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咒帝龙全文(觉迹洛雪)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觉迹洛雪)天咒帝龙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天咒帝龙)

主角是觉迹洛雪的精选奇幻玄幻小说《天咒帝龙》,小说作者是“觉迹”,书中精彩内容是:”觉迹也是极有眼力劲儿,未等老者坐下,觉迹便双手拿起茶壶为老者沏了一杯香味浓郁的茶,借助清晨的空气,茶香更是显得奇香无比,仿佛将整个正堂充满。“嗯……”老者简单答应,来到椅子面前,缓缓的坐了下来,端起那刚沏好的香茶抿了一口,随即又说道:“今天的任务除了打水,你还要去一趟惊罗学院东苑的前两排学室,将那…

长篇奇幻玄幻小说《天咒帝龙》,男女主角觉迹洛雪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觉迹”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觉迹也是极有眼力劲儿,未等老者坐下,觉迹便双手拿起茶壶为老者沏了一杯香味浓郁的茶,借助清晨的空气,茶香更是显得奇香无比,仿佛将整个正堂充满。“嗯……”老者简单答应,来到椅子面前,缓缓的坐了下来,端起那刚沏好的香茶抿了一口,随即又说道:“今天的任务除了打水,你还要去一趟惊罗学院东苑的前两排学室,将那…

第7章 符咒术 试读章节

第二日清晨,惊罗学院祠堂,风琦堂的正堂中,觉迹早已醒来,将正堂的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将茶水为老者泡上等待着。
这么多年来,觉迹虽有尸气缠身,但每日的生活习惯,却是极为规律,毕竟,自己已经是尸气缠身,若是在生活不规律,自己这点小身板,迟早也是垮掉。
“呦?这么早?”老者的声音缓缓传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老者正伸着他那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迎面走来。
“前辈,茶水已经泡好。”觉迹也是极有眼力劲儿,未等老者坐下,觉迹便双手拿起茶壶为老者沏了一杯香味浓郁的茶,借助清晨的空气,茶香更是显得奇香无比,仿佛将整个正堂充满。
“嗯……”老者简单答应,来到椅子面前,缓缓的坐了下来,端起那刚沏好的香茶抿了一口,随即又说道:“今天的任务除了打水,你还要去一趟惊罗学院东苑的前两排学室,将那里的卫生打扫一下。”
“什么?不是祠堂的工作也要干?”觉迹心中虽这样想但却是口是心非。
“前辈,今天我不去学习吗?自我来这里后,我还不知道我到哪个学室学习呢!”觉迹右手挠了挠后脑勺,显然,对这件事有所反对。
“哦?难道你来的时候没人告诉你吗?黑衣弟子要在这里务工十年,才可以晋升为白衣弟子,才能像正常人那样到学室里学习,不过近年来,这些事情都是老朽一人全包了,基本上没有收取黑衣弟子,不过既然你今天来了,那这些任务以后就交于你了。”说罢,老者呼呼的吹了几下茶杯中的热茶,可能是因为水太烫的缘故。
“什么?我来这里是让我务工来了?还是十年?”觉迹终于不再忍受心中所想,失声说道。十年,恐怕自己连三年都活不过,还要等上十年?
