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娇妻:将军又吃醋了(凤芸倾夜阑)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团宠小娇妻:将军又吃醋了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团宠小娇妻:将军又吃醋了)

最具潜力佳作《团宠小娇妻:将军又吃醋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凤芸倾夜阑,也是实力作者“花飛花”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去试试新研制的加强版痒痒粉……”凤芸倾邪魅挑眉,敢动本姑娘看上的宝贝的保管员,就要做好被揍的准备。竹菊脚下一滑,差点一头栽下去。阡陌寒单手持剑,跪在地上,两把长剑刺中他的肩膀和心脏。少年脊背挺直,冷眸眯起:“谁?”黑衣人首领嗤笑,长剑直刺阡陌寒的眉心:“问阎王爷去吧!”阡陌寒被暗算,真气流窜,动弹…

凤芸倾夜阑是古代言情小说《团宠小娇妻:将军又吃醋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花飛花”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去试试新研制的加强版痒痒粉……”凤芸倾邪魅挑眉,敢动本姑娘看上的宝贝的保管员,就要做好被揍的准备。竹菊脚下一滑,差点一头栽下去。阡陌寒单手持剑,跪在地上,两把长剑刺中他的肩膀和心脏。少年脊背挺直,冷眸眯起:“谁?”黑衣人首领嗤笑,长剑直刺阡陌寒的眉心:“问阎王爷去吧!”阡陌寒被暗算,真气流窜,动弹…

第6章 芭比Q了…… 试读章节

竹菊扶额,风紧,扯呼……

断崖边,一名白衣少年被三名黑衣人围攻,力不从心,节节败退。

凤芸倾眸光微闪,紧紧盯着白衣少手中的长剑,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迎面扑来,心怦怦直跳。

小姑娘眸中闪过一抹与年龄不符的睿智,挥挥小手,将纨绔大小姐演绎的淋漓尽致:“闲的都快发毛了,不如看个热闹,好下饭……”

小姐,奴婢胆子小,别吓我们。

小心脏受到一万点暴击,两个丫头无奈,足尖轻点,带着凤芸倾朝着悬崖飞掠而去。

“去试试新研制的加强版痒痒粉……”凤芸倾邪魅挑眉,敢动本姑娘看上的宝贝的保管员,就要做好被揍的准备。

竹菊脚下一滑,差点一头栽下去。

阡陌寒单手持剑,跪在地上,两把长剑刺中他的肩膀和心脏。

少年脊背挺直,冷眸眯起:“谁?”

黑衣人首领嗤笑,长剑直刺阡陌寒的眉心:“问阎王爷去吧!”

阡陌寒被暗算,真气流窜,动弹不得,两抹殷红顺着唇角蜿蜒而下,刺痛了凤芸倾的双眸。

小丫头身上的气势一变,小手一抖,一条红菱犹如灵蛇摆尾,直奔黑衣人首领的脖颈。

竹菊心中大骇,小姐,都是奴婢的错。

砰!

砰!

砰!

想象中的疼痛并未到来,少年豁然抬头,撞入一对天真无邪的水眸中,愣在当场。

“嗨,小哥哥,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凤芸倾满眼含笑,挥挥小手。

阡陌寒脸色涨红,不敢与凤芸倾对视:“多谢凤小姐救命之恩。”

“啊咧?公子认识本姑娘?我有这么出名?”凤芸倾满脸自恋,歪着头,懵懂的睨着囧态百出的少年。

“咳咳……凤小姐,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先救救我?

凤芸倾噗嗤一笑,嗔怒的瞪着竹菊:“还不过来搭把手?”

竹菊上前,想要搀扶阡陌寒,被少年拒绝。

傲娇个毛线?

凤芸倾上前,邪恶坏笑,将一粒丹药塞进阡陌寒口中,眸光落在长剑上。

“小哥哥,你拿着是累赘,我先替你保管……”话音未落,长剑到了凤芸倾手中。

阡陌寒愣在当场,小姑娘毫不留恋,利落转身,眨眼消失在视线中。

被嫌弃了还是被嫌弃了?

