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不是渣,良人在心上郭少阳谌燕(多情不是渣,良人在心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郭少阳谌燕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郭少阳谌燕)

精品都市小说小说《多情不是渣,良人在心上》,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郭少阳谌燕,是作者大神“惊鸿画黛”出品的,简介如下:房间内只有两张砖块加木板搭建的两张床,还有一张随便用几块小木板钉起来的简易桌子。门前有一条污水沟,天长日久堆积出无数的生活垃圾,散发着一股股恶臭。郭少阳揉揉惺忪眼睛,刚睡醒,还没洗脸刷牙。却也顾不得这些了,昨晚吃饭都没吃饱,于是早上刚醒来就跑去小店里买了面包,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其它的吧…

都市小说类型《多情不是渣,良人在心上》,现已上架,主角是郭少阳谌燕,作者“惊鸿画黛”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房间内只有两张砖块加木板搭建的两张床,还有一张随便用几块小木板钉起来的简易桌子。门前有一条污水沟,天长日久堆积出无数的生活垃圾,散发着一股股恶臭。郭少阳揉揉惺忪眼睛,刚睡醒,还没洗脸刷牙。却也顾不得这些了,昨晚吃饭都没吃饱,于是早上刚醒来就跑去小店里买了面包,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其它的吧…

第6章 三叔给了两巴掌 试读章节

郭少阳蹲在工地宿舍门口,拿着刚从工地小商店买回来的面包和菊花茶,打算美美的吃个早餐。…

工地宿舍由石棉瓦搭建,一排排十几间,前后加起来差不多有七八排。泥瓦工居多,大工和小工分开居住,这是因为大工小工分别由两个包工头领队的。

郭少阳和三叔单独住在一个比较小的房间。

房间内只有两张砖块加木板搭建的两张床,还有一张随便用几块小木板钉起来的简易桌子。

门前有一条污水沟,天长日久堆积出无数的生活垃圾,散发着一股股恶臭。

郭少阳揉揉惺忪眼睛,刚睡醒,还没洗脸刷牙。却也顾不得这些了,昨晚吃饭都没吃饱,于是早上刚醒来就跑去小店里买了面包,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其它的吧。

前段时间一直都在忙着跑去三元里,寻找那个叫做齐羡羡的女孩,可惜有缘无分,人海茫茫,竟是再也找寻不到了。

四叔找的工作,年龄达不到,进不去了。刚满十六岁后,临时身份证还没办好寄过来,所以一直跟三叔寄居在他打工的工地之上,偶尔干点零工小活,挣个小钱。

不够花的情况下,四叔一般停个四五天,就给他五十块钱。吃饭则是由三叔负责,工地上发放饭票,每日里给他二十块钱的饭票,足够用了。

三叔昨夜彻夜未归,郭少阳边往嘴里塞着面包,一边扭头望向屋内,三叔的床上凌乱不堪,一件件破衣服随意的丢在床上。大都不甚完整,破破烂烂的有好几个洞了。

郭少阳内心愤愤:肯定是又去找那个老娘们儿了,辛辛苦苦挣点钱,自己不舍的吃,不舍的喝,连个衣服鞋子也不舍的买。可倒好,出去找那个娘们儿一次,就能把口袋里一个月的工钱掏空了!

三叔年近四十,还没结婚。没辙,家里兄弟姊妹众多,穷的叮当响,盖不上房子,怎么能娶的着媳妇儿?

这不除了郭少阳大伯和他爸,剩下的三叔,四叔,五叔,六叔全部光棍着。

最小的六叔仅仅比郭少阳大了五岁,也在南方打工,听说在深圳那边做搬运。

三叔找那个女的,郭少阳见过两次,一脸的精明相,薄薄的嘴唇好像机关枪一样,一串串虚假的笑声和甜言蜜语把三叔迷的五迷三道,三魂七魄全丢了。

那女人偶尔过来一次,帮三叔洗洗衣服,补补窟窿,做上一顿饭就走。

毕竟郭少阳住在那里,不方便她留下过夜。

这也让三叔更加笃信,自己找的女人是贤妻良母类型的,虽然年龄不小了,但是凑合着能过一辈子。

郭少阳虽然年龄小,但是能看的出来,这女人就是在假装贤惠,目的就是为了骗取三叔的辛苦钱而已。

可能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满心欢喜的三叔感觉不到丝毫异样,每过几天就会屁颠屁颠的打扮一番,换上唯一的一套干净衣服,然后再彻夜不归。

郭少阳吃完面包,又一口气喝完纸盒装的菊花蜂蜜茶,随手扔进门前的流水沟。

打了一个饱嗝,站起身伸个懒腰,扭头进屋就着洗脸盆的剩水胡乱抹了一把脸。

正在擦脸的功夫,三叔嘴里哼着小曲迈过门槛,看了一眼郭少阳,似乎心情不错,一边脱下干净衣服,换上工作时穿的旧衣服,一边问道:“侄娃子今天咋起来这么早哩?平时可没这么勤快的吧?”

郭少阳瞥了他一眼,实在没忍住,抱怨话脱口而出:“三叔,你觉得你这样耗下去能挣到钱不?天天忙活,累的要死,一个月挣那一点钱。辛辛苦苦一个月,你转头就给了别人,自己不舍的吃喝,衣服鞋子都烂了也不舍的买件新的换上。值得吗?”