“怎么?你不愿意啊?黑衣弟子本来就是来务工的,你若是不愿意,随时可以离开。”咕咚一声,老者大大的喝了一口,紧接着自己拿起茶壶再次倒了一杯放在那里。
觉迹本以为自己来到这里后,被安排到祠堂,可能是因为自己要在祠堂里住,却是未料,弄了半天,是要和老者一样,每日为学院清扫卫生,怪不得学院中的那些学子那么的看不起黑衣弟子。
“我愿意,不久是打扫卫生吗?这点算得了什么,我现在就去!”说罢,觉迹转身来到先前放着黑色木桶的地方,墙上靠着一把扫帚,这是平时老者所用的扫帚,虽然个头比觉迹还要大,但也是无所谓。
而正当觉迹伸出手即将拿到扫帚时,却听到老者的声音再次传来。
“嗨嗨嗨,那扫帚是我的,你可以去报到处在领上一把新的。”
听到老者的止声,觉迹收回了手,心想,不就是一把破扫帚吗?有这么的小气吗?觉迹心中所想,脸上却是平静无比,生怕老者看出自己的内心,于是话也说,直接快步向报道处二人所在地走去。
由于觉迹是惊罗学院中起床最早的人,此时天色还未全亮,好在觉迹从小眼睛就对着黑夜有着异样的透亮,仿佛黑夜白天对他来说,无任何的区别。
此时院中格外的寂静,觉迹咯噔咯噔的脚步声清晰可听,仿佛这整个世界中,只有觉迹一人。
很快觉迹轻车熟路,便来到了昨日刚来这里的报到处,此时二人也是刚来到这里,若是觉迹是这所学院的第一个起的早的人,那么,这两名人士,便是第二名,毕竟这所学院中,除了觉迹和老者以外,就属他两身份最低了。
二人来到这里后,先是与老者一样打了一个哈气,随即看到了觉迹的来临,二人吃惊的看着迎面走来的觉迹,互相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人询问道:“小子,这么早,那个老东西不来,让你这么一点的孩子来,看来你真是到了哪里都不受欢迎啊,哈哈哈。”
听闻此言,觉迹内心一股怒意油然而生,他愤怒的不是二人嘲笑自己,二人在嘲笑那名老者,说那名老者是老东西。
但自己初来乍到,昨日那么沉重的屈辱都忍了下来,今天也没有必要与他们二位争辩。
“扫帚是从这里领吧?”
“是,是是是,太是了,我见过有人抢着吃饭,抢着去修炼,还没有人这么早抢着去务工的呢,哈哈。”轻蔑之语再次响起,随后,那二人中的其中一人,向后转身,拿出了一个新的扫帚抛向了觉迹,随即说:“小子,你依旧和老东西一样,一辈子也就是个务工的料。”
觉迹双手接过扫帚,紧接着看都没看他们二人一眼,便转身离开,向东苑最前面的那两排学室方向走去。
一路走去,觉迹路过了很多的学室,这里大多数的学室是培养元者大道的学室,几乎并没有看到任何的符咒师学室,“这里为什么没有符咒师的修炼呢?难道众人都是认为修炼符咒术是小道修行,这才都选择了元者修行大道吗?”
觉迹一路走着,一路东张西望看着,寻找着,看是否能找到一间关于符咒师的修行学室,觉迹找了很长的时间,终于在东苑最角落的一处,找到了一间研习符咒术的学室,看到这个学室后,觉迹心中欣喜万分,虽然自己现在没有资格进入到里面学习,但终归也是给了自己一点安慰。
随后,觉迹快步离去,赶紧来到第一排的学室旁边,开始努力的清扫起来,准备在清扫完卫生后,有空闲的时间,来到这教室的旁边,看是否能听到符咒师的授课。
清晨时的夜色极其的短暂,不到一会儿工夫,已经变成了白天,随着天色转变的这段时间,觉迹已经将地面清扫了大半,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
但此刻陆陆续续已经有很多的学子前去学室中上课……
“嗨,你看,这不是昨日那名用尖桶底打水的那名黑衣弟子吗?刚一来就被怪老头放到了这里让其扫地,真是可怜啊。”
“可怜个屁啊?他一身的烂疮,在这里扫地是已经是他的荣幸了,若是将我们传染和他一样,那才是可怜呢?”
“就是,这样的人让他来到惊罗学院都觉得亏!”
