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热的极光(沈佑宁温暻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温热的极光)沈佑宁温暻旸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温热的极光)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灰羊羊的喜太狼”创作的《温热的极光》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而温暻旸对这个结果似乎不是很满意,眼神都从得意到失落。可能温暻旸看她刚才和陆锦心的较量低估了沈佑宁的实力,不过沈佑宁虽然很少去玩,但好歹在南湖也是沈家大小姐,去过的娱乐场所也不在其下。算是比较熟络的两人在房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沈佑宁是吧,你家哪里的?”温暻旸开始了解沈佑宁,沈佑宁倒是很不习惯人…

《温热的极光》是网络作者“灰羊羊的喜太狼”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沈佑宁温暻旸,详情概述:而温暻旸对这个结果似乎不是很满意,眼神都从得意到失落。可能温暻旸看她刚才和陆锦心的较量低估了沈佑宁的实力,不过沈佑宁虽然很少去玩,但好歹在南湖也是沈家大小姐,去过的娱乐场所也不在其下。算是比较熟络的两人在房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沈佑宁是吧,你家哪里的?”温暻旸开始了解沈佑宁,沈佑宁倒是很不习惯人…

第3章 合照 试读章节

“哈哈哈哈……”

沈佑宁的笑声响彻整个台球室,引来了别人的目光。

沈佑宁赶紧强忍着快乐闭上嘴,轻轻一戳黑八就进洞了。

刚刚那个已经决定了胜利的球因为距离和力道的原因越转越慢,竟然停在了洞口没有掉下去,沈佑宁直接不用架杆,轻轻一戳就进去了。

明天开始温暻旸就能随她摆布了,沈佑宁开心的吃饭洗澡上厕所都在笑,一直在思考怎么整蛊温暻旸。

而温暻旸对这个结果似乎不是很满意,眼神都从得意到失落。

可能温暻旸看她刚才和陆锦心的较量低估了沈佑宁的实力,不过沈佑宁虽然很少去玩,但好歹在南湖也是沈家大小姐,去过的娱乐场所也不在其下。

算是比较熟络的两人在房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沈佑宁是吧,你家哪里的?”温暻旸开始了解沈佑宁,沈佑宁倒是很不习惯人家叫她沈佑宁,虽然是他大名但是感觉怪怪的,赶紧纠正:“叫我佳佳或者沈佳佳就好了。”

“沈佳佳,现在还没有到时间,我问你什么你最好如实回答。”

温暻旸放慢了健身的速度,用命令的口吻说着,沈佳佳起身做作的鞠躬说:“明白!”

“南湖市人,学历还行,家中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哥哥一共六口人,家庭生活很幸福,目前婚姻状况是单身,在绿景公司上班,工资一个月四千出头。”沈佑宁汇报完发现温暻旸连健身都不健了,直接站起来收拾东西。

“哼~”温暻旸冷哼一声,有点不开心的问:“你们南湖人脾气都不好吗?”

“啊?”

沈佑宁满头疑问,然后解释道:“爱吃辣,脾气爆点能理解。”

转念一想,这个温暻旸是对南湖有偏见吗?真的是,明明人家很温和的,嘟着小嘴说:“明明人家很温柔的,你就是偏见。”

“呵~,上个月我去了一趟南湖,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邦邦两拳,眼睛肿了好久才看得见。你是不知道那家人有多彪悍,七十岁的老爷爷都拿着拐杖敲了我几棍,带刺的拐杖你见过没有,很疼的。”

温暻旸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带着无辜,看得出来是段深刻的记忆,沈佑宁一想起温暻旸被打就咯咯咯笑个不停。

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有这么段经历,沈佑宁默默在心里给老乡点了个赞,不愧是咱南湖的老乡,揍起人来真给力。

“不过我想不通,无冤无仇人家把你打了一顿,你还不报警。”

“报什么警,我是去退婚的,我妈以前给我定的娃娃亲。你说现在都不兴以前那套了,我又不认识人家闺女,肯定早点接触对双方都好。”温暻旸说完沈佑宁直接变脸,眯着眼打量温暻旸。

“活该,我还觉得我老乡打轻了。”

“人家闺女清清白白一个大姑娘,啊你见都没见过就登门拜访,人家家长高高兴兴的等着,等来的就是抛弃人家闺女的噩耗,是我我也打。”沈佑宁赶紧替自己老乡打抱不平,温暻旸看着骂骂咧咧的沈佑宁,不禁感叹,不愧是南湖人,这脾气。

“我又不认识人家闺女,我连叫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她和你一样姓沈。我什么都找不到就直接把人家娶进门,万一人家不喜欢我,过得不幸福就把人家一生毁了,我这是为她好。”

温暻旸还在试图狡辩,毕竟他不想让沈佑宁占了理。

“在南湖有沈家沟,沈家寨,沈家堡,沈家屯,沈家村,沈家祠堂,万万没想到你居然欺负的是我们沈家的儿女。我看人家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要是让族里的人知道你这么欺负人家闺女,现在我就不可能在这里和你聊天。”

包子馒头争口气,沈家人为沈家儿女正名,沈佑宁的一句话把温暻旸镇得连连说:“好好好,知道你们南湖沈家不好惹,以后我不说了好吗,我活该被打好吗?”

