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怪谈?别慌我有复活甲(齐楼奥格)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齐楼奥格)规则怪谈?别慌我有复活甲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齐楼奥格)

最具潜力佳作《规则怪谈?别慌我有复活甲》,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齐楼奥格,也是实力作者“奥格”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他心脏砰砰直跳,但还是义无反顾地朝屋内走去。“真是这样吗?”豹纹女人依然面带怀疑,嗅了嗅经过身边的齐楼。忽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变得热切又妩媚起来。“我锅里热着汤呢!你先随便坐,马上就开饭!”说罢冲齐楼抛了个媚眼,一扭一扭地走进厨房…

《规则怪谈?别慌我有复活甲》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齐楼奥格,《规则怪谈?别慌我有复活甲》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悬疑惊悚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他心脏砰砰直跳,但还是义无反顾地朝屋内走去。“真是这样吗?”豹纹女人依然面带怀疑,嗅了嗅经过身边的齐楼。忽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变得热切又妩媚起来。“我锅里热着汤呢!你先随便坐,马上就开饭!”说罢冲齐楼抛了个媚眼,一扭一扭地走进厨房…

第3章 血腥房东指南(三) 试读章节

“去处理点东西,门开着我就直接进去了。‘她’家没人。”

我脸上“房东”的眼镜分明是平光眼镜,402的女人却说“我”近视一千多度。是她在试探我,还是原“房东”骗了这个女人?

齐楼没有直接回答女人的问题。

他心脏砰砰直跳,但还是义无反顾地朝屋内走去。

“真是这样吗?”

豹纹女人依然面带怀疑,嗅了嗅经过身边的齐楼。

忽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变得热切又妩媚起来。

“我锅里热着汤呢!你先随便坐,马上就开饭!”

说罢冲齐楼抛了个媚眼,一扭一扭地走进厨房。

果然是一样的房屋格局!

齐楼站在房内,环顾四周。

闻到一股熟悉的腥臭味。

“赶紧坐下吃饭呀!愣着干嘛”

豹纹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餐桌旁。

桌上是三菜一汤。

准确的说,是三个盘子,一个汤盆,两个饭碗和…它们都装着如出一辙的…黑红色腐烂肉泥?

房间里,那股腥臭味越来越重。

几乎不需要确定,就能判断出来源是眼前的肉泥。

齐楼脸上温和的假笑凝固了。

僵硬地在豹纹女人对面坐下来,紧紧捏住筷子。

“快吃呀,一会该冷了!”

“你怎么不吃?”

“快吃啊!”

“吃啊!”

“吃!!!”

豹纹女人声音越来越急促,乃至于有些失真。

她热烈的笑容定格在脸上,面容逐渐扭曲。那张血红的大嘴角度越来越大,几乎要爬上她的太阳穴。

齐楼的大脑飞速运转。

404号房没有任何食物。

眼前的腐肉食材未知。

作息表要求每天都要在402吃午饭和晚饭。

副本时间是2天。

“房东”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吃饭。

两人关系亲密,但也不排除是豹纹女人故意倒贴?

最主要的是,哪怕是腐烂的人肉,吃了不一定会死,但现在不吃一定会死啊!

是个人都能想通这一点好吧?

齐楼看看了豹纹女人快要咧上发际线的嘴角,闭上眼睛从饭碗里夹了一筷子马赛克,稍稍掀起面上的背心,塞到嘴里。

“是米饭,米的口感还不错。”

齐楼睁开眼,手里那碗腐肉已经变成了正常的白米饭。

豹纹女人崩坏的表情像是突然拧断了发条,变得再次妩媚正常起来。

“怎么光吃饭?尝尝番茄炒蛋呀,你昨天就想吃来着。”

她娇嗔到,从盘子里夹了一筷子腐肉到齐楼碗里。

她的手指短粗。涂着甲油的指甲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散发着猩红色的光泽。

“今天的菜应该不咸。”

齐楼心下笃定,终于放松下来。

没有任何抗拒的吃进嘴里。

“果然是番茄炒蛋。”

他心想。

又从每个“黑红色腐烂肉泥”夹了一些到碗里。

“分别是:清炒土豆丝、烧茄子和白菜玉米汤。”

没有一道荤菜。

餐桌上变成了正常的三菜一汤。

屋子里那股子腥臭味也彻底消失了,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一会儿我要回趟医院,你晚上想吃什么,我顺便买回来。”

“你随意就好。”

“回”趟医院。

齐楼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字的语境含义有些特殊。

如果只是在医院看病拿药,那么用“去”比较合适。

“回”说明她对医院有一定的归属感,甚至长时间处于医院内。

那么,她是医生,护士,还是…病人?

