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九岁小娃娃扑倒魔君(祝无怀元锦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祝无怀元锦念)穿成九岁小娃娃扑倒魔君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成九岁小娃娃扑倒魔君)

古代言情小说《穿成九岁小娃娃扑倒魔君》,由网络作家“格格巫的大笨笨”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祝无怀元锦念,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先喝了吧。”元锦念并未多言。小二把药液喂进男人嘴里,中年男人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好。嘴里浓郁的药力悉数流淌在身体各处,暖洋洋的,伤的疼痛也感觉不到了…

古代言情小说《穿成九岁小娃娃扑倒魔君》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祝无怀元锦念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格格巫的大笨笨”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先喝了吧。”元锦念并未多言。小二把药液喂进男人嘴里,中年男人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好。嘴里浓郁的药力悉数流淌在身体各处,暖洋洋的,伤的疼痛也感觉不到了…

第8章 说真话都没人相信了 试读章节

医师也说过,没有二品回血丹这根本没救,他们身上没有那么多钱,种子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元锦将药液递给小二。

打开的那一瞬间浓郁的药香铺散开来,两人都吃惊地望着元锦念。

秋雨也迷惑了,小姐什么时候有药液了?

“这这这……”小二一瞬间好像结巴了,心里更觉得羞愧。

“先喝了吧。”元锦念并未多言。

小二把药液喂进男人嘴里,中年男人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好。

嘴里浓郁的药力悉数流淌在身体各处,暖洋洋的,伤的疼痛也感觉不到了。

中年男子本就是一品药剂师,这药液能媲美二品丹药,且还是二品中的极品。

还不等中年男去说什么,元锦念就往外走。

门口,冬雨见没人便叫了几声。

中年男子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二品炼丹师啊!整个青云国都少见。

“小姐。”冬雨将装了银两的空间袋递给元锦念,后者直接给了刚出来的小二。

他犹豫着要不要拿着银两,去叫个医师过来。

“叫个医师看看以防万一。”元锦念见他不拿,出声说道。

小二听了才接过空间袋,跑出去找医师了。

元锦念走进内阁,中年男人不再咳嗽,却也动不了。

“小姐的药夜可否告知顾某从何而来?这位大人药液造诣极高。”中年男人神色有些激动,二品药剂师啊,皇都也才两位,且这药液的提取如此精纯,绝对不止是二品药剂师!

“她不愿意。”马上就是测灵大会了,她赤灵六阶,还要努力修炼,这种事能少一件就一件。

不多时,小二带着医师来了。

摘下纱布,元锦念才看到中年男人肩膀上的伤有多严重。

两个血洞凹进去,靠一根断骨血肉连接着手臂,止住了血却还是会让人看的头皮发麻。

“小姐。”冬雨看了眼便不忍再看,轻声喊了一声元锦念。

“没事的,别怕。”轻轻拍着冬雨的手,让她别怕,冬雨却觉得受宠若惊。

医师对着那伤口,看了好久,似是自己也不相信,又反复看了几遍才问道:

“你们用了什么丹药?”他只是一名医师,没有火灵根。但哪位医师不想成为炼丹师呢,且丹药难求,炼丹师的地位也极高。

“不是丹药,是药液。”小二回答道。

成不了炼丹师也有很多人制药剂,但精华的提取却是极其艰难的,有些药液也会售卖,但效果不如丹药的十分之一,价格却高的离谱。

但也有一些药液的作用能达到丹药的十分之一,还是有很多人买。

“现在药剂师也有这么厉害的吗?”医者叹息,他自己也是一名药剂师,这是由丹盟授予的,炼丹师太少了,丹盟就会认证一些药剂师,也会收弟子,这位医师便是丹盟的药剂师。

但在丹盟,炼丹师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对于进入药剂师他们不屑一顾,这也导致药剂师的地位只是炼丹师的十分之一。

“伤口的血止住了,但想保住这条手臂的话,需要一品的生肌丹,将断臂接好,且以后无法提起重物。”这些比话着太微不足道了。

元锦念没说话,小二也在思考,青云国的丹盟里有六位真正的炼丹师,五个一品炼丹师,一个二品炼丹师!

在青云国想要一枚丹药太难了,龙其还是生肌丹。

生肌丹极难炼制,药材的控制提取都得极其小心,看似是一品丹药,但难度和效果与二品丹药有的一拼。

元锦念空间里倒是有生肌丹,齐老在刚学炼丹时用来炼手的,堆在角落里,这种一品丹药,齐老一直都觉得辣鸡。

给元锦念用的也都是四品,五品的,齐老现在是一名七品炼丹师,白然看不上这一品的丹药。

小二送医师出去。

“师父,我去丹盟看看有没有人能炼制生肌药液。”小二回来,剩下的银子不知道能不能买到。

“生肌丹我有。”元锦念出声。

几道惊讶的目光顿时落在她身上。

“我们就二百两,这生肌丹你卖给我们并不划算。”小二有些踌躇,他想要生肌丹,但是这样哄骗一个小娃娃不好。

“小姐,你别开玩笑了,府里没有生肌丹啊!”家里哪有生肌丹啊,只有止血丹和聚灵丹,被老爷好生收着呢!

小二一听神色也有些落寂,现在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转瞬又振作起来。

命保住了已经是大喜了。

“我真的有生肌丹。”元锦念很认真的说,但冬雨依旧不信,是不是她不在的时候小姐遇到江湖骗子?哪个骗子居然趁我不在搞事情?

冬雨一直在哄小孩一样哄她。

元锦念现在就挺想长大,这年头说真话还没人信了。

元锦念从空间里掏出来,生肌丹装满了一瓶子。

现在几人不得不信了。

小姐怎么有这么多丹药?深藏不露?完了,以后小姐是不是用不到我们了?搞这些还瞒着我们。一旁的冬雨内心哀嚎。

圆润光泽的丹药散发着药香,元锦念不知啥时候走到了中年男人床边,从空间取出一副手套,戴上。

触碰这骨头里的肉什么的,万一给人家搞发炎了怎么办?

“我救你,你把这铺子给我怎么样?”元锦念进来的时候便瞅见了院子里的药材,这人是个药师,这些药材也挺久年份了。

“好!”中年男子说完,还想说其他,便见小姑娘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咔擦一声。

男人忍不住倒吸一气,骨头正好了,但中间有一段碎骨。

元锦食将西吧碎的骨头拿出来,连着一根筋的手臂看起来恐怖极了。

在空间掏出一瓶丹药,倒出一颗捏碎洒在上面,又捏碎一颗生肌丹撒在上面,才拿过新的纱布包好。

全程元锦念面不改色,习以为常了。在现代,暗杀的人不能使用灵力,什么武器没用过?深可见骨的伤多了去了。

中年男人则是一脸心疼,最开始捏碎的那颗丹药一看就是二品,要是小娃娃的家族知道了,不得说她这个败家女,就为了一间小铺子就用了二品丹药还加一颗生肌丹。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3:5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