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认亲后逃了(沈茹贺州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真千金她认亲后逃了)沈茹贺州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真千金她认亲后逃了)

《真千金她认亲后逃了》内容精彩,“言西找东”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茹贺州崇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真千金她认亲后逃了》内容概括:等布菜的最后一个丫鬟退下后,这顿饭才算真正的开始。沈茹心里欢呼着终于开饭了,没有什么比吃还让人快乐了。正当沈茹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有人夹了一筷子鱼放入她的碗中,顿时,周围的空气连同在座的所有人都凝滞了,显然是被贺州崇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到了。沈茹此时也是一脸惊恐,大脑飞速运转起来,男配给她夹菜了,她…

主角沈茹贺州崇的古代言情小说《真千金她认亲后逃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言西找东”,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等布菜的最后一个丫鬟退下后,这顿饭才算真正的开始。沈茹心里欢呼着终于开饭了,没有什么比吃还让人快乐了。正当沈茹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有人夹了一筷子鱼放入她的碗中,顿时,周围的空气连同在座的所有人都凝滞了,显然是被贺州崇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到了。沈茹此时也是一脸惊恐,大脑飞速运转起来,男配给她夹菜了,她…

第8章 婚约 试读章节

沈茹有些委屈,但是自己学习的时候瞌睡了,只好自己抬手擦了擦眼泪,弯身捡起书简继续看书,委屈巴巴的。一直在旁观战的贺州崇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换来的是沈茹的一记眼刀,但似乎没有什么杀伤力。贺州崇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一副欠揍的模样,殊不知沈茹已经在某个角落开始画个圈圈诅咒他了。

到了中午散学的时候,贺州崇还没有离开,沈茹没好气的心想,怎么还没走,难道等着吃饭?

果不其然,此时贺州崇正把自己当自家人般的列坐入席,沈父沈母也是热情款待,笑的合不拢嘴,只有沈茹不情不愿的撅着嘴。等布菜的最后一个丫鬟退下后,这顿饭才算真正的开始。

沈茹心里欢呼着终于开饭了,没有什么比吃还让人快乐了。正当沈茹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有人夹了一筷子鱼放入她的碗中,顿时,周围的空气连同在座的所有人都凝滞了,显然是被贺州崇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到了。

沈茹此时也是一脸惊恐,大脑飞速运转起来,男配给她夹菜了,她们见面次数一只手数的过来吧,难道是她在某个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现了他什么秘密?不对呀,他就质疑了一下他怎么会出现在寺院,沈玉和沈母都在呀,又不是只有她一人。完了,此时沈茹的CPU已经烧了,冒出了糊味的白烟。

最最最重要的是,贺州崇还一脸宠溺的看着她,她后背有些发凉,感觉自己离死可能不远了,沈茹欲哭无泪,只好尬笑的说了声谢谢,立马化身鸵鸟,只想把自己埋进饭里。

“沈伯父,我今日来呢,是想同您商量一下我和茹儿的婚约”此话一出,原一直在旁隐身的沈玉,倏的一下涨红了脸,因为之前和他有婚约的人是她,但是沈茹一回来,贺州崇便迫不及待的换了人选,明摆了就是想让她难堪。

沈父也有些被贺州崇的话惊到,刚喝的酒险些喷出来,他缓了缓,严肃的看着贺州崇问道“你是来商量和茹儿的婚约,不是玉儿?”,又连忙补充道“虽说茹儿是我的亲生女儿,可玉儿也是我养育了十几年的女儿,且一直以来与你青梅竹马的是玉儿,你确定要换成茹儿?”沈父话毕,席桌上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贺州崇,期待着他的回答。

且一致的希望他刚才是说错了,和他有婚约并且以后能共结连理的人是沈玉。为什么说是一致,因为沈茹希望是他抽风了,说错了,她才不要和男配相爱相杀,她只想逃,只想回家呀。

