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兄弟天下无双(殷涂覃裕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兄弟天下无双)我兄弟天下无双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兄弟天下无双)

最具实力派作家“徒作”又一新作《我兄弟天下无双》,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殷涂覃裕春,小说简介:殷涂将那人扶起来,“你没事吗?”那是一个老道士,衣着邋遢,藏青色的道袍上还沾着油污。他看见殷涂,不生气,默默地站起来,“不打紧!”眼中似乎有些惊讶!“你,你的神色可不太妙啊!”他伸出手了就要给殷涂看面相,浮夸的动作立刻让殷涂明白这家伙大概是江湖上骗钱的术士。殷涂一脸是嫌弃,转身就走却被人死死拉住。“…

网文大咖“徒作”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我兄弟天下无双》,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奇幻玄幻,殷涂覃裕春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殷涂将那人扶起来,“你没事吗?”那是一个老道士,衣着邋遢,藏青色的道袍上还沾着油污。他看见殷涂,不生气,默默地站起来,“不打紧!”眼中似乎有些惊讶!“你,你的神色可不太妙啊!”他伸出手了就要给殷涂看面相,浮夸的动作立刻让殷涂明白这家伙大概是江湖上骗钱的术士。殷涂一脸是嫌弃,转身就走却被人死死拉住。“…

第4章 寒雨连江 试读章节

西门离南门很近,说是一处城门,其实是一处水门,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城门。

关西之地,那一条大渎的一条重要支流西河的水从这里穿城而过,这里的城门便沿着大河而建。

沿河两岸杨柳依依,说书人站在船上摇头晃脑,河边风景殊异于寻常地方。

殷涂没有去过鸳鸯楼,寻找地颇为费劲,他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只听到“哎呦!”一声,面前的江湖术士就被自己撞倒。

殷涂将那人扶起来,“你没事吗?”

那是一个老道士,衣着邋遢,藏青色的道袍上还沾着油污。

他看见殷涂,不生气,默默地站起来,“不打紧!”

眼中似乎有些惊讶!“你,你的神色可不太妙啊!”

他伸出手了就要给殷涂看面相,浮夸的动作立刻让殷涂明白这家伙大概是江湖上骗钱的术士。

殷涂一脸是嫌弃,转身就走却被人死死拉住。

“你别走呀!我又不是骗子。”

殷涂却只是拒绝,“别别别,我没钱!”

老道士一本正经,口中喊了一句“无量天尊,先生放心,我不要你的钱。”

殷涂有些诧异,硬是把自己的手抻出来,“别闹啊!我不算命。”

老道士百般劝谏不起作用,竟然也怒火中烧,狠狠踢了殷涂一脚。他原本没有防备,加上老道士这一脚竟然气大力沉,当场就讲殷涂踹倒在地。

“哎呦!”

殷涂也火了,他娘的,老道士想骗钱还敢打人,他挽挽袖子就要动手,我也不是好惹的。

他翻滚在地上,想要挣扎起来却被老道士死死按住,“别他娘的叫了,你自己看看。”

殷涂看向地面,泥泞的土地上变得像镜子一样光华,只不过映衬出来的却是自己梦中的那个阴郁的赤裸男人的脸。

殷涂吓坏了,惊得从地上跳了起来,“这,这是怎么回事?”

老道士这才一本正经地说,不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近山道人,道场就在杏山上的岳圣庙。

殷涂一脸的不耐烦,“谁要知道你叫什么?我只想要知道水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看到殷涂不耐烦的样子,老道士也就长话短说,“你小子呀!招了邪了 。”

殷涂听到中邪,浑身打了个冷颤,这时候也耐烦了,也不生气了,恭敬的问老道士,该怎么办?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老道士一本正经,不过我还真的知道个办法。

“什么办法?”

殷涂将信将疑,说话也没了底气。却再一次被老道士踹倒在地。

“磕头拜神仙,只要有一个神仙肯收你就还有希望。”

殷涂一头雾水,拜神仙?这也太扯了。

不过,他还是按照老道士的操作一个个磕头请愿。

那些上届的神仙大概是不愿意管自己的这点破事的,三清四御,四方五老也大概看不上自己。

最后的最后,老道士也着急了,看着殷涂打着哈哈拜神模样就来气,“彭!”的一脚踢过来。

“恭敬点!”