……
嘲笑之语再次如昨日那般,在觉迹的耳边萦绕,即便是觉迹昨日已经经历一次,在听到众人的嘲笑之后,心中依旧极为难受。
在这么多人的嘲笑中,觉迹疯狂的挥舞着他手中拿刚领到的扫帚,扫帚在与地面摩擦时发出沙沙的声音,故意将众人的嘲笑声掩盖,而由于清扫的速度极快,地面上尘土开始飞扬,将这一块空间弄得满是尘土。
原本以为,这些尘土,能将众人赶走,却未料,众人皆是有的开了一门,有的开了两门不等,体内多少有一点力量,于是便都将力量用出,在各自身体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空间罩,使得尘土不但没有落到众人的身上,反而使得觉迹自己成为一个灰头土脸的人。
看到这一幕后众人再次嘲笑了起来,指着觉迹嘲讽。
直到众人听到一声古铜钟的声音,便迅速的离去了,想必这应该是上课的钟声。
在众人散去后,觉迹便扛着扫帚,向之前自己找到的符咒术学习的学室走了过去,远远看去,这哪是一个惊罗学院的弟子?整个一土包进城一样。
由于觉迹对学习的渴望极为心切,很快便忘记了刚才的事情,两三步的功夫就来到了符咒术的学室窗边,,食指含在嘴里,将唾液涂在食指手中,悄悄的在窗户边捅了一个小洞,顺着小洞的光线,觉迹向里面看了去……
只见宽敞的学室中,整齐的摆着一张张的书桌,书桌前,有众多的男女在地上跪坐,整个学室的气氛相当安静。
桌子上,有着一方光洁玉简,玉简下面则是一厚摞黄符纸,而黄符纸的边缘处,则是平躺着一支红色的长笔,长笔的头部枕着一个朱砂盒,这些东西觉迹清楚的认识,这正是符咒师所用的一些东西,朱砂笔、朱砂和黄符纸。
不过这些东西只是在低级符咒师时,才需要的东西,若是像达到觉瑾那样中阶符咒师时,已经无需这些东西。
在低阶符咒师的境界中,黄符纸上的印记,必须要用沾上朱砂的朱砂笔凝画印记,在以印记上的朱砂作为媒介,这样才能将天地间的自然力量引入其中,使得他能发挥出莫大的威能。
所以,在地界符咒师中,这些东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没有了这些东西,那基本上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随后,便就听到了来者符咒术学室内的声音……
“不论是高阶符咒师还是像你们这样的符咒术入门级别的人,所有的符咒术,皆是以自身的元魂为引,然后利用朱砂笔或者高阶符咒师中所用的手指在黄符纸上勾勒出各种自然力量的印记,每下的一笔一划,都要以自己的元魂为墨,这样才能引动这自然界的力量。”
“你们要记住,在黄符纸上凝画印记时,一定要将手中的媒介,化作自身的一部分,这样才能将自己自身的元魂凝聚于黄符纸上,要做到随心而欲,一气呵成。”
“接下来,我们来回顾一下这段时间教给你们的两道符咒术。”
听闻导师此言,学室中顿时哗然一片,众人面色皆是带着苦恼的表情,显然,这两道符咒术的每一次使用之后,皆是让得众人元魂消耗过大,出现困像。
“哼,瞧瞧你们这些人的德行,上次叫你们的两道符咒术乃是入门级别的,起码学会轻风咒和铁盾咒可以让你们在最危险的时刻逃离或者作为防御,你们倒好,这点元魂的力量都难以坚持,快点,将朱砂笔沾满朱砂,准备……”听到众人的喧哗之后,一名中年导师严厉的怒斥到,语气中满是恨铁不成钢之意。
众人看到导师发怒,也是收敛了起来,声音顿时黯淡了下来,没有任何人敢发出声音,然后各自拿起自己书桌上的朱砂笔自旁边的朱砂盒中沾了一下,开始在玉简下面的黄符纸上画了起来。
“嘿嘿,连轻风咒都没有学会,看来这惊罗学院中的学子也不过如此嘛……”窗户外的觉迹看到此时,露出一丝轻嘲笑之色,同时更多的是自豪,轻风咒和铁盾咒自己早在两年前就与三叔学会,同时对于二者的运用也是极为的熟练。
而如今他们却是连这两道符咒术都没有学会,自然是有些被觉迹嘲笑。毕竟觉迹可是一天都没有受到过正统的教学,便就已经学会了这两道符咒术。
不过觉迹现在虽然已经将这两道符咒术练得极为熟练,但此时依旧像是学生一样,同众多的学子们一样开始按着导师的规矩来。
觉迹放下扫帚自腰间掏出了自己一直带在身上的朱砂笔和黄符纸,紧接着将黄符纸平躺在手掌中,觉迹瘦小的手难以将整个黄符纸摊平,不过索性要画印记并不需要太大的面积。
