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爱,别逃小说(沈桃秦酬)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桃秦酬(是爱,别逃沈桃秦酬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桃秦酬)

《是爱,别逃》是由作者“咕咕喵”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也有斯文败类,衣冠禽兽的调调。“一个肉包,可以引来一群狗。”沈桃倍感羞辱,泼他冷水,“顾总对这门生意可能不熟,贺孟兰就比较懂行情,她买我只出价一千万。”她继而好言相劝,“投资有风险,顾总选八千万的债不好吗?何必承担风险?亏大了就不好了…

火爆新书《是爱,别逃》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咕咕喵”,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也有斯文败类,衣冠禽兽的调调。“一个肉包,可以引来一群狗。”沈桃倍感羞辱,泼他冷水,“顾总对这门生意可能不熟,贺孟兰就比较懂行情,她买我只出价一千万。”她继而好言相劝,“投资有风险,顾总选八千万的债不好吗?何必承担风险?亏大了就不好了…

第6章 我就挑你这个软柿子捏 试读章节

沈桃仰着脸,不卑不亢地看着他。

“所以顾总拿故事里的垃圾隐喻我,是要拿我跟王志伟做交易?我刚有问过他,他给不出八千万来。”

“不止是和他。”

顾恒镜片透亮,牙齿雪白,配着白衬衫,很有书卷气。

也有斯文败类,衣冠禽兽的调调。

“一个肉包,可以引来一群狗。”

沈桃倍感羞辱,泼他冷水,“顾总对这门生意可能不熟,贺孟兰就比较懂行情,她买我只出价一千万。”

她继而好言相劝,“投资有风险,顾总选八千万的债不好吗?何必承担风险?亏大了就不好了。”

顾恒看着她脖子上遮都遮不住的一个个草莓印,笑得很灿烂,

“不一样,我这儿的狗疯,出价更高。这笔买卖我稳赚不赔,沈小姐不必为我担心。”

“你要做的,是好好款待客人,一会儿王志伟来,你可得配合着点,要不然……”

他俯身凑近些许,“会多吃苦头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一样是拿着把柄胁迫人,这一位用的是软刀子,诛心的手法相比沈伯年,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沈桃的心里已是万念俱灰,她攥紧风衣,让自己抖得不那么明显。

顾恒唇角蓄着笑,打出一个电话,“过来吧。”

没多久秦酬的身影出现,一路走来,光影忽明忽暗地掠过他,沈桃的心也跟着一起一伏。

不知为何,这一刻她很想哭。

秦酬走近,表情一如既往的刚硬,又因为身上带着寒气,比先前更冷冽几分。

“送沈小姐去酒店。”顾恒从风衣口袋里摸出房卡递给他。

接到这一命令,秦酬没有多的话,只是抬了一下手。

“这边请。”

沈桃知道他也是身不由己,并不怪他,偏过脸,让冷风帮忙收干她含在眼眶里的泪水。

跟着他走了一百米不到,拐进了一栋五星级大酒店。

一路上两人都维持缄默,乘电梯上到楼层,秦酬将她领到一间房门口。

电子锁感应到磁卡,发出一声机械音,秦酬推开房门,而沈桃把他推进了房间。

门“砰”一声自动关上,与此同时,沈桃把秦酬摁在墙上,抓着他的领带,把他拉低,不管不顾地将唇贴了上去。

他毫不犹豫,娴熟地吻住她,比上次更直接,更冲动,如一匹脱缰的烈马,肆意驰骋。

好像知道时间紧迫,争分夺秒地与她抵死缠绵。

横在她腰间的手臂快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另一只手这次没有摁在她的脑后,而是来到她的腿上。

贺孟兰说得不错,穿这种裙子很危险。

但他没有如她所预料的那样,把手探进禁区,而是搬着她的腿,把她抱了起来,让她的双腿盘上他的腰,与他齐平地拥吻在一起。

这姿势让她轻松很多,但沈桃并不满意。

她推开秦酬,扯扯他的领带,“去,去床上……”

秦酬正意犹未尽地盯在她红润润的唇上,听到这话眸光一颤,移去看她的眼睛。

这女人骑在他身上还挺嚣张。

不愧是她,性子越磨越烈。

他明知故问:“去床上干什么?”

