忝颜偷生(许木森棒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忝颜偷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忝颜偷生)

很多网友对小说《忝颜偷生》非常感兴趣,作者“棒冰”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许木森棒冰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背着个小筐跟着出门了。走了小半个时辰,到了地头,看到满地的像爬山虎那样的植物,每株的藤蔓上都有一个拳头大的果实,如果成熟后这些瓜就变成金黄色,里面的瓜肉香甜多汁,但是一般庄户人家舍不得吃,都是差不多时间把成熟的瓜集中卖给镇上的商户贩卖到县城里,他父亲就是负责收瓜的负责人,所以偶尔还可以收点回扣补贴家…

奇幻玄幻小说《忝颜偷生》是由作者“棒冰”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许木森棒冰,其中内容精彩片段:背着个小筐跟着出门了。走了小半个时辰,到了地头,看到满地的像爬山虎那样的植物,每株的藤蔓上都有一个拳头大的果实,如果成熟后这些瓜就变成金黄色,里面的瓜肉香甜多汁,但是一般庄户人家舍不得吃,都是差不多时间把成熟的瓜集中卖给镇上的商户贩卖到县城里,他父亲就是负责收瓜的负责人,所以偶尔还可以收点回扣补贴家…

第2章 父亲失踪 试读章节

第二天一早,他就已经醒来,这些年的工作,让他习惯每天早起,但是不清楚原主具体什么情况,就一直睡着没起来。没一会,原主的母亲起床出门到外面,估计是做早饭去了,没多大功夫,就整了两个大碗过来,随后又去拿了一盆腌制的菜叶过来,叫他起床吃饭。

他应了一声,坐到桌前,虽然现在的身体才九岁,但是心态是将近40岁的中年人,让他叫个比他还小的女人妈,一时真开不了口,女人也没有在意这些,让他吃完后跟她一起下地干活。早饭应该是昨天剩下的粥加水后再加热的,稀薄的可以,配上腌菜,勉强吃完。背着个小筐跟着出门了。

走了小半个时辰,到了地头,看到满地的像爬山虎那样的植物,每株的藤蔓上都有一个拳头大的果实,如果成熟后这些瓜就变成金黄色,里面的瓜肉香甜多汁,但是一般庄户人家舍不得吃,都是差不多时间把成熟的瓜集中卖给镇上的商户贩卖到县城里,他父亲就是负责收瓜的负责人,所以偶尔还可以收点回扣补贴家用,也可以借机回家看看。

许木森的工作就是检查每株藤蔓上,是否有瓜开花结果,而且要保证每株只有一个瓜,如果多了就长不大,卖不出价格,发现有新结果的小瓜就给摘掉。这片瓜地是他们家除了父亲的薪水外唯一的收入来源,所以看护的比较勤快。

平淡的生活过了三个月,这天许木森正好十岁生日了,地里的瓜也成熟了,母亲开心的做了两个菜,等他父亲回家。黄昏时候父亲回来了,还带了些镇上的零食小吃,交给了母亲保管,同时还给祖父母和两个叔叔也带了一份,三叔已经定亲但还没成家,二叔家的堂弟比许木森小3岁,刚刚开蒙,他们和祖父母住在一起,许木森父亲成家早,所以就自己搬到了现在的小屋里。父亲回来,母亲很开心,忙前忙后的。一家人把饭桌端到了屋外,夕阳斜影下,一家人边吃边听父亲谈着镇上商铺的事情,平淡而又温馨,许木森不禁想起了三十年前自己当初和父母家人的生活,感觉就这样的生活也还能接受,三个月的生活,让他慢慢适应了现在的状态,现在人还小,安安稳稳的过几年,等长大些就跟父亲到镇上找点活,当个学徒,再过几年,娶个媳妇,这样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也不错,前世几十年,他一直在别人的期望中生活,也一直为了别人的认可而努力着,很少有为自己率性而活的时候,过得有些压抑。

如今,他重活一世,虽然对这一方天地也还是一无所知,但是他明白,这一世,他要为自己活着,为活着而活着,不再关心别人的看法,不再为任何事物而活着。听起来好像有点自私,但是当你把流动资金都调给兄弟再人财两失后;当你把所有资产都写在爱人名下最后净身出户的时候;当你套现帮至亲买房自己却住合租房,得到的只是一句:你现在也算一无所有了,要想办法努力的时候。有些事情就没有那么执着了,人只要活得高兴,穷点也不怕。而且他相信,上一世的错误今生不会再犯。

父亲的归来,给这个小家增添了不少活力,母亲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冷淡。白天许木森继续和母亲照看瓜地,父亲则去各家各户谈收购瓜果的事宜。几天后,当这一家三口像往常一样,将饭桌摆在户外,在夕阳下边聊边吃饭的时候,三叔跑来,气冲冲的把一包父亲带来的小吃往桌上一丢,说不要你们的东西,母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让他坐下消消气,有话好好说。三叔眼睛一瞪,说,以后不要你们家东西,发生什么事,你们心里清楚,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父亲被搞得莫名其妙,母亲急的团团转,反而许木森倒是很淡定,这么个穷山村,就这么些薄田,其他要啥没啥,不像那些达官贵人,商贾豪绅有权力地位,万贯家财可以继承,手足之间勾心斗角还算有利可图。草根之家,争来争去也就这么一亩三分地,还能闹上天不成。

