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碑(钟晴丁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钟晴丁一)玄碑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钟晴丁一)

钟晴丁一是《玄碑》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有琴剑”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只有一种被称为“共感觉”的心理疾病(能力)似乎沾点边,细思,却又风马牛不相及。时间好快,失望之余,瞄了眼时间,竟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透过窗帘缝隙,天已经亮了。时间?时间!好像抓到了那么一丝关键!喷泉花池循环时,感觉甚至是过了几年,解开后是和二人开始往楼上搬东西,恢复了正常。梦方碑开始,到第一次附体钟…

看过很多都市小说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玄碑》,这是“有琴剑”写的,人物钟晴丁一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只有一种被称为“共感觉”的心理疾病(能力)似乎沾点边,细思,却又风马牛不相及。时间好快,失望之余,瞄了眼时间,竟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透过窗帘缝隙,天已经亮了。时间?时间!好像抓到了那么一丝关键!喷泉花池循环时,感觉甚至是过了几年,解开后是和二人开始往楼上搬东西,恢复了正常。梦方碑开始,到第一次附体钟…

第六章 人生如逆旅,何处泊游人? 试读章节

中毒了?

中毒了!

“钟离逸情”的身体矫健程度甚至强于钟晴的巅峰时期,冲出去的瞬间,心随意动,意催力生,一击必杀的自信也电光火石间……

崩溃!

也就帅了那么半秒钟,长身而起,心绞痛,落地,身后刀锋骤至,有心无力……

“噫~”

痛彻心扉,瞬间清醒,一下子坐了起来,竟然汗透睡衣。

神识和身体结合的更加完美了?还是……

“梦中”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比起第一次稀里糊涂的去去就来,钟晴在摸到烟之前甚至还觉得心口隐隐绞痛。

连着抽了两根烟,钟晴把衣服被子都堆在枕头上,靠在“床头”,打开手机,早上七点四十,癔症了一会儿,突然想要搜索一下自己现在的诡异事情。

一无所获,尝试着换了好几个关键词,出来的绝大多数是网络小说,科幻,玄幻电影。只有一种被称为“共感觉”的心理疾病(能力)似乎沾点边,细思,却又风马牛不相及。

时间好快,失望之余,瞄了眼时间,竟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透过窗帘缝隙,天已经亮了。

时间?

时间!

好像抓到了那么一丝关键!

喷泉花池循环时,感觉甚至是过了几年,解开后是和二人开始往楼上搬东西,恢复了正常。

梦方碑开始,到第一次附体钟离逸情,现实中的时间在流逝,第二次过去,“幻境”的时间提前了一些,现实是夜里……

第一次附体是黄昏……

刚觉着有点头绪,王丽萍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到中条台接了杯水,“咔哒咔哒”的高跟鞋声,打乱了钟晴的思绪。

“你醒了?这么大烟味,睁眼就冒烟,什么毛病?”喝了半杯水,发觉钟晴一双大眼正瞪着她,似乎还有些起床气,王丽萍愣了一下,心底一虚,随即吼了起来。

脸上有些发烧,小周还在她房间,这声吼,掩饰下自己的尴尬,也给小周提个醒。

“你怎么穿着高跟鞋?”

什么跟什么啊?!

王丽萍愣了一下,拖鞋不合脚,昨晚去找嘉乾之后,想到小卧室离阳台只有一墙之隔,二人溜回了大卧室,拖鞋忘了,刚才起床,迷迷糊糊看到高跟鞋昨天擦油没放回鞋柜,就穿上了。只是……

钟晴这句话问得没头没脑,几个意思?!

“我穿什么鞋需要跟你请示报告?”愣了一下,王丽萍没好气道。

“呃~”

钟晴语结,被她搅乱了思绪,却又猛然想起附体过去的关键好像是她和小周的新拖鞋,就下意识冒出来这么一句。

“你做饭,我打扫……”王丽萍看到钟晴一脸懵逼,毕竟有些心虚,随口扯开了话题,刚说了一半,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工作人员登记人数,信息,并要求大家加入楼栋群。

看到周嘉乾从小卧室探出脑袋,王丽萍彻底放下心来,率先开始登记。

“队长!”周嘉乾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保安队长,赶紧打了个招呼。

二十四楼两梯四户,原本只入住了2404一家人,新婚不久的小两口。现在等于是两家,要出一个联户义工。

周嘉乾当仁不让,当即表示他来做。只是……

队长随后又问:“楼下的皮卡车是不是装修师傅的?”

肯定没什么好事,不过,问到脸上了,也不好装老鳖一,钟晴只好点了点头。没有意外,队长想请他连人带车加入社区服务。

一直在房子里,无聊肯定要打扑克,玩游戏,她俩的拖鞋很容易凑在一起,如果自己不在呢?

似乎有点头绪,又没有理清楚,钟晴不想再去“一刀游”了,做点准备才好,虽然如梦似幻,“醒”过来之后,也没什么问题,但心底总有种危险将至的感觉。而且,那种“撕裂”也让他非常难受。

一切似乎从遇到她俩开始,远离是否能……

想到这里,钟晴答应了工作人员的请求。

吃过早饭,就接到通知,社工开始工作,换衣服出门,进了电梯,钟晴稍稍松了一口气,这顿饭,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了俩人的拖鞋上了。

电梯下行的声音逐渐消失,王丽萍锁死了门,一股无名业火瞬间升起,恶狠狠看向了早已经苦瓜脸的周嘉乾。可是……

有什么理由把怒气发在他身上呢?是自己进了他的房间好吧?真他娘莫名其妙,稀里糊涂,认识他一年多,始终把他当弟弟,有时候,甚至是当做晚辈。哪里生出过丝毫龌龊心思?

