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宫王妃升职记鄢秋林萧煜(鄢秋林萧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冷宫王妃升职记全文免费阅读)鄢秋林萧煜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冷宫王妃升职记)

小说推荐小说《冷宫王妃升职记》,由网络作家“西瓜双”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鄢秋林萧煜,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鄢秋林行了行礼,跟着嬷嬷走了。宴会分两处,萧煜和其他皇族在正殿,内侍家眷一律在偏殿。鄢秋林来到偏殿,心中有些忐忑,看着一室皆是华丽服饰,富丽端庄的贵夫人。不过都不认识,更不知道如何交谈,有些为难的默默的寻了一处不显眼的地方,入了坐,等太后来就开席…

网文大咖“西瓜双”大大的完结小说《冷宫王妃升职记》,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小说推荐,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鄢秋林萧煜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鄢秋林行了行礼,跟着嬷嬷走了。宴会分两处,萧煜和其他皇族在正殿,内侍家眷一律在偏殿。鄢秋林来到偏殿,心中有些忐忑,看着一室皆是华丽服饰,富丽端庄的贵夫人。不过都不认识,更不知道如何交谈,有些为难的默默的寻了一处不显眼的地方,入了坐,等太后来就开席…

第11章太后恩宠 试读章节

二人乘着小轿,行在宫道上,鄢秋林面上无波澜,却用余光看着宫中的景色,心中惊奇于宫殿雄伟,楼阁精细,水榭雅致,皆是考究异常,巍峨壮丽。

来到太后所居的慕宁宫,便要与萧煜分开。

因女眷需随着嬷嬷去到偏殿,萧煜交代道:“在殿中无需紧张,但万事小心为好,有什么事,遣下人来寻我就好了。”

“多谢王爷挂念了,我定当小心行事。”鄢秋林行了行礼,跟着嬷嬷走了。

宴会分两处,萧煜和其他皇族在正殿,内侍家眷一律在偏殿。

鄢秋林来到偏殿,心中有些忐忑,看着一室皆是华丽服饰,富丽端庄的贵夫人。不过都不认识,更不知道如何交谈,有些为难的默默的寻了一处不显眼的地方,入了坐,等太后来就开席。

不多时,太后来了。

一声尖锐的太监声传入殿中,“太后驾到。”

殿中的人纷纷回神,望向殿外,站了起,向太后行礼。鄢秋林也立马跟着众人跪了下来。

“太后万福金安。”

太后因着是寿诞,特意打扮了,本就是尊贵无比,今日更是贵气逼人。气势虽在,让人有些畏惧,但带着笑颜,也有了几分慈态,闲庭信步的走了进来,“大家都起来了吧,不必多礼。”

众人纷纷起身,鄢秋林也随着大家站了起来。

宫里的奴才伺候着太后来到了殿中上首的位置,缓缓坐下,“大家别拘束,都坐下,今日大家皆可随意,不必拘礼。”

话虽这么说,谁人敢乱来,皆是正正经经的坐着,不敢放松。

太后一扫众人,一眼就看到,敛着神色的鄢秋林,对她招了招手,“秋林过来,坐到哀家身边来。”

叫我?鄢秋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以为是自己幻听,可看着大家都盯着她,才让她觉是在叫她,不容迟疑,太后招她过去,只能立马过去,毕竟宫里头可都不是闹着玩的。

挤了一抹笑容,有些紧张的走到了太后身边,坐了下来。

太后握着鄢秋林的手,言语间竟有几分怜爱之意,“看着倒有几分清减,也不似以前那般爽朗了,是因着担忧家里的事吗?”

“嗯。”鄢秋林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胡乱的点头,后又觉得不对,太后寿诞不该有担忧之意,转而言道:“家里一切安好,秋林多谢太后挂心。”

对于太后的亲昵之举,既疑惑又不适应。不过看来太后似乎和燕夫人有些熟悉。

也不怪乎鄢秋林疑惑,只因没弄清楚和太后的关系,太后与鄢秋林同出一族,算起来多多少少有些亲戚关系,只是隔得远了。但族人之间皆是相互照应,太后也是自小看着鄢秋林长大,便多了几分亲昵。

太后拍了拍鄢秋林的手,似安抚,“你也不必瞒我,你家里的事我也知道一些的。”

“太后如此惦念,臣妾代家里人跪谢太后。”鄢秋林做出一副感动的模样,就要跪下。

太后拦下了要跪下的鄢秋林,“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与太后关系较好的唐太妃,也说到,“太后真是疼爱小辈,一副菩萨心肠。”

“是啊,母后向来仁慈,不过这燕夫人也是招人疼,母后也喜欢也是不无道理,我瞧着也是欢喜的。”平欣长公主也是顺着太妃的话说到。

见太后对燕夫人多有照拂,大家也纷纷顺着太后的意,对鄢秋林多有褒奖。

“诸位真是过誉了。”鄢秋林受宠若惊,一时只能笑脸迎人,偶尔谦逊的推脱。

说话间,众人又对太后几分奉承,又是自己生辰,逗趣的话一来,太后便开怀大笑,一时之间宴会,欢声笑语。

众人向太后贺完寿,用完膳之后,一行人来到后花园的戏台前看戏,太后坐了一会,随意聊了两句便离开了去往正殿。

太后一离开,鄢秋林也觉得松了口气,没之前那么紧张了,跟在太后身边确实有些压力,毕竟伴君如伴虎。

武安郡王妃的胞妹李诗梅也随着自家姐姐来参加宫宴,本来见太后和众人对鄢秋林多加夸耀,又因着之前见过竟陵王,对他有些意思。见太后一走,便忍不住出言不逊道:“不就是个王爷侧妃吗?没得摆出一套王妃做派,令人笑掉大牙。”

鄢秋林反应了一下,才知道是说自己,想着自己何时得罪了她,怎么就针对起我了,现如今也只能随意搪塞,“这位小姐说笑了。”

“听说你在王府就是一副王妃做派,一味的欺压另一位侧妃,欺辱府中下人,另竟陵王府里的人都受了你的恶气。”李诗梅言之凿凿的说道。

“我竟不知小姐对王妃后院如此感兴趣。”鄢秋林也不落人后,“不知道是道听途说,还是专门找人调查。似乎知道的颇多,就是不知道为何如此恶意中伤于我。”

“你这恶妇……”

“够了!”武安郡王妃见自己的妹妹越说越离谱,出言阻止,“整日胡言乱语,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竟如此不知分寸。”

转身向鄢秋林脸歉意的说道:“家妹年幼无知,家母多有溺爱,自幼性格娇纵,听信了谣言,又多饮了几杯,才会胡言乱语,无意之举,还请燕夫人见谅。”向鄢秋林,举起酒杯,“我敬夫人一杯,望夫人海涵。”

“姐姐你是正经八百的郡王妃,何必向她道歉,不过是一个家世败落的侧妃……”

武安郡王妃快被这口无遮拦是妹妹气死了,命丫鬟制住了李诗梅,“小姐醉了,快带下去休息。”

“小丫头实在不懂事,燕夫人不必放在心上。”唐太妃出声。

“李小姐酒后胡言,自是不会放在心上。”鄢秋林垂下眼眸,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悦,但不想多事,便不再多言。

“好了我们共饮一杯,难得大家今日聚在一起,也是难得。”唐太妃出来打了圆场,众人收起了看好戏的姿态,看起了台上真正的戏。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1:1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