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男高攻略计划小说(季枍卫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男高攻略计划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男高攻略计划)

网文大咖“大金毛不吃青椒”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重生:男高攻略计划》,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季枍卫荀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在每一个课间,卫荀的课桌前都围着一大圈人,有本班的、别班的,大家都来关心他的伤情。他打着哈哈,告诉大家是骑车摔的。我假装低头做习题,耳朵却细致地捕捉着与他相关的一切。斜前方不断传来欢笑声和打闹声…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重生:男高攻略计划》,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季枍卫荀,由大神作者“大金毛不吃青椒”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在每一个课间,卫荀的课桌前都围着一大圈人,有本班的、别班的,大家都来关心他的伤情。他打着哈哈,告诉大家是骑车摔的。我假装低头做习题,耳朵却细致地捕捉着与他相关的一切。斜前方不断传来欢笑声和打闹声…

第5章 共处一室 试读章节

他的背后是耀目的光,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对上他的眼睛,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但旋即他又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去,和同桌谈笑风生。就好像他从来没有见过我。

在每一个课间,卫荀的课桌前都围着一大圈人,有本班的、别班的,大家都来关心他的伤情。

他打着哈哈,告诉大家是骑车摔的。

我假装低头做习题,耳朵却细致地捕捉着与他相关的一切。

斜前方不断传来欢笑声和打闹声。我无意识地捏紧了笔杆。

卫荀热情外向的样子,和昨天冷若冰霜的样子,仿佛是两个人。

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带走了一整个上午,枯燥又乏味的课填充着我的大脑。

不过有一件事值得开心,那就是并没有同学发现我和邬辛的秘密。

甚至,一个上午过去了,没有人主动来和我交流,也没有人来关心我扭伤的脚。

邬辛在这个班里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下午,体育课是最后一节课,同学们都带着快要放学的欣喜往操场上跑。

至于我和卫荀两个伤员,则被体育老师安排到体育器材室清点体育用具。

离开了同学们,卫荀又变了回昨天的沉默寡言的样子。

按着老师给的清单,我们开始对着成筐的跳绳和羽毛球工作。

“你不是骑车摔的,”我轻声说。

他缠跳绳的手顿了顿,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去打黑拳?”

“跟你没关系。”

“你第一次去吗?”

“……”

他没有再回答我,只是专心整理着他手上的跳绳。

秋天的天暗的更快了,还没放学,天就有了变暗的趋势。

老师把器材室钥匙放到桌子上,“待会还篮球队的同学来还篮球,等他们还了你们就可以走了。”

临出门前他又不放心地嘱咐说:“千万别把钥匙弄丢,这门坏了,两面都只能用钥匙开。”

不一会儿,篮球队的同学如约而至,他一个人提着一大网篮球,吹着口哨向我们靠近。

他在卫荀跟前停下,把篮球往地上一甩——

“嘭!”他双手撑着桌子边缘,猛地向前探身,他的影子瞬间就把卫荀笼罩在黑幕中。

“是你啊,”他戏谑地说,“怎么哪都有你啊?”

我认得他,赵晞。

楼下的公告栏里,他因为打架被年级通报批评。

卫荀还是沉默,低着头不说话。

“真是冤家路窄,”赵晞突然间转头看着我,“你说是不是?”

他的脸极具侵略性,甚至比卫荀还要凌厉上几分。

我慌了神,但依然强装镇定。

他见我们都不接茬,顿感没趣。

放下撑在桌上的手,改为抱胸的姿势,赵晞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们,说:“既然这么有缘,就送你们个礼物吧。”

赵晞说着,一把顺走了钥匙,“老师应该告诉过你们这门坏了吧,好好享受共处时光吧。”说完还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我着急地起身,想伸手把钥匙捞回来。

没想到赵晞后退一步,让我扑了个空。

他边往门口退步边戏弄卫荀说:“小美女不想跟你待一起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完就拉上铁门,大笑着跑了。

他的笑声越来越远,直至完全消失在铁门后。

真像个在treat or trick游戏中得到奖励的小屁孩,我想。

“对不起。”身后传来卫荀低沉的声音,“我以为他只会针对我,是我拖累你了。”

卫荀疲惫地揉揉眉心,看向我的眼睛里多了一丝柔软。

缺钱到去打黑拳,在学校还总是被赵晞欺负吗?

我对他又多了一些怜悯。

我故作轻松地说道:“没事啦……诶!”我突然想到,“我们可以打电话让体育老师来捞我们呀。”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行……”

我兴奋地掏出手机,下一秒却傻了眼。

“我手机没电关机了,你看看你电话还有没有电吧……”

他掏出手机,递给我,“你还记得体育老师电话号码吗?我没存。”

好吧,这才是问题。

“你有同学朋友的电话吗?”

“没有。”

“那你爸妈呢?你那么晚不回家他们会着急的吧”

“不会。”

我有一瞬间觉得他在骗我,但是转念一想,我又何尝不是这种情况呢。

我泄了气,一瘸一拐地回他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昏黄的灯光从头顶落下,他的睫毛在脸上落下细长的阴影,稍稍削减了他的锐气,整个人都柔和了不少。

“你总是被他欺负吗?”我问。

也许是出于愧疚,他不再保持缄默。

“嗯。”

“跟老师说过吗?”

“校长是他继母,”他顿了顿,似乎实在想要不要接着说下去,“他知道我打黑拳。”

“……”

所以被挑衅也不反击,所以被欺负也没底气告发,所以即使已经心力交瘁还是要在同学面前装没事人。

“为什么打黑拳,你家里很缺钱吗?”

“妹妹生病了,做手术一次要花二十万。”

“你……”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高一的时候爸妈就不要我们了,那时妹妹刚确诊。”

他扯出一抹苦涩的笑,自弃地说:“像一条流浪狗,对吗?”

卫荀看向我,眼睛湿漉漉的。

我的脸上好像有点凉,伸手一抹,是泪。

随即,他好像意识到自己不该对我说这些,仰起头来,露出了他在同学面前的招牌笑容。

“那些都是骗你的,你不会真信吧?我演技可真好……”

我看向他的笑。

奇怪的是,那么有感染力的笑容,我却看到了无尽的落寞和悲哀。

“嗯,我也希望你在骗我。”我轻声回应。

他的笑容滞住了。

我转过头不去看他,这是我保护他的方式。

我站起身来,拖着不灵便的脚,在器材室里寻找起开锁的工具——

没错,我会开锁,这可是我上辈子引以为傲的本事之一。

“你在找什么?”他也站起身,向我靠近。

我的目光被地上反光的物体吸引,捡起一看,是一个一字夹。

应该能用,我想。

我快步朝铁门走去——

感谢YouTube的教程,我成功地打开了铁门。

我兴奋地转身,指着铁门对卫荀说:“你看!我成功了耶!”

卫荀先是惊喜,而后恢复了冷静,盯着我的眼睛,“原来你会开锁啊,故意不说?”

呵,还跟我玩这一套,色厉内荏的炸毛小狼狗罢了。

我勾起嘴角,不甘示弱地回瞪他,一步步向他逼近。

“不然怎么从你嘴里套出话来呀,不听话的小狗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12:2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