殷涂对老道士的行径当然是很气愤的,可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

殷涂最后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下,眼神澄明,地面上的赤裸男人的虚影就消失不见了。

老道士心满意足的站起来,“好了,虽然神仙们大都看不上你,最后终于还是被接纳了。”

他有些好奇,到底是谁?老道士故作玄虚,“天机不可泄露。”

“你是失魂落魄之人,虽然获得庇佑,也绝对不能让那个鬼物帮你做事情。否则三次之后你会被夺舍的。”

老道士叹了一句无量天尊,就挠挠裤裆,相当有风范地走开了。

殷涂得到了神仙的庇佑,却并不觉得开心,恰恰相反,他的心里万分悲凉。

“也许我真的是失魂落魄之人。”

西河是水路枢纽,来来往往许多的纤夫脚行在这里装卸货物。沿着码头数里地方,不少风月场所就在这里。大中午的,他们门楼上吊起来各色的漂亮灯笼,眯了人的眼。风流子弟流连忘返。

河中也有不少花船,不少女子坐在船沿边上,虽然没有招揽顾客,一颦一笑间千娇百媚晃荡在水波粼粼的大河之上,楔子曰,“莫道江南好个春。”

这里虽然不是江南,却也当真有其一二分的神韵。

风中,细雨绵绵。不知道何时下起的雨着实把高涂淋了个透,单薄的衣衫挡不住风寒,春日里的冷雨最是冷人。

殷涂一面愤恨自己没有带伞,一边默默地望向向西河边上地吊脚楼,找到一家门口停着买花和风筝的勾栏妓馆,药材的主人就在那一家妓馆。

因为这一片是风月场所,虽然在这附近住了一辈子的殷涂还真的很少来,在茫茫的街道上还真是不好找寻找一家勾栏并不容易。

殷涂没有带伞,自然就撑伞,只好一边观望,一边拎着手中药材。冷雨打在额头上,散乱了鬓发,冷风冻得他的脸上泛白,坚强的少年露出清澈的目光。

殷涂运转呼吐纳法时,他每每想起来那个赤裸的男子和清幽的白玉就觉得忧郁。

他似乎于遥远的曾经,失去了一些什么东西,而且大概率是收不回来的。

那是什么呢?怎么失去的呢?

长这么大,自己还没有离开过关西。

春日的冷雨让迟钝的他从记忆深处感受失落,莫名其妙地,消薄的少年想起来想起来一句词。

风雨交加中,殷涂轻轻呢喃,“少年不识愁滋味,独上层楼,再上层楼,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雨水打湿殷涂的脸,雨水好像泪痕。他那一身武道的枷锁自此有了松动。

等到他缓缓抬头的时候,却看见一个打着伞的俏丽身影,很亲切却又陌生。

少女圆圆的鹅蛋脸惹人怜爱,白白的面颊好像汝窑中精致的白瓷,她扎着丸子头,眉前的刘海撩在额上,使她又不失俏皮的孩童气。

那女子俏生生问道,“下雨了,你不高兴?要打伞吗?”

她微微笑起来,露出来两颗小虎牙,虽然打着伞,她的脸颊也被风吹地泛红。

殷涂痴痴望着,也红了脸。这是少年少女的第一次相遇,夹杂了一些春风里的羞怯。

“不用了。”

事实上,刚才抬眼之际,殷涂看见的不只是那少女,还有少女身后的手推车,卖货郎以及正在兜售的鲜花和风筝,一些客人会买上一些送给勾栏的相好。

这一座阁楼则正是郑延让他送药的地方,勾栏画角,风流地方。

少年没有停驻,他礼貌地笑了,脸红红的,虽然身体已经淋湿,但是却少有的畅快,他很郑重,“谢谢你。”

少女只是含笑,站在那里不说话,她把伞递了过来,“拿了伞再走吧!”

少年摇摇头没有接,转身向勾栏里面走去。一辆马车驶来,挡住两人的视线,街道上人来人往,他们再没有相见。

榆木脑袋的殷涂向前走了好几步,终于还是决定回头,他想再看少女几眼。可是人潮汹涌,哪里还能再看见那人的身影。

殷涂沉默了良久,空气还氤氲着少女的气息。他默默对着远处道了声,再见,便不再回头。

殷涂离开之后,过了许久,远处的少女轻轻挑开了稍稍淋湿的发丝。

她微微皱眉,看到高涂走进了风月场所似乎有所不悦她,眯了眯眼睛,却依旧很漂亮地娇嗔,

“什么呀?竟然去了那种地方。”

她在原地低着头走了走,脸红红的,继而又轻声呢喃,声音小的好像蚊子嗡嗡作响。

“小小年纪却不学好,去那种地方”。

想到这里,少女的脸更红了。随即哼了一声,“好色的登徒子!”

这时候大河两边缤纷的花瓣落在水面上,泛起片片涟漪。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忆儿,还不走。”清雅的声音传来。

“来了,小姨……”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0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