“导师和三叔说的一样,当初我学习符咒术时,三叔也曾这样告诉过我,在黄符纸上画印记时,必须要以自己的元魂为引,不过这么多年了,我的元魂并没有像导师所说的那样,出现元魂坚持不了的迹象。”觉迹画印记的同时,眉头紧皱,对于这个问题,就连觉瑾都无法解释,当初觉瑾只是说,他是天生符咒师的料。
不过这两年来,觉迹对这个问题也不做深究,反正不是什么坏事就行。
随后,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觉迹就已经将两张完整的符咒画了出来,一道是轻风咒,可使物体变轻,而另一道无疑,是铁盾咒,这样的符咒可以让人变的像铁块一样强硬,这样的符咒大多是用来防御用的,不过若是碰到高过自己太强的力量,也是难以防御。
画完之后,觉迹通过刚刚捅破的窗户洞望了望里面的学子,此时学子们都因为画这两道符咒术显得极为无精打采,甚至有的人已经是昏迷不醒。
昏迷的那些人睡的正香,突然,“啪”的一声拍打桌子的声音传来,将众人惊醒,随即再次传来导师的声音,“瞧瞧你们这些人的熊样,狗熊都不是你们这样的,两道符咒的力量就能是你们这样困乏,正是丢尽了我的脸。”
“行了,将你们这些符咒术各自拿好,我要检验一下。”说着,那名中年导师便开始向学子们走来,随即走到第一排的一名白衣学子面前,将他手中的两道符咒拿了起来,一道贴在了自己的身上,一道贴在了桌子上。
“轻风咒画的跟铁盾咒似的这么重。”说罢,只见那中年导师右手化拳,瞬间打在了贴了铁盾咒的桌子上,只见那桌子被这样一打,瞬间“哗啦”一声,整体散落在了地上。
“铁盾咒画的跟轻风咒似的,轻的很!”导师深深的瞪了眼前的学子一下,继续来到了下一个学子的身边。
这名学子并不像其他的学子,在这名学子画完两道符咒之后,觉迹便已经发现,这个学子,并没有出现像其他学子一样,困乏的现象。
导师拿起了他所画的两道符咒,脸上终于挂上了一丝欣慰的笑容,紧接着将轻风咒贴在了自己的身上,感受着,而另一张铁盾咒竟是贴在了这名学子的身上,随即右手五指化拳,直接打在了那名学子的身上,随后只听到“铛”的一声脆响,只见那名学子面色如常,身体丝毫没用动摇分毫。再看那贴在身上的符咒,此刻正隐隐散发着暗色的光芒。
“哈哈哈,完美,这样的符咒才算的上是符咒嘛。”众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傻了眼,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一幕。
“你们一定要向天宇学习,这才是一个符咒师应该有的表现。”说着,倒是将身上的轻风咒放了下来,陆续的检验了各个人的符咒力量。
“嘿嘿,这些人真是让人恨铁不成钢,我若是导师,总会被他们气死的。”看到后面的符咒力量后,觉迹再次不由的嘲笑道。
但在此时,导师突然眉宇一凝,随即目光突然像觉迹这里射来,“什么人?”。
觉迹正看的入神,却是在一刹那与导师的目光交错,“不好被发现了。”说着,觉迹拿起扫帚就像祠堂方向跑去。
导师立即冲出学室,向觉迹所逃方向追去,“糟糕,追来了。”话音刚落,只见觉迹自腰间掏出了他刚刚所化的轻风咒快速的贴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顿时身轻如燕,快速的奔跑起来。
“轻风咒?”看到这一幕后,导师清楚的识得,觉迹所用的符咒术,正是轻风咒,而且效果远超于天宇。
“哼!”话音一落,只见导师在追击的过程中右手猛然一吸,路途中一块豆粒大小的石子儿被导师吸到了手中,随即将其放在指尖向那觉迹所逃方向一弹,石子儿快速的奔向觉迹。
在石子快要临近觉迹跟前时,觉迹快速的又将刚画好的铁盾咒拿出,瞬间贴在了自己的身上,紧接着身体顿时沉重无比,难以前行。
随后,却听到“铛”的一声轻响,只见石子儿瞬间被弹开,掉落在地,同时,觉迹再次将铁盾咒撕了下来,继续奔跑而行。
看到这一幕后,导师吃惊的张大的嘴巴,脚步停了下来,眼睛直直的盯着觉迹逃离的背影,而就在导师惊讶之际,觉迹的身影消失在了导师的眼中。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1:5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