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蛊王玄策曲灵(生死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王玄策曲灵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王玄策曲灵)

火爆新书《生死蛊》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艾呦呦”,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随后王玄策一脚踩住枪头,使劲抵地,看着那人弯弯上翘的八字胡,蔑视一笑喊道,“不好好的在家种地摘棉花,跑到这里来杀人放火!”说罢。那异域蛮人冲着王玄策怒斥,咿咿呀呀的叫唤着。这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每一句嚎叫,王玄策都听得懂,没等他说完,“送~你~回~家!”王玄策一字一句的喊着,同时身体旋转半圈蓄力,…

以奇幻玄幻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生死蛊》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艾呦呦”大大创作,王玄策曲灵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随后王玄策一脚踩住枪头,使劲抵地,看着那人弯弯上翘的八字胡,蔑视一笑喊道,“不好好的在家种地摘棉花,跑到这里来杀人放火!”说罢。那异域蛮人冲着王玄策怒斥,咿咿呀呀的叫唤着。这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每一句嚎叫,王玄策都听得懂,没等他说完,“送~你~回~家!”王玄策一字一句的喊着,同时身体旋转半圈蓄力,…

第4章 引血怒放舍生蛊 试读章节

另外一人见状,怒气冲天。他把长枪靠在胸前、伸出双手,把袖子挽了起来。随后咿咿呀呀的又朝王玄策冲过去。那人一枪刺来,他侧过身然后用手使劲往下一拍,枪头方向偏离,朝地上刺去。随后王玄策一脚踩住枪头,使劲抵地,看着那人弯弯上翘的八字胡,蔑视一笑喊道,

“不好好的在家种地摘棉花,跑到这里来杀人放火!”说罢。那异域蛮人冲着王玄策怒斥,咿咿呀呀的叫唤着。这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每一句嚎叫,王玄策都听得懂,没等他说完,

“送~你~回~家!”王玄策一字一句的喊着,同时身体旋转半圈蓄力,然后奋力一脚将那人踢飞出去。

呜呜~呜呜~,此时在象军中的奴巴鲁吹起号角,象群闻声慢慢的平静下来,徐徐往后退。没一会就重新结成了一个小型象阵。仡方也不再和曲灵纠缠,脱离打斗回到象阵这边。

“曲灵,王大人,你们快走,等他们缓过劲儿就来不及了,”

“仡叔,我们一起走!”曲灵哭喊着。

“带着我,你们谁也走不了!王大人呐,快带他们走!”

乡亲们都已经退往山里,但猛地一听仡长老这么说,几人怎么忍心抛下受伤的他。这时仡泰拿出腰间的葫芦,一手撑着地上慢慢的挪过去。趁人不备,他抓起掉在地上的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以此逼着他们赶快离开。

“仡方,你们想要的东西在我这里!”

仡泰仰天大笑,拿起葫芦大口大口的喝起来。紧接着他拿起匕首一刀一刀的割在自己身上,一声声低吼击打着众人的心底。他咬紧牙关,把葫芦里剩余的酒水不断的洒在自己的伤口上。只见他紧捂着伤口,咬紧牙关,脸颊上布满豆大的汗珠,表情实为痛苦。

几人见状顿感不妙,欲上前阻止,曲灵更是朝他大喊不能这样,可仡泰并没有住手。没一会全身已然是血肉模糊。

这时,奴巴鲁朝身边的下属咿咿呀呀的大喊了一通,那驭象者跳下坐骑,和仡方一起走到仡长老前边。

“你让他们走,我就告诉你苗疆至宝在哪!”仡泰蔑视着前方的两人说道。

“好,我就信你一回,”随后向后方众人吩咐,给曲灵几人让出一条道来,放他们过去。几人两两跳上马。曲灵很不甘心就这样丢下仡长老离去,但在白长老的劝说下,不得不跟随众人策马离去。

看着几人离去,仡方恶狠狠的说道,

“他们都已经走了,这下你可以说了吧,”仡长老闷哼一声大笑起来,

“来,你们俩附耳过来,”

