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屠户家的大小姐小说(赵安然顾叔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之屠户家的大小姐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之屠户家的大小姐)

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屠户家的大小姐》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甜水番茄”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赵安然顾叔锦,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公子疼惜少夫人,老奴看着自然也是欢喜的。”随后林氏便示意自家儿子到屋外来,趁着夜色把一张大额银票塞到了顾叔锦怀中。“娘,你这是做什么?”“儿啊,爹娘没用,这是你娘子那边给的钱,到时候买药,能搭把手的你就给了。”随后林氏又想了想,“如果不够,那你就把花了多少记下来,权当是咱家借了他们的…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屠户家的大小姐》,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赵安然顾叔锦,由大神作者“甜水番茄”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公子疼惜少夫人,老奴看着自然也是欢喜的。”随后林氏便示意自家儿子到屋外来,趁着夜色把一张大额银票塞到了顾叔锦怀中。“娘,你这是做什么?”“儿啊,爹娘没用,这是你娘子那边给的钱,到时候买药,能搭把手的你就给了。”随后林氏又想了想,“如果不够,那你就把花了多少记下来,权当是咱家借了他们的…

第4章 新的规矩 试读章节

范嬷嬷是赵安然的教养嬷嬷,是在皇宫里都待过的,规矩从未出过差错,如今有意要留徐嬷嬷下来,自然是要请示顾家的当家主母的。

林氏也是知礼的,对于这种要求自然是无有不应的,她想了想,又道:“不若让我家三郎一同去?他对县城还是比较熟悉的。”

前两年顾家光景好的时候,老头子去县城卖肉,老大和老三都是跟着去的,自然对县城熟悉。

范嬷嬷有些惊讶,没想到顾夫人会主动提出让顾三少爷去县城买药,但她毕竟是经过不少风浪的,此时表情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规矩地又行了一礼。

“公子疼惜少夫人,老奴看着自然也是欢喜的。”

随后林氏便示意自家儿子到屋外来,趁着夜色把一张大额银票塞到了顾叔锦怀中。

“娘,你这是做什么?”

“儿啊,爹娘没用,这是你娘子那边给的钱,到时候买药,能搭把手的你就给了。”随后林氏又想了想,“如果不够,那你就把花了多少记下来,权当是咱家借了他们的。”

顾叔锦眼力自小出众,夜色中也看得清那是一张五十两的银票。

“娘……”顾叔锦心下动容,当初他们家答应成亲后,那位赵老爷是给了他们家二百两银票的,甚至连聘礼都是对方置办齐的。

他们家分文不出,便娶了娘子,还白得了二百两,在给娘子治病买药时本不该犹豫,可偏偏他家连逢灾祸,要花钱的地方数不胜数。

大梁三年来天灾频出,青州府更是连续三年饥荒,让多少人生生把家底都吃空,他家之前风光过,所以条件还算好,至少没有饿死的,好不容易熬过饥荒,他爹四处借款才买了一批猪仔,偏偏又赶上猪瘟。

赔了个底掉不算,在收猪的路上,顾父和顾大郎,一个摔下山,一个为了救父亲险些断臂。

这下子不仅欠款还不上,医药费就是一大笔开销。

本来他们家还可以向顾父的哥哥,也就是顾大伯家借银度过难关,可偏巧顾大伯今年夏天突发恶疾,散尽家财才把人给救了回来,一家人从青山县又搬回了小山村。

麻绳专挑细处断,顾家人一筹莫展之际,顾二嫂怀胎八月突然发动,好不容易才难产生下顾家大丫头,但一个难产妇人,一个早产儿,都需要仔细养着。

要不是得了赵老爷给的银子,还清了欠债。

外有欠债,内无余粮,最难的时候,林氏都想找根绳子了断算了。

如今欠债还清,家中三个病号也都找了大夫,银子便去了大半,办完酒席后,顾叔锦想如今他怀中的这张银票,怕就是他娘能拿出来的所有了。

顾叔锦知道他娘是怎样的人,也没有推脱,跟着孙大夫就去了青山县。

林氏站在院子中,看着离去的四人,心中五味杂陈。

当初最难的时候,是她大姑娘的婆家来找了她,说是有门亲事,要是三郎愿意,可解他家燃眉之急。

起初林氏听到赵家开出的条件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哪有人家嫁女儿还白给银子的,还是二百两之巨。

可是后来又听赵老爷说娶了他家的女儿,与子孙读书一途可能会有影响,又道这姑娘如今病重不醒,怕是时日无多,才明白缘由。

按照林氏的私心,这门亲事她是不愿意的。

二百两银子换一个克妻的名头,放在别人家可能会愿意,甚至欣喜不已,可林氏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就这么白白成了鳏夫。

可他家的三郎,一向懂事,有天夜里被他无意间知道了此事,就主动说要求娶赵家的姑娘。

“父亲、兄嫂的病情都拖不得,若是赵家能救他们,便是要儿子一辈子为赵家姑娘守着也无妨。”

手心手背都是肉,终于,林氏还是把顾叔锦带去了赵家。

好在,那赵姑娘姿容绝美,让顾叔锦这个毛头小子一见倾心,也稍微缓了林氏的些许内疚,如今赵氏竟真的在大婚之夜醒来,更让林氏大喜。

“若赵氏能大好,我们再一起把这银子还了,也能让三郎堂堂正正的做她的夫君。”

