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我把全城买断货养粘人将军舒璃云烟若雨(空间:我把全城买断货养粘人将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舒璃云烟若雨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舒璃云烟若雨)

古代言情小说《空间:我把全城买断货养粘人将军》,由网络作家“云烟若雨”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舒璃云烟若雨,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劳烦刘大少爷挂念,一个不长眼的狐妮子而已,现在也不知道在哪个乱葬岗躺着呢。”十天了,没找到人,刘鸨子这一口气硬生生憋到现在。“小六,去叫两个姑娘,陪刘少爷喝一杯。”刘鸨子甩甩手帕…

书名叫做《空间:我把全城买断货养粘人将军》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云烟若雨”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舒璃云烟若雨,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劳烦刘大少爷挂念,一个不长眼的狐妮子而已,现在也不知道在哪个乱葬岗躺着呢。”十天了,没找到人,刘鸨子这一口气硬生生憋到现在。“小六,去叫两个姑娘,陪刘少爷喝一杯。”刘鸨子甩甩手帕…

第6章 正好缺钱了 试读章节

“刘大少爷,您来啦?”怡春画舫,刚养好伤的刘鸨子正笑得野鸭子思春,嘎嘎乱叫。

好了伤疤忘了疼,又穿的花枝招展迎客。

“前几日听说你伤了,可养好了,谁那么大胆色伤了你。”刘思远喝着手里的回春酿,瞥了一眼来人。

“劳烦刘大少爷挂念,一个不长眼的狐妮子而已,现在也不知道在哪个乱葬岗躺着呢。”

十天了,没找到人,刘鸨子这一口气硬生生憋到现在。

“小六,去叫两个姑娘,陪刘少爷喝一杯。”刘鸨子甩甩手帕。

“刘少爷这次差事可办的差不多了?”

“没呢。”刘思远也是无语,一整个平安镇竟然找不出一件稀奇古怪的家伙什儿,交上来的不是百寿字就是金刚经。

连个珊瑚摆件都色泽暗淡,这怎么交差。

“我这倒是有个好东西。”

刘鸨子压低了声音,她打听过,这次办寿的贵人是宫里一个新受宠的娘娘,“是一座送子观音,玉质的,一尺多长,成色极佳——”

“哦?”孙思远来了兴趣。

“就是这东西啊,现在不在我手上——”刘鸨子顿了顿又继续开口。

刘思远心里冷笑,知道她这是来讨好处来了。

“五百两。可够?”

“哎哟,刘大公子的差事儿奴家怎么好意思要钱,就是这礼啊,在一个农家女那里,她从小就仰慕宫里呢,这不听说了这个事儿才求到我这边么。”

刘鸨子开口,“她呀,想去宫里亲自祝寿,不知道您看?…”

刘思远眸子里精光一闪,倒是不知道这老鸨子胃口这么大。

想献礼为假,想献人为真吧!

心里冷哼,面上不显。

“我得先看一眼东西。”

两人对视一眼,刘鸨子明白这是有戏的意思,“好嘞!您明天再来,我给您奉上,小五,再给刘公子上一壶酒——”

刘鸨子扭扭大屁股谄媚笑着走了。

只留了两个懂人事儿的小姐儿伺候着。

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春宵帐暖芙蓉娇哼的声音。

听的人热血沸腾。

刘鸨子笑笑,呵,还不是个狗男人么。

“刘妈妈——”有个小厮弯着腰凑上前来,小声说“有人说您画的那个小乞丐找着了,但好像不太像,想让您给掌掌眼—”

刘鸨子眼睛一亮,今天倒是喜鹊敲门,双喜临门了!

刘鸨子让小厮叫了几个画舫里的人高马大的家丁,扶着腰认人去了。

而这边,在酒楼里生生呆了十天的舒璃,正在街上晃荡。

她这十天胖了一圈,连带着修炼的原因,面色白皙红润,加上身高和新衣裳。

谁也不敢把她和前几天那个乞丐丫头想到一块去。

不过她这身衣服就是之前那一身,被成衣铺老板看到了,偷偷告了信。

“就是她!—————”

个骚浪蹄子,换身衣服倒是眉清目秀,这倒好了,还能卖个好价钱!

