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才破译师林天澈周晨曦(林天澈周晨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之天才破译师全文免费阅读)林天澈周晨曦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之天才破译师)

《重生之天才破译师》是作者“池鱼醉渊”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林天澈周晨曦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所以,为了时间线上一定会发生的那天,从现在开始,他决定先从两个方向准备。一个是帮A国安全部设计一款全新的防火墙。一个是设计一款软件自动查找分析所有监控和图片与何其乐同框过的人,以及和这些人相关的人。因为工作量太大,林天澈不能靠自己找监控看完去一个一个找人,也不能动用安全部的人,不知道水还有多深,也许…

现代言情类型《重生之天才破译师》,现已上架,主角是林天澈周晨曦,作者“池鱼醉渊”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所以,为了时间线上一定会发生的那天,从现在开始,他决定先从两个方向准备。一个是帮A国安全部设计一款全新的防火墙。一个是设计一款软件自动查找分析所有监控和图片与何其乐同框过的人,以及和这些人相关的人。因为工作量太大,林天澈不能靠自己找监控看完去一个一个找人,也不能动用安全部的人,不知道水还有多深,也许…

第6章 不合身 试读章节

林天澈躺在床上,脑子里也没闲着。不出意外的话,地铁爆炸案幕后黑手现在已经在铺线。

上辈子他到死的时候除了何其乐是内鬼这一个线索,其他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安全部真的有内鬼的话,就算他今天补了漏洞,熟悉内部网络的人和犯罪集团里应外合再开一个“后门”,是个非常简单的事情。

所以,为了时间线上一定会发生的那天,从现在开始,他决定先从两个方向准备。

一个是帮A国安全部设计一款全新的防火墙。

一个是设计一款软件自动查找分析所有监控和图片与何其乐同框过的人,以及和这些人相关的人。

因为工作量太大,林天澈不能靠自己找监控看完去一个一个找人,也不能动用安全部的人,不知道水还有多深,也许有不止一个的“何其乐”。

正在林天澈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脑子里飞速转着,思考两个软件的设计方案的时候,门被敲开了。

他警觉地看向门口的方向,看到人之后松了口气问道:“咦,姐,你怎么来了?”

赵简言风风火火冲进来,笑道:“怎么啦?不能来看看你?”

“我们一个小时前刚见过。”

“那又怎么样?谁叫我弟弟招人疼呢?”赵简言说着往身后看去,“进来吧,就是他。”

随后,林天澈就看到一个衣着西装的六十岁上下,带着老花眼镜,两鬓花白的老人跟着赵简言进了病房,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木箱子,进来把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卷尺。

“起来,给你量一量。”赵简言上前隔着被子,拍了拍林天澈的屁股。

“做衣服?”

“是啊。”

“我有衣服。”

“你看看你那些都是什么衣服,大大小小的,一点儿也不合身。你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长个子的时候,每个月都应该穿新的。”

“没有长这么快。”林天澈想了想又加了句,“没有长了。”心里想着,都已经一米八几了,应该长不了了。

“胡说!我看你比上个星期还高了呢。麻溜点儿,起来站好。”赵简言直接上手把睁着懵懂双眼的林天澈从床上拖了起来。

看着老人精致的小箱子和熟练的手法,林天澈问:“老师傅,您是哪家店的?”

“老师傅”正要开口,赵简言抢答道:“就是一家经常给我们家做衣服的老裁缝铺子。”

林天澈一听就明白了,这里的“我们家”她说的是赵家。也对,这种家庭应该不会在大街上随便买衣服。

虽然赵简言是记者,但是她父亲母亲和弟弟都是赵氏集团的股东。从他的爷爷辈就已经经商了,家族产业就很多,现在主要业务是房地产和金融投资。

她父亲赵霁昌是去年的A国富豪排行榜前十。

林天澈想说,不用这么麻烦去纯手工做,顾寒光已经在对面超市里给他买了几套了,够穿了,不够可以再买。

但是看着认真量身的老师傅,没有开口。他拒绝的话,老师傅这单生意就飞了。

“老师傅”一听,笑了笑,说道:“是的,我们家是老铺子了。客人您什么时候要穿?”

“五天后,就是这周日要礼服,常服,睡衣先各两套。下周日各再来三套。再过一周,礼服常服再各做三套。”

林天澈:“……太多了。”

赵简言:“哪里多了?参加节目不是平时,你每天要穿不一样的衣服,你这已经很少了。不够的话,再继续做。”

林天澈:“……我还有刚来这买的好几套衣服没穿过。”

林天澈每每忙起来一件衣服穿一个星期忘了换也很正常的事儿。最长的一次他一个月都没换衣服,因为他一个月没上床没洗澡,困了就趴在桌上睡,醒了就继续搞他的算法。

而且,林天澈天天在数字符号代码算法的世界里,对于衣食住行的欲望几乎没有,品牌的概念一点儿也没有。

哦,除了吃,他很喜欢吃,而且怎么吃都不会长肉。不过,吃的东西好吃就行,二十块钱一碗的牛肉面和一千块一碗的顶级佛跳墙在他眼里是一样的。

穿的衣服干净整洁就行,一百块一件的衬衣和一万块一件的衬衣他觉得穿起来都是一样的。

赵简言敲了下林天澈的脑袋没好气地说:“你是参加比赛,而且要天天直播,怎么能穿着超市里一百块一件的衣服?而且顾寒光瞎买的,都什么审美?一点儿都不合身!”

正在手术室里辛苦做手术的顾寒光对自己的眼光被他的女神嘲笑了的事一无所知。

林天澈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这件顾大夫下班路上顺道给他买的睡衣,一脸疑惑不解地:“挺好的。”

“啧啧啧,你和顾寒光简直就是一对瞎眼的。恩?等一下,你知道会每天直播?一点儿不惊讶?”

“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你不紧张不害怕?一天说不到几个字的社恐,要天天被人盯着看了,怎么没什么反应?”

“我不是社恐。”

他只是当看他的人多了会有点难受,只是不知道回答完别人的问题还需要说什么。

只是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能不能被别人理解,会不会伤害到别人。

只是除了自己的几个专业以外的事情真的都不了解,不知道说什么。

“哦——是么?”赵简言抬眉地望着林天澈。

“恩。”

“行吧,反正有什么事情,或是不想参加了就去八楼找我。”

“好。”

林天澈不知道的是,这“老裁缝铺子”是国际高定大品牌。

低调而奢华,朴素而出尘是品牌的特点。旗下所有服饰全部是手工缝制。每一件都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单品,而且价格不菲。他这几套衣服的钱可以买一辆豪车了。

虽然没有标签。衣服上也没有logo,但是认识的人一看就知道。

当然,不认识的人,比如林天澈,只是觉得很衬人,很合身,很舒服,而已。不过,他不认识,自有认识的人。

五天后,林天澈背着一个单肩包,拖着一个大箱子走进了电视台为他们准备的宿舍楼。单肩包里是他的笔记本电脑。箱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是赵简言准备的,从衣服到生活用品。

不曾想,刚刚走进大楼一抬头,他的目光正和那个他熟悉的人撞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3:0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