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免费(卢琪顾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

古代言情小说《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卢琪顾青,作者“落笔成尘”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噗嗤一声,顾青没忍住,笑场了。完犊子!果然,赵夫子见他不知悔改、口出狂言就罢了,还敢笑话夫子!顿时站了起来,大声对着门外一听墙角的学子吼道:“卢临州,速去将山长请来,就说我教不了这新来的卢十一郎,让他赶紧将人调到别的夫子那里去!”卢临州:早知道,我就不凑那么近了!没法子,只得撒丫子狂奔,赶紧去请山长…

《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卢琪顾青,《商女空间囤国库,农家子风云天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噗嗤一声,顾青没忍住,笑场了。完犊子!果然,赵夫子见他不知悔改、口出狂言就罢了,还敢笑话夫子!顿时站了起来,大声对着门外一听墙角的学子吼道:“卢临州,速去将山长请来,就说我教不了这新来的卢十一郎,让他赶紧将人调到别的夫子那里去!”卢临州:早知道,我就不凑那么近了!没法子,只得撒丫子狂奔,赶紧去请山长…

第7章 赵夫子发怒,卢周氏教子 试读章节

“混账!卢岐,老夫听闻你天资聪慧,怎可恃才傲物,第一日上学馆,就与同窗斗殴?”

赵夫子只看到了哭哭啼啼的卢骁糊了一脸的鼻血,不知道顾青之前被绊倒摔了一跤,开口就对着顾青一顿臭骂。

“夫子,学生不过是以牙还牙、以暴制暴,何错之有?”顾青小声嘀咕。

他很委屈啊,又不是他先动手的,是卢骁先动的脚。

“什么?!”

赵夫子气得狠狠地拍了一下案几(嘶,手好疼!),又忙甩了下手臂,估计蛮疼。

噗嗤一声,顾青没忍住,笑场了。

完犊子!

果然,赵夫子见他不知悔改、口出狂言就罢了,还敢笑话夫子!顿时站了起来,大声对着门外一听墙角的学子吼道:

“卢临州,速去将山长请来,就说我教不了这新来的卢十一郎,让他赶紧将人调到别的夫子那里去!”

卢临州:早知道,我就不凑那么近了!

没法子,只得撒丫子狂奔,赶紧去请山长朱夫子。

卢骁横了一眼顾青:哼,叫你打小爷,等着被赶出学馆吧!

顾青撇撇嘴:不跟流鼻涕的一般计较。

等朱夫子赶到的时候,卢骁和顾青各自低眉顺眼的站着,赵夫子仍旧气哼哼的瞪着他们——主要是瞪着顾青。

“哎呀呀,赵老!稚子顽劣,需得徐徐教导,你又何必大动肝火,伤身,伤身!”

朱夫子笑呵呵的抚着胡须,在老友旁跪坐下来。

又接着说:“你瞧,他们也不过才五六岁顽童,现下已知错。想当年,你我这般大的时候,何尝不是在学馆里,淘气弄瓦?”

赵夫子其实也就是需要有个台阶下,不过,他依然粗声粗气道:

“这个卢岐卢十一郎,到底哪里入了山长您的眼?你瞧瞧,来之前,大字不识一个,瘦弱不堪提物,还惹是生非,上学馆第一天就敢打架!”

朱夫子头疼。

他不过一时大意,想着九太爷的评价难得那么高,就直接让卢岐跳过了蒙童丙班,直接派到了乙班。

哪个晓得,他是个顽劣的?

顾青一看,朱夫子也皱眉不语,连忙替自己辩解:

“朱夫子,赵夫子,不是学生惹是生非。实则是这个卢骁,拦在半路,说不许我再用十一郎的名号。我本不欲理他,他却趁我不注意,伸腿将我绊倒。学生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性子,这才动手揍了他一拳。”

卢骁心急,可他又反驳不了。

“你还狡辩!”赵夫子一听顾青做声就来气,打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哎,莫气,莫气!”

朱夫子哈哈一笑:“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你听,多么难得的赤子之心!”

“哼!”赵夫子倒是没再反驳。

他主要是气这个卢岐笑他捶案几!

如此轻浮的心性,将来何以成大才?

将来要是做了官,这样笑话上峰,那不是给家里惹祸么?

“不过,快意恩仇虽好,但有时候,忍耐才能不让自己陷入被动。”朱夫子想了想,侧过去看着赵夫子,道:“赵老,你看,就罚他们各自抄写今日所学一百遍,如何?”

赵夫子在听了卢岐说明原委后,本就不那么气了。

这会,也就顺着台阶而下:“可,就依山长所言。不过,日后再犯,老夫可不敢再教他了!”

