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当皇帝,我想当皇后女主王紫煊男主楚思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女主王紫煊男主楚思辰)女主王紫煊男主楚思辰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王爷你当皇帝,我想当皇后)

《王爷你当皇帝,我想当皇后》是由作者“爱吃枣窝头的章远一”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了改放下手中饼,一脸正经的样,说道:“你死过,又活了。”这老头什么意思,要说死她确实死过,要说活她也确实是重生了。“爷爷,你..”了改通了通耳朵,“你还是叫我老头的好,爷爷我听了别扭。”…

《王爷你当皇帝,我想当皇后》是作者“爱吃枣窝头的章远一”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女主王紫煊男主楚思辰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了改放下手中饼,一脸正经的样,说道:“你死过,又活了。”这老头什么意思,要说死她确实死过,要说活她也确实是重生了。“爷爷,你..”了改通了通耳朵,“你还是叫我老头的好,爷爷我听了别扭。”…

第8章 琼碧县 试读章节

房间里王紫煊从包裹里拿了一张母亲做的桂花饼吃着,心想‘还是母亲做的东西是最好吃的。’

那桂花饼太香,了改馋的口水都快下来了,“丫头,你那个饼好香,给老头我也来一张。”

王紫煊见老头瘦骨伶仃的样子,就给了他一张。

“爷爷,我和你好像是第一次见面,我有什么话好给你问的。”

了改放下手中饼,一脸正经的样,说道:“你死过,又活了。”

这老头什么意思,要说死她确实死过,要说活她也确实是重生了。“爷爷,你..”

了改通了通耳朵,“你还是叫我老头的好,爷爷我听了别扭。”

。。。“那好吧!老头,你说说看我是怎么个死法,又怎么个活法。”王紫煊重生这件事可只有她一人知道,难不成这老头真是世外高人?

“哈哈~~!你是还想着要考考老头。”了改清清嗓子说道:“你和你们王家全族本已都是亡魂,可天上的奇观救了你,让你重回到现在这个时间,老头我说的可对。”

王紫煊听完憋了一口气,“吁!老头,你确实挺厉害的,那你是算命算出来的吗?”

了改点点头,说道:“你要说算也是,不过由于你的重生,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改变,说句通俗易懂的话,就是命运被重启。”

“包括所有人的命运都会发生重启改变。”王紫煊已经知道了这个道理。“可是前世的阴谋今世还在。”

了改咬了一口饼说道:“那是你重生过来的时间定下的因,果就不同了。”

“哦~,我明白了,谢谢你老头。”经过老头的说辞,王紫煊也是豁然开朗,怪不得说老头是世外高人,确实厉害。

“丫头,你觉得我徒弟怎么样!”了改又带上嬉皮笑脸地模样问王紫煊。

…“什么怎么样,他是不是跟你说对我有非分之想,你告诉他,让他想都不要想。”他楚思辰是京城出了名的丑,她花容月貌,她对他可没有兴趣。

“哦,那就难办了,要救你们王家还真得是你们夫妻同心才行,不然王家的结局还是会走向灭亡,你自己想想。”了改吃饼都吃噎住了,赶紧捧起茶壶喝水。“丫头,你 干嘛!”了改被王紫煊贱贱的模样差点呛死。

“老头,其实我还是对王爷挺有意思的,您要是有空的话帮忙撮合撮合呗!”为了家人她王紫煊拼了。

“你刚刚不是还对那小子不感兴趣,怎么就突然又有意思了哦~~为了王家对不对。”

王紫煊微笑着摇摇头,“哪有!我怎么可能是这么肤浅的人,刚刚是跟您开的一个小玩笑”。

“你这反转的思想还真是活蹦乱跳的,那行!看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老头一定会帮你搞到那个臭小子。”其实了改心里已经在偷着乐了,这辈子他那徒儿不用是孤寡之人了,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殒命。

楚思辰在房间看书的时候,右眼皮一直在跳,“秦忠,你今天在出城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三皇子的人。”

“启禀王爷,属下在城楼上见到了三皇子,但他只有孤身一人。”

“嗯,那就好。”说明他还是没有把握。

“王爷,这了改师父跟王姑娘又没见过面,你说他会问王姑娘什么话呢?”