夜里林氏对着自家老头子仔仔细细的盘算着日后如何营生,如何“还债”,顾老二连连点头,等到他们把债都还清了,不欠三儿媳妇的了,他们小儿子这家才算是过起来了。

堂屋中林氏和顾老二在盘算日后营生,大房和二房也同样没有睡着。

张氏在一旁用极丰富的肢体语言和顾大郎表演当时屋子中的情景,顾大郎前几个月肩膀连着手臂受伤极重,还拖了些日子他们才有钱医治,所以除了今日白天酒席匆匆露了一面外,他其余时间都在屋子里修养。

看着自家活泼灵动的娘子,顾大郎笑着让她小声些,别吵醒了两个孩子。

张氏看着高大温和的丈夫,竟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随后温柔地靠在了顾大郎身边,小声地说:“我总觉着,这弟妹进门口,咱家里也要变得规矩起来了。”

顾大郎知道自家娘子话中的意思:“弟妹她是咱家的贵人,身边又有婆子、丫鬟,我们只管当她是恩人敬着,总不会错的。”

张氏柔顺的点点头,只是心里未免担心今后在这出身不凡的弟妹的衬托下自己会给家里丢脸。

另一房则是顾二郎给还在月子中的李氏仔细讲今天发生的一切,还把那四个婆子、丫鬟大概的模样描述了一遍,免得娘子看到会不认得。

“我晓得的,那个叫芍药姑娘,还特意给我送了些点心来。”

李氏指指墙角的柜子,“我收起来了,明天给你和爹娘也甜甜嘴。”

看着如此节俭体贴的娘子,顾二郎温柔地把娘子纳进怀中,不曾想李氏却轻轻把他推开了。

“……我多日未清洗了,你莫挨我太近。”

各房都在说着小话,今夜顾三郎没能回家,顾小妹自然也用不着让出自己的房间,于是只有她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睡了个安稳的觉。

第二天,天一亮,林氏就醒了过来,略微收拾了一下便要去灶房烧水,谁料一开门,却见徐嬷嬷恭顺的等在了房门前,手里还端着一盆水。

“夫人,老奴伺候您洗漱。”

直到洗好脸,又洁了牙,被妥帖安排在饭桌前等着早饭,林氏还是没反应过来。

怎么,自己这一下子,就变成大户人家的夫人了?

顾老二起的比林氏要稍晚一些,所以等他也被安排着洗漱过后,看着同样在桌边等饭吃的老妻,两人的眼中是同款的懵逼。

“老爷、夫人,老奴自作主张用了灶房的米,回头便让薄荷那丫头一同采买补上。”

徐嬷嬷边说边端来了今日的早饭,在餐桌上的只有顾老二、林氏、张氏、顾二郎、顾小妹和张氏的大儿子,顾大郎和李氏以及赵安然的早饭都是送到屋子里的,至于徐嬷嬷和芍药,得等到主人家用完饭才可以吃。

林氏还没来得及拒绝让三儿媳的丫鬟买米面,就被丰盛的早餐吸引了。

不同于平日顾家用的糙面饼和豆糊糊,不大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小菜和刚出锅的包子、饺子、以及一些精致的糕点。

“这是荠菜包子、这是桂花糕、这是云酥饼、这是醋腌小黄瓜……”

徐嬷嬷一边介绍,一边看林氏的眼色,但凡林氏目光停留的长了些,徐嬷嬷就已经把食物夹到了林氏的盘中。

“……”

林氏突然觉得,富人家的太太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做的,看着眼前丰盛的早餐,她想的从来不是这些食物有多美味,而是这样的早餐究竟花了多少银子。

不过林氏很克制的没有问,毕竟看着桌上的菜色大多是她没有见过的,估计只有自己面前的白米粥是自家灶房的东西,其他的都是这位徐嬷嬷采买的吧。

林氏瞟了一眼自家老头子,看到对方同样苦大仇深的脸色,心里诡异的觉得松快了不少。

在场的六人,估计只有年仅五岁,还不知愁滋味的顾季森吃的开心了。

“娘,这粥好香,这点心好软!”

他边吃边和张氏撒娇,还时不时往她碗中夹一筷子,小小年纪筷子便用的很熟练了。

可张氏却只觉得尴尬,张氏是长媳,在她生下第一个儿子后,林氏便有意教她管家,所以她的想法和林氏也很相近,觉得自家不能占三弟妹太多便宜,所以对于儿子的孝顺行为,她只想制止,奈何三弟妹家的婆子又在这里,她不敢贸然开口,以防丢脸。

徐嬷嬷也是在宅子里待过的,自己也有儿子和孙儿,对张氏的心理多少懂一些,于是适时的开口:

“小公子真是聪慧,又体恤娘亲,想来之后一定有大前途。”

不管何时,对着娘亲夸她的孩子总没错,徐嬷嬷这话一出口,张氏虽然脸上不显,但心里却乐开了花儿,连刚才的着急都缓和了不少。

“都快吃吧。”

最后还是顾父的一句话像是解禁了一般,让大家放了心,开始吃了起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9:4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