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过云白小说(叶墨白云程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墨过云白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墨过云白)

主角是叶墨白云程念的古代言情小说《墨过云白》,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春酥枯木”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扣扣扣。”门口传来敲门声。“进。”云程念喝了口茶翻了一页书才宣人进来…

古代言情小说《墨过云白》,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叶墨白云程念,作者“春酥枯木”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扣扣扣。”门口传来敲门声。“进。”云程念喝了口茶翻了一页书才宣人进来…

第5章 避世 试读章节

双溪山山顶,玄惊谷内。

玄惊谷内最深处的避世便是谷主云程念居住的地方。

避世的后院宽敞明亮直通悬崖。

涯边有一座石砌的精致凉亭,亭内有软塌与石桌,此刻的云程念正斜卧在软塌上看书喝茶。

“扣扣扣。”门口传来敲门声。

“进。”云程念喝了口茶翻了一页书才宣人进来。

一看到进来之人呜呜泱泱成群结队,云程念起身坐起,眉头微皱。

进来之人一共六位,金木水火土五位门主与云程念的贴身侍女云初。

这六人都是上一任玄惊谷谷主,云程念的父亲从在外捡的孤儿或亲信下属的子孙中挑选出来的,六人从小跟云程念一起长大,从小培养对云程念坚定的服从与信任,所以他们便是云程念不需要有丝毫怀疑的左膀右臂。

能让玄惊谷的五位门主与云初一起进来,还真是难得:“何事。”

“还不是云森和云丛,说今天集市上遇见个新奇的食物,非得叫过来一起尝尝,还让我去厨房拿了碗热粥。”云林说完提了提手里的食盒。

“到底什么东西啊,快拿出来看看。”云初早被他们磨得心痒难耐,赶忙催促着。

云森和云丛相视一笑,献宝似的把打包纸放到石桌上,然后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摊开。

……

“等了半天就给我们看这个!”云一指着一堆的鸭货,实在有点不敢恭维。

云森看了看云程念的脸色,黑的像是暴雨欲来,若是达不到他的满意,今日的涯下怕是要多上两副白骨了。

“哎呀,我说你们别不信啊,我跟云丛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是这种表情,但他是真的好吃,你们先尝尝再说。”云森端了碗粥放到云程念跟前:“来,谷主您先喝碗粥,这个有些辣,不然您的胃受不了。”

“那,那我可尝尝了啊。”看到除了云森和云丛没人敢动筷,云初一个小姑娘却先动起手来。

“嗯……好辣好辣,不过,还挺好吃的。”云初一女子自然承受辣的能力逊男子一些,不过吃到最后也是被美食勾的手舞足蹈。

剩下的几人看着那三人一脸享受的样子,都觉得若是不吃上一口都像是要错失什么重要宝贝一般。

接着几人便都拿起了筷子。结果可想而知,都被美味折服了,只有云程念仍是眉头微皱,不苟言笑。

“额,谷主,您要是觉得味道不行,那我们便把东西拿走,就不在这碍您眼了。”云丛说完,作势便想收拾。

刚上手,便觉一记刀眼切来。

云程念:“再动,手折。”

“嘿嘿,谷主您也是喜欢的吧,喜欢就要开开心心的品味美食,可不能老是皱着眉,这样容易让人误解。”云丛吓得赶忙收回手。

“哎呀,痛痛痛。”话还没说完,手背就传来一阵剧痛,自己的筷子敲了自己的手背,除了那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专心致志吃东西的云程念,这还有谁能做的出来。

“哈哈哈,还是云丛的胆子大。”整个避世后院,几人围桌而坐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呃,话说正座上面无表情的谷主大人您老能不能高抬贵手赏个脸……

叶墨白靠着独此一家,绝无分店的鸭货生意在货物琳琅满目应接不暇的集市上混的风生水起。

又因为原材料难求,所以他都是十天半个月才出一次摊。可是每次只要一出摊,客人便会蜂拥而至,转眼东西便会被一抢而光,每次都把叶墨白忙的焦头烂额,最后还得想着法的跟排了半天队没买到鸭货,气的吵吵嚷嚷的客人赔礼道歉,点头哈腰。

这次也是一样,一大早耳边就像机关枪一样的连轰带炸,果然是物以稀为贵,但也不能这么连哄带抢的,在叶墨白马上就要脑袋爆炸心脏骤停之际,总算是手忙脚乱的把整车鸭货卖完了。

收拾好东西,人却并没有离开,从车后面搭了个小摇椅,眯缝着小眼珠子,“哎吆”一声惬意随性的躺上去,左右雇佣半天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哼着个小调一上一下的摇晃起来。

打眼一看便觉着这人肯定是累坏了,好不容易忙完想歇歇脚,可你走近了才发现,此人现在嘴角的笑意几乎快要压抑不住。

叶墨白:嘿嘿,撒了这么长时间的饵,收网的时候终于到了。

叶墨白这里正天马行空的想的出神,小板车突然传来一阵敲击声。

叶墨白摆摆手,眼都没睁:“今天的卖完了。”

“我说叶老板,生意还真是兴隆啊。”云一双手撑着板车,身子往前抻着,春风和煦的笑看着惬意享受的叶墨白说道。

叶墨白一听到声音,麻利起身,搓搓手哂笑道:“哎呦,是两位云公子,公子怎的还调侃上我这小本生意的了。”

“来来来,你们的早就准备好了。”叶墨白从小车底下抽出一大包的鸭货,递到云一手上。

今天过来的是云一和云木,来来回回的买了五六次,所以玄惊谷的五位门主跟这鸭货小老板都混的还算脸熟,连这鸭货小老板的名字都知道了。

叶思云。

瞧瞧叶墨白给自己临时改的名字!还真是够直接的,就差把我思念云程念这几个大字刻在脸上了。

也得亏是玄惊谷的几人从没往别处想,不然就他这明目张胆的找死样,绝对让他活不过第二天。

“呵呵,每次过来你这里都是空空如也,要不是我们提前付好下次的银两,那每次不都得空手而归了!”云一一边把鸭货转给云木,一边手插进怀里掏银子。

“哎哎哎,公子,别……”叶墨白拦住云一递银子的手,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叶老板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云木看着叶墨白的一脸愁容,问道。

“唉,不瞒两位公子,今天可能是二位最后一次光临我这里了。”叶墨白边说边摇头叹气。

“这是为何?叶老板要换地方吗?”云一追问道。

“唉,不是换地方,是…是要关门了,说了也不怕两位笑话,我这生意做的实在是入不敷出,外人看着我每次一开张客人都挤的满满当当,货也卖的一点不剩,觉得肯定能挣不少钱,其实是这货物实在难进,每次攒个十天半个月的我才能开张一次。”叶墨白低头搓着袖口:“我这年岁也不小了,是该攒些钱娶妻用了,可靠着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小本生意肯定是不够,这不没办法,只能出去另谋出路了。”

叶墨白这话说的自己都替自己愁得慌,就差抹把眼泪了,马上就要食不果腹,生活难挨了。

“那叶老板可想好去何处谋生了?”

“我想着是去找些大户人家,去厨房里做些美味小吃,我这小手艺别人也不会,想来找个生意应该不难,只做给家里的主人用,这点鸭货也好准备,先去找找,看看老爷夫人的给开多少钱再做打算。”叶墨白微低着头,有些六神无主,对以后不知道何种结果的日子充满了无奈与彷徨。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