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暴君她美色撩人(君临花卷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女扮男装:暴君她美色撩人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女扮男装:暴君她美色撩人)

小说《女扮男装:暴君她美色撩人》,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君临花卷饭,文章原创作者为“花卷饭”,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细致缓慢的去揭开早已经粘住血肉的白条,这只会加长痛苦的过程,更何况她并不觉得肉体上的疼痛算什么。王所要背负的职责和窒息感比这要厉害百倍。如果连这些都忍受不了,她又何来的耐心去做好与这一统天下打响拉锯战的准备。沈母心中泛起疼惜,细细帮她处理胸前伤口:“王,这些日子你受苦了…

《女扮男装:暴君她美色撩人》内容精彩,“花卷饭”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君临花卷饭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女扮男装:暴君她美色撩人》内容概括:”细致缓慢的去揭开早已经粘住血肉的白条,这只会加长痛苦的过程,更何况她并不觉得肉体上的疼痛算什么。王所要背负的职责和窒息感比这要厉害百倍。如果连这些都忍受不了,她又何来的耐心去做好与这一统天下打响拉锯战的准备。沈母心中泛起疼惜,细细帮她处理胸前伤口:“王,这些日子你受苦了…

3.暴君在撩人 试读章节

屋内。

君临坐在床沿,指尖捻住胸前的白条,将那裹胸布利落一拉,白布条粘着血肉“刺啦”一声被撕下,看的一旁的沈母心惊肉跳。

“王!不可!”

她急切的按住君临的手臂,总是一身戾气的暴君收敛所有肆虐气息,眸色里的风轻云淡就仿佛痛的人不是自己。

君临眉眼柔和:“无碍,这点痛对孤来说不算什么。”

细致缓慢的去揭开早已经粘住血肉的白条,这只会加长痛苦的过程,更何况她并不觉得肉体上的疼痛算什么。

王所要背负的职责和窒息感比这要厉害百倍。

如果连这些都忍受不了,她又何来的耐心去做好与这一统天下打响拉锯战的准备。

沈母心中泛起疼惜,细细帮她处理胸前伤口:“王,这些日子你受苦了。”

君临挑眉一笑:“没听闻孤这些年的暴政?这些是孤应得的。”

“臣相信王这么做是有苦衷的。”

“呵。”

女扮男装的帝王心绪柔软的笑了一声,沈氏,倒是了解她。

“嗯,详情待会儿再和你们解释,不过不管怎样,这期间对百姓的伤害已经造成,所以胸口这积压着民愤的一剑,孤该受着。”

她眉眼低垂美的恍若谪仙。

“孤也不怨。”

这是王的气度。

似海纳百川,让沈氏不禁红了眼眶,明明伤口这么深,你又该多痛啊,怎么能这么轻飘飘的说出不怨这句话啊。

包扎好后,她也就没再裹胸了,怕碰到伤口。沈母给她拿来一套宽大的男性崭新长袍,套在身上倒也看不出来什么,只是显得这位帝王的身姿越发纤细单薄罢了。

似乎是乱葬岗的萤火来了某些神奇的治愈之力,她的伤势已经被修复小半,待一切处理好后,沈母会意将沈父和沈斯年唤了进来。

君临坐靠在床榻阻止了他们的行礼,摆摆手道:“都是一家人,再随意些,同对父皇那样对我便好。”

她自己也放下了“孤”的自称。

三人一愣,欢喜应声。

王说,他们是一家人。

对这些主控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更高兴的事了。

君临掀起鸦羽般的长睫,暗沉的眸色带着肃穆:“秉文那家伙给我下了蛊咒,又通过膳食相克削弱我的身体,逐渐掌控我的心神,这些年我少有清醒,做了许多对不起百姓之事。”

沈氏夫妇神情错愕。

“怎么会?!”