看着现在温暻旸这卑微样,沈佑宁没有继续和他争论,毕竟他说的也是事实,不喜欢就没有必要硬捆绑在一起,不然只会让更多的人受伤。

“我是个生意人,那么多年都在围着公司转,我无法想象跟一个人恋爱结婚后的生活,我怕我不能给她她想要的。”

温暻旸递给沈佑宁一瓶啤酒,很放松的继续和沈佑宁聊天,他继续问沈佑宁:“你有喜欢的人吗?你对待爱情是什么样的态度?”

这个问题倒是把沈佑宁难住了,和陆诚十年的纠葛,喜欢,她沉默着回忆……

“喜欢的人,哪怕过了多久,再次见到他你都想和他在一起。哪怕他再一次一次的阻拦,你还是会为自己找着机会,因为你怕你一转身,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沈佑宁不自觉的就眼眶泛红,毕竟和陆诚真的是错过又错过,就像永远没有对的时间节点。

她喝了一口酒,看着温暻旸深邃,看不透的眸子问:“那你呢,有过喜欢的人吗?”

温暻旸真的是个神奇的人,好像和沈佑宁说了不少话,也不算那种沉默寡言的人,但是依旧对他了解很少。

到目前为止在沈佑宁的眼里温暻旸就是有钱,有颜,年轻,事业有成,退婚被打过,其余的一概不知,做什么的,哪里人……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喜欢,我从二十岁起就入了职场。跑过市场,站过大街,淋着雨送货,一步一步的去真正的了解一个公司的运营和工作体系。”

他喝着酒,把故事娓娓道来,这也是沈佑宁开始了解眼前这个只认识了几天的人。

“我为了能留在公司,放弃了以前的专业选择读了经济学和管理学。毕了业就选择做项目,跟项目,工作占我生活的90%,生活中接触的人都是工作上的事,直到我遇到她。她是我的同事,我们曾经一起吃苦过,后来她再次选择我们公司,和我成为搭档。我们一起熬夜,工作,聊天,能力越来越好,都获得上面的认可,慢慢的我们都成了能独当一面的人。她被调去海外分布当负责人,我留在了这里,我们做了很久的朋友,但也只是朋友。”

沈佑宁看着温暻旸的眼睛,她那感觉得到他似乎很孤独,说起那个老朋友的时候眼里都是光亮,他一点很想念曾经并肩作战的朋友。

“如果你确定那是喜欢,你可以去找她!”

温暻旸没有回答,沈佑宁以为他还在沉浸在回忆里就拍着他肩膀说:“你这个朋友呢就当我沈佳佳交着了,以后要是有空就多请你吃几顿饭。我现在算是理解你为什么花钱雇我了,肯定就是平常太忙了没时间交朋友,现在出个门都没伴,还闷。”

“她就在福岗。”

温暻旸这句话直接让沈佑宁沉默了,她一直以为温暻旸是来趟说走就走的旅程,可惜目的地是真的有目的。

“天呐,跨国追爱,直接表白吧,那么多年友情她肯定会答应的!”沈佑宁鼓励他,毕竟漂洋过海,跨越海峡来见一个人,若不是真的喜欢,又怎会这样。

……

许久,温暻旸将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后面的话让沈佑宁吃惊了很久,如果温暻旸是个明星的话,沈佑宁都能卖黑料挣钱了。

“她已经结婚好几年了,而且还有了孩子,我现在表白是想再被打一次吗?”

不得不说,温暻旸的过往真的很精彩,从来没有哪个总裁这么有喜感。长着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和标致的脸庞,手上掌着比余老板连锁绿化还大的公司。不仅没有沉默寡言,冷脸看人的霸总标配还是而是退婚被打,漂洋过海去见人家老婆的倒霉蛋子。

“对不起,我不知道,无意冒犯。”沈佑宁赶紧道歉。

“她对我而言一直都是朋友,我见她也只是聊工作上的事,当年是她自己选择出去闯的,我很钦佩她的毅力。”温暻旸将沈佑宁还剩的半罐酒接过来倒了,把罐子装进垃圾桶,说着:“快洗漱睡了,还有小朋友少喝酒。”

“记住明天啊,你可是助理,起床记得给我准备一套合适的衣服,晚安!”沈佑宁赶紧刷完牙就去床上躺着,提心温暻旸:“为了提高服务质量,今晚的床我就先睡了。”

沈佑宁怕温暻旸跟她抢,赶紧钻进被窝占好,温暻旸只好去沙发上睡。沈佑宁终于躺大床上,舒服得到处打滚,内心感叹:还是大床舒服!

