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男频文,她被迫拯救炮灰师尊(陶落白止胤)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进男频文,她被迫拯救炮灰师尊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进男频文,她被迫拯救炮灰师尊)

古代言情小说《穿进男频文,她被迫拯救炮灰师尊》,男女主角分别是陶落白止胤,作者“一条大鱼头”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白止胤听见林长青之语,迅速从入定中启开双眸。见陶落蹑手蹑脚在往外走,他道:“去哪?”陶落身体一顿,回头僵笑道:“剑尊,弟子……弟子去练御剑飞行术。”面前之人从榻上站起,一身气势如云间冷月。白止胤步到她面前,背手低眸俯睨她一眼,淡道:“在我这里从日出瞌睡到日落,现在想起去练飞行术了?”陶落:“……”白…

小说《穿进男频文,她被迫拯救炮灰师尊》,是作者“一条大鱼头”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陶落白止胤,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白止胤听见林长青之语,迅速从入定中启开双眸。见陶落蹑手蹑脚在往外走,他道:“去哪?”陶落身体一顿,回头僵笑道:“剑尊,弟子……弟子去练御剑飞行术。”面前之人从榻上站起,一身气势如云间冷月。白止胤步到她面前,背手低眸俯睨她一眼,淡道:“在我这里从日出瞌睡到日落,现在想起去练飞行术了?”陶落:“……”白…

第8章 师尊不拿我献血了? 试读章节

男主石天炎又双叒叕在练功时生出了魔气。

林长青急跑到冷剑阁门口噗通跪下,孟女哭长城般声嘶力竭道:“师尊,阿炎他魔气又上来了。”

陶落坐在白止胤旁侧打瞌睡,半梦半醒听得此话,蓦地惊醒。

葬魂之野那次,自己被拉着给男主吸血的惨痛记忆再次涌上心头,她身体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白止胤听见林长青之语,迅速从入定中启开双眸。

见陶落蹑手蹑脚在往外走,他道:“去哪?”

陶落身体一顿,回头僵笑道:“剑尊,弟子……弟子去练御剑飞行术。”

面前之人从榻上站起,一身气势如云间冷月。

白止胤步到她面前,背手低眸俯睨她一眼,淡道:“在我这里从日出瞌睡到日落,现在想起去练飞行术了?”

陶落:“……”

白止胤:“随为师去看看你四师兄。”

陶落觉得,这话的另一层意思就是:为师带你去给男主献血。

石天炎在日月宫下的练剑广场上。

广场上此时聚着上千弟子,皆围在男主四周,或关心或嫉妒地探看他伤势。

陶落看这情形,这才记起原来今日是天荇城一年一度的斗剑大会。

此次大会上,石天炎一举击败蝉联数年的沈明辰,正式成为了天荇城弟子NO.1的存在。

只不过他用力过度,一不小心又触发了体内魔气。

“剑尊来了!”一阵高呼传来。

众弟子应声散开,对空中御剑而下的白止胤齐齐参拜。

“剑尊在上!”

陶落站在白止胤身后,俯瞰下面呼声震天的人群,好大的阵仗。

她暗瞄了几眼面前之人。

底下的弟子尊敬叩拜他,而自己则站在他身后,与他共乘一把剑。

她见他居高临下,威严肃穆的清冷样子,心中莫名起了几分异样的感觉。

林长青点足落下,非常焦虑地奔过去将满眼通红的石天炎抱进怀里,抬头对白止胤道:“师尊,您快看看阿炎。”

白止胤见到石天炎状况,心中一急,提前收了灵剑,双脚直接踩云轻跃而下。

全然忘记了身后还有个……徒弟。

陶落还未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脚底一空,整个人噗咚地滚跌下去,屁股和后背重重着地……

方才对他起的几丝异样心思瞬间烟消云散。

“这小子怎么样了?”几个掌门和长老站在一旁,束手无策。

“暂时无碍。”白止胤收回了探石天炎额头的手,抬头对沈明辰道:“先带他去寒冰洞。”

林长青瞄了几眼远处从地上艰难爬起来的陶落,道:“师尊,我去拉小师妹。”

嗯。白止胤自然而然应了,抬眸瞥了陶落一眼,心中一怔。

她何时又摔了?看这她龇牙咧嘴的痛苦表情,脑中不知为何闪过葬魂之野时,她被拉着吸血的情形。

他收回视线,淡道:“罢了,不用叫她了,为师来压制。”

沈明辰假惺惺关心道:“师尊,您身上的仙气和天炎的魔气相冲,强硬压制恐怕会……”

“莫多言了,先去寒冰洞。”白止胤道。

沈明辰可巴不得他受伤,于是即刻闭了嘴,将石天炎背向寒冰洞。

等陶落揉着屁股,按着腰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时,白止胤师徒四人早已御剑飞走了。

陶落:“诶?不用我献血吗?”

不用我献血也把我带上哇,沈明辰那个危险分子可还在白止胤身旁呢!

陶落追着喊着没赶上,她屁股腰背被摔得生痛,只得缓了脚步,自己被迫在城中游荡了起来。

她不会御剑,加之每日一心陪在白止胤身旁,生怕别人害他,除了那次拜托常谏师兄带她下山挖白玉兰树苗,其他时间显少有机会下日月阁。

她在城中闲逛了许久,眼看太阳西落。

白止胤不会把她忘记了,自己上日月宫了吧?

她双手结印捏出一个如气态般的半透明传字符印,手指点出真气在符印中写了几个字,随后掌心一握将符印攥成一个光团,向空中掷出去。

天荇城树木颇多,皆高耸入云,似直插云霄。

这些树大多都有灵性,有的甚至还生出了灵识。

陶落歇在一颗古树下等白止胤回复。

她吹了阵晚风,打了无数个喷嚏,还没有白止胤的消息。

百无聊赖之际,她转身敲了敲面前的古树,仰头看那巨大的树冠,自言自语道:“这得多少岁?”

“老夫今年一千零一十七岁了。”一个声音从背后传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3:5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