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末日生存全文(梁二超维脑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御兽末日生存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御兽末日生存)

小说《御兽末日生存》,现已完本,主角是梁二超维脑域,由作者“超维脑域”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矛神之卵…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梁二的思绪!一声温婉的呼唤声从门外传来:“小二醒了吗?”梁二一个激灵躺了下去,咯吱..门被轻轻推开,一位二十出头,长相秀丽体态娇小,身材却极其傲人的女人,手挎青绿枝条编制的篮子走了进来。女人扫了一眼床上的梁二,反手关上了房门,她脸上带着一丝忧虑:“感觉怎么样?”…

奇幻玄幻小说《御兽末日生存》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超维脑域”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梁二超维脑域,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矛神之卵…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梁二的思绪!一声温婉的呼唤声从门外传来:“小二醒了吗?”梁二一个激灵躺了下去,咯吱..门被轻轻推开,一位二十出头,长相秀丽体态娇小,身材却极其傲人的女人,手挎青绿枝条编制的篮子走了进来。女人扫了一眼床上的梁二,反手关上了房门,她脸上带着一丝忧虑:“感觉怎么样?”…

第1章 穿越? 试读章节

极恶之种,桀桀桀… ,诡异的笑声将少年惊醒!

“我这是…穿越了?”

“原本以为要残疾一辈子!” 一间枝条编制的小屋内,少年无声大笑着,片刻后,笑声一止,一股失落浮现心头!

之前的一切就像一场噩梦,少年长叹一声,苦难…都过去了啊…!

惆怅良久,这才打算正视这个世界!

少年名叫梁二!一名私生子,巧的是,居然跟我穿越前的名字一样!

少年在村子里地位堪比一个下人,因为有梁家血脉,哪怕作为“杂种,”也被特许进了“遗迹”。

大概是死在了遗迹里,我代替了他,想到这里,梁二摊开手掌,一颗鸡蛋大小的黄泥色小茧,静静的躺在手心。

有关它的记忆..浮现出来…无比清晰!

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所有人都能获得:“契种。”

契种,大概是某些动植物、飞鸟、虫、鱼类,或者别的什么…,统称契种的东西,..签订契约,就能获得神奇的力量,和抗饿?为什么要扛饿?

梁二无语,感受着丸子内微弱的生命悸动,一股奇特的感觉浮现,那赫然一段信息:白昼。矛神之卵…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梁二的思绪!一声温婉的呼唤声从门外传来:“小二醒了吗?”

梁二一个激灵躺了下去,咯吱..门被轻轻推开,

一位二十出头,长相秀丽体态娇小,身材却极其傲人的女人,手挎青绿枝条编制的篮子走了进来。

女人扫了一眼床上的梁二,反手关上了房门,她脸上带着一丝忧虑:“感觉怎么样?”

梁二微闭双眼,有关这女人的记忆浮现,女人是他十娘,长的非常好看,十娘身材异常娇小,以这世界喜欢高大的审美,她只能算得上普通女子。

而梁二对这位十娘,有着古怪的好感!

梁二兄弟姐妹十几个,他娘一死,父亲基本对他不管不问,他几次处在饿死的边缘。

不是十娘那一口奶,他活不到现在,慢慢长大的少年,对救命之恩铭记在心,外加十娘平时对他格外照顾!感激之余也渐渐生出了别的情愫!

“小二?”十娘再次呼唤,

梁二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一声!他假装迷糊的看向床边的女人,下一秒,梁二眼睛一直!

他不是没见过美女,但这位十娘,相貌精致、身段傲人、皮肤嫩白如瓷,一副少女模样,夹杂着少妇特有的韵味与气质!

两股不着边际的美,被完美的揉合在了一起!直击梁二内心最深处,让见惯了岛国成人大场面的梁二,也一时惊为天人!!

十娘美目一挑,上前几步伸出玉手,不高的床沿莫过腰肢,她轻抚少年额头,还在脸上捏了一下,轻咳一声:“你伤好些了吧?”

梁二一呆,心跳顿时加快,脸居然红了,

少年红脸,十娘柳眉微抬,神色舒缓了几分,她嘘寒问暖,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堆,全然是一副娘对儿的戏码!

梁二腼腆乖巧的应答着。

按辈分,梁二的确应该叫她十娘!

