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婚:我的老板他人帅心善(向晚晚古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向晚晚古原)契婚:我的老板他人帅心善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契婚:我的老板他人帅心善)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契婚:我的老板他人帅心善》,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向晚晚古原,由大神作者“不禁喵喵”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我刚刚太过激动了,希望不会吓到你们。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们的吗?”“警察叔叔你好,请问赵局在吗?”向晚晚颔首问道。她调查过,第三公安局的新上任的局长赵玉书,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最主要是,赵玉书的父亲赵振国和古原的外公是战友…

《契婚:我的老板他人帅心善》是作者“ “不禁喵喵””的倾心著作,向晚晚古原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我刚刚太过激动了,希望不会吓到你们。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们的吗?”“警察叔叔你好,请问赵局在吗?”向晚晚颔首问道。她调查过,第三公安局的新上任的局长赵玉书,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最主要是,赵玉书的父亲赵振国和古原的外公是战友…

第10章 束冉冉 试读章节

帝都第三公安局。

一片肃静整洁的大厅里,只有一名年轻的小警察在值班。

向晚晚一行人走进来的时候,正撑着下巴一脸无聊地打呵欠的小警察一下子站了起来,左手一拍桌子,右手指着向晚晚,语气激动地喊道:“啊,向晚晚!”

向晚晚被吓一跳,这是黑粉,还是最近的吃瓜路人?

咔叽姐下意识上前一步,挡在了向晚晚半个肩膀前。

小警察这时才回过神来了,于是讪讪的,朝向晚晚等人敬了一个礼,老气横秋地开口道:

“不好意思啊,同志。我刚刚太过激动了,希望不会吓到你们。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们的吗?”

“警察叔叔你好,请问赵局在吗?”向晚晚颔首问道。

她调查过,第三公安局的新上任的局长赵玉书,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最主要是,赵玉书的父亲赵振国和古原的外公是战友。

“额……”小警察挠了挠头,看了看向晚晚姣好的面容,一片火烧云从脸颊烧到了耳尖,然后期期艾艾地开口,“那个我,我刚从警校毕业。今年22岁,你,你喊我名字就好,我叫杨一阳。”

“噗嗤!”咔叽姐连忙捂着嘴,低下了头,但肩膀却止不住地一耸一耸。

“不好意思啊,警察小哥,我喊顺口了。”向晚晚也有点不好意思,只好瞪了一眼闷声发笑叽姐。

“没事,没事。”小警察搔了搔后脑勺,跟着“嘿嘿”傻笑。

“小杨,你搁这相亲呢?”旁边传来一道揶揄的女声。

向晚晚闻声望去,却见一名收拾得干净利索的女孩穿着警察服走了过来,双手端着三杯水,走近后一一递给向晚晚等人。

“别干杵着。”她伸手拍了一下杨一阳的后脑勺,才对着向晚晚等人问道,“你们好,我叫李琳,请问找赵局有什么事吗?”

“我是向晚晚,我要报案。”

李琳眼中闻言抬眼看了一眼向晚晚,目光变得耐人寻味了起来。

明星报案,大多都是告一些公众号或者大V诽谤和侵犯名誉权。芝麻大点的事,也至于需要局长来处理?

心底吐槽归吐槽,李琳还是好脾气地解释道:“向女士,我们赵局比较忙,有什么事,你可以先跟我们说,好吗?”

“李警官、杨警官,我丈夫是古原,我算是赵局的侄媳。”

向晚晚早有预料地自爆家门,然后缓缓从包里掏出那支录音笔,轻轻放在了桌面上,“真有急事,人命关天,希望你们通融一下。”

“啊,这……”杨一阳错愕地看了一眼向晚晚,然后求救似的看着李琳。

李琳也被向晚晚这记直球打得措手不及,半响,才站起来,说:“稍等,我去请示一下。”

诸暨打电话过来汇报的时候,古原在开会,手机正在投屏……

在他挂掉电话那一刻,会议室众人连忙收起耳朵,假装忙活起来。

“我有点事,先走了。会议继续,林特助你留下,记录好会议内容后,整理给我。”

“收到。”

古原随手捞起椅子上的西装,风风火火朝门外走去。

“林特助,那好像是诸经理的电话吧?他说的‘夫人’是我以为的那个意思吗?”

“对啊对啊,诸暨那小子说‘夫人进了局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古原一走,会议室的空气一下子灼热了起来。

林特助笑而不语,随便给敷衍了几句糊弄了过去,但内心的惊疑并不比在场的其他人少。

……

古原见到向晚晚的时候,她端端正正地坐在赵玉书跟前。眼眶红红的,鼻头也红红的,看上去煞是可怜。

“阿原,你来啦。”赵玉书让一旁的杨一阳给端一杯水过来,招呼古原坐下,“你小子,居然偷偷瞒着我们这批老家伙恋爱结婚了,简直讨打。”

“这不是考虑到我们工作的特殊性吗?不过我们过段时间应该会公开了。”古原笑着回道。

“行了,现在也不是寒暄的时候。既然你来了,顺便也听一下你家夫人带过来录音笔吧。”赵玉书摆了摆手说道,眉眼间染上了愁。

李琳闻言重新点开了录音笔。

“大家好,我是束冉冉,现在是2018年11月11日23点18分。

很遗憾以这种方式与大家告别,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了。

两年前天娱的星探发现了我,我曾以为,这是我璀璨星途的开始,却没想到,这是人生开启地狱模式的开始……

一开始,我跟大部分人一样,都不愿意去陪公司拉来的那些赞助商,对我们这种不听话的艺人,天娱采取的是雪藏和排挤打压……

我也想过要走,但我走不掉啊。一是,我实在没有五百万赔给公司,二是,在天娱的各种洗脑下,我和其他艺人一样开始动摇了。

跟我一起进公司的小姐妹们因为听公司的话,都拿到了通告和拍戏的剧本。我自觉并不比她们差,抱着侥幸的心情,我第一次去参加了公司的应酬,然后,我被灌醉了……

张茂,他是个变态,喜欢用烟头烫在我赤裸且私密的地方然后用红酒浇到伤口处,兴致来了会扯着我的头发疯狂掐我……

事后,他们补偿了我一部偶像剧的女二号。

我想报案,李鸿志却说没有用,他们上面有人,证据还没递上去就会被销毁。

他们对我威逼利诱,我没有办法,因为他们那晚拍视频了,我不想身败名裂,只能同意。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无数次……

慢慢地,每晚我都要陪不同的客户。

我开始失眠,开始变得神经质,大把大把地掉发……

我曾经也是个积极阳光、做着闪闪发亮的健康女生,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今天早上,看着升起来的太阳,我突然觉得,就这样吧。

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来整理好所有的资料,录下了这份遗言。曾经,他们拍下那些视频来威胁我,现在,就让我用这些视频来葬送他们吧。

我是真的希望,这份录音有生之年可以曝光。

这个世界真的很好,但我已经配不上了。再见!”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5:1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