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我能趋吉避凶小说(苏仑挽浪逐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仑挽浪逐风(长生,我能趋吉避凶苏仑挽浪逐风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苏仑挽浪逐风)

《长生,我能趋吉避凶》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苏仑挽浪逐风,讲述了​‘十两银子,押金一百两,一共一百一十两,半月内到平川城,过期押金不退,确认了就签字画押吧。’姜雪也不废话,将腰间提前准备好的银子扔了过去,将两张文书画押,拿走其中一张,另一张留在了柜台之上。掌柜的点了点银子数目,开口尖声喊道。‘王麻子!带两位贵客去选两匹宝灵马…

小说《长生,我能趋吉避凶》,现已完本,主角是苏仑挽浪逐风,由作者“挽浪逐风”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十两银子,押金一百两,一共一百一十两,半月内到平川城,过期押金不退,确认了就签字画押吧。’姜雪也不废话,将腰间提前准备好的银子扔了过去,将两张文书画押,拿走其中一张,另一张留在了柜台之上。掌柜的点了点银子数目,开口尖声喊道。‘王麻子!带两位贵客去选两匹宝灵马…

第6章 山虞城租马,教训小二 试读章节

二人一同进城后,却并未在此有多做停留的准备。

姜雪带着苏仑来到了山虞城的马舍,一进马舍,姜雪的便熟练的开口道。

‘掌柜的,两匹骏马,平川城。’

马舍掌柜听罢,头也不抬的从柜子中抽出两张写满字符的文书,放在柜台上开口。

‘十两银子,押金一百两,一共一百一十两,半月内到平川城,过期押金不退,确认了就签字画押吧。’

姜雪也不废话,将腰间提前准备好的银子扔了过去,将两张文书画押,拿走其中一张,另一张留在了柜台之上。

掌柜的点了点银子数目,开口尖声喊道。

‘王麻子!带两位贵客去选两匹宝灵马。’

过程流利,丝毫不拖泥带水。

而马舍掌柜的话音刚落一位满是脸上满是麻子,尖嘴猴腮的青年男子便在马舍外出现开口吆喝道。

‘两位客官,跟着在下往这边走。’

王麻子的职业假笑显然不到位,也有可能是脸型的原因,一笑起来,脸上麻子挤在一块儿,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姜雪与苏仑也不废话,直接跟了上去,不一会儿就到了马厩,到了马厩后,王麻子便开始在这里左看看右挑挑的似的,时不时偷瞄苏仑一眼。

显然将其当做了二人的主心骨,拖延了几分钟后,姜雪因为面纱的缘故,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苏仑却是有点不耐烦了。

‘小二,你在这挑挑拣拣的,我们的马究竟选好了没。’

王麻子见苏仑开口,却也不恼,反而是脸上的笑容更是加深了几分,麻子密密麻麻的揉在一起,已经不是滑稽可言了。

‘客官不要着急,你先听我慢慢说来。

咱家这个宝灵马,可不是普通的凡马,哪怕是在山虞城中也是一绝,初代宝灵马可是由灵马的后代培育而来,从小吃的是上好的青阳山的草料。

马匹的速度在整个山虞城中称第二,没有哪家马舍敢称第一,所以客官选择咱家那可是选对了,不过…’

王麻子卖了个关子,特意把语气拉长了些,足足一口气吐完接着说道。

‘不过嘛,咱家的宝灵马虽然是上好的马,可驽马尚且分三六九等,更何况宝灵马了,所以客官,你看你想要哪种马…’

苏仑眉头一挑,经过这一番兜兜转转,他算是看明白了,王麻子这是想要讨好处呢。

一旁的姜雪虽说看不清面目,但是已经准备将腰间的袋子取下了。

苏仑知晓那里边装的全是凡世间的银子,但却不准备让姜雪继续取下袋子,提前一步跨出,拍了拍姜雪的手后慢步向王麻子靠近。

‘小二,我自是知道这马分三六九等,但却不了解这上等好马该如何选择。’

王麻子听罢,脸上顿时一正,心中却是窃喜。

‘这青年看起来相貌非凡,说不定就是哪家的公子哥,一旁的小娘子肯定是他的姘头,看来今日合该我赚上一笔。’

旋即开口道。

‘客官既然要的是上等好马,其中自然是有讲究的。’

苏仑盯着王麻子的双眼,语气悠长的套起了近乎开口。

‘哦?其中又有什么门道,不知王兄弟能否帮我们选两匹好马。’

王麻子听闻脸上喜色更甚,眼睛盯着姜雪腰间那沉甸甸的袋子,心里琢磨琢磨着开口。

‘客官,我王麻子虽然没有什么本事,可在马舍当选马小二,少说也得有十来年了,对于选马这方面,我自是很有底气,但是在我们选马小二中也有一个规矩,那便是选马费…’