看着眼前不施半点妆容的美丽女人,梁二在心里纳闷,明明年纪不大,却已经是一位九岁孩子的妈了,真是造孽了啊!

“你娘保佑,你跟小九儿都平安回..”

提到九儿,梁二脑子里闪过一位绝美娇小身影,他本能问道:怎么不见九儿小妹?

十娘挽起几捋青丝:九儿去了老屋!对了,你大伯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青怡…”一个洪亮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两人同时看向门口,低矮的门框被堵死,门外站着的人,身材十分高大。

十娘脸色一慌:“三…三少爷!”

门外的男人点点头:“小杂种,没死就跟我走吧!”

梁二没回答,他看向十娘,小声喊了一声:“十娘这…”

十娘看向梁二,挤出一丝笑容:“没事,你三大伯带你…”

十娘话没说完,屋子震了一下,只见整个屋顶被直接掀开,一位身高近三米的大汉,居高临下的讥讽道:“怎么?小杂种,老子还叫不动你了?”

十娘一惊:“三少爷,小二不是那个意思!小二快跟你三大伯去吧,”说着,十娘直接把梁二拉了起来。

男人如同巨人,散发着强烈的压迫感,梁二心里发怵,连连点头:“是,是,三大伯!”

梁二畏畏缩缩的回答,三大伯并没有理睬。

他正低头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十娘娇躯上来回扫动,他嘴角挤出了弧度:“你是越来越水灵了啊!”

十娘身子明显颤了一下,她死死咬着红唇,没有说话!

男人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些,他低声道:“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十娘一惊,猛的抬头,她颤声道:“不可以的,三少爷…”

不等十娘说完,男人毫不客气的再次打断十娘的话,大笑道:“等老子空闲下来,会上门讨要,看那杂种给还是不给!”

说完,男人瞥了站在一旁愣住的梁二:“跟老子走吧!”

男人走远,梁二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十娘,一股阴霾在心头浮现!现在还没空担心这个女人。

自己作为穿越者!现在去见什么狗屁长老,福祸难料!梁二思绪转动,一股强烈的危机浮现在心头!

…与十娘道别,梁二快步跟了上去,小跑着跟着三大伯在村子里转了一圈,更多记忆被唤醒!

城寨风格独特,与草木融为一体,巨大阔叶植物,叶掌遮天蔽日。

大半建筑坐落在巨型叶掌下的阴影里,巨型叶掌之下的半空中飘着迷雾,阴影下的寨子并不黑暗,反而有些不合常理的明亮。

异界奇景,异香扑鼻,梁二心头的沉重也舒缓了几分!

半小时后,两人身边多了五位伤者,没有与他们相关的记忆,他们也没有跟自己打招呼的意思,看来都不认识!

这五位年纪看似与自己相差不大,其中两位伤者!一位头手脚腰各绑着似海带的黄色叶带!叶带有些像现代的“绷带”!

另一位只剩一条手臂,“绷带”也缠满了全身,脸色虽然苍白,但四肢粗长体格健壮精神不差

很快,七人来到了一间巨大茅屋外,看着茅屋,梁二心莫名一紧!

“都进去吧…!”三大伯冷漠开口

梁二心跳加快,他深吸一口气,与几人并排走了进去。

屋内简朴,开阔的台阶之上或站或卧着八位高大老者。

老者们神态各异,有的面白无须垂首而立,有的面貌和煦端坐一旁,有的怀抱老狐轻柔抚摸,还有的老态龙钟半卧木椅,鼾声大起…!

梁二进屋,一股压力扑面而来,他心脏跳动加快,周身的一切都变得沉重,五感却更清晰。

紧张与恐惧的情绪被骤然放大,没有准备的他脸色一白,额头瞬间溢出汗珠,想要抵抗却越发沉重,仿佛下一刻就要被活活压死…

畏惧的情绪被唤醒,梁二骇然!这种濒死的感觉无比真实!内心深处,这具身体本能的记忆被唤醒,下一刻,脑海里跳出一个词,臣服!

他骤然低头,却瞥见身边的几位早已把头低到极限,这就是长老们?

低下头,压力一扫而空,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真实到致命的幻觉,只有额头上的汗珠提醒着他,不得放肆!

