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小说(宁楚李昭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

小说《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是作者“九分零六”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宁楚李昭明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太好了,王妃,恭喜王妃,贺喜王妃,您有了身孕,这下王爷该把您放出去了。”圆脸丫鬟是肃王妃宁楚的陪嫁丫头,跟着她嫁过来已经三年了。“但愿吧。”说话的女子即使脸色苍白,也丝毫没有掩盖她的倾国倾城之色…

小说《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宁楚李昭明,也是实力派作者“九分零六”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太好了,王妃,恭喜王妃,贺喜王妃,您有了身孕,这下王爷该把您放出去了。”圆脸丫鬟是肃王妃宁楚的陪嫁丫头,跟着她嫁过来已经三年了。“但愿吧。”说话的女子即使脸色苍白,也丝毫没有掩盖她的倾国倾城之色…

第1章 流产 试读章节

第一章

腊月三十,正是年关,京城里处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行人虽然行色匆匆,但个个儿看上去都喜气洋洋的。

肃王府里下人却都紧皱着眉头,行动间小心翼翼,像是生怕不知道哪个动作又惹怒了主子,招来一顿打骂,毕竟这是肃王府,规矩森严。

王府内毫无过节的氛围,冷冷清清,甚至连红灯笼都没有挂上。

此时王妃所属棠梨院内却与府中其他地方的氛围不同,一个圆脸丫鬟正坐在床边给床上的女子服侍汤药,脸上还带着喜色。

“太好了,王妃,恭喜王妃,贺喜王妃,您有了身孕,这下王爷该把您放出去了。”

圆脸丫鬟是肃王妃宁楚的陪嫁丫头,跟着她嫁过来已经三年了。

“但愿吧。”说话的女子即使脸色苍白,也丝毫没有掩盖她的倾国倾城之色。

宁楚嫁给肃王李昭明已有三年,虽说不上多么情浓,但好歹也能算上琴瑟和鸣,李昭明对待她,也算得上是体贴有加。

谁知一月前遭小人陷害,李昭明误会她与旁人有染,将她禁足。

原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宁楚垂下眸子,一口一口喝着汤药。

与周镇北通信这事儿不该瞒着他的,但他日理万机,总不能这等小事都同他讲,谁知竟被人拿去做了把柄。

原想着,他一时生气也应是因为自己与外男通信落了他面子,这气出了便罢了,谁知这一月他倒是一点放她出去的意思都没有……

“嘭!”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狠狠地踢开。

宁楚往门外一瞧,是李昭明,她面上一喜,正想起身,虽然他跟她闹了一个月的别扭,但是如今她已有身孕,这个他们盼了许久的孩子,应该可以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而且他肯前来,就说明他已经相信她的清白了吧。

正在喜悦中的女子没有注意到男子阴云密布的脸色,她示意画烛退下,想要亲自同丈夫说这件事。

画烛走的时候还贴心地把门关上了。

李昭明心中早已翻江倒海,面上却不显。

他一步一步走近她床边,宁楚抬头看向他,“王爷,我正有一事要同你说。”

“哦?王妃有何事要说?”低沉的声音像是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即便是喜事,女儿家也总有些脸皮薄,虽然是夫妻,但往常好像没有谈过很深入的话题,是以总觉得有些抹不开脸面“今日因身子不适,特找太医前来诊脉……”

“让本王猜猜,是喜脉?”宁楚惊讶地抬头,“王爷如何知晓……”

话还没说完,看到李昭明毫无喜悦的神色,突然就止了声。

忽地又想到什么,宁楚脸色煞白,“你,你可是不信我?”

“信你?本王拿什么信你!宁楚,本王这三年待你不薄,你怎能如此对本王?怀了别人的孩子,还要本王认下这个孽种?!”他突然暴起,厉声喝道。

被一个又一个问句砸的头晕,宁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孽种?王爷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还在装?你的丫鬟银屏,亲口承认,你与李晟华早有苟且!”