“就是”二字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着贺州崇那薄薄的嘴唇接着淡淡的吐出“茹儿”。沈茹炸了,其他人也被炸的晕晕乎乎。只有沈玉听清了贺州崇的意思,羞愤的起身跑了出去,

而其他人都尴尬的看着这一幕,尤其是沈茹,尴尬的能用脚抠出一栋魔法城堡。直到沈珏反应过来追了出去,其他人才回过神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接下来席桌上无一人说话,贺州崇也不好开口再提,只得等下一次机会,他还有些遗憾,看着贺州崇的表现,沈茹真是服了。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化悲愤为食欲。很快,桌上的菜肴就被几人一扫而光。

饭后消食,不论沈茹走到哪里,贺州崇就跟到哪里。“你烦不烦呀”沈茹终于在无人的时候说了出来,气愤的瞪着贺州崇。这时,他突然敛起了吊儿郎当的神色,一脸严肃的拉过沈茹,小声说道“我并未有与你成亲的想法,今日席上一番话不过是试试玉儿到底于我有没有动过心。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

沈茹恍然大悟,原来今日这番行为是为了让沈玉吃醋呀。沈茹有些恼火,你追人家女孩子把她扯上干嘛,这不是给她拉仇恨嘛,她苦哈哈的想道她不想和你们有牵扯呀。

她连忙伸出手打住贺州崇的请求“别,别,别让我帮你,我不想牵扯进你们的爱恨情仇,我只想好好待着”,她还想回家呢,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不然贺州崇肯定会起疑心。

贺州崇一听,果然皱了眉头,面上露出不悦,沈茹只觉得刚还晴朗明亮的天空瞬时乌云遮天,电闪雷鸣。沈茹强压住身体不自觉涌出的惧意,忽视贺州崇身上散发出的寒意,直直的盯着贺州崇。

“你不需要做什么,只需配合我就好了”说完他转身离去,轻飘飘的甩给沈茹一句话“就当是你欠我的第一个要求。”

局势已定,沈茹也只能乖乖接受。于是,从小院到她的又春苑,都能看见她行尸走肉般的身影,她无力的想到,难道要开始走剧情了,躲不掉吗。

原书中女主貌婉心娴,兰质蕙心,凭借不争不抢,淡然自若的处事风格获得了男主男配的青睐。这就让女配愈发嫉妒,抢走女主的婚约,陷害女主与男主私通,推女主下水,让女主当众出丑,那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也幸亏女配读书少会的手段也只有这些。

现在她穿过来了,一没接近女主,二没给女主难堪,怎么就稀里糊涂抢了婚约呢,沈茹实在是想不通。她有些沮丧,之前看小说的时候,别的穿书者要么有金手指,要么聪明伶俐,在书里混的风生水起,一到她这就歇菜了,害,走一步看一步吧,她垂头丧气的想到。

日月轮回,斗转星移。转眼间,沈茹已能畅读无碍,礼仪也学的七七八八。沈珏终于放过了她,不必每日去清竹院读书习字,她解放了。当天晚上,沈茹就拿私房钱让娇蕊去福泰楼定了一桌招牌菜带入府中,顺带买了有名的竹叶青酒,今晚她要好好犒劳犒劳自己。

“干”醉意朦胧的沈茹举起酒杯,对着天空高喊,一旁的娇蕊赶忙扶住她,免得她摔倒在地。以前没见过沈茹喝酒,怎么也想不到不到一杯,她就醉成这副模样。娇蕊只好守在一旁,看着沈茹发疯。

可只有沈茹知道自己满腔委屈无人诉说,作为异世灵魂,就算提前知晓故事情节,她也斗不过那些老谋深算,心机深重的纸片人。她想回家,回她那好不容易攒下首付的房子,继续过那朝九晚六的规律生活。“哼”沈茹抱着桂花树放声大哭,可谓是凄凄惨惨戚戚。

月光倾斜,风吹过池塘泛起层层涟漪,沈茹站在庭院对月独酌,最终倒在圆桌子,不知哼哼唧唧在念叨什么。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9:2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