!”

其实童司韶是不太敢,但打肿脸充胖子这道题她熟,不外乎就是豁出脸继续……啃他。

脑门一热之下,童司韶力道没控制住,把裴意然的下巴咬出一道牙印。

裴意然忍着痛没出声,只是将童司韶稍微往外一推,掌心仍贴在她的腰际处,让童司韶有劲也使不上。

这一番闹腾下来,他们俩都蒸出一身薄薄的热汗,肌肤相亲的地方粘糊糊的,如胶似漆,仿佛越过衣物贴在一起。

童司韶不服气地说道,“我还没检验完呢。”

裴意然眉一拧,一点也不客气地说道,“你技术太差,当检验员还不够格。”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侮辱和诽谤!但童司韶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只会用一句“你行你来”打发人。只见童司韶摊了摊手,机智地说道,“是什么给你的这种错觉?难道是因为你看不到你自己脸皮有多厚?一个巴掌拍不响,你的配合度有多差你自己没感受到吗,我们这是半斤对八两,谁也别说谁。”

闻言裴意然眨了一下眼睛,抬起一只手,捏着童司韶的下巴,轻声说道,“那换我试试?”

炽热的气息随着这句话迅速朝童司韶扑过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