调教调教估计连下床的机会都没有,全平安镇的老头乞丐都要排队。

呵,惹了她,让她看看马王爷到底几只眼睛!

刘鸨子站在街边,恶狠狠掐腰,让后面几个家丁带着一个高的棍棒就冲上去抓人。

“往重了打!!剩口气就行!”

那母鸭嗓子,让舒璃听不出来都不行。

十天了,还没死心呢。

舒璃对着卖拨浪鼓的小贩子笑笑,瞥了眼五大三粗浓妆艳抹的刘鸨子,“找她要钱。”

然后一个转身,就把拨浪鼓往刘鸨子脸上扔。

用了点力气,刘鸨子当场嘴角就流了血!

脸上火辣辣一片!

淬出一口碎牙!“啊—————”

气急败坏!“把她抓起来!抓起来!谁抓到给谁五十两!!”

这下街里街坊都听见了!

除了有摊位的不敢离开,其他在街上逛的,但凡是个想赚钱的汉子,都拎了一把棍子冲上去了!

舒璃笑笑,往后面扮个鬼脸,就开始四处逃窜。

嘿嘿,这可比在床上打坐练功好玩多啦!

舒璃现在身板瘦弱,身形灵活,又跑得飞快,后面跟的人只能看到一片烟罗色的衣角。

没跑多远就给跟丢了。

“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

隔着一墙之隔还能听到外面刘鸨子气急败坏的声音。

舒璃挑眉,拍拍手。

然后转身想再翻墙出去,结果一转身,看到一个男人正抱着一把剑挑眉看她。

舒璃挑眉,拉着裙子的手放下来,笑嘻嘻开口,“走错——走错——”

正想转身离开,感觉面前的男人轻微动了下刀,发出铿锵的一声声音,整个宅子的气场顿时冷冻了下来,舒璃扫了一眼这个宅子,才发现男人身后,竟然还有几个隐藏在阴影处的黑衣人。

是杀气。

舒璃捻捻指尖,眼睛里幽光一敛,哟,还是个大佬。

“姑娘——身手倒是不错。”男子开口。

身上气息平稳,嗓音低沉悦耳,脸么,也不错。

舒璃扫一眼,但离她心怡对象还差的远些。

“不敢当。”舒璃拍拍手,“怎么,来得去不得?”

张宇尧摆了下手,“姑娘随意,只是下次,可别走错了。”

“得嘞。”

舒璃摆摆手,三两下就从墙面翻出去。

只留了一个看不清脸色的人看着她烟罗色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公子,就这么放她走了?”后面有个小厮打扮的人凑上前来。

这地方没走过明面,没人知道这是张家少将军的私人府邸。

若是对家的…

“无事,一个小丫头而已。”

张宇尧擦了擦自己的剑柄,“这小小的平安镇,倒是藏龙卧虎。”

舒璃出了巷子之后还观望了一下,看道上依旧有一些家丁在到处搜寻。

她也无所谓,换了另一家店又买了一套新衣服。

白色的对襟窄袖水纹衫。

把头发扎成风流俏公子模样,还像模像样的买了把折扇,把旧衣裳找了个空扔进空间,舒璃大摇大摆的上了街,还大摇大摆的进了怡春画舫。

“哟~公子来啦~”

刚进门就有两个姑娘迎上来,满身的脂粉气。

等走到近前了,才拿着帕子在舒璃胸口上挥了两下。

心里暗道,又是哪家的小姐女扮男装来看新鲜呢。

但也不在意,来者皆是客么。

“要个雅座。”舒璃将来人的手帕挥开,拿折扇点了点小姐儿的下巴,指了指二楼的隔了屏风的位置。

顺便扫了一圈刘鸨子的画舫,不错,看着确实有钱。

正好,她那六十几两置办东西吃吃喝喝花的差不多了。

恰好缺钱。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5:5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