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小说《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桑烟贺赢,也是实力派作者“桑烟贺赢”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她说到这里,对上皇帝的目光,语气第一次变得尖锐:“您看,我就是这样一个叛逆反骨、大逆不道的人。甚至不容于世。”因为明知不容于世,所以独善其身、隐居避世。偏他一次次来打破她的和平…

完整版武侠修真小说《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桑烟贺赢,由作者“桑烟贺赢”精心编写完成,精彩片段如下:”她说到这里,对上皇帝的目光,语气第一次变得尖锐:“您看,我就是这样一个叛逆反骨、大逆不道的人。甚至不容于世。”因为明知不容于世,所以独善其身、隐居避世。偏他一次次来打破她的和平…

第027章 心病 试读章节

贺赢自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他甚至觉得男尊女卑是很正常的事。

桑烟见他不说话,就知他无法对此共情,不由得自嘲一笑:“什么三从四德?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如此种种,都是对女性思想的扼杀。皇上,我讨厌这样的天下。”

她说到这里,对上皇帝的目光,语气第一次变得尖锐:“您看,我就是这样一个叛逆反骨、大逆不道的人。甚至不容于世。”

因为明知不容于世,所以独善其身、隐居避世。

偏他一次次来打破她的和平。

贺赢思忖着她的话,虽然不算认同,却也没有反驳,而是纵容:“你该知道,朕是天下之主,只要你在朕身边,没有什么不容于世的。”

桑烟:“……”

他是暗示——他会包容、理解她的思想吗?

“朕自从见你,便知你跟其他女子不一样。你看朕的眼神,除了偶尔的畏惧,总是明澈干净的。朕在权力中心,从没看过这样的眼神。”

他在剖白自己的心,语气深沉而温柔。

桑烟的心又不受控地乱跳了——世间最有权势的男人的偏爱,杀伤力真的太大了。

哪怕她一再警告自己,一再严防死守,还是会有片刻的心动。

“许是皇上看得少了。”

桑烟故意曲解皇帝的真心。

贺赢有些不悦,却也没发作,而是无奈地笑了:“你便自欺欺人吧。无妨,朕不急。”

“啪啪啪——”

楼下骤然响起一片鼓掌声。

原来冯一乘说到那采花贼被千金兄长扒了衣裳,暴露了男儿身。

“哈哈哈,真是恶人自有恶人收!”

“能被千金的兄长看上,想来是个漂亮混蛋,还自学了医术,可见还很聪明,可惜,聪明不用在正道上。”

“说的对!这么聪明,做点什么不好,非要干这种丧天良的事!”

“所以说啊,其心不正,所动悉邪!”

……

茶客们纷纷表达自己的看法。

桑烟也感慨:“这人是个高智商犯罪分子。可惜了。”

贺赢听了,意味深长地笑了:“朕看到案宗时,也是这么想,你瞧,咱们想法也是相同的。”

桑烟:“……”

狗皇帝真的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撩她的机会!

可惜呀!

她心如磐石,不为所动,还故意泼了冷水:“不,我是说,不把这种反面案例全国通报,引以为戒,可惜了。”

贺赢看穿她的心思,还是意味深长地笑:“不用可惜。朕亦这么想,也这么做了。不过,不是全国通报,而是下发各州,让州官们多加盘查、严防此类犯罪。至于通报百姓,为免宵小之徒效仿,引起更大的恐慌跟混乱,就搁置了。”

这就跟现代的作案方式不公示差不多。

“……皇上英明。”

桑烟恭维一句,又说:“但那些受害者呢?她们贞洁、名誉受损,除了那些自戕的,还有些人在苟且偷生吧?皇上有做抚恤吗?您说是去年发生的,那现在弥补还来得及。”

贺赢想了想,道:“如果你坚持,朕回去便下旨。”

桑烟:“……”

他这是暗示——他可以看在她面儿上,去抚恤那些受害者。

她不想承这个情,就说:“皇上是明君,理当爱民如子。女性处于弱势,皇上为君父,应该加倍爱护。”

她给皇帝戴高帽儿。

贺赢不以为然,冷笑道:“你之前说的不错,朕近女色而不适,是心病。可你知道是什么心病吗?倘若你知道,就不会跟朕说这些了。”

桑烟:“……”

她该顺着他的话问——皇上是何心病?

但走近皇帝内心,只意味着纠缠加深。

这不符合她的本意。

“臣女僭越了。”

她后退到了安全线内。

贺赢看着她,眼神复杂,为她没有追问下去。

桑烟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楼下。

冯一乘还在说着故事进展,到了精彩处,又是一阵响亮的鼓掌声。

贺赢不喜欢她的注意力在别的男人身上,就起了话题:“朕其实昨日就出宫来寻你了。不想,你不在桑府。还以为你逃跑了。还好你没有。不然,朕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桑烟:“……”

威胁!

妥妥的威胁!

她的心揪起来,忙说:“臣女自请去了庄子。”

“自请?这倒跟朕听来的不同。”

贺赢心情不好,语气渐冷:“你父母赶你去庄子,对你不怜不恤,委实可恨,你可要朕——”

桑烟见他维护自己,虽有所触动,但也不想横生枝节:“皇上今天能跟臣女巧遇,想也查了臣女很多事,那应该知道臣女在庄子上过的清闲自在。臣女喜欢庄子上的生活。也确实是自请而去。”

贺赢听她这么说,心情五味杂陈:他喜欢她不慕名利,又恼恨她不慕名利。如果她有野心,如果她的野心是他,那他们现在是什么光景呢?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良久,他低语一句。

桑烟听到了,心里一咯噔:“皇上——”

上天的赐予,你不接受,反而会受到上天的怪罪。

皇帝这是在威胁她啊!

贺赢解开绢纱,看着狰狞的伤口,漫不经心的口吻:“何事?”

桑烟弱弱道:“上天是慈悲的。”

贺赢轻笑,瞥她一眼,目光沉肃:“那就不要辜负上天的慈悲。”

桑烟:“……”

一时无言以对。

她拿了手帕,递给了他。

贺赢没接,而是伸出手:“为朕包扎。”

桑烟下意识提醒:“皇上,您不得近女色。”

贺赢:“……”

他的动作僵在那里。

好一会,才接了手帕,自顾自包扎了。

“其实,朕并不怕因为你发病,只朕发病的样子实在丑陋可怖,朕不想吓着你。”

他一边包扎,一边说。

这种无意的温柔总是动人心的。

桑烟想着之前她想碰他,还被他威胁乱棍打死呢。

等等——

不能想了!

这狗皇帝太会撩人了!

“皇上刚说心病,想来知道自己发病的真正原因,应该跟御医言明,不要讳疾忌医。”

她是随口一说。

结果,又说到了危险的话题。

“不是什么人都能听朕说心病的。”

皇帝的语气很沉重,看她的眼神却温柔而坚定:“但桑烟,朕给你这个机会。所以,你想听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1:4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