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狐(仙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仙狐)仙狐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仙狐)

高口碑小说《仙狐》是作者“木清暮”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荀生暮春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不知不觉间,他看的有点出了神,竟没有发现这幻境中只余他一人。半晌等他察觉时,这屋里除了他自己,就是那幻境中的两人了。荀生望着柔儿伸出她的一只纤手缓缓贴向了陆修的脸颊。陆修许是晚上酒喝的太多了点,脸颊有些绯红的沉睡着…

荀生暮春是古代言情小说《仙狐》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木清暮”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不知不觉间,他看的有点出了神,竟没有发现这幻境中只余他一人。半晌等他察觉时,这屋里除了他自己,就是那幻境中的两人了。荀生望着柔儿伸出她的一只纤手缓缓贴向了陆修的脸颊。陆修许是晚上酒喝的太多了点,脸颊有些绯红的沉睡着…

第9章 前尘往事 试读章节

几人当场愣住了。这着素衣的年轻女子可不就是那鸮精柔儿吗?暮春将荀生拉向了自己的身后,作保护状立于荀生的身前。

按说幻境里真主现身也是正常的,但他们待在这个幻境许久,真主并没有现身过,这突兀的出现,的确让人不得不防备。

荀生虽站在暮春的身后,但他还是侧了点身,瞧向那榻上之人。不知不觉间,他看的有点出了神,竟没有发现这幻境中只余他一人。半晌等他察觉时,这屋里除了他自己,就是那幻境中的两人了。

荀生望着柔儿伸出她的一只纤手缓缓贴向了陆修的脸颊。陆修许是晚上酒喝的太多了点,脸颊有些绯红的沉睡着。那柔儿身姿盈曼,半边身子渐渐也歪到了榻上。

饶是荀生是个没经事的,也明白了柔儿的心思。他不好意思再看,转了身过去。眼睛看不到时,人的听觉就更加敏锐。比如衣料的轻微摩挲声,那柔儿唤着将军,一会儿又改叫了陆郎……

荀生实在无法,捂了耳朵,走到了大帐门口。他掀了帐帘,发现居然可以出去。荀生面红耳赤,立马逃似的跑了出去。“幸亏是在幻境里,要命了。”荀生发出一声轻叹,“但这幻境真是诡异,暮春他们也不知是不是回到了现实中……”

荀生在帐门外踱步,他发现自己并不能走出太远,外面有巡逻的士兵走动,但也都是看不清面容。这深夜里,这场景,竟显出了阴森之色。

打死荀生也是不会再进帐了,想也知道里面现在该多火热。他只得寻了一处坐下,周围一片寂静,连天空都是模糊的,看来那柔儿还是多少有点知羞的,像是特意给荀生留了门出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荀生觉得自己好像打了一个盹。他是被帐里的一声动静给惊醒的,他悄悄掀起门帘的一角,目光进去扫视了一圈,发现柔儿已经没了踪迹,只陆修独自坐在榻边。

陆修的头低垂着,中衣的领口微敞,露出小片胸膛,他手紧紧按在榻的边上。半晌,他抬起头瞧向门口,荀生的心吓得停跳了半拍。又反应到这是幻境,陆修是看不见他的。

“荀生…”陆修低低喃喃的说道。

许是天还未大亮,这方太过安静。这小如蚊蝇的呢喃声竟被荀生听了个一清二楚。荀生一口气忘了不知是呼还是吸,“你…你瞧的见我?”

陆修眼里似含着雾气,又低低叫了一声“荀生…我好想你。”

荀生不确定陆修是否在和他对话,他慢慢走到了里间,伸出手在陆修的面前晃了晃。情理之中的,陆修并没有反应,反是又倒身躺了下去。

荀生呼了一口气,“陆修,你原来真的和那个柔儿相好过,可她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荀生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榻上,陆修也没有睡着,只睁着眼看向帐顶。荀生看着这个完好的陆修,心里不由得发酸。他最后一次看见的陆修的样子,又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常胜将军叛国了!陆修是卖国贼!十万大军全军覆没,都是陆修那个卖国贼害的!他的尸体挂在城门上,大家去瞧啊……”

这是荀生最后听到关于陆修的消息。他听到下人们在说,他不信,他又跑到街上,老百姓们都在说。他的头要被这些声音吵的炸了。他拉住路过的人,和他们说“陆修是你们的常胜将军,这是你们亲口说的啊?他不会的,你们搞错了!”

老百姓当荀生是疯子,没人理他。荀生只得跟着人群奔跑,人潮将他挤向了城门。高高的城门口上吊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血肉模糊,瞧不清样子。底下的百姓们还在唾骂着,荀生看着他们的样子,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这是人吗?他们像一群妖魔,不,比妖魔更可怕,他们像地狱里嗜血的怪物,丑陋而不自知,腥臭无比,让人作呕……

荀生麻木的站着,他抬头瞧了天空,毒辣的日头暴晒着这片土地。城墙上尸体的血液还在滴淋,像无声哭泣出的血泪,一滴滴掉落在黑漆的地砖上,形成一洼暗色的泥泞。

突然,城头上传来人声,是某个高官在宣读人间皇帝的圣旨。荀生听的不太真切,只知道这道圣旨确认了城楼上挂的这具破烂到亲娘都认不出的尸体,确实是陆修的。

荀生再听不见其他,他飞跃而起,夺了那尸体,血液糊了他满身,他也毫不在意。人群沸腾了,不光他们眼中“卖国贼”的尸体被抢了,而是抢的那人似有仙法怪力,转瞬便不见了人影。

荀生抢了陆修的尸体,来到城外一林中。他鼓起勇气,再三确认,是陆修无疑了。荀生禁不住泪流满面,这个唯一对他好,给他温暖的人,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他还答应陆修,会等他回来,他一直在等啊……

荀生妥善的安葬了陆修,给他修了坟头墓碑,“这林子看起来还不错,你看对面还有一片竹林,也算雅致,你说你想以后老了有一处小院,这里就挺合适的。”荀生盘坐在陆修的坟前,又道:“你对我的好,我都还没有报答,我最不喜欢欠别人了,这次我就当报答你了,我去把害你的人都除了,好不好?”

入夜的皇宫里。人间的皇帝还端坐在御书房里,几名大臣颔首站在下方。其中一留着山羊胡须的大臣说道:“恭喜陛下,终于可以安枕无忧了。”这山羊胡说完眼睛冒着精光瞥向皇帝。

皇帝沉默了半晌,从胸腔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才说道:“陆修的确是个旷世奇才,大大小小的战役也替朕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山羊胡立马接口道:“陆修功劳再大,他也是陛下的一名臣子。陛下是真龙天子,这天下能如此安泰也都是仰仗陛下的龙瑞之气。没有真龙庇佑,他陆修又有什么能耐能打这么多的胜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1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