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萧瑾然许冉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

书名叫做《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花叶青柔”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萧瑾然许冉冉,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他是该蜷起脚趾,还是放松脚趾?许冉冉正在欣赏原主记忆里好看的裸足。干净的趾甲,脚型亦好看,修长骨感,脚踝处线条优美。不愧是原主记忆里深藏了五六十年的男人,的确从头美到脚。许冉冉感觉很养眼,脸好看,手好看,脚也好看,还有一把好听的声音,她给这个男人的颜打满分…

小说《穿越七零,她被病美知青闪婚了,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花叶青柔”,主要人物有萧瑾然许冉冉,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他是该蜷起脚趾,还是放松脚趾?许冉冉正在欣赏原主记忆里好看的裸足。干净的趾甲,脚型亦好看,修长骨感,脚踝处线条优美。不愧是原主记忆里深藏了五六十年的男人,的确从头美到脚。许冉冉感觉很养眼,脸好看,手好看,脚也好看,还有一把好听的声音,她给这个男人的颜打满分…

第8章 许•狗腿•冉 试读章节

萧瑾然发现,小姑娘突然就格外的殷勤起来。

不但帮他打水洗脸,还颠颠儿的给他端来一盆热水,示意他泡脚,这让他很是有些受宠若惊。

他道谢之后,把两只冰凉的脚放进水里,舒服的轻轻喟叹一声。

他悄悄的观察着小姑娘,却见小姑娘目光专注的,盯着他的脚一直看,差点把他整不会了。

他是该蜷起脚趾,还是放松脚趾?

许冉冉正在欣赏原主记忆里好看的裸足。

干净的趾甲,脚型亦好看,修长骨感,脚踝处线条优美。

不愧是原主记忆里深藏了五六十年的男人,的确从头美到脚。

许冉冉感觉很养眼,脸好看,手好看,脚也好看,还有一把好听的声音,她给这个男人的颜打满分。

她是不是真的可以谈个小恋爱什么的,爷爷奶奶说过,这个年代的人,爱上了,那就真的是一辈子。

一生一世一双人啊,这是多么完美,却极少可能的遇见。

要不,试试?不是都说始于颜值吗?

唉,还是算了吧,她又不是脑子瓦特了,去喜欢一个病人。

抑郁症哎,她可没盲目乐观到自己有那本事,去和一个病人相处。

小姑娘出去倒洗脚水的时候,萧瑾然还在认真的思考,他发现这姑娘的态度近乎谄媚啊。

他得好好捋一捋,是怎么个情况。

首先,这姑娘看他的眼神清明,有欣赏,却没有痴迷,可见并不是因为喜欢他,所以才讨好他。

其次,自从他说了存款的数额,这姑娘看他的小眼神里,就莫名透着心虚。

不过,却丝毫没有被数额惊住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她也是出身于不差钱的人家。

再联想到小姑娘说的,她把布包藏在谁都找不到的地方,萧瑾然觉得自己找到真相了。

这个小人儿,一定是把布包弄丢了,所以会心虚,才想着讨好他。

他轻笑出声,丢就丢了吧,总比便宜了某些人要好的多。

想通了这一点,他便饶有兴致的,等着看小姑娘下一步会怎么做。

许冉冉去洗脸刷牙回来,看到萧瑾然倚在床上,并没有睡觉。

“你喝水吗?还想吃东西吗?”她问。

他摇了摇头。

“那你就赶紧睡呗。”

睁着俩大眼珠子干啥,睡着了,梦里啥都有。

“睡不着,伤口很痛。”他轻声的说,垂下眼睑。

那一排浓密的长睫,在他眼下出现一道好看的弧形。

这男人真特么妖孽。

许冉冉心想,把那些后世的小鲜肉,硬生生的给比下去了。

“那就没办法了,我也不能替你痛,快睡吧,撒娇也不好使。”

如果萧瑾然知道,曾经的许冉冉母胎solo32年,他一定不吝夸奖一句:妞儿,凭实力单身,你绝对是最有实力的那一个。

他忍住想笑的冲动,不死心的继续撒娇,“冉冉,唱歌给我听,好吗?我保证,很快就会睡过去,不再招你烦。”

伤口是很痛,还有一个原因,他经常睡不着的,一直有睡眠障碍。

或者睡着之后,无边无际的噩梦,会让他从大汗淋漓中惊醒。

他也有些怀疑,昨晚医生是不是给他打过一只安定,虽然也做噩梦,却是一觉睡到天亮。

许冉冉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个“恃美而娇”的男人,都多大人了,还要听睡前催眠曲。

温润的眼睛带着祈求,像她养的那只小比熊犬,湿漉漉的小奶狗一样的眼神。

问题是,她既不忍心,也没有勇气拒绝他,一直心虚着哪。

她仔细想了想,她以前哄双胞胎侄子睡觉时,都唱些什么歌儿。

许冉冉趴在他身边,故意寒碜他,伸出手来轻拍他,看你还有什么脸,我把大老爷们儿,当作是小娃儿来哄。

一边声音低低的唱歌,“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小姑娘的歌声娇娇软软的,音色纯净,好听极了。