是病人,或者曾经的病人。齐楼心想。

扫了一眼她猩红的指尖。

上午发生的一切让齐楼并没有什么吃饭的胃口,嘴巴里呕吐过的酸味也萦绕不散。

他味同嚼蜡的吃光了整碗米饭,就想着放下筷子。

又觉得在402获得的线索太少,或者过于隐晦自己还没发现。

于是小心翼翼地揣测“房东”和豹纹女人的关系,大胆开麦。

“你今天的口红很漂亮,我很喜欢。”

“豹纹很性感,和你很搭。”

齐楼直勾勾地盯着豹纹女人,企图从她的表情发现一些端倪。

女人的脸上依然挂着无懈可击的妩媚。

没有惊喜,也没有愤怒

但话却变得更多了。

“你居然也会拐弯抹角地夸我?”

“你如果想把脸挡住,不如去找403的小孩儿要几张口罩。”她意味深长地抬头瞟了一眼齐楼,“她妈妈毕竟…家里总是会有口罩的。”

“那件事传得沸沸扬扬的,我这些日子事情很多,只能尽量帮你。但你最近也要收敛一点呀,真是的!”

又是“那件事”!

从副本角度来看,这跟401短信里提到“那件事”很有可能是同一件。

401对待“那件事”的态度明显是旁观者,带着一丝莫名的幸灾乐祸。

而眼前402的豹纹女人自曝自己是参与者,并且是帮助原“房东”的,是自己的共犯。

那么即将见面的403房租客,又在“那件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

齐楼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思考怎么样接话可以让豹纹女人多说几句。

豹纹女人却忽然放下筷子,开始收拾碗筷。

送客的意味很明显。

齐楼只得无奈地站起来,十分绅士地将椅子推回原处。

“赶紧走吧,我收拾下马上回医院了。”

还没等齐楼往外走,她又急急叫住。

“诶,对了!昨天我在走廊捡到本画册,应该是403小孩儿的。你一会儿反正要过去,顺便带给她吧。”

她不知从哪掏出一本幼稚的画册,递给齐楼。

齐楼本就在担心一会跟403的见面,现在看豹纹女人的眼神便如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般热切。

“…”

齐楼脸上始终温和的笑容终于有了几分真切,他打开门走出去。

“那我们就晚点再见了!”

————————————-

15:00得赶去403照顾租户的女儿。

目前的时间属于自由活动,齐楼打算去看看豹纹女人口中402和403之间的这条走廊。

自己所在的404和401那条走廊齐楼来的路上观察过。

尽头是一堵水泥墙,同样,墙上没有窗户。

如果要上下楼,出口只能在这边走廊。

但…

这条走廊同样是封闭的!

没有窗户,没有楼梯间,没有电梯!

什么都没有!

整个四楼,是全封闭的空间!

这个结论让齐楼有点悚然。

他把手贴在走廊尽头的水泥墙上。

跟两边的水泥墙手感一样,冰冷粗粝。水泥的颜色也保持一致,没有哪里是后来浇筑的痕迹。

他一处处敲击,墙壁发出细微沉闷的回响。基本可以排除有暗道或夹层的可能性。

齐楼几乎是跑回404号旁的走廊,带着道不明意味的期待同样细致敲击。

没有!还是没有!

那四楼的人要怎么出去?

豹纹女人所说的“晚点回趟医院”又是怎么回?

如果整个四楼是无法出入的封闭式空间。

这就很细思极恐了。

上午去401时,房间里没人,齐楼有仔细检查过,整个屋子没有可供人躲藏的地方。

那么401原本的租户,那个血糊的jk美少女,当时在哪?

是在402?403?右边走廊?还是…自己所住的40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