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容快穿记安陵容朝颜种子(安陵容快穿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安陵容朝颜种子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安陵容朝颜种子)

古代言情小说《安陵容快穿记》,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安陵容朝颜种子,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朝颜种子”,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叮,时空穿梭成功,请宿主查看周围环境是否能安全接收身体记忆?”系统机械的声音响起。在床上躺着的安陵容芯子的小女孩费力的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下房间,见没有任何人在房间里,只有屋外一个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应该也不会进来,就又闭上了眼睛,在心里默默回复系统:“确认安全,可以接收身体记忆。…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安陵容快穿记》,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精彩片段:“叮,时空穿梭成功,请宿主查看周围环境是否能安全接收身体记忆?”系统机械的声音响起。在床上躺着的安陵容芯子的小女孩费力的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下房间,见没有任何人在房间里,只有屋外一个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应该也不会进来,就又闭上了眼睛,在心里默默回复系统:“确认安全,可以接收身体记忆。…

第2章 接收记忆 试读章节

天刚蒙蒙亮,大安村的村民们就陆陆续续的出门去田地里干活了,村子周围的田地里头都是忙着除草翻地的村民,大家都在为一年一次的春耕忙活。

祁家的男人们也都下地干活去了,只留下了女人在家做早饭,灶房里祁母唐氏一边做饭,一边冲着院子北面一间一年到头也晒不到几次太阳的茅草屋骂骂咧咧:“呸!死丫头,我这是前世做了什么孽摊上了你这么个赔钱货,没有那小姐的命,偏生了个小姐的身子,让你干点活都干不好,洗两件衣服都能栽河里去,怎么不淹死你呢?”

而被唐氏骂着的正是她的小女儿祁小荣。

在常年不见阳光而很是阴暗潮湿的茅草房里,靠墙放着一张由两条长凳一块破木板搭成的床,床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呼吸微弱的小女孩。

突然小女孩的呼吸停止了,但是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可是因为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所以并没有任何人看到这一幕,更不会有人知道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床上躺着的人已经换了个芯子。

“叮,时空穿梭成功,请宿主查看周围环境是否能安全接收身体记忆?”系统机械的声音响起。

在床上躺着的安陵容芯子的小女孩费力的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下房间,见没有任何人在房间里,只有屋外一个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应该也不会进来,就又闭上了眼睛,在心里默默回复系统:“确认安全,可以接收身体记忆。”

“叮,开始传输身体记忆,请宿主注意查收!”

安陵容只感觉脑袋里一阵钝痛,三息后就停止了,接收完身体记忆的安陵容觉得原主可真惨啊。

原来从祁小荣有记忆以来,她母亲就是不喜欢她的,母亲会给姐姐梳头发做新衣服,会抱着弟弟哄他睡觉给他好吃的。

而到了祁小荣这里,母亲永远都是叫她干活和嫌她做的慢做的不好,从来不会关心她有没有冷了饿了,伤了病了。

小时候她也曾哭过闹过,希望母亲也能关心一下自己,可是换来的却是母亲勃然大怒的一顿毒打,几次之后她就知道哭闹不仅没有任何作用,还会招来母亲的打骂,所以就再也没有奢求过母亲的关心了。

原本祁小荣应该会在及笄之年,被母亲嫁出去换一笔彩礼的。

但就在她十四岁这年夏天,祁家小院里突然来了一位贵夫人,说祁小荣是她的女儿,到这时祁小荣才知道原来自己并不是祁家的女儿,而是村里那户在京城当大官的安侍郎的女儿。

祁小荣在出生时就被唐氏用她的女儿调了包,她的女儿在安侍郎府享受荣华富贵,而祁小荣却在祁家被唐氏刁难折磨。

而安侍郎之所以会在现在知道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是因为当初给侍郎夫人接生的嬷嬷得了重病已经命不久矣了,心怀愧疚之下,把一个藏在心里十四年的秘密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安侍郎夫妇。

原来十四年前,安夫人生下女儿之前,安大人还不是吏部侍郎,只是个要进京赶考的举子,安夫人林琦宁怀着身孕,带着这个嬷嬷和一个丫鬟一个车夫去庙里为进京赶考的丈夫求平安符。

没想到却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了暴风雨,偏偏这时候马车还坏了,安夫人受到惊吓要早产了。

没办法之下,嬷嬷只能和丫鬟两人把安夫人带到路边的破庙里生产,让车夫回去找人来接应。

而当时破庙里正好有一位妇人也在生孩子,附近又只有这一处能落脚的地方,所以她们只能让安夫人和那名妇人在一间破庙里生孩子。

结果那名妇人先生下个女孩,母女平安。

而安夫人却在生下女儿后大出血,当时嬷嬷和丫鬟两人都慌了神,为了给安夫人止血,只能把孩子用衣服草草包好,拜托先前生下孩子的那名妇人帮忙照顾一下,就都忙着给安夫人止血了。

当安府的车夫带着人找过去的时候,安夫人已经处于昏迷的状态了,安府下人见此只能赶紧把夫人和孩子带回去。

只是谁也没注意到被他们抱回去的孩子已经不是安夫人生下的那个了。

一直到第三天,孩子洗三的时候,当时接生的嬷嬷眼尖的看到孩子的后腰处皮肤白皙什么也没有,才惊觉不对。

因为孩子出生的时候是她给孩子包的衣服,她清楚的记得孩子的后腰处有一块拇指大小的红色胎记,而这个孩子却没有,所以她很快就确定孩子被那个妇人调了包。

可是她犹豫再三还是不敢说出真相,因为孩子是她交到那个妇人手上的,现在孩子被掉包,她肯定免不了责罚,甚至还会连累家人,而且已经过了三天了,那个孩子说不定都不在人世了。

