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鬼缠上后大号不保聂子墨黎怨殊(被老鬼缠上后大号不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聂子墨黎怨殊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聂子墨黎怨殊)

网文大咖“沐念卿”大大的完结小说《被老鬼缠上后大号不保》,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聂子墨黎怨殊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两层的小楼,聂子墨和聂念念都住在楼上,一回家聂子墨就忍不住冲进厕所,放水洗澡一气呵成。再出来的时候聂念念已经拿着啤酒瓶喝上来,双颊上染了一层粉色,眼神空洞的看着挂在墙上的电视机。对此聂子墨已经习惯了,瞥了一眼站在电视机前的蒋睢说,“我去睡觉了,别忘了鸡腿。”聂念念兴致缺缺的摆手,继续喝着啤酒半点没有…

以聂子墨黎怨殊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被老鬼缠上后大号不保》,是由网文大神“沐念卿”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两层的小楼,聂子墨和聂念念都住在楼上,一回家聂子墨就忍不住冲进厕所,放水洗澡一气呵成。再出来的时候聂念念已经拿着啤酒瓶喝上来,双颊上染了一层粉色,眼神空洞的看着挂在墙上的电视机。对此聂子墨已经习惯了,瞥了一眼站在电视机前的蒋睢说,“我去睡觉了,别忘了鸡腿。”聂念念兴致缺缺的摆手,继续喝着啤酒半点没有…

第3章 救命压床啦 试读章节

聂子墨似有察觉的想往后看,头都没能转过去就被聂念念狠拍在后脑勺,气愤又嫌弃。

“聂子墨你瞎叫什么鬼!”

聂子墨委屈的竖起飙血的食指,大叫道,“飙血了,痛啊!”

聂念念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又是一巴掌拍过去,“你再叫口子都合上了!闭嘴回家!”

“呜呜…..是你非要来我才流血的!你赔!”

“赔你个死人脑袋!”聂念念留下一句话推开聂子墨转身就走,片刻都不想继续待下去。

等聂念念走开聂子墨才回头看向神庙,好像没什么奇怪的,他又看了一眼那个身体扎实了的男人,低声问,“你有没有听见什么?”

男人摇头,他只听到聂子墨的吱哇乱叫和聂念念愤怒叫喊。

那就是错觉,聂子墨没在意,快步追上聂念念,在手电的带领下穿过树林来到公路上,坐上小三轮颠颠的回了家。

两层的小楼,聂子墨和聂念念都住在楼上,一回家聂子墨就忍不住冲进厕所,放水洗澡一气呵成。再出来的时候聂念念已经拿着啤酒瓶喝上来,双颊上染了一层粉色,眼神空洞的看着挂在墙上的电视机。

对此聂子墨已经习惯了,瞥了一眼站在电视机前的蒋睢说,“我去睡觉了,别忘了鸡腿。”

聂念念兴致缺缺的摆手,继续喝着啤酒半点没有睡下的意思。

聂子墨也不劝,想着美味鸡腿乐呵呵的回房,一个飞扑落到柔软的大床上,接着身子一侧,拉过被子滚了一圈心满意足的睡下。

聂子墨不做梦,睡眠也浅,迷糊间感觉到床边凹下去一些,以为是聂念念又要找事,选择性继续装睡,就是不睁眼。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聂子墨感觉到不对劲儿,真要是聂念念不该只是坐着不动才对。

难道是别人?

聂子墨想着,正要掀开眼皮脸上就多了一道冰冷的触感,似乎是谁的指尖,顺着他的眼角滑到下巴上,滑过脖颈。

好凉,跟从雪堆里拿出来的一样,聂子墨一阵毛骨悚然,不会是从山上下来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东西吧?!

聂子墨被吓的不敢动,极力放轻呼吸,他现在要是睁眼的话肯定被抓个现行,所以绝对不能,要继续装睡。

好在他穿着毛茸茸的睡衣,手指又返回落在他脸上,带着几分玩味。

什么恶趣味,他一个男人有什么好摸的,要摸也是该去摸聂念念啊!

