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双穿:开局就成了花魁的替身(周六一陆羽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系统双穿:开局就成了花魁的替身)周六一陆羽珩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系统双穿:开局就成了花魁的替身)

最具实力派作家“叮当买了个猫”又一新作《系统双穿:开局就成了花魁的替身》,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周六一陆羽珩,小说简介:陆羽珩的眼神微微抖动了一下,依旧一脸冷色。周六一的脑里嘭的一声,被陆羽珩的眼神炸的一片狼藉。她极力的往后缩了缩,很快调整好角度,眼神四处飘散,生怕再次碰到陆羽珩的眼睛。(这又是唱哪一出?是我听错了吗?这话从这腹黑男二嘴里说出来,既不符合原著,也不符合逻辑啊!)周六一悄悄的把脸撇了过去,她怕看着陆羽珩…

主角是周六一陆羽珩的古代言情小说《系统双穿:开局就成了花魁的替身》,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叮当买了个猫”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陆羽珩的眼神微微抖动了一下,依旧一脸冷色。周六一的脑里嘭的一声,被陆羽珩的眼神炸的一片狼藉。她极力的往后缩了缩,很快调整好角度,眼神四处飘散,生怕再次碰到陆羽珩的眼睛。(这又是唱哪一出?是我听错了吗?这话从这腹黑男二嘴里说出来,既不符合原著,也不符合逻辑啊!)周六一悄悄的把脸撇了过去,她怕看着陆羽珩…

第3章 不按套路出牌 试读章节

陆羽珩顺势弯下腰,将整个上半身都压在了周六一的面前。

眉头微蹙,眸光依旧冷冽刺骨。

“你对本王可有半分不舍?”

说话间,他俩的鼻尖仿佛都快触碰到了。

四目相接之际。

陆羽珩的眼神微微抖动了一下,依旧一脸冷色。

周六一的脑里嘭的一声,被陆羽珩的眼神炸的一片狼藉。

她极力的往后缩了缩,很快调整好角度,眼神四处飘散,生怕再次碰到陆羽珩的眼睛。

(这又是唱哪一出?

是我听错了吗?

这话从这腹黑男二嘴里说出来,既不符合原著,也不符合逻辑啊!)

周六一悄悄的把脸撇了过去,她怕看着陆羽珩这张俊美无双的脸,说不出这样违心的话。

“王…爷…幺娘身份低微,不敢对你抱有半分觊觎!”

“是不敢?还是不悦?”

陆羽珩丝毫不给她松懈的机会,目光紧跟着她的眼睛。

(要死了!要死了!他这是要闹哪样?)

周六一偷偷用余光看了一眼陆羽珩,兴奋得心里的小鹿都快关不住了!

“王爷!幺娘不敢!”

周六一伪装出的娇柔软弱样子,看不出半分青楼女子的妩媚,倒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模样。

陆羽珩伸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粉嫩潮红的脸颊转了过来,迫使她的目光无法逃离。

“如若…本王让你敢呢?”

陆羽珩霸道的语气连带着温热的呼吸,如毛笔般轻抚着周六一的额头,深邃的眸色更是无比清澈诱人。

在如此暧昧的氛围下,很明显,周六一…她…慌了!

(快醒醒!想什么呢?他只是个NPC!

这孤寡反派果然厉害,要不是看了原著,我差点就着了他的道。)

“王爷…你就饶了幺娘吧!要是皇后娘娘知道了,幺娘可就性命不保了。”

周六一边说着就声泪俱下的跪倒在他的脚边。

(原著中这孤寡男二断情绝爱,唯一的死穴就是他的老娘,龙国皇后。

他不是该对她言听计从吗?怎么接到召令还不走?

这该死的NPC竟敢和姐作对。)

“饶了你?若本王不呢?”陆羽珩语气生冷,吐字极慢。

(这样就想让我走?天真!)

“王爷!你就看在幺娘,这三天三夜尽心竭力服侍你的份上,饶了我吧!”

周六一轻扯着陆羽珩的裙角,嗲嗲的说话时,还特意把幺娘两字加了重音,好像生怕被谁误会似的。

(走啊!你倒是快走啊!

老娘都把三天的耻辱柱搬出来了。

再不走,女主就要错过被男主英雄救美的时间了。)

周六一着急的都想跺脚。

要不是考虑到人设不能崩,她都想叉腰和陆羽珩骂街。

“王爷!”

门外的侍卫有些着急的催促起来。

“好了!本王做事何须你来提醒,自行下去领一百军棍吧!”

“是”侍卫回答的掷地有声。

(这疯批男二果真是个黑心肠子。

照原著所写,那门外的侍卫实则是他的心腹爱将小蒙,对他是巴心巴肠的忠心,在后续的剧情中,可是帮他铲除了很多异己。

照此下去恐怕后面也会对他心生异心!)

