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弃妃闹翻天(宋清欢萧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三无弃妃闹翻天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三无弃妃闹翻天)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三无弃妃闹翻天》,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宋清欢萧辞,是作者大神“宋清欢”出品的,简介如下:昨日诊脉的是太医院的太医,那盅汤水是为了取证的,故而叫人收了起来,引嫣阁前后都是他的人,就算有人想要掉包,也不敢在他眼皮底下。更别说,宋清欢也没得这个本事。宋清欢不晓得这对男女想的什么,只点一点头应道:“当是如此的,万事皆要讲究个证据才能定下罪名,今日我总也要晓得这柴房关得是冤枉还是不冤枉。”张天海…

网文大咖“宋清欢”大大的完结小说《三无弃妃闹翻天》,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宋清欢萧辞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昨日诊脉的是太医院的太医,那盅汤水是为了取证的,故而叫人收了起来,引嫣阁前后都是他的人,就算有人想要掉包,也不敢在他眼皮底下。更别说,宋清欢也没得这个本事。宋清欢不晓得这对男女想的什么,只点一点头应道:“当是如此的,万事皆要讲究个证据才能定下罪名,今日我总也要晓得这柴房关得是冤枉还是不冤枉。”张天海…

第27章 断案2 试读章节

宋清欢有没有真个下毒毒害姚月婵,那是次要的。
只要她送过来的汤水是真个有毒便行了。
开口喊冤枉不要紧,只要将罪名坐实了,自然也就没有冤枉可言了。
萧蔚闭口不语,原先他还想将宋清欢的事儿暂时先放一放,没想她今日竟然做到这等程度,便也怪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昨日诊脉的是太医院的太医,那盅汤水是为了取证的,故而叫人收了起来,引嫣阁前后都是他的人,就算有人想要掉包,也不敢在他眼皮底下。
更别说,宋清欢也没得这个本事。
宋清欢不晓得这对男女想的什么,只点一点头应道:“当是如此的,万事皆要讲究个证据才能定下罪名,今日我总也要晓得这柴房关得是冤枉还是不冤枉。”
张天海对于这等后宅里头的阴司之事没得甚个兴趣,可这并不妨碍能在这其中寻点萧蔚的错处来。
此事就这般作定下来。
既然是投毒的案子,便少不得还得请大夫好生辨一辫,宋清欢那儿送来的汤水,器皿都得都得验一验,姚月婵的身子也要请大夫好生瞧一瞧。
张天海手上人手足,立时便着人安排着去了。
宋清欢昨夜在柴房委屈一夜,身上自是狼狈不堪,回了浅云居洗漱一番,又换了身上的衣裳,喝了碗备好的姜汤,再往引嫣阁去。
午时尚且未到,京都里的茶楼酒肆倒是老早满座了。
三五成群围了一桌,有人笑嘻嘻的道:“进来邑王府倒是生了许多事儿,听闻今日衙门有人击鼓鸣冤,鸣的还是嫁进邑王府的那位宋氏。”
此言一出,立时也有人跟着附和:“什么听闻,这可是真是,今早我从衙门附近经过,还亲眼瞧见的,来击鼓的是个丫鬟,说她们主子被人冤枉残害妾侍,进了侧院一夜都没个消息。”
“那到底是投了还是没投?”桌上几人无心用膳,端着看热闹的心思,倒还高兴得不得了。
“这个哪里晓得。”那人讪笑一声:“这高门大宅里看着富贵,可最是吃人的地儿,女人嘛,为了争风吃醋什么事儿没干过。”
“可不是,这邑王妃宋氏自打进门那日起,这风波就没断过,日日都有新鲜的传出来,可比那说书的唱戏的更精彩。”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倒将邑王府那些个事儿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话一般。
有人嗤笑一声:“说起来,这齐北候府的姑娘当真跟个草包似的,齐北候府同邑王订亲多年,今年好不容易把亲事办了,结果还不如人家工部侍郎千金的几个媚眼。”
那人往嘴里扔了几个花生米:“成亲之日妻妾同进不说,三朝回门还落了单,这才成亲几日,就把多年的名声给败的一干二净不说,还被关在侧室的院子里连消息都递不出一个,啧啧啧……”
这人单独坐了一桌,旁的人听见声儿转头来看他,却没人接腔,可话是已经听入耳中了。
民人百姓不懂朝政,自也不晓得萧蔚的那些事儿,可邑王府的热闹却是瞧得真切的。
甚至还有人私下开赌局,赌邑王萧蔚的正妃同侧妃,到底哪一个笑到最后。
市井之间对邑王府的热议,宋清欢的知道的,可不知那般详细,为此她还掏了腰包着刘平去压了自个一百两。
京都城内热闹非凡,邑王府里头也热热闹闹的。
萧蔚身上有伤,一早歇着去了,女眷不方便陪客,便都坐在内室里,只得张天海自个翘着腿坐在院中。
引嫣阁里里外外都是萧蔚的人,张天海想做手脚也无处施展。
从宫里头请来验毒的太医,胡子花白,步履蹒跚,可经验丰富,吩咐徒儿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验毒。
宋清欢透过半开的窗柩瞧得一眼,复又收回目光来,绞着帕子看上头的花儿。
姚月婵顺着她的目光也睨得一眼,勾唇浅笑,眸中却缀着毒:“纸是包不住火的,如今有太医坐镇,姐姐做的事儿便更加难以瞒天过海。”
“我做了什么事儿?”宋清欢嗤笑一声,她若是没个把握的,能叫张天海大张旗鼓的给她沉冤昭雪?
姚月婵却当她是垂死挣扎,捧了茶碗轻轻抿了一口:“姐姐不承认也没关系,醉汉也不会承认自个喝醉了不是。”
面上的得意之色不言而喻,却还一脸关心道:“姐姐也是明白人,你这般性子,王爷迟早也是留不得你的,姐姐若是识相的,何不为自个寻个出路,非要在一颗树上吊死呢。”
宋清欢嘲讽一笑,却并不愿意再同姚月婵打嘴仗,萧蔚可在她眼里从来不算自个要靠的树,便是如今姚月婵靠得稳稳当当的,日后却也不一定能让她靠一辈子。
验毒的太医是个经验丰富的,虽是年纪大了,可做起事来有条不絮的,不到午时便验出了个结果。
宋清欢同姚月婵皆端坐着,隔着百鸟朝凤的落地屏风,那年长的太医道:“汤水中午毒,盛汤的器皿也没有毒。”
姚月婵的脸色一分分的黑了下来,满目的不可置信,蹭的一下站起身来,顿时也不装模作样了:“不可能,妾身明明是喝了姐姐送来的汤水才腹痛不止。”
心思慌乱一番,她又道:“太医呢,不是还有太医吗?太医诊的脉,虽是没说甚个引起的中毒,也未说是甚个毒,可妾身是的的确确中了毒的。”
那位太医将姚月婵的话都听了进去,隔了半响才问道:“如此,下官可否给侧妃再脉一回。”
一条细丝,自落地屏风后都伸出,送道太医手上。
闭目不语,细细品得一回脉搏之像,半响才开口问道:“粗看当真是中毒的迹象。”
姚月婵还来不及喜,那太医便又道:“可到底也不过是假象,想来侧妃娘娘近来吃得过度了,”
这世间相克之物何其多,姚月婵如何都没想到会是这般情形。
“不是中毒?”姚月婵心口砰砰狂跳,那太医便又道:“可能说说昨儿白日里吃了些甚个?”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2:0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