次日

沈佑宁从甜蜜的梦乡中清醒,打着哈欠伸懒腰。

“沈小姐早上好,我们是你点的护理上门服务。”一群服务员围着沈佑宁,吓得她抱着被子往后退,试图清醒一点搞明白这些人在这里做什么。

“她们说可以把你弄得高贵优雅,我就点了。”温暻旸在一边悠闲的喝着咖啡,没有一点助理的样子,沈佑宁感觉早知道这个家伙这么敷衍,昨天还不如直接输了。

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钱,随便这些人摆弄吧,什么美容美发美甲,礼服珠宝都往身上怼。整整弄了两个多小时才弄好,也不知道温暻旸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西装,甚至还吹了一个头发。沈佑宁吹着自己指甲的时候,瞥见温暻旸在戴一块表,表盘裂了一个口子。

回想一下昨晚上他洗澡的时候好像什么东西摔过,当时以为是瓶子什么的,原来是被摔了。看着价格不菲,怪不得昨天晚上看他心情不大好,还说了那么多自己的事情。

“她送的?”

沈佑宁问,温暻旸点点头又把表取下来放桌子上。可能被沈佑宁说中了有点不自在,只是低着头翻行李箱,沈佑宁从自己包里掏出一只表递给他。

“诺,这个你先应付着戴。”沈佑宁怕对方误会赶紧解释:“我哥送我的生日礼物,很贵的,要两千多块钱。”

“你这表不赖嘛,花两千块买的,很划算嘛!”温暻旸接过戴了起来,平常看表习惯了,确实手上要有一块表才习惯。

沈佑宁怕露馅继续说:“我还觉得买贵了,我哥肯定乱花钱了。”

其实这块表整整二十来万,当年为了得到它缠了沈佑安一个多月,沈佑安拗不过她才买的。谁让哥哥都是疼妹妹的,再舍不得也要花。

一切妥当后沈佑宁挽着温暻旸的手出场,今天就是要美美的。温暻旸到时候很信守承诺,今天作为助理的他对沈佑宁还真是无微不至,提前开门,拉凳子,接菜单,点菜倒水……

切好的牛排放沈佑宁面前,汤也盛好放到她面前,纸巾随时递上。沈佑宁都开始袖口了,毕竟自己都没有这么细心,但是被人服务就是爽,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你尝尝,这个很好吃。”

沈佑宁直接喂到了温暻旸的嘴里,那瞬间温暻旸有种心振了一下的感觉,他看着收拾好了之后的沈佑宁。多了几分神韵,像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样温和,她只要不开口犟嘴,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就很美。

就在温暻旸去取酒的时候便有两三个男人前来搭讪。

“小姐姐一个人吗?明天晚上有派对,就在三楼酒吧,可以邀请你参加吗?”

“留个联系方式,明天来接你。”

“这么好看的小姐姐前几天怎么没有遇见你,看来是缘分未到呀。”

沈佑宁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拒绝。

“不好意思,这位是我女朋友,恕她不能奉陪!”温暻旸直接走到沈佑宁的面前把沈佑宁和那几个男人隔开,揽着沈佑宁的脖子亲亲的一个吻落在了她的耳朵。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落下,但沈佑宁只觉得全身酥软。

“不好意思打扰了。”那几个男的灰溜溜的离开。

沈佑宁还在愣在原地,除了爷爷爸爸和哥哥,他这是第一次被男生亲,以前和陆诚也只是偷偷拉拉小手。

温暻旸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那样,鬼使神差的就吻了上去,当时只是看见她白白嫩嫩的耳朵,等反应过来的时间自己的唇已经贴上去了。

“应付他们!”

温暻旸尴尬的解释。

“嗯,理解。”沈佑宁红着脸捂着耳朵点头。

沈佑宁赶紧低着头吃着菜,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眼前的人似乎越来越放肆,而自己却没有任何反感,她越来越觉得对方很危险。

还有三天才能靠岸,真是的,自己好好的怎么会答应他来旅什么游。现在都不知道陆诚还记不记得有自己这个人,而且陆诚要是知道自己没有生病,肯定更讨厌自己了。

虽然整整一天都可以说是在温暻旸怀里度过的,毕竟他一直揽着她到处逛,钓鱼,看电影,看演出,但是她内心都是在不断提醒自己:来路不明,也就认识两三天,可不能跟他有过激举动,不然就会一步踏错恨终身。

傍晚,邮轮在福冈靠了岸,有六个小时时间去岸上逛。

好久没有这种重力感了,沈佑宁紧紧的挽住温暻旸。品尝了当地的美食,沈佑宁还给徐楠楠带了点海产,在夕阳快落下的时候他们拍了几张拍立得,倩影佳人,风华公子。

他们拍了不少照片,这可能是温暻旸都意想不到的旅途收获。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0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