沈桃稍稍露出羞色,声音放轻,又软又柔,“我不想把第一次给那种人……抱我,好不好?”

秦酬润了润焦渴的喉咙,可无济于事,声音依然干哑,在此情此景下分外撩人。

“你确定来得及?”

沈桃听出他的犹豫,怕他不答应,使劲点头,“来得及,你可以的!快嘛,快……”

快?

好他妈扎心。

秦酬舔舔腮帮,这女人口蜜腹剑,骂人不带脏字。

看来得好好教训教训她。

他抱她坐到椅子上,手扯开她背后的系带,衣服的前片立马散落下来。

沈桃抱着他的脑袋,发誓再也不穿这种防御力低的衣服了。

她低头看他全情投入的模样,觉得痒痒,苦中作乐,哭着笑了出来。

秦酬气得抬眼瞪她。

这女人有完没完?

前有狼后有虎的,亏她还笑得出。

“有什么好笑?”他问。

沈桃抿抿唇,两点梨涡若隐若现。

秦酬指背轻抚她略微红肿的半边面颊,视线追着上面滑落的一滴泪,想看看它会不会落到小梨涡里。

“谢谢你刚刚帮我,秦大哥。”

沈桃亲了亲秦酬的额头,“如果为难就算了,我不想连累你。”

这话还算中听,秦酬正觉得舒心,冷不防她又冒出一句。

“你已经很累了,出了这么多汗,别勉强了。”她抹抹他的鬓角,“不行就算了吧……”

勉强。

不行。

秦酬气极反笑。

有趣。

“你激我是不是?”

沈桃做出惊讶的表情,“什么呀?我没有……因为秦大哥人好,我就挑你这个软柿子捏了……”

什么柿子?

秦酬暗暗磨牙,猛得起身,把她给抛到了床上,随即在她的惊呼声中压了上去。

沈桃觉得自己大概是失心疯了,才敢去招惹这样的男人。

正被他吻得云里雾里,突然一阵蜂鸣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细密的震动。

“呀!”

沈桃吓一跳,尖叫一声推开他,羞得满脸通红。

“干什么一惊一乍的?”秦酬拧拧她的鼻子,“就只会嘴上逞能。”

他接起电话,低低“嗯”了几声,说了句“马上来”就挂断了。

随后向沈桃解释:“他们还在喝酒,叫我过去。”

见沈桃瞳孔缩了缩,掩住胸,蜷起身体,他低声安抚:“别害怕,我去灌那狗东西酒,让他死一死,不能过来欺负你。”

沈桃凄冷地笑,吸吸鼻子,“好主意,但你的酒量不是很差吗?”

秦酬整理好衣服,俯身也亲了亲她的额头。

“其实没有很差,下次让你见识一下。”

他出了房间,沿着长长的走廊不紧不慢地往电梯厅走。

迎面过来一个男人,正是王志伟。

狭路相逢,王志伟微微一愣,直觉他的样子很不对劲,但理智分析,他不敢拿自己怎样。

“你……”

秦酬听到他的声音就烦,三两步走到他面前,两拳打在他的脸上。

王志伟如化了的泥人,顷刻间瘫到地上。

“……呃啊……”

秦酬皱眉,把房卡塞进他的嘴里,冷冷道:“咬着,要是敢掉下来,就拔光你的牙。”

王志伟又哼哼一声,眼皮抽搐了几下,淌下两行浑浊的眼泪。

“知道她是谁吗?”秦酬朝房间的方向偏了偏脸,问他。

他摇头。

“我的女人。”

“唔唔!”他点头。

“还有,她是沈伯年的女儿。沈伯年,你的好兄弟,记得吧?”

“唔唔!”他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胡乱地晃动脑袋。

秦酬鄙夷地一撇嘴角,揪着他的衣领拖着他走。

“既然是好兄弟,你怎么还出卖人家?最早把他领去赌场的,是你吧?”

“唔……”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5:1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