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不争大圣(大圣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不争大圣)大圣志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陈不争大圣)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大圣志》,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凡人的命,就这么贱吗?可是面对那实力强大的修炼者,面对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仙人,纵使学富五车,纵有一千张嘴,他也无力去辩驳。“哦?竟然有这么多孩子?”就在此时,那如恶魔低语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扭头看去,只见那身穿黑袍的恶魔,已经提着长剑追了上来。他看向周围的孩子,眼神中流露出了野兽看待猎物般的光芒。“倒…

主角是陈不争大圣的精选奇幻玄幻小说《大圣志》,小说作者是“芝麻吃西瓜”,书中精彩内容是:凡人的命,就这么贱吗?可是面对那实力强大的修炼者,面对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仙人,纵使学富五车,纵有一千张嘴,他也无力去辩驳。“哦?竟然有这么多孩子?”就在此时,那如恶魔低语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扭头看去,只见那身穿黑袍的恶魔,已经提着长剑追了上来。他看向周围的孩子,眼神中流露出了野兽看待猎物般的光芒。“倒…

第8章 舍生而取义者也 试读章节

街道上,众多老弱妇孺的惨叫声连成了片。一道道狼狈的身影在滂沱大雨中仓皇奔逃,生怕下一个死的是自己。

老院长带着一众孩子,随着众人一同逃窜。

“快跑,孩子们,快跑啊!”

他时不时扭头看去,一双浑浊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与恐惧。

凡人的命,就这么贱吗?

可是面对那实力强大的修炼者,面对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仙人,纵使学富五车,纵有一千张嘴,他也无力去辩驳。

“哦?竟然有这么多孩子?”

就在此时,那如恶魔低语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扭头看去,只见那身穿黑袍的恶魔,已经提着长剑追了上来。

他看向周围的孩子,眼神中流露出了野兽看待猎物般的光芒。

“倒是个意外收获。”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全都留下来吧。能成为本尊修炼的养料,助本尊入道,是你们这些肮脏小畜生的荣幸。”

话音落下,他便朝着那些孩子追了过去。

老院长一直在带着众多孩子逃命。

可是一个老头儿,一群孩子,哪怕拼了命的跑,又怎么能逃出他的魔爪?

“哎呦!”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惊呼响起。

老院长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孩子在奔跑途中摔倒在地,正趴在地上。

“欢娃!”

老院长心里一揪,转身想要去救那孩子。

可是看到丁老四手持长剑的凶狠模样,他本已抬起的脚却又落了下来。

那修炼者太强了!

自己这把老骨头,就算冲上去,也不过再搭上一条命吧?

救?还是逃?

老院长心里很是纠结,心里更是急的直冒火,可是,正是这片刻的犹豫,那丁老四便已经冲到了欢娃的身旁。

他看着欢娃,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第一个!”

话音落下,他伸手朝着满脸恐惧的欢娃抓了过去。可就在他即将得手的时候,背后却突然传来一声清亮的响声。

“啪!”

丁老四还未得手,却感觉脸上一疼,好似被什么东西打了下。

扭头看去,一颗核桃大小的石子跌落在地上。

不远处,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两指合并,指着他大喝一声。

“呔!妖怪,快放了欢娃!”

铁柱左手握弓,右手赶紧从兜里摸了一块石子,再次搭在了弦上,屈臂拉弦,将目标对准了眼前的“妖怪”。

“铁柱?”

老院长脸上满是愕然之色,震惊之余,心里却微微泛出了一股子的羞愧。

活了一把年纪,到头来竟然还不如一个孩子。

可是,他心里也愈发紧张。

铁柱还小,哪里知道修炼者有多强大?

老院长再也顾不上思前想后,连忙冲到欢娃身旁,将他扶了起来。

“孩子,快跑。”

老院长边推欢娃边说道。

此时,丁老四却异常的安静。

仔细看去,这平静下却蕴藏着一股熊熊怒火,透过那狰狞的面容烧了出来。

“本尊……竟然又被蝼蚁给咬了?你该死!”

他的表情无比狰狞。

老院长送走了欢娃,连忙转身冲了过来,将铁柱挡在身后。

他手里紧握着一根拐杖。

那是他唯一的武器。

“铁柱不怕,院长在呢。”

老院长转过身,脸上虽然透着无法掩藏的恐惧,却还是将拐杖横在胸前,怒视丁老四狠狠道。

“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

“有本事冲老夫来。”

说着,他举起了手里的拐杖。

“好,好的很!”

“又一个蝼蚁向本尊挥起了那可笑的兵器。”丁老四怒极反笑,“你不去逃命却来阻拦本尊,你是来找死的吗?”

这些蝼蚁,究竟在想什么?

今天,自己杀的人数也数不清。

可是,为什么这些蝼蚁始终就是不明白,凡人与修炼者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先贤有云: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我岂能为了苟且偷生,抛下这些孩子独自逃走?”

老院长怒啐了口唾沫。

“若老夫做出此等不仁不义之举,与你这畜生又有何区别?只要老头子还活着,你就别想伤害任何一个孩子!”