尤其是,她居然还在认真的拍着自己哄睡。

让他忍笑的同时,心里暖暖的,也有一些苦涩,这是他儿时都没有享受过的奢望。

两个人的想法各不同,却奇异的达到了一种和谐。

他呼吸慢慢均匀起来,睡着了。

许冉冉灌了一大口水,哄睡一个大婴儿还真不容易。

一首歌,她大概反反复复唱了十几遍,可以改名字叫复读机冉了。

许冉冉在他旁边找了一个床位睡下。

趴在枕头上,她用左手在一本稿纸上慢慢写字,一边写,嘴角还挂上一个坏笑。

睡之前,她又满怀希望的呼唤狗统子,就差对着它唱爱情三十六计了。

却绝望的发现,她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统子。

……我是装睡统的分界线。

许冉冉又是被大公鸡叫醒了,她赶紧爬起来,去洗脸刷牙,回来时听到萧瑾然喊了一声,“冉冉?”

声音有点哑,却性感的要命。

“醒了?喝水吗?”许冉冉问。

他轻点一下头。

许冉冉给他倒了大半杯水,“你再睡会儿,我去买猪肝。”

她得赶紧去肉联厂抢去,不然很快就没了。

萧瑾然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姑娘脚下踩了风火轮一样,嗖嗖嗖的跑出去老远。

他低头掩住眼底的一抹温柔,布包丢了,看来得加倍赚钱。

以后啊,才能把小姑娘养的白白胖胖的。

他想好好活下去,他想和小姑娘在一起生活。

就是不知道,上天肯不肯给他一个机会,小姑娘会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许冉冉花了五毛六分钱,半斤肉票,买了一斤多点猪肝,简直笑的合不拢嘴,物价怎么这么低呢?

一众吃瓜群众:小傻瓜,你咋不问问现在的工资水平是人均多少?

傻瓜冉觉得自己占大便宜了,拿去找胖师傅,“胖叔,中午我要喝猪肝菠菜汤,还要吃小炒肉,两碗米饭。”

“成,丫头把猪肝放在这里吧,中午胖叔给你做。

来,这是你要的红枣小米粥,炸馒头片,三个煮鸡蛋,你照顾的病人这待遇,赶上坐月子的小妇女了。”

胖师傅乐呵呵的,给她把早饭装好。

许冉冉忍不住笑了一路,她这是在伺候月子?

回到病房,许冉冉又往小米粥里放了两勺红糖,剥了两个鸡蛋,才放在萧瑾然面前,“快点吃吧,你要吃两个鸡蛋才可以。”

小姑娘乐得眉飞色舞状。

“冉冉为什么这么开心?”他有点奇怪。

她能说,他就是那个坐月子的小妇女吗?那是万万不行的,只能自己偷着乐。

“对了,萧瑾然,我今天要去县文化馆画海报,你能照顾好自己吧?我中午回来,再打饭给你吃。”

“冉冉会画画儿吗?那真是太棒了,什么时候,冉冉也给我画一幅?”

他有些惊喜,不知道小姑娘还有这样的本事呢。

许冉冉上下打量他一会儿,突然笑了,还吹了一个口哨,“你确定要做我的模特儿?先说好,我只画果体。”

萧瑾然差点被一口鸡蛋噎死,他喝了两口粥顺下去。

简直被她的特立独行惊呆了,他以前从未发现,这个姑娘怎么如此与众不同?

会吹口哨,会露出又甜又坏的美丽笑容,甚至,这是在调戏他,吧?是吧?

可是为什么,居然一点儿都不反感,反而很开心呢?

她说,她要画他的果体。

他的脸,他的耳朵,慢慢的,慢慢的红起来,简直是秀色可餐。

“哈哈哈。”她发出一阵近乎放肆的笑声,可是声音软糯娇柔,听不出放纵,反而银铃一般清脆动听。

许冉冉彻底的放飞自我了,上一世,她要做孝顺父母的女儿,心疼侄儿的姑姑。

为了家族利益和父兄公司的发展,还要做活跃在各种场合貌美端庄,优雅大方的大家闺秀。

她,唯独没有做自己,原本的她,是个恣意张扬的性子啊。

可是她的隐忍能干,除了带给她一个好名声,全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这一世,就原谅她的放纵吧,她只为自己的好心情而活,只想活的随心所欲,甚至为所欲为。

当然,为所欲为的前提是不要违法乱纪就行,这是她给自己设置的底线。

你看,解放天性就是好,她可以随意调^戏一下貌美如花的男知识青年,还不用怕失了常态,被圈子里的人看笑话。

这一世,她要做自己的女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4:4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