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爆!和顶流官宣后被宠翻啦小说(游且骆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甜爆!和顶流官宣后被宠翻啦)游且骆蕖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甜爆!和顶流官宣后被宠翻啦)

以游且骆蕖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甜爆!和顶流官宣后被宠翻啦》,是由网文大神“猊尼炀佯”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对上他哥不耐疑惑的眼神,南津也是没有办法,就病房那一大一小的场面,不先给他哥打好预防针,这待会不能收场了怎么办!“哥,待会无论你看见什么,千万要等师姐解释,千万!”不舍的放开游且的胳膊,眼神中充满“哥,加油!”的豪壮。游且被南津这莫名其妙的一番拉扯搞得思绪万千,但是也算给南津面子,敷衍的应了声“好”…

主角游且骆蕖的现代言情小说《甜爆!和顶流官宣后被宠翻啦》,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猊尼炀佯”,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对上他哥不耐疑惑的眼神,南津也是没有办法,就病房那一大一小的场面,不先给他哥打好预防针,这待会不能收场了怎么办!“哥,待会无论你看见什么,千万要等师姐解释,千万!”不舍的放开游且的胳膊,眼神中充满“哥,加油!”的豪壮。游且被南津这莫名其妙的一番拉扯搞得思绪万千,但是也算给南津面子,敷衍的应了声“好”…

第2章 这是…我的孩子? 试读章节

游且很快就上到了十三楼,南津也早就在挂断电话之后就到电梯口等着了。

“怎么回事?她生病了吗?”电梯门一开,里面戴着口罩的高大男子走出来,脚步急切。

还没来得及好好辨认面前这人,就听到熟悉的声音,知道这是包裹严实的游且,南津微微一愣,随后,“没有,哥,师姐她……很好……”

“那她为什么会在医院?这是怎么回事?”

游且狐疑的看着吞吞吐吐的南津,但看到他也是一问三不知,窘迫答不上来的样子,心里顿时升起更大的燥意,“算了,先带我去过去吧,她在哪?”

抬脚便要往病房去,南津回过神来,伸手去拉住他,“诶诶,哥,你先等等。”

“怎么了?”游且心里那点因为马上要见到她的小欢喜和紧张,都差点被南津这个磨人怪给磨没了,不解的回头。

对上他哥不耐疑惑的眼神,南津也是没有办法,就病房那一大一小的场面,不先给他哥打好预防针,这待会不能收场了怎么办!

“哥,待会无论你看见什么,千万要等师姐解释,千万!”不舍的放开游且的胳膊,眼神中充满“哥,加油!”的豪壮。

游且被南津这莫名其妙的一番拉扯搞得思绪万千,但是也算给南津面子,敷衍的应了声“好”,便让南津为自己带路。

南津战战兢兢的走在前面,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医院电梯到病房区的距离有那么长。

同样有这种感觉的不止南津一人,走在后面的游且为了不让人发现,帽檐拉的很低,头顺着帽檐微低下来。

走在病房区的长廊里,时不时能听到有婴儿的哭声传来,游且脑子更乱了。

终于走到了一间病房门前,南津深吸一口气,转回身去,“哥,师姐就在里面,你现在进去吗?”

游且听到这话,才将低下去的头抬起,透过玻璃看向里面。

女孩眉目温柔,柔和的笑着,手上拿着小玩具在逗着身边的……小孩!

炙热的眼神突然有了一点要冷却的迹象,难怪南津在刚才就一直吞吞吐吐,原来都是因为这个小孩吗?

游且望着病房内女人笑得温柔明媚,深藏在内心的悸动与思念在见到她这一刻都倾巢而出。

手缓缓的扶上门把手,不再忍耐那磨人的寂寞与不安,向下一拧,门开了。

“你在外面等着。”

刚想跟进去一探究竟的南津被游且顺手关上的门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的嘀咕,“行吧,就给你们久别重逢创造独处的机会吧!”

骆蕖听到病房门开的声响,以为是安姨打水回来了,于是头也没回的说,“安姨,你这么快打水回来啦?你快过来看啊,小不点一直在咕嘟咕嘟呢……哈哈,好可爱……”

说完话的骆蕖没听见安姨的回答,回头准备招手直接让安姨过来,结果一回头看到的是站在门边一声不吭,帽子口罩都没脱下的游且。

虽然游且也没开口说话,但骆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游且。

原本逗孩子时还停留在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骆蕖整个人都傻眼了,身子也愣住,甚至连拿着小玩具的手也不知如何放才好。

过了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游宝……”,语气带着不可置信,简直是“又惊又喜”,更多的是这突如其来给吓得不轻,后面的“贝”字甚至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

“咳咳,那个游且,好久不见,你怎么会在这?”

