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怎么又嘎了全文(乔窈咸鱼不闲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快穿:怎么又嘎了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快穿:怎么又嘎了)

小说《快穿:怎么又嘎了》,现已完本,主角是乔窈咸鱼不闲吖,由作者“咸鱼不闲吖”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回头便看见房间里已经坐起身的沈书。沈书有些尴尬,看了看桌上的水说道:“小妹妹可以帮我倒杯水吗?”沈书的声音因长时间不说话有些嘶哑。闻言乔窈便走到桌前给沈书倒了杯水递了过去。“小妹妹你叫什么?”“许资鹊!”乔窈脆生生的声音回答道…

高口碑小说《快穿:怎么又嘎了》是作者“咸鱼不闲吖”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乔窈咸鱼不闲吖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回头便看见房间里已经坐起身的沈书。沈书有些尴尬,看了看桌上的水说道:“小妹妹可以帮我倒杯水吗?”沈书的声音因长时间不说话有些嘶哑。闻言乔窈便走到桌前给沈书倒了杯水递了过去。“小妹妹你叫什么?”“许资鹊!”乔窈脆生生的声音回答道…

第7章 被夺取的人生5 试读章节

“吃饭吃饭…”乔窈磕磕绊绊的走出了房间。

沈书只见刚刚还趴在床头睡的口水直流小女孩突然起身嘟囔出了房门,好像说的是吃饭?

沈书看着门口的身影不自觉的勾起了唇角。

捂脸兽兽想旋转起飞离场。

乔窈走到门口才清醒过来。

回头便看见房间里已经坐起身的沈书。

沈书有些尴尬,看了看桌上的水说道:“小妹妹可以帮我倒杯水吗?”

沈书的声音因长时间不说话有些嘶哑。

闻言乔窈便走到桌前给沈书倒了杯水递了过去。

“小妹妹你叫什么?”

“许资鹊!”乔窈脆生生的声音回答道。

“嗯…家里有大人吗?”沈书看着眼前才高过桌子的女孩,脸蛋圆圆的眼神清澈清秀可爱是让人讨厌不起来的长相。

只见她皱了皱眉头:“嗯…爹干活,让我看着你。”

应当是家里的大人救了他,见他并未醒来便把女孩留在家中照看他。

乔窈见他喝完了水便夺过他手中的杯子又给他倒了一杯。

给沈书倒完水后乔窈便噔噔噔的跑了出去。

沈书看着跑出去的女孩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好坐在床上等。

乔窈在厨房找到了早上拿回来还没有吃完的饼,拿上烙饼又跑回了房间。

“给你。”

沈书看着女孩递过来的烙饼有些愣神。

乔窈等了一会见他还坐在那不动便一把将手中点饼塞到了他的手上。

自己也拿起一个烙饼开始啃。

沈书看着手中点烙饼和站在床边啃饼的乔窈,他是饿了的救他之人似乎有给他灌食物但是因为他还在昏迷并没有吃进去多少。

看着手中的饼他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乔窈看沈书盯着手中的饼发呆,着急的骂道:“笨!拿起来吃。”

“嗯…谢谢。”沈书失笑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小口的吃起了饼。

“嘿嘿!”看见沈书吃了饼后乔窈欣慰的笑了出来。

许木到田里干了会活心里还是放心不下便早早的回来了,进门便看见他的傻闺女手里拿着啃了一半的饼盯着床上的男孩傻笑。

沈书感受到门口的阴影便抬起了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近三十岁的男人,这应该就是面前女孩的爹了。

乔窈跟着沈书的视线转头便看见她爹站在门口。

“爹爹!”乔窈笑嘻嘻冲门口叫唤了一声。

“哎,饿了吧,锅里还有些米糊我去盛过来。”许木见男孩手中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的烙饼,想着昏迷了这么久吃冷烙饼胃肯定是受不住的。

许木到厨房盛出了他出门前熬好的米糊端到了男孩面前。

“喝米糊,饼先别吃了胃受不了。”许木夺过沈书手中的烙饼把米糊递给了他。

“谢谢!”沈书也不矫情端起碗便大口喝了起来,他是真的饿了不管怎么样活下去最重要。

许木看着床上的男孩有些心酸,现如今国家动荡不安,他像男孩这么大的时候也是逃荒来到的这个村在这里安了家,努力赚钱租了地娶了媳妇后以为会慢慢的好起来没想到苦难专找苦命人。

沈安喝完米糊后见乔窈和许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前者盯着他看是因为馋的后者只是想到小时候的自己。

许木见沈书喝完便接过了他手中的口碗问道:“孩子你叫什么?是从哪来的啊?”

“我叫沈书是从南下逃荒过来的。”

“那…你今年多大家里可还有其他人?”许木尽量放轻自己的声音问道。

“十岁,家里没有人了。”沈书握紧了手中的被子。

沈书外公外婆早年就去世了,他娘亲因为未婚先孕也早就被赶出了门,至于那个不知死活的爹居然没有了玉佩也不必再找了,他现在也算是没有家人了。

眼前的孩子看着消瘦没想到都已经十岁了。

见沈书低着头攥紧着手中的被子许木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

“好孩子,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会好起来的,你要是不嫌弃以后就叫我许叔愿意的话这里就是你的家。”

沈书抬头看向床边的男人,从被自己信任的人推下山崖他便学会了有所保留,现在民不聊生坏人比好人是多的多的。

“我…”

“没关系不用为难,你可以先住这里先把伤养好后面是留是走看你自己。”许木看出了沈书的为难轻声安慰道。

“谢谢,救命之恩我会努力报答的。”沈书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出人头地但是只要他活着一天就一定会报答他们。

“好孩子,这个外伤药你拿着先把伤口养好。”

“嗯,谢谢。”沈书看着手中的药他除了说谢谢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啧啧啧你看看你爹。”绒绒看着许父的一通进退有度的操作啧啧称奇,再看着面前对着许父手里装米糊碗流口水的乔窈。

“算了快点毁灭吧世界!”绒绒朝天翻了翻白眼。

沈书养了几天的伤身上的伤口差不多都已经结痂了。

他大概也摸清楚了这家人的情况。

这家就许木和许资鹊两父女,许资鹊娘是难产去世的许木这些年都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

许资鹊好像有些呆木,说话和反应也比较慢但也不像偶尔路过门口嘴碎妇人说的那样是个傻子。

许木早年也是逃荒过来的,现在的房子和田都是租的条件属实算不上好,救了他之后家里多了张嘴,这几天许资鹊盯着院子里的鹅双眼都冒绿光。

现在沈书身上伤口大多都结痂了,他也没有很重的伤所以今天他准备跟着许木出去干农活。

吃完早饭后沈书快一步的帮许木收拾了碗筷拿去清洗。

许木看着抢着清理碗筷的沈书也并未阻止,他要是阻止了才是把人往外赶。

许木看着蹲在鹅棚边的乔窈,拿起锄头准备今天还是让两个孩子待在家里毕竟现在正是正夏外面日头很是毒辣的。

见许木要出门沈书快速的放好碗筷跟了出来。

“许叔今天我和你一起去干活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