就在驭象者和仡方靠过来的时候,他深吸一口气,把口中鲜血朝二人面部喷出。仡方眼疾手快,用手护住了双眼。而驭象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顷刻间,只见他捂住双眼不停的在地上翻滚着,不时还发出声声惨叫。仡方见状,掰开驭象者的双手,只见此人双目血肉模糊渐渐融化。他心里一惊,这难不成是舍生蛊?难怪刚才仡泰把自己刺的一身血肉模糊。此蛊要以人血为引,见血即化,施蛊者必须以自己的鲜血化之,相反施蛊者的鲜血也成为了剧毒之物,对口鼻特别是眼睛能造成极大的伤害。看着驭象者逐渐融掉的双目,仡方怒骂,

“老东西,你活的不耐烦了!”

“你们迟早会遭报应的,我先到阎王殿那给你们占着位置,好好看看你们的下场,哈~哈哈~”

因为忌惮仡长老身上的毒血,他不敢靠得太近。一脚踩住他身上的伤口,不停的使劲旋转。仡泰哪里吃痛得住,大叫起来,仡方洋洋得意。在他眼里,跟这些人早已经没有了同宗之宜,现在全都是他的杀父仇人,谁都跑不掉。想着,从腰间拔出佩刀,想要了结了仡长老。这时奴巴鲁骑着坐骑来到仡方身边,咿咿呀呀的说了一通之后,仡方往后退了几步。

原来这个奴巴鲁觉得,既然仡泰并不知道至宝身在何处,那就没有必要在留着他了。杀了他给属下报仇,之后再去追曲灵等人,一定要把东西抢到手。可那几人是往中原方向策马离去的,奴巴鲁不可能带着几十头象军浩浩荡荡的往长安去,那只能是以卵击石。两人商议之下,决定乔装打扮一番,让下属先着快马追去。仡方也点头答应。

这时,奴巴鲁指挥坐骑上前,一声惨叫伴随着巨物之腿落在了仡长老身上。

此时,逃到山谷上的众人听到叫声,都停下马来。曲灵望向谷中的苗寨失声痛哭。

“作为寨主,我都没能力保护大家,怪我,都怪我!”

“小姐,”白长老走过去扶起曲灵,

“仡乔父子俩太过恶毒,勾结异域蛮人。这不能怪你。”

“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来日方长,现在要尽早离开此地,离开他们的势力范围。来时我也交代了寨中的几个青壮年,让他们合适的时候去山里接回众乡亲,这点你不用担心了。”

这时王玄策走了过来,告知曲灵几人就跟他一起上京吧。

适才仡长老反复叮嘱他,如有可能,来日务必要让曲灵见到玄照法师,至于为何没有说明,只说到时就会明白了。由于当时情况急迫,并未有太多机会一一询问清楚。

本来王玄策接到谕令是要上京面圣的。借出门的时机特地从融州绕道鸾州,而后到的苗疆。本以为在拜访了恩人之后就经黔州北上长安,可却偏偏遇到这事。至于恩人的遗命是拜托他保护曲灵周全,他肯定义不容辞。可要去拜见玄照法师就没那么好办了。玄照法师多年前受唐王之命前往天竺,想要见到并没有那么容易。这让大家一时不知所措。王玄策只得先将曲灵等人以亲人下属的身份带在身边,从长计议。

“曲小姐,放心吧。一定会为仡长老,佟长老和乡亲们报仇的。”

曲灵满眼泪光的看着仡泰交给她的布帕,若有所思。一定不能让大家就那么白白的送了性命。

她仔细的端详着这块布帕,看不出什么端倪。难不成这里面就藏着传说中的生死蛊秘术?虽然身为寨主,但是仡长老却从未告诉过她关于苗疆秘术的一点信息。既然这样,仡长老作为执卷长老,一定有他不说的道理。

“前方五六十里就是苗疆的狭窄区域了,我们从那里前往邦州城,这条路线是最快能走出苗疆的。”

“就按你说的办。不过,还得继续两人共乘一匹,下到了下个城镇再添几匹好马。”

她收起布帕,缓缓的看向虫王谷,扶着王玄策递过来的手,跳上马,依依不舍的策马离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5:2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