“噗!”阡陌寒喷出一口血,身体僵硬,体内流逝的真力渐渐回暖,眸中闪过一抹诧异。

没认错人?真的是左相府八小姐?

“世子爷,属下来迟!”一道黑影及掠而来,噗通一声跪在君墨寒脚边。

君墨寒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去查,左相府八小姐。”

飞鹰愣愣的看着自家世子爷,百思不得其解……

凤芸倾撇撇嘴:“新药效果有点差,差强人意啊。”

竹菊绝倒,小姐,效果差三个大男人毫无反抗之力,昏迷不醒。

宁愿三更半夜惹阎王,千万别惹小姐,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两个丫头默契十足,错开话题,胡扯起来。

凤芸倾有些心不在焉,思绪飘远。

“砰!”

凤芸倾脚下一滑,与来人撞在一起,鼻子一酸。

“你……欺负我……”

夜阑吓了一跳:“倾倾,快让我看看,碰坏了哪里?”

“呜呜……我的鼻子被撞扁了,怎么破?长大以后嫁不出去,爹娘还怎么有脸见人?”凤芸倾掩面啜泣,肩膀一耸一耸的。

夜阑手足无措:“倾倾,我带你去看御医。”

“不要!你赔我点银子就好了……”凤芸倾眼角挂着泪珠,可怜兮兮的伸出小手。

“好!”夜阑随手摸出一块玉佩,小心翼翼的放在小姑娘的手心,心中忐忑不安。

凤芸倾破涕为笑:“大哥哥,你真是个好人,别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哦……”

夜阑石化,伸出的手僵在半空,看着小丫头俏皮的眨着眼眸,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

丫头,你何时才能长大?

转眼已过三天,祈福圆满结束,左相府一行浩浩荡荡而去。

凤芸倾慵懒的坐在马车中,把玩着手中的玉佩。

“不错,墨龙栩栩余生,本姑娘甚是喜欢……”

四大丫鬟吓了一跳,菊声音有些颤抖:“小姐,这是调集将军府暗卫的玉佩?”

凤芸倾撩起眼皮,淡淡的睨了菊一眼,本小姐又不傻,用你多嘴?原主又不是没见过?大惊小怪。

菊平复心绪:“小姐,奴婢……什么都没看到……”

小姐的眼神太可怕,明明才有几岁,眼界开阔,气势非凡。

马车长驱直入,进入左相府,还没停稳,下一秒,呼啦啦迎上来一群美男,七嘴八舌问东问西。

凤芸倾心中一暖,水眸含笑,一一打招呼。

一名温文尔雅的白衣少年,将凤芸倾从马车上抱下来,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倾倾,吓死三哥了,知不知道?”

“三哥,哪有?”凤芸倾瘪着小嘴,狠狠自我鄙视一番,二十多岁的灵魂,老黄瓜刷嫩漆,在少年怀中撒娇,总有些别扭。

三少爷凤云墨是六个兄弟中最温柔体贴之人,也是最腹黑难缠之人。

凤云墨嘴角掠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好,我家倾倾最乖。换个问法,谁欺负倾倾了?”

凤芸倾嘿嘿一笑,眸中闪过一抹狡黠,转移话题。

六少爷凤云瑾似笑非笑的盯着三哥怀中的小姑娘,宠溺的摇摇头。

四少爷凤云哲脸色骤变:“倾倾,你身上怎么有陌生男子的气息?”

一语落地惊起一湖涟漪,一群少年顿时炸锅。

什么?陌生男子的气息?二少爷凤云博半月才从军营回来一次,今日正好休假,还没来得及捏妹妹的小脸,就被外面的王八羔子占了便宜,这还了得?

“老四,这事可不是说着玩的,小心父亲打断你的腿……”大少爷凤云泽不徐不疾,满面含笑。

下人打了个哆嗦,大公子是人尽皆知的笑面虎。

凤云哲点头:“倾倾,告诉哥哥哪个龟孙子欺负你?”

凤芸倾双手捂脸,怎么忘记四哥闻香识人的独特本事?从小到大,只要和陌生男子接触,每次都会被四哥识破……

四大丫鬟放缓脚步,低垂着头,脑海中闪过两个大字,完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