时隔快一年没见,骆蕖也不知道这个称呼会不会惹来他的不高兴,于是只能重新换个问法,强撑着尴尬笑意的骆蕖不知所措,谁能告诉她,门口那尊大佛为啥一句话不说,直勾勾的看着她啊,整的她完全不知道要咋办了。

游且看着近在眼前的女人,还是一样的美丽,只是听到她对自己的称呼换成了有名有姓的喊,自嘲的扯了扯嘴角。

“好久不见……骆骆。”原本也想着换个平常客气点的称呼,但开口……好吧,他还是做不到让自己在面对她时如寻常朋友一般。

尽管两人之间还是有点尴尬,但是游且就是想要继续这么喊她,至少……这样他们的关系可以看起来不用这么糟糕吧。

听到游且依旧如以前那样称呼她,骆蕖也是有些一愣的,但是现在称呼啥的也不是问题,主要是现在两人打了个招呼就完全没有话题聊了。

场面一度尴尬,就连刚才还在咿咿呀呀的宝宝都停下了声音,空气凝滞着。

还在门外偷看的南津看到这,都迫不及待要进去刷一下存在感了,真是看的他皇帝不急太监急。

但是,他不敢进去呀,没有他哥的首肯,他哪里有胆子闯进去啊。

罢了,尴尬就尴尬吧,总好过一见面就互掐来的好。

“呜呜~哇~哇~”身边的宝宝突然一下子就哼哼哭了出来,骆蕖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

转过身去哄着宝宝,“唔——唔——宝宝乖啊,妈妈在呢——唔——”

不知为何,游且听到宝宝哭的一声,心一下子也跟着紧了起来,尽管还不知道有关小孩的信息,但是,从认识她开始,就好像每一件与她有关的事,他似乎都不能够置之不理。

紧攥着的拳头松开,看到病床上还在哄着小孩的骆蕖,终于走上前,“要帮忙吗?”

骆蕖看到游且走过来了,她还以为这男人不愿意和她再靠近了呢。

“嗯,帮我把沙发上的尿不湿拿过来吧。”伸手给游且指了指尿不湿的位置,刚才宝宝一哭,骆蕖想到安姨出门前有提醒过她要给宝宝换尿不湿,于是便朝宝宝屁屁摸了一把,果然是因为这个不舒服,所以哭了。

原本坐在床上的姿势不好给宝宝换,于是骆蕖下了病床,站在床边,准备给宝宝换新的。

一边将旧的尿不湿胶布撕开,一边嘴上哄着,“宝宝乖啊,妈妈马上就给宝宝换,难受了是不是,我们等爸爸把新的拿过来就给宝宝换上咯……”

没有刻意,骆蕖就这么顺嘴的把“爸爸”这个称呼说出来了。

走到沙发边上,已经把帽子口罩都脱下的游且,准备将尿不湿拿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来了这么一句。

身子一顿,瞳孔骤然收缩,原本平淡如水的面色转为错愕,怔怔地看着手中的尿不湿发呆。

游且脑子里仿佛有无数的炸弹炸开,“砰砰”的声音冲击着他的大脑与心脏,涣散的眼神重新聚焦,转向正在哄着宝宝的骆蕖。

准备将旧的尿不湿给宝宝拿掉的骆蕖发现游且还没把新的拿过来,于是回头看,看到愣住的他,心里一阵艰涩又好笑。

也是,突然这么一个消息不经意的让他知道,是挺令人震撼的,但是,这件事还得之后再找合适的时间和他解释了。

看着还在消化这个消息的男人,笑着说,“游且?你别愣着了,快把尿不湿拿过来呀,不然一会你女儿又该闹了。”

听到骆蕖再次喊他,也再次确认了这并不是他幻听的铮铮事实。

不容有他,立马就把新的尿不湿递过去,站到床尾,目不转睛看着骆蕖给宝宝换上,嘴微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没说只是默默的看着。

“你刚才说——这是我的……孩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1:2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2日 am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