银屏?怎么会?自己和银屏自幼一起长大,一贯拿她当作亲妹妹!银屏怎么可能会污蔑她!

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

还没从他的话里反应过来,只见李昭明又向外吩咐了一声,“把药给我端上来!”

“什么药?”下意识问道。

“你不是有喜了吗,自然是给你补身子的药。”他的眼睛里不带一丝一毫的情绪。

“李昭明,这是你亲生骨肉!”

什么补药,这分明是堕胎药!

“亲生骨肉?本王已经多久没碰过你了?这孩子又是几月了?”他抬手接过婆子端上来的汤药。

“来,乖,把这药喝下去,你还是肃王妃,本王可以一切既往不咎。”

好听的声音在此时此刻显得那么可怖,听在耳朵里只觉得是魔鬼的呢喃!

他的语气平淡地仿佛是什么小事。

宁楚看着那碗药,不寒而栗。

本能想往墙角躲去,可是一个床的距离有多大呢,很快就退到了角落里。

看到她不愿意喝,李昭明漆黑的眸子瞬间染上了怒色。

“你不喝是吧,那我喂你喝!来人!把王妃给我按住!”

下巴被人捏住,两只手也被人按着,紧紧闭着的嘴巴被撬开,一口药灌了进来,又烫又苦。

“咳咳咳。”若是在以前,她还可以勉力反抗,但是自从三年前的那场战役,她伤了根本,早就不能动武了!

边吐边咳,那一碗药终究见了底。

宁楚拼命用手抠着嗓子眼,试图让自己把那些药吐出来。

“没用的,喝了一碗,还有一碗,直到你把这个孽种打下来。”

她抬头看他,满眼愤恨,他怎么能如此恶毒!虎毒尚且不食子!

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刚才的药烫的嗓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画烛被放进来,看着床上一片狼藉,还有绝望的宁楚,不知所措。

“好好照顾你家小姐。”李昭明冷冷地丢下这句话便走了。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

“我,我疼……”堕胎药的作用来得比想象中还要快,不多时,便感觉小腹之中一阵一阵抽痛,似乎有什么东西脱体而出,好疼好疼……

“小姐,我,我去帮你找大夫……”画烛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听到这句话,宁楚本因疼痛快要闭上的眼,猛地睁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紧紧抓着画烛的手,“不行,不能去……”

“为什么啊,小姐!你放开我!”画烛急得要命。

“不行,就是不能去……”意识渐渐模糊,紧抓着画烛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

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约约只觉得一直有人在忙碌,吵,太吵了,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又过了一阵,终于安静了,一睁眼,周围一片黑,身下的床褥似乎已经被换过,想起了之前的一切,宁楚伸手抚了抚肚子,孩子必定不在了……

默默将身体屈起来,形成一个保护姿态,一口咬上被褥。

屋内响起了细碎小声的呜咽。

他为什么不肯相信?!银屏?银屏为什么会做莫须有的证明?!此刻的银屏又在哪?一个又一个谜团压得她喘不过气。

想起他之前说的,只要她把孩子打掉,她就还是肃王妃,呵,这个王妃的名头,如果要用清白和孩子来换,她宁可不要!

府里静悄悄的,画烛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心下一片死寂。

孩子,我来陪你好不好?

宁楚鞋都没穿,就这么恍惚着出去了,一路出了棠梨院,不知不觉到了池塘边上。

身上寝衣显得有些单薄,寒风吹过,她打了一个寒颤,又看向了没有一丝波澜的水面。

心里好似有个声音在说,“跳下去!跳下去就不会心痛了,跳下去,一切就都结束了!”

“扑通。”池塘的水面上顿时荡起阵阵涟漪。

“来人啊!王妃落水了!”跟在后面的画烛被这一幕骇得心都要跳出来,急忙大喊呼救。

漆黑平静的夜被这一声惊喊打破,一盏一盏灯亮起。

原来宁楚出来的时候她刚巧看到了,但以为她只是失了孩子,伤心过度,想要找个地方自己待着,没想到她会去寻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5:2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