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仵作小娘子贾铃音李松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贾铃音李松白)贾铃音李松白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团宠仵作小娘子)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团宠仵作小娘子》,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贾老汉听见声响,一把推开房门,指着墙角的竹篓,叫她趁现在赶紧送货,再晚些路上没人,便不能出去了。贾铃音穿好蓑衣,在竹篓上绑了把油纸伞,一再确认里头的猪肉不会被雨打湿,这才撩开门帘,头也不回地冲进雨中。南县多雨,到了夏季便更严重,如同天漏了似的,下个没完没了。若只是下雨倒也没什么,偏每次下雨贾铃音身上…

热门小说《团宠仵作小娘子》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贾铃音李松白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蒋以”,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贾老汉听见声响,一把推开房门,指着墙角的竹篓,叫她趁现在赶紧送货,再晚些路上没人,便不能出去了。贾铃音穿好蓑衣,在竹篓上绑了把油纸伞,一再确认里头的猪肉不会被雨打湿,这才撩开门帘,头也不回地冲进雨中。南县多雨,到了夏季便更严重,如同天漏了似的,下个没完没了。若只是下雨倒也没什么,偏每次下雨贾铃音身上…

第1章 小女子做甚的仵作? 试读章节

深夜,林员外府,一道黑影掠过围墙直奔阁楼,随着‘吱嘎’一声,烛火转瞬寂灭。

接着便是一室春光。

翌日清晨贾铃音躺在床上睡的四仰八叉,忽地几道惊雷将她从睡梦中惊醒。

她撩开竹帘还未看清窗外之物,喧嚣的雨水便争先恐后地砸向她的脑袋,鸡窝头瞬间被浇湿,连带着瞌睡虫,也被这刺骨的寒意赶跑。

贾老汉听见声响,一把推开房门,指着墙角的竹篓,叫她趁现在赶紧送货,再晚些路上没人,便不能出去了。

贾铃音穿好蓑衣,在竹篓上绑了把油纸伞,一再确认里头的猪肉不会被雨打湿,这才撩开门帘,头也不回地冲进雨中。

南县多雨,到了夏季便更严重,如同天漏了似的,下个没完没了。

若只是下雨倒也没什么,偏每次下雨贾铃音身上都会起一片又一片的疹子。

雨水把空气都变得粘腻潮湿,加上奇痒无比的疹子,每每此刻,贾铃音都恨不能立刻死掉。

好不容易踩着水到了药铺,门口却被团团围住。

贾铃音认出为首之人是南县首富林员外,她奋力挤进去,还未踏进大门就被林员外拉住。

“铃音阿,你替二叔求求薛神医,求他去看看我女儿好不好。”

“月云怎么了?”

南县不大,百姓大多沾着亲,不夸张的说与卖菜的唠个嗑没准就能发现他是县尉的二大爷。

林家虽与贾铃音一家不常来往,真论起来,她也得管林月云叫一声堂妹。

更遑论她与林月云同在一起念书。

于情于理都应相助。

而正在内室看诊的薛神医一见贾铃音被拦住,便知自家傻徒弟又犯了心软的毛病,当下便大吼着让她赶紧进去,别堵着门耽误了别人看病。

贾铃音一听便趁着林员外分神,矮下身从他腋下穿过,一溜烟儿地跑了进去。

待林员外走了,贾铃音才开口询问。

“并非是我冷血,而是林月云得的并不是病。”

“不是病?那会是什么?”贾铃音不解。

“她怀孕了。”

“什么?!”贾铃音惊叫出声,声音之大险些要将房顶掀了去。

“现在你知道为何我不愿出诊了吧。”

林月云豆蔻年华,尚未婚配,如何会怀孕?!

贾铃音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薛神医。

莫不是师父诊错脉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贾铃音摇头,师傅看诊数年,从未错过。

许是担心贾铃音私自去林家看诊,薛神医厉声补充道:“这件事不止我不会管,你也不许管,当做不知道便是,听见了吗!”