朱夫子笑呵呵的点头,又抬头问:“你俩可听清楚了?日后再犯,就不能再留在乙班,得去丙班了!”

“是,学生谢过赵夫子,谢过朱夫子!”卢骁、顾青这会倒是齐声应下。

从赵夫子的书舍出来,两位卢十一郎各自冷哼一声,大步朝前,各走一边,往山门而去。

再说,在山门久等不来顾青的卢川几人,又暗搓搓的偷偷跑回来授课馆这边。

听了甲班几个学童的议论,卢山暗道不好,便派了卢川回家去通知卢周氏,自己则和卢金轩重新蹲守在山门处。

于是,等顾青来到山门口的时候,见到的,除了卢山、卢川、卢金轩,还有他阿母卢周氏和婢女秋霜。

后两者神色都颇为急切。

“阿母!”

顾青见卢周氏神色郁郁,忙上前扶住她的胳膊。

秋霜赶忙接过他背上的书箱。

卢周氏甩开顾青的手,回头望了眼山门的牌匾:卢氏族学旁馆,幽幽地叹了口气,径自朝家走去。

顾青小手在背后偷偷地跟小伙伴们挥了挥,迈开小短腿跟上了他阿母的脚程。

回到家,卢周氏依旧是一言不发,只默默地和秋霜一起,将顾青的饭食端来,便自顾自回了房间,并未用餐。

顾青忐忑的望向秋霜,小声询问:“秋霜姐姐,我阿母怎么气性这么大?不就是在学堂里打一架么?她怎么不揍我,反而不吃饭?”

秋霜也低声道:“大娘子听闻十一郎和人打架,一路垂泪至学馆山门。又因我俩皆是妇人,不得入内,足足担心了十一郎你好一阵。唉!”

其实,她也跟着一路担心了的。

顾青抿唇不语。

他知道,自己这原身是卢周氏的命根子。

可是,这小娃娃吵嘴打架,在现代不是家常便饭么?他又没将人打残打废。

(卢周氏:你还想将人打残打废!)

但终究是借住了人家儿子的身子,还害的人家忧心忡忡,顾青良心上过不去,胡乱咬了几口汤饼,道:“秋霜姐姐,你先将饭菜收了,我去劝劝阿母。”

卢周氏是关上了房门的。

顾青轻轻地扣了扣门扉,开始卖惨:

“阿母,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跟同窗打架,我向您保证,一定好好念书,出人头地!”

屋内的卢周氏没动静。

“阿母,求您说说话吧,十一郎错了,再也不打架了!如果别人打孩儿,孩儿就躲开、跑开!”

顾青是真的害怕卢周氏以后都这样跟他冷战。

家里主仆加起来总共才三人,何况,这个世界,也就卢周氏和他这具身体血缘关系最亲近了。

“唉…”卢周氏终于轻叹了一声,道:“岐儿,你进来。”

顾青赶忙推门而入。

看到屋内的景象,却是一愣:卢周氏跪坐在一牌位前,焚着香,眼眶泛红。

见他发愣,招了招手:“过来,这是你阿父的牌位,莫怕。”

顾青不是害怕,只是担心她的身体。

这卢周氏显然思念亡夫过重,否则,不会将牌位就立在自己榻旁。

“岐儿,你可知,你阿父何时从族学结业、何时中的秀才、何时外出游历?”

“孩儿不知。”原身也确实不知。

“你阿父啊,他是族里,无论旁支还是嫡系,难得一见的天才,三岁能吟诗、五岁能做赋,十岁,就从族学馆结业,外出游历两载,竟是不到十二岁就中了秀才,又过了国子监四门学的入学考试!”

卢周氏似乎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只听她接着道:“原本,你阿父十六岁就在四门学结业,是要参加官爵选拔的,只可惜…”

顾青见卢周氏没了下文,好奇的问:“可惜什么?”

卢周氏摸了摸顾青的头,却并未接着回答,但语气里,颇为殷切:

“岐儿,阿母要你在你阿父牌位前立誓,日后不再嬉戏胡闹,一定要考上四门学,将来授官进爵,光宗耀祖!”

“阿母,孩儿定会用心求学。只不过,这能不能当上官,孩儿说了也不算啊!”顾青无奈。

“我卢周氏在夫君牌位前立誓:此后日日茹素,祈求老天保佑我儿早日官袍加身!”

顾青:年纪轻轻就吃素,会营养不良的。

苍天啊,大地啊,我顾青何时沦落到日日吃煮(猪)食的地步了!

好怀念烧烤!红烧猪蹄!油焖肘子!爆炒海蟹!.爆炒田螺!土鸡炖板栗!羊肉炖萝卜!

(卢琪:老公,是卢周氏吃素,又没说要你吃素,鬼叫个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