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医妃,王爷抱紧撒娇求安慰穆青然符昭(穆青然符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逃婚医妃,王爷抱紧撒娇求安慰全文免费阅读)穆青然符昭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逃婚医妃,王爷抱紧撒娇求安慰)

小说叫做《逃婚医妃,王爷抱紧撒娇求安慰》是“陌上飞烟”的小说。内容精选:然后门很快又关上了,落了锁。穆青然的确饿得前胸贴后背,死也不能当个饿死鬼,她也不顾什么形象,胡乱吃起来。狗男人,也不给弄点好吃的,真是猪狗食。吃完,穆青然四仰八叉地躺着,一动不想动,NN的,穿越来第一天就被掳,好不容易逃脱又被抓回来…

热门小说《逃婚医妃,王爷抱紧撒娇求安慰》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穆青然符昭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陌上飞烟”,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然后门很快又关上了,落了锁。穆青然的确饿得前胸贴后背,死也不能当个饿死鬼,她也不顾什么形象,胡乱吃起来。狗男人,也不给弄点好吃的,真是猪狗食。吃完,穆青然四仰八叉地躺着,一动不想动,NN的,穿越来第一天就被掳,好不容易逃脱又被抓回来…

第5章 被关柴房 试读章节

身体被狠狠地摔在地上,一阵呛人的土腥味扑面而来,穆青然不由得咳嗽起来。

眼睛适应了半天,才看出,这是把自己关进柴房了。

心中不禁警铃大作,难道自己暴露了吗,不应该呵?

自己没露出什么破绽呵,问题出在哪里了呢?穆青然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自己真的就要被浸猪笼了?狗男人,好狡猾,自己一路上愣是没看出来他已经发现了她?

突然,有脚步声传来,门开了一个缝,扔进来一个馒头,一盆水煮菜。然后门很快又关上了,落了锁。

穆青然的确饿得前胸贴后背,死也不能当个饿死鬼,她也不顾什么形象,胡乱吃起来。

狗男人,也不给弄点好吃的,真是猪狗食。

吃完,穆青然四仰八叉地躺着,一动不想动,NN的,穿越来第一天就被掳,好不容易逃脱又被抓回来。上帝呵,再让我穿回去吧!

累极了的穆青然竟然不管不顾地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穆青然被吵醒了。

睁眼一看,那个原本今晚洞房花烛夜的男人进来了,还是那样长身玉立,面色冷峻,在烛火的映照下,此刻却像个冷面阎罗。

穆青然猛然一惊,爬坐起来,脑子还是有点迷糊,“现在就要走吗?”

男人奇怪地看着她“什么?”

“不是要把我浸猪笼吗?”

穆青然想起前世看电影电视,都是夜里乌漆麻黑的时候,一众人把不守妇道的女人装在笼子里浸入大河中的情景,身子不由得一哆嗦。

“没那么便宜。”男人冷嗤一声。

“杀人不过头点地,难道还想把我千刀万剐了不成。”穆青然也怒了。

符昭冷冷道,“你可知罪?”

穆青然恨恨地道:“我无罪,不是殿下把我掳来给您诊伤的吗?为何我反成了罪人?”

穆青然装作无辜状,想自己怎么也得负隅顽抗一下,不能就这么认命。

符昭讽刺道,“不是本王救了你,不然你还能从那几个人手里逃脱?”

“谢谢您救了我,可是我这不是被您救出了虎口,这又入了狼窝。您这又是何必。当初一刀杀了我,岂不省事。”

“哼,还嘴硬。说,为何要主动给本王瞧病。”符昭不接她的话,直截了当。”

听到这里,穆青然打了一个激灵,脑子回转过来,原来这狗王爷其实没认出自己,阴差阳错而已。

那自己也不点破说破,真真假假,走哪算哪吧。

“我是一名医者,不能见死不救。”

“看来,本王还是要感谢你了?”

“不敢,只希望殿下不要误会我。”

“敢给本王瞧伤,你胆子不小。你可知凡是给本王诊病的没有一个活的走出王府的?”

听到这里,穆青然眉头一皱,惊诧万分。“殿下何意?请明示。”

穆青然实在是被弄糊涂了,“是他们没治好殿下的病么?”

“都一样,横竖是死。”

穆青然听着一头雾水,“那为何不当场杀了我,为何还要将我带回来?”

“不把你带回来,如何知道你接近本王的目的。”符昭冷冷道。

“殿下,真是个偶遇,我没有任何目的,碰到您这样的大人,我避之不及,如何还能主动凑近。殿下高看我了。”穆青然委屈地道。

“何以证明?”符昭盯着穆青然的脸。

他怎么能轻易相信,当时他可是毫不犹豫就点了自己的穴道。如此精妙的手法,非一般人能拥有。

然而,这张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脸,此时写满了无辜和委屈。

穆青然被符昭盯着不知所谓,定了定神,露出无奈的神色,又带着十足的真诚,对符昭道:

“我只是一名医者,其他身份不重要。我只是想救人而已,并无害人之心,即便当时遇到的不是殿下,我也会上前出手帮助的。”

穆青然说得坦坦荡荡,这也真是她的真心话。

只是没想到这人是个变态,按照他的意思,给他治病,治好治不好,都是个死,这是何意?

弄死自己,对榕王又有什么意义?真是匪夷所思。

穆青然百思不得其解,忽然脑子一转,莫非是榕王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体状况,而她自己却傻傻地凑上来,又是点穴,又是疗伤的,肯定触犯了他的禁忌。

毕竟皇家之人,权谋之争,非常人能触及。想到这,穆青然不禁一个头两个大。

穆青然一番肺腑之言,把自己都说感动了。

符昭听完,只是稍稍顿了一下,接下来的说的话不知是夸奖还是讥讽:

“沐公子,真是医者仁心!本王佩服!倒显得本王小气了。”

嘴里的话冠冕堂皇,眼神却带着挖苦,穆青然看着这样的榕王,有些无奈。

“殿下,我说了,只是一名医者,只能通过医术自证清白。我保证,一定给殿下有伤治伤,有病治病,有毒解毒。绝无不轨之心。”

穆青然顿了下,又道:“如若殿下还是不信,我愿与殿下赌一把。”

穆青然不管不顾地,放开了胆子,爱咋咋地,想啥说啥了。

“赌一把?”

符昭薄唇轻启,冷冷的眸子闪过一丝光亮,嘴角也弯了弯。

平时不苟言笑惯了,手下很少有人敢如此大胆与他这般说话。

眼前这小子身量不大,看起来不起眼的样子,竟然大喇喇地跟他打赌,不禁勾起了好奇心。

“赌什么?”

“如果我为殿下治好了伤病,殿下放我走;如果没治好,要杀要剐,随便!这样可好?”

“不行。”符昭断然拒绝。

哼,不就是怕他的病泄露出去吗!

穆青然心里不禁咒骂,该死的,真不把人命当回事,面对残暴之人,该苟还得苟,见机行事吧。

于是愤愤然地说:“那王爷究竟要如何?我可没卖给王府!”

“治不治得好本王的伤,都得给本王留下,先从洒扫做起。小命先在本王这里寄下。给本王疗伤一事,休得外传。”

穆青然瞪了符昭一眼,有些委屈又有些无奈地说,“殿下,我不是您的奴才。”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