贾铃音仍处在这惊天秘闻中,闻言 也只是木讷地点头。

又在药铺呆了片刻,眼见雨势渐歇,贾铃音草草打了声招呼,背着竹篓便往家去。

途经员外府,见门口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贾铃音将薛神医的叮嘱抛诸脑后,钻到前头一同看起了热闹。

片刻后从里头走出几个身穿官服的男子,排头的正是贾铃音二表哥,张山。

一见着熟人,贾铃音便蹦跳着举手。

张山走过来将人群驱散,把贾铃音拉到一旁,千叮咛万嘱咐:“回到家把门窗锁好,切记,太阳落山之后便不要在外头逗留。”

“发生何事了?怎的你们都来了?”

平日里跑遍整个南县也难以见到所有捕手,今日却齐聚林员外家中,很难不让人怀疑是出了什么事。

张山摇摇头,催促着让她赶快回家,接着便转过身与其他捕手汇合,口中一个劲儿的呢喃:“太惨了,死的太惨了。”

贾铃音带着满腹疑问回到家,连午饭也没怎么吃,熬到下午太阳出来,心一横竟又跑回药铺。

好巧不巧的又遇上有人央求薛神医出山。

只是这次哀求之人,来自县尉府。

“我的本事都被我这徒弟学的差不多了,你们若有事,找她也可。”说着薛神医昂起下巴,看向一脸茫然的贾铃音。

贾铃音不知发生何事,却还是顺着师傅的话,双手叉腰,昂首挺胸地看向师爷。

师爷斟酌片刻,领着贾铃音来到员外府,上阁楼前一再询问她是否真的准备好了。

贾铃音只当普通看诊,拍了拍胸脯,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师爷您放心,包在我身上!”

贾铃音学医这么久,头一次得了允准可以外出看诊,以至于在喜悦的冲击下,忘了思考若只是普通看诊,为何会劳动县尉府的师爷来请。

而待她想到这一层时,为时已晚。

林月云的尸体仰面躺在卧床上,上下眼皮被木棍撑着,双眼被迫睁到最大,双手瘫在身侧,手指紧紧抓住床单,余下部位则被棉被遮住。

贾铃音站在床前,心里没了主意。

没人告诉她是来当仵作的啊。

静默良久,一道男声打乱她的思绪:“你若是做不来,说一声换人便是。”

贾铃音扭过头,这才发现窗前一直站着个陌生男子。

男子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道:“我是本县新上任的县尉,李松白。这具尸体你能不能验,若是不能,我再找旁人来。”

见贾铃音仍不说话,李松白冷哼一声,继续道:“到底是个女子,竟痴人说梦妄想当仵作。”

说着便抬手准备叫人。

“慢着!”贾铃音转过身,“我何时说过我不能验尸?!”

“哦?”李松白挑眉,“这么说我倒是小看你了?”

“小看不小看的,待我验完你不就知道了?”

李松白扫了她一眼,并不答话,招手叫了张山,耳语一番后张山正准备离开,就见贾铃音快步走过来挡在门口,一脸愠怒地瞪着他二人。

方才李松白虽刻意压低了声音,可还是一字不落的被听力极佳的贾铃音听到。

李松白见她面色不虞,便朗声道:“你若是不服,我便和你立下赌约,我从外县寻个仵作来,你与他比试,若你二人验尸结果相同,我便用你,日后你便是南县的仵作,若结果不同,你便哪来的回哪去,日后也别让我再见着你。”

既能达成目的,又能验出自己是否真能为他所用,这一石二鸟可算是让他玩明白了。

如此看起来,这个李松白,似乎是有些头脑的。

比之前那几任只知俸禄不办事的县尉好多了。

“好!我便与你赌!在座各位皆是见证,希望到那时,李县尉不要说话不算话才是。”

明知是计,贾铃音还是心甘情愿上钩。

他既如此看不起女子,那自己便用实际行动,狠狠打他的脸!

“赌约既已立下,还请李县尉让一下,我要去取验尸用的工具,这间卧房也劳烦李县尉费心派人看守好,切莫让他人进来破坏现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2:4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