三叔听着听着,本来正在忙碌的收拾东西准备上班,登时愣住了。

脸色渐渐阴沉,一阵红一阵白的,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

最后只是重重叹息一声,拿起东西上班去了。

郭少阳心情不佳,百无聊赖的躺到床上,直勾勾的盯着顶棚,思绪满天飞。

车上遇到的那个女孩,可能这辈子都再也找不到了,说了要去找她的,她也答应会等着他的。可是怎么说着说着就变了呢?人就走了呢?是她失信了,还是自己失信了,郭少阳分不清楚,每每想到这里,就内心烦躁,郁闷至极。

本来说是来到就有工作的,可是现在工作也没有了,年龄不到属于童工,谁也不敢用。已经在三叔四叔这里待了三个多月了,十六岁生日也是在四叔那里过的。刚过生日就急忙给家里打了一通电话,让父亲帮着办个临时身份证。寄回去照片,再加上办理时间,再寄回来,前前后后还得拖上一个多月。

电话是打到别人家,父亲跑了半个村子才接到的。整个村子也就那一两户安装了固定电话,亏得乡里乡亲的,人家还愿意帮忙叫一声。

四叔给的钱,折算一下,每天也有十块了。作为零花钱,足够用,没有过多开销,也就是去附近夜市逛逛,租个小说之类的解解闷,最多也就是再隔三差五的去看个包夜录像,从十二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一晚上也才五块钱,能看四五个港台电影,挺划算的。

三叔给二十的生活费,早上吃点面包喝个菊花茶,也就三四块钱。中午晚上都是吃米饭,一份米一块钱,加上一荤一素,瘦肉片加土豆丝,刚好七块钱,两顿下来还能剩下几块钱。

只是整天太闲了,闲的发慌。青春期荷尔蒙旺盛的青少年,澎湃洋溢的精力无处发泄,就总会让人心生烦躁,只想找点事端。

郭少阳扯过床头租来的一本小说,香港作家倪匡所写的《卫斯理传奇》,厚厚的盗版小说,纸质粗糙不堪。

没日没夜的看书,倒是能宣泄一部分精力,弊端就是生物钟紊乱,精神不振,萎靡,随时随地都在打瞌睡。

果然,看了不到一个小时,郭少阳就沉沉睡去了,反正无所事事,就是这么的随心所欲。

年轻人嗜睡,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两三点了。

起来后洗洗脸,整理了一下屋子,洗了洗自己和三叔的衣服,晾晒妥当以后就去打了晚饭吃了。

可是却迟迟不见早就该收工下班的三叔回来,郭少阳心中纳闷,不会连衣服都没换就又去找那个女人了吧?

得,今天早上那些话白说了。

郭少阳一边吃饭,一边看着小说,心里还挂着三叔,一直关注着外边的动静。

直到将近十点,三叔才踉踉跄跄的推门进屋,郭少阳还没抬头,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儿,刚开口叫了一声三叔,就被他一个耳光抽到了脸上。

郭少阳眼冒金星,捂着火辣辣的脸蛋诧异又惊恐的望着摇摇晃晃的三叔。

三叔扶了扶眼镜,指着郭少阳的鼻子骂道:“兔崽子,老子管你吃管你住,你不念老子的好,反倒管起老子的闲事来了?”

郭少阳眼泪瞬间滑落,委屈的大声反驳道:“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要不是我三叔,我要不是怕你被人家骗了,我至于咸吃萝卜淡操心,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说那些话?”

三叔反手又是一巴掌,怒气冲冲的大着舌头骂道:“去你娘的为我好吧,除了……除了你奶奶,又有谁……是真心对我好过?老子的事用的着你管?我……乐意,我愿意给……人家钱,怎么了?不服气啊,我自己挣得钱,爱给谁……给谁,给谁也比给你这白眼狼花了强……”

郭少阳听着三叔刺耳的骂声,内心剧痛无比,彻底崩溃了,一把推开站立不稳的三叔,跑出房子,一头扎进黑暗之中。

郭少阳边哭边跑,一口气跑了一公里,等到敲开四叔的宿舍门以后,已经哭的撕心裂肺,泣不成声了。

四叔的宿舍住着同村的两个叔,三人惊诧的连声追问郭少阳怎么回事,又是倒水,又是拿毛巾,四叔也手忙脚乱的湿了毛巾给郭少阳擦了擦脸。

等到郭少阳好不容易渐渐平缓情绪,在四叔他们闻言追问之下,郭少阳抽噎着把事情原委诉说了一遍。

四叔怒不可遏,气冲冲的骂道:“我就知道,他这么多年在外边打工挣钱,一分钱也没给家里拿回去过。总是想着他在外忙活,挣钱存着娶个媳妇儿哩,现在看来,有个屁用。左手进右手出,净找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啥时候他也存不住钱。侄娃子说他说错了么?屁本事没有,给自家人面前耍横,还喝了酒壮壮胆,长本事了他!少阳,以后就在四叔这里住,吃住我管!”

另外两个同村叔伯也附和道:“就是就是,不回他那去了。算个什么东西,打孩子算什么能耐?再说了,侄娃子说的句句在理,咋了,就不能说他两句,劝他一劝?”

四叔接口说道:“放心吧,等过几天临时身份证寄过来,我就给你安排工作。这段时间安心在这住着,有咱几个长辈在这,还能缺了你的吃喝?志强,把那个空床收拾收拾,今晚就让少阳躺那床上。”

志强答应一声,去收拾床铺。

四叔还在气愤不已:“他有本事就别过来,等他过来我再给他算账!”

四叔踏实肯干,一直看不惯三叔过一天算一天的生活观念。

郭少阳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黑暗中,响起了重重的鼾声。

郭少阳莫名其妙的又突然想起了齐羡羡,想起了两个人在火车上的两日两夜,点点滴滴,每一个细节好像近在眼前。

郭少阳在黑暗中扯嘴微笑,心中郁结顿消,又充满了甜蜜。

少年情怀总是多变的,悲伤和欢乐转换之快,就连自己也想象不到。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可惜大多由深转浅,相忘江湖。

他亦如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6:1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