“你们上前几步,”为首的英武白袍老者,多看了梁二两眼,低声道

几位少年,紧紧低头,往前走了几步

“自报姓名,”

“梁二,梁泉…六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我们是谁就无需介绍,你等六人是伤员!我长话短说,唤出你们的本命契,把你们在遗迹内经历的一切,与我等说一遍,不得遗漏。”

“当然,如有欺骗…后果自负!英武老者语气简洁,他手一甩:开始吧!”

梁二慢慢起身:“回长老,小子对遗迹里的事情没有任何记忆,连之前的一些记忆也只有片段…”

他不敢赌自己的谎话能骗到这几位,既然如此,那就说真话!自己确实不记得了,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泥茧,摊开手掌,一颗鸡蛋大小,黄泥丸子静静的躺在手心。

“小子的本命契种原先不是这样的!现在它变成了一颗茧子!如何变成这样,小子也没有记忆!请长老做主!”说完,他跪地双手将蝉茧奉在头顶。

数道目光汇聚,空气有凝固的感觉,这时梁二才发现这里只剩他一人,刚刚一起来的五个伙伴不知去了哪里!

“小崽子,你伤到何处?”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回长老,头与肚子疼,具体如何小子不记得!”梁二朗声回到。

目光在他身上巡视了几遍!又看向他手心的蝉茧

咦..!蝉茧脱手飞了出去,梁二心神感应之下,蝉茧被一双大手握住,大手指甲黑长如墨,手似鹰爪,两指夹着蝉茧反复翻滚!

梁二虽然低着头,茧却如梁二的眼睛,茧身半尺内清晰的映在了他的脑海里,这种感觉非常奇怪!

茧比自己眼睛视物更清晰,这双大手与指甲黑亮的的纹路清晰至极,仿佛根本不是“看”……就像是360度无死角的高清照片!如同上帝视角!

“这茧之前是何种属?冰冷的声音响起!”

“ 回长老,名:白昼,皇 虫种,”

“昼皇?咦…老三你家的人?”

几道目光汇聚,看向端坐不动的黑袍人,闻言黑袍人第一次睁开了双眼,他看向长老手掌里的茧,他伸手做出讨要的动作!

这只手没有犹豫,手一抬,就扔了过去

茧被一双更冰的手握住,当握住的一刹那,梁二的泥茧在冰寒手心中颤栗。

感同身受!他也变得不舒服起来,这双手似乎唤醒了泥茧的记忆,它变成了茧,也记得这双手带给它的恐惧!

梁二刚刚放松下来的心神,仿佛又被一根细绳吊了起来,感觉非常难受。

丸子传来害怕的情绪,很清晰!这个与他有着血肉相连,如另一个“他”的茧,…在害怕!!

黑袍长老轻轻抚摸着手里的茧,感受着茧内清晰传来的某种情绪:“说出这卵的所有属性…,”他的声音难听极了,如同怪异的虫鸣!

抱狐老者笑容突然一冷:“老三,这不符合规矩!”

是了,契约者有关本命的任何信息,都是秘密,任何人不得窥探,这是常识。

众人沉默

茧被黑袍长老揉搓了片刻,又被抛了过来:“它破茧时,你告知于我,梁二慌乱接住!”

刚想问一句,这才发现蝉茧上趴着一只如蚂蚱的小虫,他看了看小虫,躬身称是,便连同着蚂蚱收入了怀中!

几位同来的伙伴再次出现在他身边!似乎根本就没挪动半步!

说了一段乏善可陈的激励话语,英武长老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他们出去!

梁二跟着几人退了出去。

“ 三哥我记得这昼皇,是你花大价钱搞来的吧”

另一人道:“后来听说你赐给了重长孙,可不是这小家伙,他应该是旁支吧?”

众人七嘴八舌,似乎都对梁二的白昼很感兴趣,奈何黑袍人似乎格外高冷,他隐在黑袍下对众人的话不理不睬。

“好了,今天到此为止吧!”抱狐老者慢悠悠的说了一句。

众人一静,纷纷含笑颔首,白袍老者率先向两边抱拳,便转身向着老屋大门走了出去。

长老们依依效仿,最后只剩抱狐老者与黑袍人

抱狐老者像突然想到了好笑的事:“哈哈哈…一个弃子,居然从遗迹里活着回来!废弃的本命再度新生 !”