直到十四年后,那个嬷嬷生了重病,才把真相告诉安家夫妇。

安家夫妇骤然得知自己千娇百宠养大的女儿竟然不是自己的孩子,而自己的亲生女儿还在不在人世都不知道。

他们的第一反应都是不信的,可是在嬷嬷的再三保证下还是决定先调查一番。

这一查就查到了老家同村的祁满仓家,得知他家的小女儿确实是和自家的女儿一起在破庙出生的,而且后腰处也确实有一块拇指大小的红色胎记。

如果只是这样他们还能安慰自己这只是巧合,可是当得知他妻子唐氏是如何区别对待两个女儿的时候,就几乎确定嬷嬷说的都是真的了。

他们是既庆幸又是愤怒,庆幸于女儿还在人世上,愤怒于唐氏竟然那样虐待女儿。

于是满怀愤怒的安夫人很快就带着下人亲自回到安家村,到祁家去接女儿了。

起初祁家人是不相信的,因为祁家其他人也确实都不知情,当年换孩子的事唐氏谁也没告诉。

只是安夫人既然亲自来接孩子了,就一定是把事情调查清楚了的,安夫人来的时候就把安林诺一起带回来了,并且还报了官,事情始末很清楚,衙县的衙役把唐氏带回衙门交给县令审判后。

安夫人就把祁家的亲女儿安林诺留下,带着祁小荣回了京城。

原本祁小荣对于亲生父母还是有些患得患失的,害怕父母不喜欢自己,害怕他们拿自己和已经改名为祁小诺的安林诺比较,然后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如她。

毕竟自己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官宦人家的小姐。

但是祁小荣是幸运的,她没有遇到狗血的小说套路,她父母接她回来既没有让她履行什么婚约,也没有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处处拿她和祁小诺比较。

她在安家过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平日里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和父亲找的先生学习诗书礼仪,和母亲学习管家里事。

很快三年过去,十七岁的祁小荣改名为了安林荣,此时安林荣的行为举止已经和其他大家闺秀不相上下了。

现在她除了偶尔烦恼一下哥哥为什么和她不甚亲近以外,也没什么烦恼。

况且哥哥除了每次与她相处时都很是礼仪周全,给人一种疏离感外。

也会在每次见到她时都关心她的生活,出门也都会给她带礼物,所以她也就没当回事,毕竟哥哥也是这么和父母相处的,她以为哥哥就是这样的性格。

看到这里是不是都觉得安林荣苦尽甘来,只需要在将来按部就班的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如意郎君,再生几个孩子,就可以在儿孙绕膝之下享受天伦之乐了?

毕竟她现在父母疼爱,哥哥也还算关心她,和从前作为祁小荣的日子再也没有关系,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完美。

如果安林荣的人生可以按部就班的话,也就没有安陵容的到来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她十七岁生辰的三个月后戛然而止。

三月中旬她身为吏部侍郎的父亲被朝廷派出京城,到各地去考察各个官员的政绩情况,为年末吏部的官员考核做准备。

这本来是件很平常的事情,结果安林荣的父亲却在回京的途中因惊马而坠崖身亡了。

突闻噩耗,安林荣的母亲林琦宁因一下子就受不了打击而病倒了,在安父去世一个多月后也因悲伤过度而病逝了。

安林荣本就因父亲的突然离世而悲痛欲绝,加之在为父亲守孝的同时还要为母恃疾。

在母亲也离世后就直接病倒了,而且病的越来越严重,所有人都认为她是接受不了短时间内父母的接连离世,受到的打击过大才病的,就连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她病了三个月后,在府里见到了一个她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的人,那个曾经代替她身份享受安家荣华富贵的祁小诺。

她非常惊讶,不明白为什么祁小诺会出现在这里。

直到祁小诺得意洋洋的告诉安林荣,她之所以会出现在安家,是因为她的哥哥安林承,也和祁小苒一样不是安家的孩子,安林承在祁小诺身世暴光的时候对她产生了同病相怜之感,慢慢的怜惜就变成了喜欢。

这时安林荣才知道原来安家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孩子被掉了包,她的哥哥居然也被狸猫换了太子,安林承根本不是她哥哥,安林承是他奶娘任氏的儿子,三年前任氏被淹死的痴傻儿子温子碌才是她的亲哥哥。

而且安林承早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安家夫妇的孩子了,所以那一年温子碌才会高烧不退烧成了傻子。

在八年后又因为妹妹被发现居然也不是安夫妇的孩子而感到惶恐不安,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身世就被发现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温子碌淹死在了河里。

而且安父的死也不是意外,就连安母都不是伤心过度病死的,而是被他下毒害死的,就因为他不想再担惊受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身世就曝光了。

所以现在轮到安林荣了,她也被下了和母亲一样的毒。

最后祁小苒还告诉安林荣她很快就要和安林承成亲了,到时候整个安家就都是他们的了。

安林荣惊怒之下被气的一口血吐了出来,死不瞑目。

至此整个安家真正的主人都死光了,剩下两个鸠占鹊巢的人光明正大的把整个安家占为了己有。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