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她全文(傅寒州南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寒州南枝)诱她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诱她)

小说《诱她》,超级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主角是傅寒州南枝,是著名作者“傅寒州”打造的,故事梗概:这是一条捷径。但或许是可笑的尊严和未知的恐惧,她这个人向来是不愿意把将来的选择题,交给一个未知数。除却身体上的契合,傅寒州这个人,她没有一丁点是了解的。基于肉体的欢愉,还不足以让她为此给自己戴上枷锁…

无广告版本的霸道总裁《诱她》,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傅寒州南枝,是作者“傅寒州”独家出品的,小说精彩片段:这是一条捷径。但或许是可笑的尊严和未知的恐惧,她这个人向来是不愿意把将来的选择题,交给一个未知数。除却身体上的契合,傅寒州这个人,她没有一丁点是了解的。基于肉体的欢愉,还不足以让她为此给自己戴上枷锁…

第13章 达成协议 试读章节

“做我的情人与床伴之间,你选择后者?”傅寒州放下了报纸,盯着她,兴许是有些意外她的要求。

南枝知道他会是这个反应,如果当他的情人,所能接收到的资源绝对是自己二十多年来从未接触过的全新领域。

她完全可以在傅寒州玩腻的这段时间,走上一个新的阶层。

并且她相信傅寒州这样的人,等离开那一日,给予她的,也足够奋斗一生。

这是一条捷径。

但或许是可笑的尊严和未知的恐惧,她这个人向来是不愿意把将来的选择题,交给一个未知数。

除却身体上的契合,傅寒州这个人,她没有一丁点是了解的。

基于肉体的欢愉,还不足以让她为此给自己戴上枷锁。

“是的,如果傅总想跟我继续这种关系,我只接受后者。”

“基本的礼物也拒绝?”

“能免则免,我们图得不过是彼此的身体,而礼物是为了可持续性发展而互赠的存在,将来如果分开,处理起来也十分麻烦。”

傅寒州眉宇间有些不悦,“我不是个喜欢占人便宜的人。”

“难道傅总是想跟我交往?”

傅寒州没说话。

但他冷着一张脸,也足够交代他底下的意思。

南枝斟酌了一下道:“傅总的个人身体素质,我觉得已经是最好的礼物,是我排遣压力的一个全新渠道口。”

能堂而皇之在一个男人面前夸奖他这方面的本事,傅寒州觉得这女人是真的不怕死。

江澈那样的东西,可以称之为前男友,而他还不配?

傅寒州直接起身,“随你便。”

“砰”得一声,大门关上,南枝还没回过味来。

怎么好好的突然就生气了?

吃了饭,南枝去楼上拿了行李箱,赵禹进来的时候,顺带提醒了一句,“南小姐,您的房屋现在还处于检查阶段。”

南枝闻言将行李箱放下,“是傅总的意思?”

赵禹但笑不语。

“那走吧。”既然傅寒州没有立刻赶她走,那就是认可了她的提议。

成年男女各取所需,既然达成协议,南枝也没什么好羞愧的。

车已经在门口等候,白日里这的风景更好,南枝上车后赵禹递给她一份资料,“这是昨晚上警局江澈口述的口供,江总也已经被捕入狱,其余的事情您不用担心,主要还是昨晚的入室 性 侵 未遂还有跟踪恐吓。”

南枝看着江澈说只是跟她玩玩,源于男女情趣就一声冷笑。

“我不接受私下和解,这件事我坚持原则。”

赵禹点头,“傅总说尊重您的决定,并且会帮您找个好律师。”

南枝眉心微动,这件事她确实要感谢傅寒州,如果没有自己那一条短信,想必他也不用卷进这件事情里面来。

江澈父亲贪污公款这件事,对万盛酒店是除毒瘤,可对于傅氏没有任何一点好处。

“还是得谢谢傅总。”

赵禹坐在副驾驶没吭声,到警察局附近了才提醒一句,“江太太昨晚上就来了,情绪有些激动,我建议您不要正面跟她起冲突。”

江澈当初跟她交往,难得逛街一次就遇到他妈,具体印象南枝记不大清楚了,但高高在上的姿态倒是没忘记。

南枝觉得会不会起冲突,完全是看对方想怎么做,她本人并没有要主动去招惹的意思。

不过显然能养出江澈这样的家庭,其父其母也非善类。

南枝刚在赵禹的陪同下进入警局录口供,一阵高跟鞋的踢踏声响了起来,“就是你告我儿子是吧!”

南枝转过头,江太太保养得宜的手已经高高举起,要朝她的脸上招呼。

赵禹脸色一变刚想阻拦,南枝已经伸手一把攥住,随后用力将她往后一推,顺道甩了甩手,“这位女士,你在警局公然袭击民众,是藐视人民公法么?”

“你少给我装腔作势的,你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就是故意搞我们江澈的啊是不是!你这个女人心肠怎么这么歹毒。”

“江太太与其在这跟我胡搅蛮缠,不如想想你自己儿子到底干了什么,他要是不犯法,我连告他的理由都没有!”

“你装什么,你不就是想要钱!?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江澈是我儿子,我知道他,他从小就乖巧得很,要不是你们这些人把他带坏了,还污蔑他,他怎么可能被抓来!?”

“笑话,难不成是我拿刀逼着他监视我恐吓我!?”南枝寸步不让。

江太太气得浑身发抖,“你说吧,你到底要多少钱才撤诉!你说这么多,说白了也是为了钱,别在这跟我装清高!”

南枝挑眉,对着一旁劝阻的警员道:“你们也听到了,她在对我人身攻击,我拒绝跟江家的人私下见面,并且绝不接受调停,我只信法律怎么判,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江太太脸色一变,咒骂声还在不断响起,南枝才不会管她。

警局这边的情况,赵禹当然会一五一十反馈给傅寒州。

陆星辞进入他办公室的时候,赵禹的语音还在继续,傅寒州抬眸看了他一眼,“你现在很闲?”

自己公司不呆,大白天跑到他这。

“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你动作那么大,一晚上就把江家父子俩给送进去了,不少人来问我打听口风呢,原先江澈那小子拉我们投资的那几个项目,万一黄了,虽然钱不是很多,但打水漂也是让人不痛快,给个准话,是怎么个意思。”

傅寒州喝了一口咖啡,“犯法就得坐牢,还需要人教?”

陆星辞将车钥匙往旁边一丢,随即坐在了沙发上,“那看来这小子是有一段时间好关了。”

傅寒州既然出手了,就不会让他这么轻而易举的出来,少不得要脱层皮。

何况江澈那人算不得有脑子,平日里装得人五人六的,背地里混事没少做,真要细究起来,托关系都难搞。

陆星辞自然不会为了一个江澈跟傅寒州求情。

“等会宋嘉佑他们要组个局出海,说是他女朋友生日,你去么?”

傅寒州想起南枝,估摸着等会也该从警局出来了,“有约。”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6:4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