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替身皇妃只想摸鱼(重生之替身皇妃只想摸鱼)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之替身皇妃只想摸鱼)重生之替身皇妃只想摸鱼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之替身皇妃只想摸鱼)

古代言情《重生之替身皇妃只想摸鱼》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谕初”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江宴谕初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江宴拿出一锭金子给男人,她知道像这种刀口上找生活的人有钱就好办事。“你现在付我钱。就不怕我没把你交代的事情办好?”“我既然找了你们,当然是相信你们的办事能力,我虽说是一介女流但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男人接过金子,他真是很好奇这个女人为什么能找他,还能反过来算计对方,真是有意思…

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替身皇妃只想摸鱼》,是作者“谕初”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江宴谕初,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江宴拿出一锭金子给男人,她知道像这种刀口上找生活的人有钱就好办事。“你现在付我钱。就不怕我没把你交代的事情办好?”“我既然找了你们,当然是相信你们的办事能力,我虽说是一介女流但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男人接过金子,他真是很好奇这个女人为什么能找他,还能反过来算计对方,真是有意思…

第2章 报复 试读章节

躺在地上的江宴睁开双眼缓缓的站起身,眼中清明。

“我想事情你们应该也做好了?”

“那是当然。”男人看着江宴带着一丝探究。

“给,答应给你的报酬,谢了。”江宴拿出一锭金子给男人,她知道像这种刀口上找生活的人有钱就好办事。

“你现在付我钱。就不怕我没把你交代的事情办好?”

“我既然找了你们,当然是相信你们的办事能力,我虽说是一介女流但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男人接过金子,他真是很好奇这个女人为什么能找他,还能反过来算计对方,真是有意思。看看时辰那两个人应该事情也办完了。

“好,爽快!下次有需要还可以找我们。”

“不了,我们应该不会再见了。”她可不想总有那么多麻烦事。

男人看了看她也没说话很快消失在了她眼前。

不会再见么,他觉得很快他们还会见面的。

夜幕降临,江宴也回到了江府门口。

“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老爷和夫人都担心死你们了。”小厮打开大门领着江宴往前厅走“哎?小小姐怎么没回来啊。”

“嗯?还没回来?那大抵是贪玩误了时辰。”江宴面露疑色。

“爹,娘,女儿回来了,耽误了点时辰让爹娘担心了。”江宴一到前厅就看到正在担心的两人连忙出声,“这是女儿在集市上排了好久才买到的桃花酥,快尝尝。”

“还知道回来?也不看看几点了,”江父江母看着安全回来的女儿气也消了不少,“你妹妹呐?你们不是和凌家那位一起出去的?怎么就你回来了?”

“妹妹还没回来?女儿以为她已经回来了,本来我们是一起的,但是中途分开了,他们去了另外一个听说很热闹的地方,女儿有点累了就没跟着一起去。闲逛了一会儿,给爹娘去买了桃花酥就回来了。”江宴简单的说了下原因,“妹妹兴许是贪玩忘了时辰,别担心了,不是还有子齐哥哥陪着她吗?”

“你啊,就知道讨爹娘欢喜,也不想想凌子齐现在是你的未婚夫了,这亲事既然已经定下来了,就不能像往日一样任由着小萱使性子粘着人家凌子齐……”江母听完教导着江宴,看着唯唯诺诺的女儿,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好了,人家姐妹感情好你就别操心了。”江父及时阻止了江母的碎碎念,“这天都黑了,小萱怎么还不回来,回来了非得好好教训她,宴儿在外面一天你也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等小萱回来你也得好好说说她。”

“好的爹娘,女儿先回去了。爹娘也别太担心早些休息。”江宴微微施礼。

她确实有些累了,今天发生太多的事情需要好好理理整理下思绪。

洗漱完的江宴躺在床上回忆起了这两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谁能想到现在安然的躺在床上的她本该是一具惨死的尸体,今天的上巳节所发生的其实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她死了但是又活了,重生在了上巳节前一天,老天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

上一世死亡后不知为何她的灵魂逗留在了人间,看着身边的人生老病死,我的好妹妹联合外人害死了自己爹娘,江家的家业也全都被这凌家收入囊中。大抵是老天怜悯,让我活了过来,一切都还来的及阻止这一切。

而江萱她的好妹妹和她的未婚夫凌子齐就是在上巳节这天让她喝下迷药找人玷污了自己最后杀害衣冠不整抛尸在那棵桃树下,第二天被众人围观,颜面无存。

重生的当天她就拿着重金去暗阁找人保护,今天江萱和凌子齐找的人其实已经被解决了,下了迷药的水也早被换了,他们见到的那个男人也是自己在暗阁找来保护自己的人,顺便演了一出戏罢了。至于她们既然那么想在一起那就成全她们吧,与其简单的让他们死去,不如好好活着折磨,不出意外明天一早他们两个就会被人发现了。

如果有人看见就会发现现在的江宴哪里还有之前柔弱的样子,眼中只有狠戾之色。

……

夜晚在江府的另一边山洞远远看去能看到山洞中有两个正在纠缠的身影,一男一女双眼迷离正在兴起之时谁也没注意到洞口的来人。

洞口的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随手在地上捡了一颗石子丢了过去将那二人一起打晕了过去。

两人从地上散落的衣衫中拿起一件外衫随意盖在紧密相连的二人身上,包裹着一起将二人抬着丢在了一棵桃树下。

“大哥,好了。我们走。”其中一个男人低声说道。

“要不再加点料?我怕他们中途醒了,那岂不是白费了。”

“也好。确保委托完成。”于是昏迷的二人陷入了更深的昏迷之中,还将包裹的外衫扯的松松垮垮,堪堪的遮住重点部位。

大功告成两人满意的走了,明天应该会有好戏看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