楚思辰看了看外面的月色,那老头已经和王紫煊聊了有一个多时辰了,“老头除了胡言乱语还能说什么。”

“王爷,您跟王姑娘天选的姻缘可是了改师傅说的,您是相信的才愿意帮王姑娘的对吧!”秦忠跟在王爷身边很多年了,从没见过王爷管别人的烦事,更别说像王家那种事。

“你错了,本王帮他们就是不想要这姻缘,现在的帮就当是补偿,等事情结束了会帮着王姑娘找个好人家。”说完楚思辰打了个哈欠,“秦忠,明早早点起床赶路,你去跟老头他们说声,让他们早点休息。”

“是王爷。”

秦忠心里也觉得王姑娘配不上王爷,虽然王姑娘长得倒是很好看,但是性格脾气过于彪悍,那些坊间的传闻再添油加醋一番也别说王爷了,就是他都难以接受。不过王爷身边出现个姑娘也真是好不容易,机会难得。他家王爷常年不以真容示人,谣言都说王爷是丑陋不堪的面容,这就导致了王爷身边一个女的都没有,其实他家王爷好看的很。突然秦忠灵光一闪,“咦!这也不是坊间传闻吗?”

一连赶了几天的路程,楚思辰明显保持着和王紫煊的距离。

王紫煊没想到老头还有老太太,老头还是个顾家的好老头。老头在中途的时候被一只鸟叫回了家,老头说他老太婆生病了,当时那老头跑的叫一个快,马都追不上。

又是坐了一上午的马车,好不容易趁着停车休息的时候,王紫煊拽着楚思辰的衣袖问道:“王爷,我们目的究竟是哪里,都快走了七八天了,我屁股都快坐骨裂了,您再瞧瞧我这小嘴巴都起皮了。”说完她撅起小嘴巴给楚思辰看,这是老头教她的,要撩他。

看着她起了皮的小嘴巴,楚思辰却有点反胃,“放开本王的衣袖,你一个姑娘家对着男人这样做成何体统。”

“这有什么,以前在军营的时候,那都是兄弟,哪有这么多体统。”军营里她还和人单挑打架呢?

楚思辰用力一甩,说道:“下午前面有个县城,我们可以逗留几天。”

琼碧县

破旧的城门口,守城的士兵就像一滩烂泥一样躺在长条的凳子上,眼神涣散,他见到面前的一伙人也不起身检查,手一挥,“进去吧!别打扰爷睡觉。”

楚思辰看了看秦忠,秦忠立刻上前问那守兵:“你们这其他的守城兵呢?怎么就你一人。”

那人很不耐烦,起身一拍凳子,“不是跟你说了别打扰老子睡觉,你耳聋是没听见啊!这城你爱进不进,不进给爷滚。”说完又躺下睡觉了。

王紫煊让小花拿出一些碎银子,“我这有银子,你要吗?”

那人见是银子,立马精神多了,起身说道:“要要要。我们这儿本身就是个穷县,就两个人轮流看城门。”

“两个人?”王紫煊还是第一次听说看城门的就两个人。

“两个人都够了,这进城的人少,那些出去了的本县人也都不愿再回来,不过最近几月倒是来不少生人。”

王紫煊问道:“有多少?”

那人挠挠头,想了想,“还挺多,打扮的模样就像是边塞人,反正你们进了城自会看到。”

秦忠问道:“那些人进城你们也不做登记询问的?”

“问!就是问了,和我对班的人被一伙人打了,害我连着看了好几天的城门。再说问了也让你们进,不问也让你们进,这不是白挨揍吗?”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来干嘛!”顺势那人又躺了下去。

王紫煊把钱一扔,那人倒还是挺灵活的接住了。

“走着进城。”楚思辰扯住了本想上马车的王紫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8:3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