让他来御龙华庭做保安,纯粹是为他前途着想,别人不知道,王丽萍却很清楚,这个小区住的大多是屯垦团场退休干部职工,物业部门不是商业性质,而是团场后勤。

保安队是有两个团场编制的,周嘉乾的学历,关系,条件都适合,他只要安心干上一年半载,走个内聘或者考编,就进体制内了。

这个位置,小区里本就不多的年轻人是看不上的,但对于周嘉乾来说,却是个机会……

一片好心,阴差阳错,诡谲离奇,怎么就……

唉,作孽~

暗叹一声,王丽萍摸出烟点上,坐在了沙发上。

周嘉乾看到她面部表情变换不定,最终缓和了下来。心底更加内疚了。

如果王姐骂几句,甚至打几下,或许能好受点?

是,昨晚是王姐先来了小卧室,可是,自己早已鬼迷心窍!

为什么会这样?

二人有些尴尬地坐在沙发两端,不约而同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知道过了多久。

“嗒~”

中条台上的直饮机跳了一下,自动切换到了应急电源。

停电了?

二人相互看了眼,周嘉乾下意识起身去看配电箱……

不对!

什么情况?!

二人同时察觉到了异样,可是,来不及做什么反应,就扑向对方,拥吻在一起……

吃错药了?

30栋高二十五层,顶层是空中花园,阁楼。对称布局,两部电梯对着步梯,走廊两端的安全门里左1,3;右2,4四户。

2404的小两口订了个熟食包,按临时管理制度,钟晴把熟食包放在电梯口,然后通知周嘉乾给送过去。那就……

形式到极致了!

皮卡车停在了小区门口装货,钟晴就先把同层邻居的东西先送回来,走走路,权当锻炼。

小伙子开的门,两口子应该是吃完早饭不久,餐桌还没收拾,女人起身打了个招呼,继续换电视频道。

“是你呀,师傅,谢谢了,麻烦您帮忙把置物箱放安全门那里,下次我们就不开门了。”小伙子接过熟食包,递给了钟晴一个纸箱子。

“好的,有需要群里喊我就是了。”

交接完,回到安全门,放好纸箱子,钟晴回到了走道,或许是王丽萍的房子装修这阵子习惯了,他按了左边的电梯。

嗯?

又停电了?

这就玩大了,想想皮卡车上那堆东西,钟晴暗自腹诽,奶奶个腿儿的,这几天,衰神特质频发,必须要小心一些了。

“叮铃铃~对三……”

有些恍神的功夫,电话响了。陌生号码,应该是哪位邻居需要帮忙。一边接通,一边转身走向步梯。

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儿?

“喂,三哥~”

电话里的声音,让钟晴一愣,随即兴奋起来,竟然是文炳,怎么换号码了?

咦?

刚才又有了那种“撕裂”感,似乎是被电话一下子“治愈”了!

这次,钟晴敏锐地抓住了关键!

环顾四周,发觉电梯有电,轻咳一声,楼道灯亮了起来,有幻觉?对了!刚才似乎是右手电梯有电,只是左手停电了?

文炳是借别人电话打的,刚到亦城,电话就“泡汤”了,还滞留在城郊野外,真不知道是自己大半辈子都逆水行舟似的衰运是不是又影响到他了。

深秋时节,露宿野外不是事儿,想了一下,钟晴决定找王丽萍帮忙,她人头熟,办事能力相当强。

“嘚嘚~”

敲门声响起,应该是钟晴回来了,王丽萍下意识地整理了一遍衣服,才去开门。周嘉乾“清醒”过来的瞬间就回了小卧室。

停电的瞬间,二人仿佛着魔了一般抱在了一起,倒在沙发上,幸好……

这次停电,不到一分钟,直饮机再次切换电源的声音,如醍醐灌顶,让俩人清醒了!

难道跟拖鞋无关?

钟晴是留了心思的,进门时注意到小周没在客厅,二人的拖鞋肯定没凑在一起,那么刚才的撕裂……

听钟晴把事情说了一遍,这事儿义不容辞,王丽萍当即就打电话找人帮忙,只是,电话还没拨出去,就有人打了进来。

小男友!

彼其娘兮,两天了,怎么把他忘了?!

安抚了一下他那受伤的小心灵,挂掉电话,王丽萍翻看下聊天软件,果然,发了一百多条信息了。

“先安排好你儿……男人,我不急。”钟晴听出了是谁,去接了杯水,坐在了沙发上。她那小男友,并没瞒自己。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王丽萍才安排好了小男友居家的保供问题,至于那位来自驾游的兄弟,去钟晴家不可能,连门都不认识,说回家,纯粹是难为帮忙的人,二人都是那种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

城郊附近,王丽萍有不少做民宿的房子,只是,文炳两眼一抹黑,哪个地方也不好找,而且,钥匙也是个问题。

思来想去,她终于想起来了二十九小时酒店!只是……

王丽萍常用的那间1303是条件最好的了,豪标。快捷酒店却是没有套房的。文炳还有位不适合住一间房的异性朋友!

“没关系的,特殊情况,从权就是。”电话里传来一个没有一口气抽掉半条劣质烟草都熏不出来的烟嗓,却很惊奇地非但不难听,反而有种独特的魅力。

钟晴登时如遭雷劈,外焦里嫩,愣在了那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2:4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