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复仇逃妻(夏程欢薄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首席的复仇逃妻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首席的复仇逃妻)

《首席的复仇逃妻》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夏程欢薄祁是作者“夏程欢”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薄总,这……”刚才匆匆来的那人想要搀扶起来她,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为难的叫道。薄祁的脚步顿了顿。甚至头也没回…

主角夏程欢薄祁出自霸道总裁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作者“夏程欢”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薄总,这……”刚才匆匆来的那人想要搀扶起来她,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为难的叫道。薄祁的脚步顿了顿。甚至头也没回…

第12章 不及她 试读章节

薄祁走的没任何的停顿和迟疑。
在他心里,大概是没有比苏婧更加重要的了。
夏程欢还是跪在原地。
浑身冰冷。
“薄总,这……”
刚才匆匆来的那人想要搀扶起来她,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
为难的叫道。
薄祁的脚步顿了顿。
甚至头也没回。
“她喜欢跪着,那就跪着吧。”
“等会安排人。”
薄祁的嗓音冰冷。
最后的耐心刚才都被她消耗殆尽了。
他脚步走远了。
可夏程欢还是跪在原地。
刚才那么一瞬,她甚至幻想,会不会因此他就会给自己留个余地。
她从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但是牵扯到肚子里的孩子却不可以。
这条生命是无辜的,哪能因为他的一句话,哪能因为苏婧的设计就给没了呢。
“薄祁!”
她还是跪的笔直,咬牙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大喊。
那身影才顿住。
她喉咙早就沙哑了,可喊的还是很用力。
几乎是声嘶力竭的。
“我早晚会查到的。”
“可你,半天时间都不肯给我?!”
可是这样的话却没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现在甚至是连‘不能’,也都懒得说了。
一直到他背影消失了,夏程欢身上的力气才像是彻底的被抽走了。
天气阴沉的更加厉害。
到最后也分不清楚滴在脸上的是泪水,还是雨水。
“夏小姐,我送您进去吧。”
那人迟疑的说道。
眼里闪过几分的不忍。
周围路过的人,也都是露出不同的表情。
却没几个人停留。
“他让你做什么?”
夏程欢问。
身上的力气卸干净了,她脸色苍白,跌坐在地上,腹部阵阵的抽痛。
一收一缩的,那种疼痛几乎撑不住了。
那人一下子被问懵了。
一时间没回答。
再低头的时候,就看到夏程欢惨白的脸,还有那讥讽的笑容。
心咯噔一下。
有些不忍的避开视线。
含糊的说:“也没什么,就是说让您去检查身体。”
说完之后就迅速的补充,“很快的,很快就出来的。”
本来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给改成了这样。
可夏程欢嘴角的笑容,却一点点的扬起。
说:“哦,是这样啊。”
低低的笑了笑,然后又重复了一遍。
撑着从地上起来。
每一步都缓慢,比蹒跚的老人看着还让人心酸。
那人本来是带着任务来的,现在倒是有几分的于心不忍了。
“苏婧怎么了?”
她平静的问。
越是这样的平静,越是让人很不安。
那人迟疑了很久才说:“似乎是让人绑了,反正我发现的时候就只剩下绑价信了。”
前一秒还通着话,后一秒就被绑了?
世界上所有巧合的事情全都在苏婧那边了。
那人不想多说,只是在不停的催促。
“该进去了,要是再不进去的话,只怕薄总就不乐意了。”
“可我要是不呢?”
夏程欢手覆在腹部上,身体绷紧了。
若是有机会的话,她定然会跑出去。
哪里会在这边坐以待毙呢。
“抱歉了,不配合的话还真是不行。”
那人才说完,不知道哪里出来了好几个人,围在这边。
各个都是沉默寡言却训练有素的。
话不多,可却用实力在阻拦她。
这次,必须去不可了。
那些医生都是早就安排好的,早早的就等在这边了。
“夏小姐,现在都是无痛的,您不用担心。”
医生尽职尽责的说。
但是这样的安慰等同于无。
“我看一下手机。”
夏程欢喉咙干渴疼痛。
拿起手机先给苏婧打了个电话,但是没打通。
等看短信的时候,才看到有一个未读短信。
一个陌生的号码,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祝你好运”。
原本是激昂向上的话,现在看起来却满是嘲讽。
她丝毫不怀疑,这就是苏婧发来的。
身体颤的更厉害,脸上的血色早就褪干净了,整个人看起来比纸张还苍白。
薄祁的人已经出去了,整个屋内只剩下她跟医生护士。
还有那些冰冷的仪器,还在等着。
“能不打掉孩子吗,求求你们。”
夏程欢从来都是骄傲自信的。
可如今也不过就是个狼狈的孕妇。
正在低头哀求。
试图想尽一切办法,可到头来发现都是死路。
医生顿了顿,才说:“夏小姐,抱歉。”
“就算是您真的出去了,可能去哪里呢,天南海北的,总会。”
医生叹气,剩下的话没说完。
其中的意思,却一清二楚的。
天南海北的,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只要是薄祁想要找到的人,就没有能躲藏的住的。
之前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
那些被抓回来的人,后果可没好到哪里去,甚至是很惨烈。
夏程欢闭眼,眼泪啪嗒滚下来。
落在脸颊上是凉的。
没有其他声音,可却因为这样格外的哀沉压抑。
她喉咙受损了,声音很是压抑。
那压抑的声音却听起来更让人难受。
“可这不是要尊重孕妇的意见吗,这是个生命,哪能说打掉就打掉,这好歹也是个命啊。”
“怎么就容不下他呢。”
医生拿着器械的手都停了,“那我再问一下薄总吧。”
电话打通。
那边嘟嘟嘟了很久才接通。
薄祁的声音带着喘气,还有些嘈杂的动静,似乎才收拾完了一些人。
“嗯?”
那边语气有些不耐。
医生咽了一下口水,才说:“手术真的要做吗,孩子还比较健康,您真的……”
“不用留。”
那边的声音冷淡凉薄。
没任何的温度。
丝毫不犹豫的说:“苏婧的病等不了了,需要尽快的去做移植手术。”
夏程欢坐在病床上,身上的温度一点点的被抽走了。
她分明从电话里听到了苏婧的声音。
带着她独特的撒娇委屈。
她的手机还在一侧,还亮着,显示的依旧是那条短信——祝你好运。
格外的讽刺。
好像是苏婧正俏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讥讽的说你是个失败者。
腹部抽痛比之前还厉害。
疼的她几乎直不起腰来,意识也有些不对劲。
耳边是医生歉意的声音,“抱歉了,夏小姐。”
她想要喊出来想要说些什么,可喉咙里却像是塞着无数的棉花,意识逐渐抽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0:4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