“你看出来了?”沙哑干瘪的声音说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

抱狐老者没有回答,只是淡淡道 :“你说这些小家伙中,谁才是预言之人?”

黑袍老者沉默,没有接话!

抱狐老者也不介意,他话锋一转,大有深意道:“老三,你对“昼皇”了解多少?”

“废种罢了!”黑袍男子冷莫开口。

““白昼”的确是公认的废虫!肉饲而已,但皇虫极为罕见,只怕是你我见识浅薄啊!”

“待它破茧之后吧!”

“不会有什么无法预料的变化吧?”

“我盯着。”

“好!”哈哈哈!!抱狐老者哈哈一笑,一只巨大狐嘴突兀的出现在老者身后,把老者一口吞下,狐嘴变淡!再一看去,椅子空空不见了人影!

黑袍一人端坐,他遽然睁眼!眼里冒着奇异的精光!

出门之后梁二思绪翻滚,与几位族人走一段路后,互相招呼一声。分道而走!

沿路的风景他也没心思再看。

自己还是太嫩了。进屋没摆正自己的位子,没第一时间保持对强者应有的恭敬!导致那些老家伙对他更多的关注,怀里的虫子就是证明!

还好自己并没有撒谎,应该没发现什么吧?

他忐忑不已,心事重重的沿路而走,路上碰到族人也一概无视,表现出失忆人该有的样子,但马上又出现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

他迷路了!三条岔道,附近连问路的人都没有!只好随便选一条走下去。

片刻后,他来到一片空地,一层覆盖天际的“光膜”出现在梁二眼前,膜外混杂着炙烈的色彩!炽烈的强光刺痛了梁二的眼睛。

梁二努力的瞪大双眼,极力的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

气泡之外,一些奇花异草,散发着斑斓的色彩光芒,发光的植物把整个世界照的亮如白昼!那些植物美丽异常,是他从未见过的奇花异草!

植物们的色彩绚丽,光影如焰,如极光,如一场盛大的“灯光秀,”

仅仅片刻,梁二的双眼,就被这绚丽的色彩刺的泪流满面!他做梦也想不到,寨子外居然会是这样的场景!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

梁二不知道的是,出了气泡,他的眼睛根本无法直视那些植物,只需要几个呼吸,眼睛就会瞎掉,气泡之外,对普通人来说,根本就是地狱,

一颗翠绿的光点,出现在气泡之外,它随风漂浮着,时而上下时而静浮旋转,梁二目光被种子吸引,

他眯着眼,强忍着刺痛感,伸手向泡膜摸去,咕,手掌轻易的穿透气泡,梁二一惊,居然没有阻隔?

翠绿种子无序的被微风搅动,从梁二的手边划过,正要飘远,梁二反手一抓,把种子抓在手心,并用力拉了进来,

…波,泡膜如水波震动,泡膜刚刚是在阻隔这种子?

梁二看着手心,种子形似绿豆,散发着嫩绿微光,梁二想翻看种子,却不知何时,种子已生长在了手心,扎了根!无法翻动分毫,

倒是他手心的皮肉,被他拉的鼓胀起来。生长进去了??

梁二脸色一变,这颗绿豆竟然悄无声息的,长在了他的手心。

紧接着,种子的根系在手心皮肉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绿豆也如心跳般鼓胀起来,嫩芽长出,

梁二急了,他猛的一掐,就算扯掉一块皮,也不能让这鬼东西继续生长,

突然,咚,咚咚,咚咚咚!梁二跟着声音,浑身连震,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他手心向上,种子正在缓慢生长,皮肉之下的根系已经覆盖了整条手臂!

梁二晕倒!

不远处出现两道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梁二身旁!他们盯着梁二手心,脸色十分难看。

“这个家伙在干什么?简直是找死,敢碰“自由之种?”他满脸不可思议,希望同行者能给他一个答复。

“那位叫我们盯着,虽不得干扰…但是…,混账…,你刚刚拦着我做什么?”

另一位苦笑开口:“我是想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死定了,当着我们的面丢掉性命,我们有麻烦了,”

“我这就斩掉他的手!”

“来不及了。”

“他如果能挺过来呢?”

“你觉得可能吗?”

两人相继沉默。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2:4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