聂子墨内心吐槽,下一秒床边的凹陷弹起,聂子墨暗自庆幸那东西可算摸够了要离开,却是失算了。

聂子墨只感觉身子一轻一重,整个人都往床垫里陷了几分,那只冰冷的手完全覆盖在他脸上,拇指擦过他的唇瓣。

这感觉好诡异有木有?

聂子墨本能的缩了缩脖子,得到了一声低笑,就落在他的耳边。

眼皮下的眼珠抖动了两下,聂子墨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果然一只手不安分的落到他腰上,隔着衣服跟捏气泡袋似的,按一下又一下,怎么都不肯停。

聂子墨怕痒的很,身子止不住的抖,又不敢睁眼,怕看到压着他的是什么东西。说不定是青面獠牙面色苍白的鬼,深更半夜的光想想都受不了。

好在鬼大哥很快松开,聂子墨不停祈祷着快些天亮,天亮了这鬼也该走了。

但鬼不这么想,他瞧着身下的少年,眼珠子在眼皮下小心翼翼的挪动,身体也跟着轻颤,明显是在装睡的。

他低低笑了一声,拉过聂子墨的双手合在一起,大力的按在头顶,随即低头吻在聂子墨唇上。

聂子墨觉得这不对劲儿,霎时间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该作何反应。

“南殊哥哥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

低低的男音在耳边炸开,空灵而美妙,要是耳朵可以怀孕聂子墨保证他可以生一窝,他激动的睫毛微颤,还是忍住了睁眼的动作。

他现在是被压床啊,要是睁眼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怎么办?

搞不好被这声音好听的鬼缠上,那他这辈子就完蛋了!

眼看聂子墨还在继续装他也不着急,贴在聂子墨耳边道,“南殊哥哥再不醒来我可要继续了。”

继续?

继续神马?

聂子墨想着,冰凉的唇落在他的颈侧。

聂子墨顿时僵住,想他母胎单身至今还是第一次,这感觉咋怪怪的呢?

肯定是奇怪的,因为亲他的不是人,更不是女人,而是一只声音特别好听的男鬼。

聂子墨郁闷了,缩了缩脖子阻止他的靠近。

“那个鬼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了?我不叫南殊,我叫聂子墨的。”聂子墨闭着眼开口,他不想睁眼看到一只面目狰狞的恶鬼,会影响明天吃鸡的食欲。

那鬼轻笑了一声,扣着他的手紧了紧,语气不悦,“南殊哥哥当真狠心,不过投个胎就将我忘了,好伤心。亏我寻了南殊哥哥一千多年,南殊哥哥竟是早就将我忘了,甚至不愿再看我一眼。”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搞得他像个负心汉似的。

聂子墨小声道,“鬼大哥肯定认错了,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南殊哥哥。”

“我不会认错,你就是南殊哥哥。”鬼大哥低头亲了亲他的眼角,“南殊哥哥真的不愿看一眼阿黎么?”

阿黎?

好可爱的名字,聂子墨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并不想跟鬼扯上关系,只能说,“就算我是你的南殊哥哥,可我转世投胎了呀,前尘往事早已不记得了。”

“可你说过会生生世世陪着我的,只爱我一个。”自称阿黎的鬼慢慢抚上聂子墨的脸颊,语气低沉了许多,“南殊哥哥食言了,丢下阿黎不管,阿黎好伤心。”

这样冰冷的触感让聂子墨全身不适,他结巴道,“是我混蛋不该,阿黎乖乖不生气好不好?”

听着聂子墨的话鬼大哥沉默了片刻,接着开口,“南殊哥哥是记起阿黎了?”

聂子墨摇了摇头,“前世的事我哪里记得,就是……嗯……阿黎可不可以放开我,当我不存在?”

耳边再次响起笑声,不再是低低的轻笑,而是带着怒气的沉笑。

聂子墨暗觉不妙,脖颈也跟着被掐住,那好听的声音带着怒气在他耳边炸开。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南殊哥哥,怎么能轻易放过!”

唔……

聂子墨被掐的生疼,嘴里的话也被抑制住开不得口,只能小幅度挣扎起来,怕惹怒了身上的鬼大哥,直接给他来个索魂夺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12:3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1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