‘那这选马费又是几何呢。’

苏仑微眯着眼睛,打断王小二的话语问道。

王麻子见苏仑不恼,也不遮遮掩掩,好不容易遇上个公子哥,合该我发笔横财,心里一横报出了个远高于平时的收费。

‘客官只需五两银子,小二我必定为两位客官选得整间马舍最好的宝灵马,不知客官意下如何。’

苏仑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

‘小二,你这个算盘打得好啊,我们的租马费用才不过十两银子,你这选马就得要五两,你岂不是将我们当做了肥猪来宰了。’

苏仑尖锐的话语让王麻子笑嘻嘻的脸色瞬间一沉。

‘客官,此言差矣,选马靠的就是个本事,我王麻子靠本事吃饭有何不可,况且客官若是出不起银子,那也可以选择些低等价的马匹,依我看,中等马也是不错。’

苏仑听罢直勾勾的盯着王麻子,眼中一丝冷冽闪过。

‘若是我等不付你那所谓的马费,又该如何呢。’

王麻子见状,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哥呢,若是客官实在付不起这马费的话,实在如此穷酸的话,这也怪不得在下给两位选上两匹驽马了。’

此番挑衅后,王麻子干脆直接往 苏仑身前吐出一口浓痰,这惹得苏仑眉头一挑,迈步便向着王麻子走了过去。

王麻子见状心里却打起了鼓,虽说苏仑看起并非那么强壮,可架不住王麻子矮小。

看起来不到一米六的个子,在苏仑面前显得些许单薄,立刻开口威胁到。

‘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山虞城,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身上一根毫毛,我定要上报官府,给你三十大板。’

听着王麻子的三言两语,苏仑脚步未停,只是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官府的规矩只针对凡人,而修行者并不归世俗管制。

王麻子见威胁不管用,干脆面色一狠,抢先一步出手,可是这样的出手速度对于苏仑来说太慢了。

凡人与修行者的差距根本不是抢先出手就能够有用的,更何况拥有洞察的苏仑呢。

几乎是瞬间,一巴掌就已经扇在了王麻子的右脸上,哀嚎声同时传出,再一看王麻子已经是被扇在了地上,右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几乎是差点把王麻子的耳膜扇碎。

‘现在可以选了吗,王麻子。’

苏仑冷冷的丢出一句话,一介凡人敢勒索修行者,完全是找死的行为,不过他没挑明身份,既然是低调行事,修行者的身份自然不能随便说说。

而王麻子躺在地上干咽了一口,那一掌的力道像是把他给打醒了一般。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王麻子就是软的那类人,王麻子立刻起身求饶道。

‘选…大人息怒,我马上就选。’

苏仑点了点头,放下狠话。

‘能选就好好选,要是在路上被发现了你搞了什么小动作,可就别怪我手辣了。’

王麻子使劲的点头,身体仿佛是被寒风吹过一般冰冷,转头便扑进了马厩之中。

苏仑见状转头看向姜雪,只见姜雪对此认可的点了点头,小声嘀咕道。

‘师弟果真还是初入江湖,心慈手软,若是我出手,这王麻子怎么的也得留下一条手臂来’。

苏仑听罢,也不知为何,竟意外的听到姜雪的嘀咕声,心中一惊,看着面前这身姿高挑的师姐,心中暗道。

‘???,我这竟算得上心慈手软了,师姐,你该不会是阎王转世吧。’

当然,这番话并未说出,只是让其打定主意,千万不能惹到这位师姐了。

不一会儿王麻子牵着两匹高大的宝灵马走了出来,被势大力沉的扇了一巴掌后,王麻子自然不敢做什么小动作,只得谄媚的说道。

‘两位大人,您们看这两匹马怎么样。’

只见姜雪上前查看一番后向苏仑点了点头,开口道。

‘那便就这两匹了吧。’

王麻子仿佛松了口气般,哀求的看向苏仑。

‘那…大人,我可以走了吗。’

苏仑点了点头后,那王麻子仿佛逃跑一般迅速跑出了马厩。

看着王麻子逃跑的后背,姜雪目光一冷,右手拨弄着一丝白色的灵力脱手而出,追着王麻子的后背便钻了进去。

正在快速离开的王麻子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差点摔了下去,对此口中暗骂一句。

‘见鬼,今日正是时运不济,碰见两个吝啬鬼。’

以苏仑对于四周灵气的敏感度自然感受到了姜雪的动作,只见他一脸怪异的看向姜雪。

而姜雪则是婉颜一笑,转头看向苏仑。

‘怎么了,师弟。’

吓得苏仑也是一个激灵。

‘没事,师姐,咱们事不宜迟,先出城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11:1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