周六一竟不自觉的有些替他担心起来。

(靠……一定是他的那张男神脸诱导了我!)

在此情形下,陆羽珩的心里也是纠结的紧。

眼下这时间咬的这么紧,又不能让原主这恋母癖的人设崩了。

(我去…我是反派我怕谁,区区NPC

推倒、敲晕、打包带走…

总有一款适合她。)

“来人!把老鸨给我本王带过来。”陆羽珩怒目圆瞪,咬牙切齿的吼道。

“是!”

何妈妈刚被推进屋,侍卫手里冒着寒光的钢刀就架在她的脖子上。

吓得她赶紧连滚带爬的扑倒在陆羽珩身下,一个劲的朝他磕头求饶,本就浓妆艳抹的她,被钢刀这么一吓,哭的是满脸花妆,宛如鬼魅。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陆羽珩一脚把老鸨踢到墙上,老鸨即刻两眼翻白,口吐鲜血。

“竟敢拿个假花魁来糊弄本王!是想让这春喜楼集体替你陪葬吗?”

周六一一看陆羽珩果然如原著中描写的一样残暴,心里开始连连叫苦。

(这不科学啊?他怎么知道是我是假的?

原著中明明没这段,难道剧情里的NPC都有自己的思想了?

完了,完了,不会还没出这房间就要全剧终了吧!)

“王爷饶命啊!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何妈妈见事情败露,在地上滚了两圈后,都不来及擦擦嘴角的鲜血,就又朝着陆羽珩爬了过来,狗急跳墙的指着周六一说道

“你个贱人,真是胆大包天!”

说着就想抱住陆羽珩的大腿,又被陆羽珩踢开了。

何妈妈仍不死心,爬了几步后大声哭诉起来。

“王爷!奴婢…奴婢…全不知情!

是周六一,是她心怀不轨,擅自顶替幺娘,她肯定想借此机会对王爷图谋不轨。”

何妈妈这脑袋虽磕得跟个拨浪鼓似的,但这思路还挺清晰,马上就将黑锅甩到了周六一的身上。

陆羽珩皱着眉,转头看向周六一,显然何妈妈的话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六一?六一儿童节?这NPC的名字还挺新潮。

看来原著作者也是个图省事的人。)

“你想对本王图谋不轨?”

周六一惊呼一声,已经水患成灾的双眼即刻充满了温情和真诚。

(死老鸨,竟想害死我,为了保命,眼下只能放手一搏,将计就计了。)

“王爷…六一…六一…也是为情所困,才会出此下策”

“为情所困?”

陆羽珩的眼神更加懵逼了,他快速的又把脑子里的剧情搜索了一遍,再次确定了,确实没有这句台词。

(原主还有这魅力?

现在的NPC改起剧本来真是一套一套的!)

“六一…绝不敢欺瞒王爷,其实早在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倾心于你,只是…只是…每次你的眼里都只有幺娘,一直未曾看一眼,我这个春喜楼里小小的丫鬟。”

周六一几乎使出了毕生所学,边哭边抽涕,诉说着她的委屈和心酸,声音甜软入耳。

(都这么不按套路出牌吗?

死到临头还想拉我垫背?

老天保佑!希望这个断情绝爱的孤寡反派,能够怜香惜玉一次!)

“真是这样吗?何…妈…妈?”

陆羽珩说这话时声音冰冷刺骨,特别是最后三个字,冷的像一把冰锥狠狠地刺入了老鸨的心脏。

何妈妈吓得浑身颤抖不止,她抬眼看了一眼哭得稀里哗啦的的周六一,咬着牙回道

“回禀王爷!属实…属实…此事奴婢也有所耳闻,只是…只是没想到这丫头如此大胆,竟敢愚弄王爷。”

“竟敢唬弄本王!我看你这春喜楼也没必要留了。”

陆羽珩恼羞成怒的看了一眼周六一,暴躁的一脚将她甩飞,转而对外面的侍卫怒喝道

“来人!将这女人给本王打入黑牢,一把火把这春喜楼烧了,所有和春喜楼有关的人一个人都别放过。”

(罪过!罪过!一上来就要提前大开杀戒。

我真是太难了。

即要阻止了他们相遇,又要保住原主人设。

这下春喜楼都没了,女主也被我关了,看你们还怎么一见钟情,双宿双飞!)

“救命啊!救命啊!”

龙国帝都最繁华的春喜楼,就这样在一片夹杂着呼救声的冲天火光中,付之一炬。

传闻大火烧了一天一夜才被雨水浇灭,楼中三百九十五人,除了周六一以外无一活口。

从此陆羽珩的名字就如死神鬼刹,成了龙国百姓闻之色变的俊首修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2:2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