印象里秉文那孩子,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王的身后,满心满眼只有王的身影,最好的小竹马,同时也获得了王的垂爱,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沈斯年心中疑惑却未展露,这些人事他并不知晓。

她的双手搭合,上面的那只食指弯起,一下又一下富有节奏的敲打着下面的手背。

君临心中也不舒坦,她胎穿至今二十年,除去还是幼儿无法行动和被控制的那些年,她自己去了解这个世界的时间少之又少,对一些带有玄幻色彩的,比如南疆的“巫蛊之术”和雪域的“占卜之术”并不是很清楚,这才不小心着了道。

那是种被背叛的愤怒。

啊,不过没关系。

她所受的,总会一样样还回去。

眉眼艳丽的君王兴致浓厚的弯起唇角:“这是在逼着孤杀了他呢。”

她的笑容温畜无害,开怀大度道:“那么孤便如他所愿。”

回宫第一件事,就去取他人头好了。

狗屁的青梅竹马十几年感情,就算眼前站的是她的爱人,只要挡了她的道,依旧斩杀。

王不会低头,不会落泪,不会生出多余的情感。

君临比谁都能更好的做到这些。

因为她是王。

三人浑身一震,为主君的果决和狠厉所折服,眼神更是在一瞬间亮的惊人,带了些狂热和敬佩。

她的困意又漫了上来,眼睫瞌阖几下又压着倦意强制睁开:“你们夫妇先去探查南疆可以控制人的巫蛊之事,有消息立刻传与我,伤势稳定后我会先回宫取回自己的位置。”

“是!”

沈父犹疑:“可是王,他若是在你回宫前就登基怎么办?”

君临哂笑:“没有玉玺他当不了王,百姓还是要认物件的,就算他现在执政依旧言不正名不顺,握不了多少实权。”

沈母顿时松口气,妇人神态温婉:“玉玺可是在那位大人手中?”

君临笑而不语。

沈氏夫妇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跟着笑了出来。

看的一旁全程仔细聆听的少年一脸迷惑。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这到底是在打什么哑谜?

可是不久后他就明白了,在见到那人之后,他才知道王有一条恶犬,像榆木木讷,又如野兽凶狠。

之后沈氏夫妇扭扭捏捏将自家儿子塞在了君临身边,情真意切道:“还请王多多磨练他,这样他才能更好的调动沈氏为你差遣。”

也带着一份私心,希望王能把他纳入后宫。

沈父真诚:“王,让他跟着也好一路伺候。”

君临意外挑眉,好听的嗓音揶揄着:“伺候?”

两字尾音被她念的勾魂婉转,对着一脸“这是什么发展我完全不明白什么叫伺候爹娘到底在想什么”懵逼的少年,她拉长语调:“听见没,以后要伺候好我。”

冷清不善言辞的少年紧巴巴的看着她,身侧五指握拳松了又紧,庄重道:“我会伺候好王的。”

只是,他由起初单纯的伺候,到了后面生出了非分之想而已。

君临被他过分严肃的表情逗笑,坐在床上笑的伤口都在疼。

沈斯年不解,端正的看她:“王?”

她拍了拍笑的发僵的面颊,愉快道:“无事,只是看见你就觉得开心。”

清秀沉稳的少年一愣,遂而眼中溢出清凌凌的柔和,他眨着眼认真道:“被王喜爱了呢。”

君临好整以暇的看他:“怎么,你也变得开心了?”

他点头:“嗯。”

沈氏一族主控不是假的!

能得到王的喜爱只有傻子才会不开心呢!

眉目间带着英气的帝王启唇温声道:“我挺喜欢这孩子的,以后就跟着我吧。”

夫妇立马惊喜对视,有戏!

“多谢王的恩典!”

“多谢王的恩典!”

少年也跟着弯下腰行礼:“臣,荣幸至极。”

……

题外话

“济济多士,秉文之德。”

取名秉文。

这是只注定被暴君蹂躏的小竹马哒!

因为无聊现在开启起名系列!等不无聊了就不这样起了哈哈哈哈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6:2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