果不其然,一顿饭还没吃完,祖父母也来了,父亲迎上去,就把三叔来的情况说明了一下,希望老人能协调一下。谁知祖父更是气势汹汹的说,是他让三叔来的,今天父亲去收瓜,为什么就收了老董家的没收他的瓜,这些瓜卖不出去,拿什么给三叔成亲。父亲很委屈,当时问过祖母,她没有理他才去找董家。祖母一听来劲了,喊着,给别人家什么价给自个家也什么价,是谁把你养大的,然后猛地一甩手,把桌上的菜都打翻在地。祖父也上来要断绝父子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在许木森看来,这样的事情一点意义都没有,但是在大武国这样的环境下,父母大惊失色,一旦真的断绝父子关系,以后就没有办法在村里立足了。

这里本来是一片荒芜之地,后来有了六户逃难的人到此定居,慢慢发展到现在几百人的村落,所以这个村就叫陆家村.父母还想再做努力,但是大人们在气头上不好马上转变,就让许木森出面去给祖父母送点礼,陪个不是,毕竟他是长房长孙,许木森对这样的观念不深,前世也经常天南地北的跑,村里不能留了就去镇上,去县城,反正树挪死人挪活,他也不想一辈子窝在这小小的陆家村,只是碍于他现在这副身体,才十岁岁,还没办法远行,如果能全家搬到镇上,那正对他的胃口。所以去赔礼的时候也没有抱很大期望,只是家里的态度让他感到不爽,都没有一个人理他,他一个十岁的孩子,也没有参与什么,居然拿他出气,他当然不爽了,马上转身走了。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父亲就带上他娘俩搬到了镇上,对许木森来说,正好开启他新的生活。

初到镇上,一切都很好奇,这里的环境跟蓝星上冷兵器时代的环境类似,都是一些传统的手工作坊和店铺,没有工业化的痕迹。父亲也从商铺搬了出来,商铺东家也同意父亲提前出来单干,并且还给予一定帮助,以后可以相互合作。在镇上租了个小屋,一家三口的生活就这样新的开始了。

父亲还特意托人把许木森送去镇上唯一的私塾先生那里,不求功名利禄,但求可以读书识字,到时也可以当个账房先生帮衬一下。生活在这样平静安稳的气氛中慢慢过去,转眼许木森也已经12岁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也两年多,跟原来的世界也没有什么不同,对许木森来说,人生也就这样安稳的过下去,如果有什么不同,也就是记忆力比以前好些,上一世虽然也在外闯荡了几十年,但是他跟天才,学霸什么的完全没有关系,从小到大就是普普通通。但是今生对事情的领悟力和记忆力却比以前高出很多,他理解的是有了前世四十年的积累,跟些十来岁的娃娃一起学习,有点优势是应该的,所以也没有意外更没有张扬,他的心态已经过了那个青春期的年纪。

又是陆家村收瓜的日子,父亲回村后把收上来的金瓜送去东家那里,往年都是把瓜收上来后,都是由东家亲自送往县城。今年东家让父亲自己去送,表示按照约定,今年开始会把生意转给父亲。全家都很高兴,以后生意开始做大,许家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当一切都交接好后,父亲雇了两个人一起去县城送货。为了让许木森也能多见见世面,临走时把许木森也一起带上了。第一次出远门,许木森也很兴奋,前世走南闯北到过不少地方,今生到了这个世界,还没有能走出去看看,最直接的了解也是这两年从陆家村到镇上的两年时间,但是这里是偏远的小地方,一年到头都没有多少人员流动,只有镇上几家不多的商户,每年固定时间到县城送货,而他父亲就是少数几人之一,相比其他人,许木森接收到的信息已经远远多于同龄的孩子了。

一行四人,拉了两辆车,走了三天才到县城,安顿好了住处,父亲让两个帮工自由活动,自己带着许木森去逛街了。前世走过不少地方,但是对于如今的环境却陌生的很,所以许木森也好奇的跟着父亲一路逛下去。买了很多的小吃,还跟着去一些父亲熟悉的店铺,把他介绍给了那些店家,这是他儿子,以后有机会多关照关照。许木森虽然看似木讷拘谨的站在一边,但是那颗老油条的心,却也感动不已,可怜天下父母心。原本他只是占据了原主的肉身,思想灵魂都是另外一个人,虽然一起生活了两年,但都是以一种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这个家,对原主的父母没有排斥但也谈不上亲近,平时沟通也不多,大家都以为他性格寡淡,不善言语,加上年纪不大,都没有太在乎。但是今天父亲的行为,他看出,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关心这个儿子,想要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儿子铺好路。

第二天一早,去交接货物,毕竟许木森还年幼,带着不方便,就让他一个人在客栈待着,父亲带着两个帮工去交货了。但是一直等到日落西山,也不见父亲归来,许木森隐隐感觉不对劲。直到第二天正午,一行三人都没有一个回来,他忍不住出去寻找。但是只知道交接货物,都没有具体方位,只能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前世也是一个人天南地北的跑,从来没有不适的感觉,如今只是在县城里,就让他有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发现这两年已经习惯了父母在身边的生活,习惯了他们给他安排的一切。如果突然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让他惊醒,是不是自己太过依赖了。虽然迷茫了一阵,虽然身体还只有十二岁,但心态毕竟已经成熟了。

很快调整好思绪,回到客栈,还没有回来,客栈伙计也把他们的东西丢到了大堂角落里,没有付房租也没有办法继续住下去。拿上东西就在县城里找起来。先找个落脚地,再慢慢打探父亲的情况.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12:5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