他话音落下,丁老四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表情。

“仁义?”

“只有你们这些肮脏的蝼蚁,才会满嘴的仁义道德。”

“真是可笑。”

“纵然你有仁有义又能如何?区区一个蝼蚁,你又能保护得了谁呢?”

丁老四冷笑一声,身影一晃便消失了。

老院长一愣,还没等他明白这句话中的含义,便听到一声惨叫袭来。

他心里不由得一颤,立即朝声音的源头看了过去。

“哇啊啊,我的腿!”

欢娃躺在血泊中痛苦的哭喊着,挣扎着。

定睛看去,他的两条腿竟然被齐根斩断了,鲜血如泉水般涌出。

老院长看的心中一颤。

丁老四看向老院长,脸上满是讥讽。

虽然他需要这两个孩子的血来修炼,可是他更不能容忍的是,这些蝼蚁竟敢在自己面前叫嚣。

“你能救得了谁?”

丁老四冷笑一声,举起手中长剑,毫不犹豫地刺了下去。

“噗!”

这一剑,精准无比的刺穿了欢娃的心脏。

“啊!”

小家伙惨叫一声,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欢娃!”

老院长双眼通红,不由得悲呼一声。

就在此时,丁老四身影再次闪烁,来到老院长二人面前,看向铁柱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与杀机。

自己一时不察,竟然让这小崽子打中了。

不可饶恕!

他一拳朝着铁柱在脑袋砸了过去,只有把这个小畜生的脑袋砸碎,才能洗刷自己被蝼蚁偷袭的屈辱。

“不要!”

老院长惊呼一声,立即屈身挡在了铁柱身前。

可是他那衰老孱弱的肉身,哪里能承受得起修炼者的力量?

“咔嚓!”

伴随着一声骨头碎裂的响声,那巨大的力道,当场便将老院长二人轰击的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

“轰隆!”

就连那墙壁,都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冲击力,轰然倒塌。一块块碎砖块砸落下来,将二人掩在了废墟中。

可即便是这时候,老院长依然死死将铁柱护在身下。

“可笑的仁义。”

丁老四走上前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废墟中的二人。他手中长剑高高举起,一剑朝着二人刺了下去。

“噗!”

这一剑刺穿了老院长的胸膛,从铁柱那小小的身体中穿透,深深地刺进了岩层中,将二人牢牢钉死在地上。

老院长趴在砾石堆中,殷红的鲜血缓缓流淌着。

……

陈不争在山道上一路狂奔,那不绝于耳的惨叫声,让他心里愈发的慌张。

“老头儿,你要等我回来啊!”

陈不争不断的祈祷。

渐渐的,那惨叫声变得越来越零星,最终全都归于沉寂。

这种死寂,让他心里愈发的慌乱。

走进村子,陈不争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

陈不争站在村口,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地上躺满了尸体,放眼望去,残肢断臂散落的到处都是,鲜血更是汇聚成了一条小溪。

“怎么会这样?”

可是,寂静无比的村子里,却再也无一人能回答他。这些曾经熟悉的面孔,曾经在一起生活过的鲜活的人,此时却变成了一地的尸体。

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哭喊。

“绣娘,绣娘啊!”

听到这声音,陈不争先是一愣,随后便立即抬起了头。那双迷茫痛苦的眼神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还有人活着?!

对,肯定还有人活着。

老头儿那么聪明,他肯定会带着大家躲起来,肯定可以带着大家躲过这一劫。

陈不争立即发足狂奔,循着声音跑了过去。

很快,他找到了声音源头。

可眼前那既血腥又残忍的一幕,却吓的他双腿发软,差点当场瘫倒在地上。

两颗人头,摆在地上。

诡异的是,那人头分明已经被割下来了,却依然在流泪痛哭。凄厉的哭喊声,听的陈不争头皮直发麻。

“绣娘,我对不起你啊,绣娘!”

“我恨!”

陈不争下意识地便要避开,却又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

仔细辨认一番,他却不由得愣在了当场。

“守……守礼叔?”

陈不争这才回起,自己在西山曾经看到过一具疑似是王守礼的无头尸体,没想到他的头颅竟然在这里,而且变成了如此诡异的模样。

王守礼听到他的声音,哭声也小了几分。

“小陈先生?”

陈不争这才走上前去,看着王守礼的头颅,他有心出手帮助,却又不知道究竟该从何处下手。

就在此时,王守礼却好像想起了什么。

“小陈先生?”

王守礼听到陈不争的声音,稍稍侧目,连忙开口说道:“别管我,快去看看老师,他……他恐怕不行了。”

“老院长?!”

陈不争心里咯噔一声,顺着他目光所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堆泥土碎砖堆积成的废墟,废墟中,露着一只干瘦的胳膊。

“老头儿,你可别吓我啊!”

陈不争声音颤抖,立即扑了上去扒开废墟,可当他看到老院长的瞬间,眼泪却再也控制不住,夺眶汹涌而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9:3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