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复仇逃妻全文(夏程欢薄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首席的复仇逃妻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首席的复仇逃妻)

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夏程欢薄祁,文章原创作者为“夏程欢”,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夏应成,夏程欢所想的只是外面的看守,为什么会让他进来。“欢欢,求求你救救我。”几日不见,夏应成狼狈不堪,西装还是他往日惯穿的名牌,不同在于多了许多褶皱。穿在身上的衣服都可以皱成这样,像是被人抓着扯来扯去…

热门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夏程欢薄祁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夏程欢”,喜欢霸道总裁文的网友闭眼入: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夏应成,夏程欢所想的只是外面的看守,为什么会让他进来。“欢欢,求求你救救我。”几日不见,夏应成狼狈不堪,西装还是他往日惯穿的名牌,不同在于多了许多褶皱。穿在身上的衣服都可以皱成这样,像是被人抓着扯来扯去…

第22章 跪地哀求 试读章节

几天的时间,没有一个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包括最喜欢看她笑话的苏靖。
整个世界,就好像是剩下她一个人。
她甚至在想,这样也好,她将身体养好了,才有更足的底气,跟薄祁周旋。
终究,这是奢望,夏应成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平静。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夏应成,夏程欢所想的只是外面的看守,为什么会让他进来。
“欢欢,求求你救救我。”
几日不见,夏应成狼狈不堪,西装还是他往日惯穿的名牌,不同在于多了许多褶皱。
穿在身上的衣服都可以皱成这样,像是被人抓着扯来扯去。
发型不如往昔的一丝不苟,现在像是草堆。
就是眼眶也显得很不对称,一边显然黑一些。
这是被人打过,才有这样的狼狈吧。
身为夏氏的总裁,出入有车子代步,进出公司大门有保安看着,身边还有年轻的助理。
谁能够对他下手?
“薄祁对夏氏出手了,他抢走了不少的生意,撤走了以前注入的资金,不知道是哪里泄露出去,我欠下了十个亿的巨款,不少的供应商都找上了门。”
不必再多说,夏程欢心底也已经清楚。
夏应成被人打了。
而且是因为要破产,收到风声的人跑来追款项,夏应成拿不出来,才会如此狼狈。
十个亿。
还真是一次性将人给逼上绝路啊。
夏应成拿不出这一笔钱的话,公司破产倒闭的同时,他自己也即将面临牢狱之灾。
薄祁的这一手玩的,可真够绝情的。
可她偏偏无能为力。
“欢欢,你别不说话呀,爸爸平时对你不错吧,这一次家里有难,你帮帮我。”
从来不曾看到如此狼狈的夏应成。
他从来都是小人得志一般的嘴脸,会谄媚,却更多是接受谄媚。
尤其是她嫁给了薄祁之后,夏家也跟着水涨船高。
谁知道这是镜花水月,一碰就散了呢。
她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里还能够顾得了夏应成?
十个亿,不是十万块,卖了她都凑不出来呀。
“欢欢,我已经将你母亲的项目给你了,你看在这个项目上,你也应该帮我啊。”
夏程欢开了口,声音恹恹的没有力气:“我尽量。”
“不能尽量,你要确定下来,我等着你救命的。”夏应成说着还跪着走了两步,靠近了她的病床,扯住她的衣袖。
心里烦闷又厌恶。
夏程欢脸色更显得不好。
甩开他的手:“你不要在这里跪着,回去吧。”
“欢欢,你已经答应了我,我记住了的,等你消息,要尽快,知道吗?”
依依不舍的离开,不忘叮嘱夏程欢要好好完成答应他的事情。
看到自己袖子上是他留下来的一个手印,黑漆漆的。
也不知道夏应成抓过什么,竟然能够脏成这样。
腹部一阵翻滚,她忍受不了,冲到洗手间大吐特吐。
吐的都要虚脱,这才靠着墙壁站着。
洗手间里的镜子照出她的虚弱,脸色苍白,消瘦,双眼无神,凹陷,头发乱糟糟的枯黄。
这些凑到一起,形成一个全新的夏程欢。
连她自己都觉得陌生。
洗了一把脸,让自己精神一些,这才推开了门,打算去找薄祁。
她觉得,薄祁一定会在苏靖的病房内。
这是苏靖的本事,也是薄祁对她的温柔。
可是看守不给她出去。
“我不是犯人,你们没有资格限制人身自由。”
这两个看守是薄祁身边的保镖,高大威猛,孔武有力,除非是他们自己愿意,否则夏程欢出不去。
他们婉拒夏程欢的要求:“薄先生说了,夏小姐要养身体,没有出去的必要。”
养身体?
听起来很好听,养好了身体是为了什么?
给苏靖提供肾呢。
真够讽刺。
“要是我一定要出去呢,你们要对我动手,还是杀了我?”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面露苦色。
“夏小姐,请你不要为难我们好吗?”
为难吗?
要不是她一直被人为难,她又何必要去为难其他的人。
“放我出去,或者带我去找薄祁。”
她希望自己的退让,可以得到对方的退让。
两个保镖商量了一下,决定由一个人去请示薄祁,看看他愿意不愿意见夏程欢。
见保镖走到一旁去打电话,夏程欢觉得很是讽刺。
要见自己的丈夫,还要以这样的方式。
不一会儿,保镖回来,带回了薄祁的话:“夏小姐,薄先生的意思是,当你的身体达到了标准了,你就可以见到他了。”
标准?
可以提供最完美的肾的时候,才算是标准的时候,是这样的意思吗?
见夏程欢一张虚弱苍白的脸,露出苦笑,保镖看都不敢看。
就算见惯了血腥场面,见惯了更为残酷的画面的他们,在看到夏程欢那双眸子中的绝望之后,他们自己也会跟着绝望。
她好让人心疼。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从对方眼底看到了不知所措。
打人他们在行,安抚女人,实在是不行啊。
尤其是这样伤心绝望的女人。
夏程欢默默的回到了病房,脚步有些踉跄,她甚至看不到任何希望。
她心里好着急。
又一次恶心感冒了出来,她再一次跑到洗手间大吐特吐。
这一次差点将胆都给吐出来,吐的满脸泪水,狼狈不堪。
吐一吐没有什么。
被伤害也没有什么。
夏程欢知道,薄祁想要她的肾,那么她就有本钱可以找他谈条件。
不是要保护苏靖,要给她一个完好的身体是吗。
不是只有她的肾可以用吗?
既然要她的肾,她又怎么不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
没有理由,什么都要她付出,他们就不用付出一些东西的吧?
什么时候算是达到标准呢,没有人告诉她,在住了半个月之后,她的身体的确得到了很多改善。
恶露已经消失,她的身体恢复的不错,这是医生告诉他的。
当医生和她说,可以出去走走,她这才发现,门口的保镖撤走了。
被关了这么久,渴望出去见一见阳光。
她踏出了房间。
医院内散步的地方许多,她独自一人走在小道上沐浴着阳光。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0:4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